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二章 还君明珠 6
    陆天岚昂身而立,应飞扬此时才真正看清此妖面目,但见陆天岚身材魁伟,端目高鼻,本来颇有威武气概,只是腮上和下颚有着稀稀疏疏的胡茬子,使得他平添几分潦倒,落拓衰颓之气多过了威武气概。

    眼见姬瑶月受制,应飞扬急施援手,但说是“急”施,倒也全不对。只见应飞扬手一招,将掉落在不远处的星纪剑召回,剑身斜着向下,拖剑不疾不徐的前行。

    知晓比快绝对比不过眼前之妖,应飞扬反归于沉稳,一步一印稳步向前,剑意却是层层攀升,正是‘积势’的法门,长剑剑尖只是轻轻滑过划过地面,带出一道轻浅的剑痕,可摩擦声却是尖锐刺耳,若万千雷驰电啸,而剑尖更是擦出一点火星,火星有小到大,最后竟是灿如火炬。

    七步踏满,应飞扬足下一重,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沉脚印,人则带着剑火奔袭而出,所使的正是凌霄剑宗的‘朱雀振翼’剑。

    剑啸之声如凤唳,剑上明火更是化作朱雀之形,灼热扑面。

    陆天岚赞了一声:“好!”随即将夹在腋下的咸宜公主上空中一抛。咸宜公主似早已被吓昏,此时不出一声,陆天岚则腾出一只手,屈指化作鹰爪直迎星纪剑而去。

    应飞扬剑尖轻颤,灵活仿若鸟喙,击,点,啄,探,每一剑都是异常精妙,但动作却是极为轻慢,仿若鸟儿嬉戏在枝头,不带一丝急乱。

    但陆天岚直接了当的一爪,气机却仿佛被放到无限大,五道凌厉指劲袭来,剑上恬静之气登时被破,朱雀神鸟在这一爪之下,似也成了无力的麻雀,应飞扬攻势告破,当即一旋身急向后退。手中犹几乎拿捏不住剑柄,但好在这一剑的目的已经达成。

    而抓住陆天岚分神对付应飞扬瞬间机会,姬瑶月也趁机动作,莲足一起。直踢陆天岚太阳X。

    陆天岚钳刀的手一松,挡下此腿,姬瑶月则趁机抽刀而出,身形以一化二,变出两道一摸一样的曼妙人影。两道人影各持一刀,迅光两道弯若新月,带着优雅弧线擦身从陆天岚身侧掠过,陆天岚面上惊色一闪而过,不再追击应飞扬,身形一旋腾身而起,既避过那两抹清亮刀光,又在同时接住了刚好落下的咸宜公主,显得游刃有余。

    交手不过一瞬,应飞扬却已手心冒汗。眼前之妖修为非但身法迅疾,修为亦是精深,应飞扬暗自比较道:“听闻七凶中的老大,如今做了妖世的三尊,若七凶和三尊之间实力彼此都相差不多,那这陆天岚估摸着能与胡不归一较高下。”想到此处,应飞扬不禁嘴角发苦,胡不归的实力他可是见识过,至今想起依然心有余悸,若这陆天岚也有此实力。那想从他手中将人夺回几无可能。

    而陆天岚则目光如电,看向姬瑶月道:“分花错影的身法?你是天香谷的花妖,姬无悔的女儿?”

    姬瑶月道:“是有如何?”

    陆天岚哈哈一笑道:“不如何。只是昔日与姬无悔那花痴撕斗过几次,也算彼此认识。后来听闻他与武后闹翻,致使天香谷牡丹一脉被武后号令佛道两脉联手剿灭。听闻他身死的时候,我还有几分寥落之感,想不到他的女儿如今竟然这般维护李唐的公主。”

    姬瑶月闻言,嘴角一撇,冷笑道:“李唐公主?真是笑话!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你是什么意思?”陆天岚问道。

    “陆天岚素来有鹰目如电之称。却也与睁眼瞎子无两样,你看清楚了,你那怀中之人并不是咸宜公主!”

