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八章 还君明珠 2
    宫人簇拥之下,一对中年夫妇来到驸马府,男的丰颐朗目,白面微须,虽相貌偏几分柔弱,却意气饱满,目光练达。不言不动,身上自有一种龙翔凤翥的气息。

    而与他携手并行的,是一个身着华服,头戴凤钗,华贵十足,庄重优雅,尽显成熟华美风韵的美貌贵妇。

    看着一种王公官员纷纷行礼,喊道:“陛下!”

    应飞扬心中登时明了,眼前便是这对仪表不凡的夫妇,正是李隆基与武惠妃。

    李隆基挥挥手,道:“这里哪来的什么陛下,不过是一对惦念自家出嫁女儿的夫妻罢了。”

    依循旧礼,李隆基和武惠妃应在宫中等待咸宜公主与驸马第二天回宫觐拜,但这对夫妇实在对女儿宠爱异常,便轻衣简装的又来到婚礼现场。

    皇帝见会了诸人,道:“咸宜还在屋内吗?”

    众人还未答,寿王李瑁便上前道:“时辰未至,正礼未成,还需等阿妹完成梳洗,才合礼法……”

    李隆基一甩袖,道:“礼法礼法,哪这么多麻烦规矩,还不比乡下田舍翁嫁女,一家团团圆圆乐乐呵呵来得自在。”与寿王李瑁相对而立,才显李隆基和李瑁不愧是亲爷俩,相貌生的极像,只是李隆基顾盼之间自有帝王威仪,而李瑁则偏向书生软懦文气。听着父皇如此说,李瑁连道几声“儿臣不孝!”

    武惠妃见状笑骂道:“你这孩子,你父皇又不是责怪你,来阿娘这,与阿娘坐一起。”

    李隆基则对公孙大娘道:“罢了,咸宜她不出来是她自己没福,看不到公孙大家的剑舞。只是不知公孙大家今天欲演什么舞?”

    公孙大娘盈盈一拜道:“奴家斗胆,一曲《秦王破阵乐》赠与陛下与公主。”

    武惠妃皱眉,不快道:“《秦王破阵乐》,这等喜气日子,干嘛奏这种杀气腾腾的杀伐之曲?”

    李隆基则毫不在意的摆手道:“太宗皇帝以武立国。咸宜她留着我们老李家的血,也当有雄武之风,这一曲送她再合适不过。”

    应飞扬听着,则在后面暗笑道:“这皇帝莫不是怕自己女儿受了夫家气。先奏一曲《秦王破阵乐》杀杀夫家威风?”

    皇帝显然没应飞扬想得那么小家子气,此时颇有兴致的问道:“《秦王破阵乐》纵横开阔,气势磅礴,非一人能舞,而公孙大家舞技通神。向来无人能配合,不知公孙大家要如何奏这一舞?”

    公孙大娘一笑道:“今日恰好借来个小玩意,可凭此镜作舞。令请准许奴家,在陛下面前动用剑器。”

    李隆基来得晚,没看到这镜子功效,此时心中好奇,哪有不应之礼,公孙大娘一声传唤,门外走来了一个捧着剑匣的小婢,小婢头脸低垂。似是吝于让人看到她的容光,但应飞扬却仍一眼将她认出,来的竟是姬瑶月这个小花妖。随即冲她挤眉弄眼,姬瑶月却似看也没看到他,奉上双剑后就远远退开。应飞扬自讨没趣,撇了撇嘴,也不去搭理她。

    李隆基则在喧宾夺主号令道:“迎亲的乐队呢,快点上来!今个算你们走运,能与司马大家配乐,那些用管竹丝弦乐器的。上来凑什么热闹,《秦王破阵乐》是激昂之曲,掺不得靡靡之音,只要编钟与羯鼓就可。罢罢罢,这头鼓还是由我来领!”

