<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四章 达摩遗宝 2
    师我谁眉头一拧,浑浊眼睛精光爆射道:“荼罗剑和曼舍丽刀,竟也落到了你的手上?”

    陆天岚面带骄傲道:“挨了圣佛尊一掌,若只拿了《万宝琉璃身》的功法,那我岂不是亏大了,这一对刀剑,全当顺手拿来作添头了。”

    应飞扬他指的有些莫名,问道:“荼罗剑和曼舍丽刀?是什么东西?与我们又有何关系?”

    姬瑶月面色一寒,道:“是破宇剑和灭宙刀?”

    陆天岚得意道:“没错,荼罗剑和曼舍丽刀是天竺语的叫法,若是翻译做汉化,便称作破宇剑和灭宙刀,佛家称天地四方为宇,古往今来为宙,此对刀剑便如其名,传闻是佛祖所留,在佛门理论中,世界皆有成、住、坏、空四个时期,此对刀剑便是待天地坏空,诸佛遭劫后,用以重新开辟宇宙,再传正法的。”

    说道此处,陆天岚不屑一笑道:“传说便是传说,也莫太当回事,佛家向来爱胡吹大气,抬高身价,一吹起法螺就是无边无际,这对刀剑吃下去的滋味,也就比些其他法器稍强一些而已,若说能开辟宇宙,根本是无稽之谈。”陆天岚对佛门深恶痛绝,只要一找到机会便要嘲讽一番。

    “不过若是用来解开禁制,破除结界,撕裂洞天之类,此对刀剑确实颇有用处,所以我便将这对刀剑赠与你们两人了。”

    “赠予我?”应飞扬不解,但随即身子一颤,恍然大悟道:“是你打入我体内的白光?”

    陆天岚拍掌道:“猜对了,便是那个,准确的说,老子在你体内打入了破宇剑的器灵,在姬小妖女体内打入了灭宙刀的器灵。告诉你们也不妨,那日老子被圣佛尊的大梵天印打散了七成修为,好不容易逃出,却发现妖元还在不停流失。若放任下去,剩下那三成修为怕也保不住,所以老子当机立断,以妖身之体修炼佛门秘法万宝琉璃功。而这对刀剑,便成了我第一对祭品,直接被我囫囵吞下了肚,萃取其中佛力助我修炼,总算打下万宝琉璃功根基。阻止住了元功流失。”

    “口吞刀剑?你要是去洛阳街头做个卖艺的,定然能赚个盆满钵盈!”应飞扬趁机酸道。

    陆天岚不搭理他,继续道:“吞了宝器,萃取了佛力,可器灵还留在我体内,偏生一无寄形之物,二来我非是童身……”

    说至此处,陆天岚突然停下,警戒的审视应飞扬和姬瑶月,问道:“对了。你们都还是童身吗?此刀剑非得童身之人才能发挥功效!”

    “咳咳咳。”听到这问题,应飞扬心头一惊,被口水呛到,差点咳得喘不上气。

    连带素来颇有英气的姬瑶月,此时也双颊绯红,做出小女儿羞态,啐了一口将面庞转过。

    陆天岚是过来人,看到二人神态,便已明白两个都是不折不扣的雏儿,舒口气道:“这便好。这便好,看你们方才那同生共死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早已私定终身了呢。”

    听闻“同生共死,私定终身。”应飞扬又是脸一红。心一热,偷偷望向姬瑶月。

    却见姬瑶月面色已恢复正常,道:“原来你是想请我们帮忙,既然如此,那便需应允我们三个条件。”

    陆天岚面色一寒,手指都未动一下。应飞扬突然又感觉方才的那种剧痛传来,脑中似被人用小锯一分分的锯,疼得他翻身抽搐,惨嚎连连。

    “你们可知器灵入体,便相当于你们是法器,我是你们的主人,想要你们死,老子动一动念头便可,还敢与老子谈条件?”陆天岚语调森寒如三冬冰雪道。

    姬瑶月瞥着惨嚎的应飞扬,却是面色如常,坐直身子道:“瑶月出身天香谷,体内一脉相承的是牡丹的血统,人族女帝夷我一族,尚不能让我族低头,你不过施些异法,就敢妄居我的主人了吗?若是想要强逼,瑶月大不了自断筋脉,让你见识何为宁死不从,只看你到时如何再开这佛库大门。”

    姬瑶月言辞铿锵,自有一股不容轻辱的高贵之气透骨而出,应飞扬方喘平气,此时也虚弱的赞道:“说得好,虽然逞英雄的是你,受折磨的是我!”

