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一章 还君明珠 5
    乾坤袋张开,陆天岚身形如电,激S而出,目标正是咸宜公主。【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先前那道身陷混沌五行阵的身影,实则只是他在乾坤袋中,以本心镜照耀自己所得的**幻身。

    幻身受困阵中,公主大婚继续,众人一时松懈间,便让他得了可乘之机。

    毫无半点抵抗,在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之际,陆天岚已将公主擒在手中,随后如背生双翼直冲天际。

    在高手环伺,众目睽睽之下,在一国之君面前,在公主婚礼上将公主劫走.

    就在此时,一把剑如流星曳尾,锋寒耀眼,横亘于前!

    正是应飞扬以上清派御剑术横截而来!

    应飞扬早一步窥破关键,所以提前一瞬有了动作,虽他口上说咸宜公主之事与他无关,但毕竟受过玉真不少恩惠,再加上天生侠义心肠,岂容有人在他面前劫掠女子。剑诀一掐,正是以御剑之术施展迅捷无匹的剑招“一字惊电剑”。

    若在平时,以陆天岚身法自可躲闪,但此时,他却不愿做丝毫停顿,只要停顿一瞬间,底下众高手可能便会反应过来,那时要在脱身怕是困难。

    所以陆天岚不退,反而是将咸宜公主疾抛而出,扔向迎面而来的星纪剑。

    “啊~”一声带着颤音的惊叫女声从公主口子发出,这声惊叫从她双脚方被带离地面时就在酝酿待出,但因陆天岚速度实在过快,这一声在她被扔出后才真正喊全。

    姬瑶月听闻此声,面色却是微微一变,而应飞扬心头一惊,强行改变剑诀变招,“噌”,星纪剑险而又险的从咸宜公主头顶擦过,凤冠崩落,连头上金钗也被击毁。却是没伤到咸宜公主分毫。

    陆天岚身形暴涨化出妖相,伴随一声嘹亮嘶鸣,转眼变成一只金翅大鹏鸟,赤睛如火。铁喙如勾,流线型的身躯充满速度感,双翼一震,转眼又将咸宜公主接在爪中。

    “莫走!”应飞扬喝了一声,将伏蛇丝甩出。伏蛇丝在灌注真气下迎风暴涨,堪堪在大鹏鸟的爪下打了个圈,但大鹏鸟的爪子却是硬俞金铁,连伏蛇丝也只留下一个白痕,随即一股巨力从丝线上传来,应飞扬脚跟不稳,被大鹏鸟带得离地飞起。

    应飞扬急气沉丹田,使出千斤坠的身法,但却仍未能将大鹏鸟缓下片刻,随后又觉靴子一紧。回头一看,姬瑶月已抓住了他的脚踝。

    “姬姑娘果然还是挂心我的。”应飞扬心中似有一股热流流出。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姬瑶月一个身材纤细的姑娘,就算施展坠身之法,也多不出多少斤两,连着她的身子也被带离地面,一妖两人被陆天岚带的绝尘而去。

    说来话长,但方才发生的事只在电光火石的眨眼间,在场高手竟无一人来得及出手。皆是眼睁睁的看陆天岚离开。

    当然,只包括高手,却不包括顶峰,最有可能将陆天岚拦下的“那把剑”。却自始至终未有动作。

    宇文锋双目紧闭,稳立如剑,自公孙大娘一曲舞罢就保持着这个姿态。好似自封了五感,将自己隔绝在一片唯有剑的意识世界,来挽留公孙大娘那一去不复的瑰丽剑舞。

    突逢异变,待反应过来。女儿身影已不见,李隆基面色铁青,几欲晕阙,众高手正要追上之际,却听武惠妃清亮一语道:“陛下莫慌,咸宜她还安然。”

    话音一落,又从侧屋步出一个嫁衣少女,虽被凤冠遮脸,但父女连心,李隆基仍一眼看出她才是真正的咸宜公主。

    但闻武惠妃道:“方才妖孽未除,陛下就要咸宜出来完婚,臣妾担忧咸宜安全,便擅自做主,传令宫人寻一身形相似的伴娘代替咸宜,欺君之罪,还请陛下降罚。”

    爱女失而复得,李隆基心中欢喜,更兼武惠妃是他最宠爱的妃子,找人代婚这不合礼法之举在此时也显得颇有预见之明,李隆基嘉奖都来不及,又怎会降罚?