    “不是咸宜公主?”应飞扬也心头一惊,好奇的看去,陆天岚怀中之人头脸低垂,乌亮青丝遮掩下本看不清面目,此时突然一阵山风吹过,黑发扬起,露出若隐若现的容颜。

    “轰!”绝世容颜入眼,应飞扬脑中似乎突然一道白雷响过,震得他脑海只剩空荡荡,白茫茫的一片,眼前女子之美,是他生平仅见,千万句赞美词汇酝酿在嘴边,可当他想要用词汇描述眼前之人相貌时,却觉她眉眼间的风情已难用笔墨形容,最后,只有四个字在他的脑中回荡——倾国倾城。

    此时她面目惨白,眉头紧皱,宛若风中弱柳,惹人怜爱,应飞扬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姬瑶玉,姬瑶月姐妹,谢灵烟都可称绝色,但与之相比,似乎都少了这般令人情不自禁想宠溺呵护的气质。

    而陆天岚在看向她时,也被这丽色惊艳,呆滞了一瞬间。

    此时姬瑶月身形一闪,轻盈如蝶,已趁着陆天岚的呆滞之时将那女子夺回。

    姬瑶月看着那应飞扬和陆天岚一人一妖的模样,冷哼一声道:“看清楚了吗?她可不是咸宜公主,她本姓杨,闺名玉环,出身蜀中,因父亲故去而投奔洛阳的叔父,此次婚礼,因为与那驸马杨洄同属弘农杨氏,所以出席做了伴娘,却不知怎得被扮成了咸宜公主,嗯,或许就是为了防备你。”

    “原来是她!”应飞扬脑中瞬间明朗,曾经在蜀中杨府惊鸿一瞥却见之难忘的容颜,在洛阳花会上一曲《迎花神》请得牡丹开花吐艳的披纱少女,皆与眼前之人重叠一体,难再分开……

    而姬瑶月继续对陆天岚道:“堂堂七凶,被人摆了一道,你现在若要回去将正主再劫走,或许还来得及。”

    陆天岚却缓缓闭上双目,强行将目光收回,深吸一口气,随后睁眼哈哈大笑,目光朗澈,再无一丝沉醉,道:”哈哈哈,原来如此,我本还奇怪,他要我劫一个公主有甚P用,现在看来,他早已预料,果然,这丫头才真正称得上独一无二的瑰宝,举世无双的明珠,什么公主,替她提鞋都不配,这人,老子可没有劫错!”

    “没劫错?”姬瑶月面色微微一变。而陆天岚目光一厉道:“小花妖,将人还来吧,能从老子手中将人带走的,天下还没几个能做到。”

    应飞扬亦从震惊中恢复。此时权衡这眼前局面,可随即,姬瑶月却又做出令人意外之举。

    姬瑶月一咬牙,手中之刀已架在杨玉环白玉般的脖颈上,道:“既然你的目标本来就是她。那就更好了,让我们走,否则我杀了她!”

    陆天岚目光森寒道:“吓唬谁呢?你这么冒险而来,难道就是为了杀她?”

    姬瑶月轻扬刀尖,道:“我冒险而来,怎么就不能是为了杀她?”说罢,刀刃示威性的一压,杨玉环晶莹白皙的脖颈上瞬间多出一道鲜艳刺眼红线。虽只是浅浅一痕,却已是让人心疼怜惜。而姬瑶月目光之中更是有着一股狠戾决绝,另应飞扬一时竟不知她是真有杀心。还是故作姿态。

    陆天岚却点头认同道:“说得也是,就像我冒险将她劫来,实则也是为了杀她一样!”

    话音方落,陆天岚又做意外之举。但见他撮指成爪,五指在妖气灌注下发出道道白光,携带摧山裂石的指劲磅礴击来,目标竟是杨玉环的天灵。

    应飞扬的大脑已被这二妖弄得彻底短路了,一时毫无反应,眼睁睁的看着这凶悍一爪临近杨玉环的额头,下一瞬。便是辣手摧花之时。却在此刻,姬瑶月的刀刃轻轻上挑,截住了这一爪。

    但陆天岚却顺势一变招,扣锁住了姬瑶月肩头。

    姬瑶月肩头吃痛。杨玉环已被陆天岚再度夺回,同时一道霸横真气透体而过,身子一木,全身经脉已被控制住。

    “小花妖,口上说得狠厉,结果还是沉不住气了!”陆天岚嗤笑道。

    姬瑶月也咬牙。狠狠回应道:“你不也是,说要杀她,结果也没伤她分毫!”