    陆天岚冷道:“你们要死便死,死了我另寻他人便是,还真以为非你们不可吗?”

    姬瑶月神情自信,侃侃而谈道:“第一,陆前辈方大闹过一场,虽已撇开了那帮修者,但难保不会再被寻上,因时间紧迫,所以前辈才不加选择的就挑了我们,若是下山再寻其他人,恐怕只会暴露行迹。第二,我虽不知万宝琉璃身的功效,但这传递器灵,应也不是说传就传毫无制约的,否则只凭此法,便可操纵一大批高手,甚至组成军队,又何惧圣佛尊一人!”

    陆天岚又上下打量她一眼,道:“好个丫头,是老子小觑了你了,先说说你的条件,应不应在我。”

    姬瑶月微舒口气,挑眉道:“第一,莫再将我与其他人牵扯一起,说什么同生共死,私定终身的混话,平白辱人清白!”

    一语既出,应飞扬脑子一轰,当即愣住,心头似被掏了一拳,没由的一阵发酸,神色竟突得黯然下来。

    陆天岚见他模样,促狭笑道:“小子莫心疼,女孩家面皮薄,她越是这么说,越是说明在乎……”

    “你还说!”姬瑶月双颊泛红,摆出一副要与他拼命的样子。

    应飞扬脑子还在轰响,全没听进陆天岚的话,此时坐起冷冷道:“说得没错,我与姬姑娘并无深交,称声朋友都属勉强,风言风语,不必再提。”

    心中则狠狠道:“小娘皮,不就脸面漂亮些吗?凶巴巴的没点女人样,真当老子稀罕你不成!”

    陆天岚悠悠叹道:“一个矜持一个嘴硬,多少好姻缘就毁在这两词上了,小丫头,莫瞪,老子又没说是指你们,这个条件简单。老子答应了。”

    姬瑶月点头道:“第二个条件,你要发誓确保我们性命,开启佛库后,绝不能过河拆桥对我们下杀手。”

    陆天岚对这条件早有预料。哼了一声道:“好,我陆天岚发誓……”

    此时姬瑶月道:“慢,我要你用你那被困在沉沦佛狱的六妹的名义发誓,若你违背誓言,便让她永陷佛狱。不得脱身!”

    “嗯?”陆天岚眼一厉,气势张扬,一身杀气透体而出,激得佛前灯盏摇晃作响。“小丫头,老子向来说一不二,你可莫太过分了。”

    姬瑶月一双俏眼亦是眯成一线,针锋相对与他对视,毫不退让道:“既然说一不二,那何必怕起个誓言?”

    “哼!你自找的!”陆天岚不明所以的说了一句,随后袖子一拂。道:“我陆天岚以我六妹羽轻衣的名义起誓,开启佛库后,绝不能对这二人下杀手,否则让我六妹永陷佛狱,不得脱身!”

    说罢,狠狠道:“如何,你满意了。”

    姬瑶月点点头,指着杨玉环道:“第三个条件,你需将她交还给我们。’

    话音方落,陆天岚就断然拒绝道:“不可能。人我已经交予了老大换取佛轮,现在与我再无关系,你若想讨她,也不该向我讨。”

    师我谁不言不语。双目低垂,淡然一语道:“此女我定要带走,若要抢来,尽管一试。”语音虽轻,却带着一股不容忤逆的威严。

    姬瑶月咬咬唇,权衡一番道:“那好。便只前两个条件!”