    李隆基随意几句,将此事一带而过,之后沉着脸道:“陆天岚这孽妖好大胆子,传朕皇令,擒捉陆天岚,生死无论,军士擒之,拜将,加爵,赏金千两,仙家擒之,接任司马真人国师之位。”

    此语一出,众修者皆有动容,尤其是佛道双方,佛道之争过往一直是道门占优,有不少原因便在于担任国师的是道门中的司马承帧,如今司马真人已死,佛道双方任哪方能接替他得下国师之位,必将在今后的暗斗中占尽优势。

    一时间,两门高手蜂拥而出,各施妙法,朝着陆天岚消失的方向飞去。洛阳城上空剑光飞驰,彩云奔涌,仙鹤高飞,金莲浮空,好似无数仙佛过境,城中百姓见状,纷纷跪下身子顶礼膜拜。

    而李隆基冷眼看着这一切,这帮仙佛,方才在陆天岚手下被耍得团团转,以众击寡却连对方一根头发也没留下,如今因他一句话,又趋之若鹜的追寻陆天岚,李隆基突然觉得那些在凡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仙佛,似乎与其他臣子也并无两样,只要许之以利,他们也会甘受驱使。

    此时的李隆基正值壮年,正是雄心最盛的年岁,身为帝皇,天下繁华皆已享尽,所图者也只剩“开百世基业,留万代英名”而已。他向来以太宗皇帝自比,若论文治,由他所开创的开元盛世可比太宗的贞观之治,但论武功,如今四海臣服,天下靖平,他虽有雄心,却无用武之地。而此时,他似乎又看到了征服的方向。

    有一个念头,自司马承帧死后就开始滋生,如今更是急剧膨胀。

    “或许,朕能将那名义归属大唐,却实际高高在上的大唐‘第十六道’——通天道,真正纳入掌控之中!”

    自始至终,都未有人提及那被替换为公主的伴娘,似乎众人心中皆已认定她会成为陆天岚发现被骗后,震怒之下的牺牲品。

    公孙大娘叹了一声,向宇文锋道:“方才你为什么不出手?”

    宇文锋双目一张,清冷孤寂的目光中,似有寒冷的火光跳动。灼热,又冷彻,直直的看着公孙大娘。

    公孙大娘嫌恶的皱起秀眉,道:“我说过。莫再用这种眼光看我,我的剑永远不会用作比斗之用,我也永远不会成为你的对手!”

    宇文锋默然不语,目光中的幽火却渐渐黯淡,公孙大娘道:“我不过把姬瑶月那丫头借来一用。想通过我这一舞,启迪她对舞艺的热情,哪知竟然招上这等事,你快去将她寻回,若有可能,将所有人都救下。”

    宇文锋僵硬的一点头,随后化作一抹剑光远遁而去。

    “真是,蠢呢~”剑光照映在公孙大娘妆容正盛的面上,却只照出一脸落寞,公孙大娘幽幽一声。却不知她口中的蠢字,究竟是在指谁?

    **************************************

    天空之上,离地万米,应飞扬手里抓着伏蛇丝丝线,心中正是苦不堪言,按这姿势,他本像一个放风筝的孩子,而风筝应该是做成大鹏鸟形状的。然而实际往往更为悲惨,如今,他才是那个风筝。

    他仅经历一次高空飞行的经验。便是前不久被当做试验品,乘着策天机的星罗盘飞行,那次可真不算什么宝贵的回忆,但与这次飞行相比也好上太多。

    大鹏振翼。速度比那星罗盘快了十倍不止,而且也不是像上次那样低空飞行,而是直冲云天之上。

    一身性命,只靠一根丝线维系,纵然伏蛇丝坚韧异常,也令人心惊胆战。更何况伏蛇丝再坚韧,也要能握得紧再说。

    伏蛇丝所谓的把手,本来就不过是个指环,如今应飞扬将他和姬瑶月的重量都寄托在一根手指上,罡风如刀,寒冷彻骨,虽有真气抵御,但时间一长,也觉手掌渐渐麻木,好似结成了冰,磕一磕就会碎裂成块,随时都可能拿捏不住,从高空坠落,摔得尸骨无存。

    但佳人性命全靠他维持,应飞扬低头看着面色发白的姬瑶月,心里想着,“她是为了助我,才会身陷险境,我绝不能撒手!”