    陆天岚道:“你懂什么,便是要杀她,也不该在此处杀。”随后翻手抄过姬瑶月的刀,架在姬瑶月脖子上,道:“给老子学着点,威胁别人时,可千万不要泄了杀气。”

    说罢,转头对应飞扬道:“那边的小子,这个花妖是跟你一伙的吧,不想她死的话,就别浪费老子的时间,自己过来。”

    “那个,其实我跟她不熟,我来是想救公主得个封赏的,既然公主不在,那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在下告辞……别别别,放下刀好好说话,这么漂亮的小妮被你一刀砍了多可惜,我过来还不成吗。”

    应飞扬本想糊弄他几句,但见陆天岚作势欲砍,瞬间服软了,讪讪得向前走去。

    “倒是挺识实务,算你运气好,老子刚好用得上你,还能暂时留你一命。”陆天岚上下打量应飞扬一眼,突然手一扬,一道白光自他掌心S出,直奔他脑门。

    应飞扬心头一紧,只道是什么暗器法宝之类,本能得举掌欲挡,但那道白光却是直接透掌而过,没入他的额头中,却是不痛不痒,毫无异状。

    “你做了什么!”应飞扬惊惧道。

    “你若是想要逃跑,那便知道老子做了什么了。”陆天岚神秘一笑道,应飞扬顿觉遍体生寒,不再言语。

    陆天岚则指着姬瑶月和杨玉环道:“这两个丫头,你挑一个扛着跟我来。”

    ----------------------------------------

    行在山路之上,应飞扬才刚认出,此处是他昨日刚游历过的香山,不过一日,旧地重游,他却已无心再看风景。

    只因他肩头,姬瑶月正在以要杀人的目光死死盯着他。

    “姬姑娘,你别这样看我,我也不想啊。”应飞扬心虚道。

    “我自然知道,你更想扛着杨玉环那傻妮子吧,她可比我美多了。”姬瑶月冷冷回应道。

    “你也不差啊!”应飞扬心里替她喊屈,方才让他选择时,应飞扬几乎毫不犹豫的就选了姬瑶月,杨玉环美归美,但跟自己不熟啊,好像还是扛着相熟的姬瑶月能令他心安理得一些。

    然而,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少女玲珑有致的身躯贴在他身上,随着他的动作一起一伏,黑亮轻柔发丝吹拂到他的脸上,身上散发的那股如兰似麝的女子幽香更是令应飞扬神摇意驰,浑然忘了正身处险境。

    应飞扬为了驱散满脑子的额莫名遐思,连忙寻找话题道:“姬姑娘,你是何时发现咸宜公主被替换成杨玉环了呢?”

    若依往日,姬瑶月定然不会搭理他,但如今,似也为了摆脱尴尬的场面,乖乖开口道:“那傻妮子胆子小,见到什么蜘蛛毛虫都要扯着嗓子叫一声,我对她的尖叫最为熟悉,所以陆天岚抓住她时,我一听声音便听出她的身份了。”

    “她的琴乐是学自我姐姐,我姐姐向来看中她,所以,我不能放着她不管……都是,都是为了我姐……”

    姬瑶月说到最后,面上一黯,声音也多了几分沉重,但应飞扬心中也是一沉,所以也没发现姬瑶月的异状,口子小声嘟囔一句,“原来你不是为了帮我啊……”

    “你方才说了什么?”

    “哦。没什么。”应飞扬兴致索然的道

    路途并不算远,二人二妖片刻间已到了香山西坳,此之处人丁寥落,却矗立着一座残败的山寺。

    山门门漆剥落,金刚护法的泥像早已被侵蚀的面目全非,内中杂草丛生,供香的铜鼎也缺了一条腿倾倒在地,里面那不知积了多少年的香灰被雨和成过泥,被雪冻成过冰,如今在烈日曝晒下结成硬邦邦的块。入目尽是衰败,似是被诸佛遗弃之所。

    此寺唤作香山寺,兴建于北魏时期,本也是香火鼎盛的名刹,却因两朝时期,北周武帝的灭佛之举而遭受波及,融佛焚经,驱僧破塔,使得一方名寺就此衰败。

    陆天岚长驱直入,道:“便是此处了。”随后寻了个干净蒲团将仍在昏迷杨玉环放下,又示意应飞扬将姬瑶月一一并放下。

    应飞扬受制于人,只得乖乖照办,方将双眼冒火的姬瑶月放在蒲团上。

    却见陆天岚突起一掌,印向姬瑶月天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