    “你呢?可还有何要说?”陆天岚问向应飞扬,应飞扬有些心神不属的道:“没了,便听姬姑娘所言吧。”

    “好,那我来传授你们,如何催使这破宇剑和灭宙刀,你们且听详细了。”陆天岚随即传授要诀,一人一妖皆是聪明绝顶之辈,略一教授,很快便融会贯通,试验了几遍,便各持刀剑分站了佛像左右两端,准备正式开启佛库。

    应飞扬双目紧闭,定思宁神,潜入自身识海深处,只觉乳白空荡的识海突然祥云翻涌,金光大盛,现出一柄刚直厚重的佛剑,剑未开封,剑身上刻有梵文,好似要将锋锐悉数收敛封印于剑刃之中,而剑柄处镶嵌的翠绿璎珞珠,又给质朴的剑身增添华贵宝象。

    “这便是破宇剑的本来面目么?”应飞扬心中自语道,同时,默运心力,在他心念作用下,脑中的破宇剑慢慢变化形态,竟转作了星纪剑的模样。而手中星纪剑上亦泛出淡淡华彩,剑光折射出的尽是神圣庄严的气息。

    陆天岚见状,也暗暗点头,此时应飞扬双目一睁,一道金色气芒从星纪剑上射出,直向佛像后的那个金轮。

    与此同时,姬瑶月也有了动作,双刀在腕上灵动的翻了个圈,刀气也射向金轮。

    佛气灌输之下,残缺的那一块金轮竟从两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生长出。

    片刻间,分立的二人已是呼吸急促,大汗淋漓,但见应飞扬周遭,“咔嚓咔嚓”传来一阵虚空破碎声,空气间裂开蛛网般得细纹,暗黑的空无之力从细缝中渗出,像是细小的章鱼触手般舞动不已。

    而姬瑶月方面,却是一片寂静,或者说,太寂静了,寂静到万物都停歇不发,一动不动,飞蝇不再振翅,灰尘浮在空中,连风都一动不动,唯一列外的就是刀上的两抹金光,仍源源不断的将佛力灌注在佛轮内。

    眼看佛轮就快被补全,归于圆满。陆天岚和师我谁突然察觉空间似有异状,对视一眼,喊了声:“不对!”

    二妖修为通玄,此时看出些许端倪,应飞扬修有道家玉虚真气,佛道虽是殊途,但却同属正道一脉,真气中皆有清和宁静之意,再加上玉虚真气本是就可以转化属性,所以与直接用佛力催动也无太大差别。

    但姬瑶月却又不同了,她所修的是妖族天华道,虽不至于像血戮道那般与佛气格格不入,但相差也是不小,所以在催动灭宙刀时,或多或少就有了些真气的浪费。

    “宇”“宙”二力本该均衡,但细微的差距,便使得时空的均势被打破。

    “快停下!”二位大妖同时上前,意欲阻止,却在即身一刻,佛轮上最后一个裂隙也被补全。

    一瞬间,宝光耀目,光彩在佛轮上圆满流转一圈,于是,供奉的大佛“活”了。

    大佛上泥胎秫秫的下落,现出金光粲然的如来法相,相貌庄严,指如拈花,宝座之下,一道花纹繁饰精美的莲华法阵,伴随着沛然无匹,庄严浩瀚的佛力向外蔓延开来,最后竟成了凉茫茫,金灿灿的一片。

    二妖解释抓在空处,俄尔,金光散去,发现寺庙早已不存,应飞扬及众妖,包括仍在昏迷的杨玉环,都已处身一片地宫之中,举目四望,却不见出口。

    应飞扬和姬瑶月皆有几分脱力,软软坐倒在地,师我谁则是环顾四周后,向陆天岚问道:“老五,这可是你在刻意拖我下水?”他本是打算做完交易就离开,却被陆天岚以验明佛轮真伪为借口挽留住,结果莫名其妙被带入宝库中,心中难免起疑。

    陆天岚也不明所以,当即心头冒火,道:“拖你下水?师尊主多心了,你既然一心追随北龙天,我便算强逼着你来寻宝,你也只会把得到宝物送与北龙天,与我有什么益处?”

    师我谁知他说得有理,权衡一番,推出几分端倪,借助破宇剑和灭宙刀之力补全所缺佛轮,终究不如直接集齐三片佛轮来得稳妥,再加上宇宙二力失衡,所以,上一次他与陆天岚、羽轻衣二妖以佛轮开启的是一道通往佛库的虚空之门。而这一次却是直接被传送到了佛库之中,不见来路,也不见归途。

    师我谁暗运了几种法门,却找寻不出从此脱身之处,无奈摇摇头,道:“罢了,既来之则安之,我便看达摩老祖在此留下的是什么宝物?”

    说罢,拎着杨玉环,一马当先的走在最前方,佝偻身躯竟也有了遇山开山,遇水分水的雄奇气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