    却听姬瑶月的声音传来:“你且抓紧了,我去*他停下!”

    应飞扬点点头,还未答话,突觉脚被她一拽,用力之大,几乎要将他拉成两半,连伏蛇丝都险些拿捏不住,还未缓过神,面门又是一痛,一只香鞋狠狠踩下,印得他眼冒金星。

    姬瑶月有过几次被人带着飞天的经历,所以比应飞扬强上一些,缓过最初的失衡感后,便开始图谋脱身之策,若任由陆天岚这般继续放他们“风筝”,就算不从空中摔落,也早晚失去战斗的能力,只能任人宰割。

    坐以待毙从来不是姬瑶月的风格,所以姬瑶月当机立断,借着反作用力腾身而起,又以应飞扬的面孔为踏板向上而去,半空中风势强烈,所以为了防止力道不足而被风吹走,姬瑶月这两下都是使出全力……

    伏蛇丝锋锐如刀,倾斜向上,姬瑶月却似混不着力,一对莲足踩着伏蛇丝轻盈的向上,就像一个在刀尖上起舞的舞女。

    这一幕若是被公孙大娘看到,定然赞叹她是天生的舞者,并又会寻思着如何将这小妖精收入门下,传承她一身舞技。可应飞扬此刻却唯有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被踩得冒金星的双眼方再度聚焦,便看姬瑶月身形已至丝线的顶端,她袖中探出一青一白两柄柳叶刀刃,踩着丝线腾身一起,便要欺身翻腾到大鹏鸟的背上。

    大鹏早有准备,身子一个急转弯便将姬瑶月甩在身后数丈,姬瑶月无处着力,正要向下落去,突然身子凭空消失。

    遁法——花间游!

    下一瞬,已姬瑶月已抓住了大鹏鸟的尾翎。

    大鹏随即上冲下飞,要将她甩落,姬瑶月瘦小身躯如风中牡丹一般,饱受摧残,但却死死抓住尾翎不肯撒手。就在这时,那根羽毛难以承力,竟是被齐根拔下,姬瑶月口中一声惊呼,再度被甩离身后,只是这次,花间游的遁法已难以二度施展。

    眼见姬瑶月从云中坠落,应飞扬心头一跳,随即星纪剑再度出鞘,化作疾电脱飞而出,险之又险的瞬间出现在了姬瑶月的脚下,姬瑶月足下一稳,随后一顿足,以星纪剑为踏板再度高高跃起。

    人剑相连,这一脚又似狠狠踩在应飞扬心头,应飞扬鼓足全身真气,才替她搭稳这个跳板,姬瑶月离身一瞬,星纪剑便被失去控制,只从云中摔落。

    但好在这突来的一记卓有成效,出乎了大鹏鸟预料,姬瑶月空中利落一个腾身,便已翻上大鹏鸟后背。

    两把柳叶刀如剪刀一般,交叉在大鹏鸟鸟头上,冷喝一句:“下去。”

    大鹏鸟闻言,俯冲而下,坠落到一座山头。

    应飞扬率先着地,惯性之下连着滚了十数圈才稳住身形,可谓摔得七零八落。

    起身看去,陆天岚已化为人形,手中钳着嫁衣女子,半跪在地,姬瑶月则在身后以双刀压住他的脖颈。

    “陆天岚就这么被擒下了?”应飞扬方在心中说了一句,便见陆天岚喝了一声:“无知小辈,还不退开!”

    话音方落,身上浑然妖气一震,化作一堵无形气墙扩散开来,姬瑶月只感觉一股巨力自刀上传来,双刀竟被生生震开。

    下一瞬,陆天岚已站起身子,一只手仍夹着嫁衣女子,令一手单手成爪,向后探出。

    风声呼呼,刀光霍霍,二妖出招皆是走得迅捷一路,快不及眨眼间已连过数十招。

    突然,刀光消失,人影分立,但见姬瑶月的双刀已被陆天岚钳在掌中,如生根一般难以动摇分毫。

    “竟敢在老子脖子上架刀子,还真当老子被你们这帮小辈擒住了不成,若不是老子要到的地方刚好到了。早将你们摔死十次不止了。”

    陆天岚目光如电般冷厉道。

    ps:昨天水字数过意不去发了个红包当弥补,结果怎么全被机器人号抢去了……发红包时收藏蹭蹭涨,拿完后又蹭蹭掉,拿完就跑,好没职业道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