    李隆基也是当世歌舞大家,兴之所至,竟亲自拿起鼓槌领奏。

    “咚”一声大鼓鸣动,李隆基一锤落鼓,高喝一声“起乐!”随着唐皇一声令下便闻“咚咚咚!”鼓槌下落如雨。鼓声惊动如雷,好似千军万马杂然奔来,几上茶盏都为声波所震颤动不已。

    “铛!”编钟也随之鸣动,比起杂乱狂裂的羯鼓,编钟法度庄严,声如浪叠,余韵悠扬,暗藏天朝上国的雍容气度。

    《秦王破阵乐》乃太宗击破刘武周,巩固大唐政权后亲自填词编舞,舞曲中气势浩荡,自有一股雄烈之气,过往都是舞者扮作批甲戈士而舞。此时却见公孙大娘手指一弹,手中镜子打着旋弹上天,最后镜戏法一般凝滞在空中,下一瞬,锋寒照眼,气温陡降,公孙大娘袖中现出一对短剑。

    应飞扬突感两道惊世剑意,一道是来自眼前公孙大娘,剑曲未成,剑意已生,足令天地低昂。

    另一道则是来自背后,宇文锋双目痴迷,盯视着公孙大娘的每一个动作,如孩子遇上最心爱的事物,剑意却如绝峰天柱一般直冲云霄。

    应飞扬被夹在中间,顿感身如针刺,但这份不适很快消失,因为眼前的公孙大娘起舞了。

    公孙大娘向前一步,置身在镜子之下,镜光直照本心,公孙大娘竟分出无数幻影,纷然摆成了偃月阵的军阵。虽皆是黛眉女子,但手持双剑,锐气逼人,配合周遭隆隆战鼓,令人仿佛已置身于慷慨苍凉的战场上。

    鼓点密集,公孙大娘随声而动,手中双剑竟犹如银练似的倏然冲天而起,那一团银光仿佛乍然间爆裂了开来,在阳光下迸射出无数慑人的耀斑,晃得人群中最前列的人几乎睁不开眼睛,更不要说分辨寒光剑影中那一团矫若游龙的身影,这一刻,她的生命突然浓烈起来一般,散发出热切的感染力。周遭幻影也随之而动,伴随音律各自而舞。

    舞步虽是不同,却是配合的天衣无缝,鱼鳞,长蛇,鹤翼、锋矢、方圆、雁行,交错屈伸,首尾回互,往来刺击,皆成战阵之形。柔美女子与雄烈气势,显得格格不入却又完美融为一体,随着剑器舞动,一股杀伐之气随之蔓延全场,使人站立不安渐渐身随之动,魂随之摇。

    公孙大娘在剑光中转折,蔷薇红的箭裙烈烈飞起,长剑抛下大片寒泓。剑锋所指,宾客们纷纷为之避席。剑上的寒气高涨,她却轻盈得像一片红叶,飘在风中。

    应飞扬竭力眯着眼睛试图看清那剑光人影,也只能隐约看到那一袭红色罗衫。他张目结舌。难以相信眼前这瑰丽绝伦,浓烈热切的剑法竟是由一个不通晓武技仙法的舞者所施展处,单下一瞬,这些疑问也消失了。连着什么公主婚礼,盗宝的陆天岚,消失的慕紫轩通通被抛诸脑后,脑海中塞得满盈的,就只剩下这璀璨剑光。只剩下这剑之舞,剑之武!

    舞至极烈,本心镜承载不了剑神的剑意,也同样承载不了公孙大娘浓如烈火的舞者之意,竟又在边缘裂出几道裂痕,好在这时舞曲已近终了,鼓声编钟声渐缓,生出一股荡涤天下之后,名剑俱坏,英雄寥落之意。

    剑势亦是徐徐再缓。仿佛暴风雨之后的江海逐渐恢复了平静似的,剑影和人影渐渐都能分得清了。待到乐声停止,公孙大娘款款收身,周遭幻影亦收归她一身,消失无形。本心镜也缓缓落下,则与双剑一道递与了姬瑶月。

    仿佛方才令人心惊胆颤又热血激扬的剑舞只是幻蝶一梦,人群中竟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好,好。拿酒来。”李隆基不知是因为用力过度,还是热血上涌,白净面上孕出两抹鲜红。举着酒樽一饮而尽,才长笑一声:“痛快,痛快!”

    众人此时如梦方醒,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欢呼声竟是一浪接过一浪。似是无止无休。应飞扬也随之醒转过来,却是向身后一看,却见宇文锋阖上眼帘,闭目而立,一身剑意收归无形,似是与周遭喧嚣格格不入。正闭目回味着那激荡人心的剑舞

    “好舞,好舞,公孙大家一舞之中,朕似乎又看到太宗皇帝剑荡天下,驱尽四海妖邪,压得英雄俯首的景象,当真不枉此行。”李隆基长吁一口气,胸中心血却仍是沸腾不已。

    此时,却为一声冷笑,浇灭他心头热血。“可惜你那太宗能得了这江山,只不过是我妖族七凶不屑于在与你们耍闹。”驸马府正殿之上,竟不知何时多了个身影,方才众人心神皆为剑舞所夺,全然不知他站在那多久。

    “是陆天岚!”应飞扬和策天机同时一惊。

    “刺客!保护皇上。”老宦官高力士大叫一声,随后几个卫士以身为盾,拱卫在李隆基身前。

    李隆基面上也是一慌,但随即恢复帝王该有气度,虽是他起头仰视那人,目光中却有睥睨之威。“七大凶,朕倒也听闻过,不过是几个占山为王的妖寇,胸无大志,难有所成,所以最后离得离,散得散,老大师我谁成被北龙天收拾的服服帖帖,成了北龙天座下三尊,任他驱使,而最不成器的是排行第五的鹏妖陆天岚,竟沦为的溜门撬锁的小贼,想来就是你了?”

    陆天岚大笑回应道:“错得太多了,其中错得最严重的一点,老子可不是什么小贼,而是大盗,今,盗你殿前明珠,明,盗你山河天下!”

    “那朕就一尽太宗皇帝未竟之功,可有人能将此獠拿下?”李隆基拂袖道。身侧诸多能人异士,此时皆要动作。

    却听陆天岚冷笑一声:“拿我?凭他们?”声音方落,便是狂风大起,飞沙走石,砂石土粒被风吹的四射开来,迷人眼睛,一些官员更是被吹得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玄敏老和尚,还愣着什么,快用定风珠啊!”策天机嘴巴灌风,含糊不清的喊道。

    玄敏和尚反应过来,灵力直催入匣子里的宝珠上,但见一抹**白雾气突然从宝珠中放出,随后迎风而涨,竟是弥漫整个前厅。众人登时现身雾中,眼前一片迷茫。

    “这……这怎么一回事?”众人无不大吃一惊。

    玄敏察觉不对,急忙要将真气截断,忽闻“玄敏老和尚,多谢你相助,便依先前所言,此次所得皆分你两成。”陆天岚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飘忽不定。

    “好啊,飞赴寺竟然勾结妖物,当真大胆妄为!”雾气中又传来飞云子的怒斥声。

    “蠢货,听不出他是在挑拨离间吗?”玄敏大怒道。

    “是真是假,先拿下你再说。”伴随着声音,一道凌厉气劲自身侧传来。

    “哼?贫僧还怕你不成!”对你多年,玄敏对飞云子的修为了如指掌,自信可以略胜他一筹,此时一手拿着珠子,一手结不动明王印,沛然佛门真气化作气铠护住周身,同时结印的一掌向前迎去。”

    哪知交手瞬间,却觉对方真气如崩山裂海,汹涌澎湃,竟是肆意狂泻的妖元,“你是陆……”玄敏一声未说完,便被震得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而去。同时珠子也脱手而出。

    “是你祖宗!”陆天岚大笑一声,将那珠子收回。

    “大家小心,那是我蓬莱岛的蜃珠!”蓬莱岛那名换做葛天歌的道士道。

    “蜃珠!连珠子也被他掉包了?”众人大感意外,蜃是一种栖息在海岸或河口的异兽,形态像蛟,口中可呼出雾气,变成种种幻影,迷惑人心。而将蜃杀除后,从它腹中取出的蜃珠,同样有此功效。

    死尸印证他所说,浓白雾气再有变化,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异彩,霎时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浮现在面前,虚实莫辩,诡异非常。

    应飞扬也深陷雾气之中,可他却并不知蜃珠功效,此时他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异兽,长牙舞爪向他扑来。

    应飞扬连忙后退,却撞上了一个温热的身躯,夏季衣衫轻薄,似还能感触到对方细腻滑嫩的肌肤。

    随后便闻破风一声,一道锐气直削而来,应飞扬反手出剑,挡下来招,正欲转过身子对敌,忽然鼻端问道一股特有的清香之气,随即便是心头一动,口中喊道:“姬姑娘,莫慌,是我!”

    那牡丹花妖特有的香味,别人无法伪装,身后之人定是姬瑶月!

    ps:订阅一直呈现等差数列般的减少,我也不求了,反正本来就少,再掉也就只是掉个个位数。几块钱的事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