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六章 还君明珠 1
    七月初九,大吉,宜嫁娶。

    公主大婚,举国皆庆,而在驸马府,更是披红装彩,人潮鼎沸,热闹异常。

    一干官员无形中按着官级站着,聚在一起高谈阔论,神色激昂,好似今日做驸马的是他们一般。独应飞扬陪在玉真公主身侧,冷眼旁观,似乎与周遭热烈气氛格格不入。

    眼前一干人等大多眼熟,皆是在十日前司马承祯葬礼上见过,便在那时,他们还都一副伤心欲绝,生无可恋的模样,好似随时准备撞柱自尽,随司马承祯而去。

    可不过短短数日,却又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脸上每一根褶皱都笑得开了花。

    亭榭之处,隐隐是王公皇胄的聚集中心,官阶过低的连靠近讨好的机会也没有,可应飞扬恰好就是站在这个位置,以致许多人误以为他是哪家王爷侯爷。

    玉真公主交际广阔,正与几位打扮端庄,举止优雅的国公夫人谈笑风生,此时伴着一阵逢迎的讨好声,人潮中走出一个年轻人。年轻人无视两侧官员,直向玉真公主走来,恭敬的行了一礼道:

    “侄儿李瑁,向姑母问好。”来人衣着华贵,气度文雅,白面朱唇挺是俊秀,只是眉眼太过柔顺,气质上也偏向柔弱,有几分男生女相。听闻他自报名号,应飞扬挑挑眉,知晓他的身份,来人正是今日新嫁娘咸宜公主的同母亲兄,最受唐皇宠爱的王子——“寿王”李瑁。

    应飞扬打量着李瑁时,殊不知寿王李瑁也在打量着应飞扬,在他看来,应飞扬年轻英俊,气宇轩昂,又站在玉真公主身侧,他的身份,自然会引得人往不好的方向遐想,而且见到皇子仍不行礼。未免显得太不知晓规矩,李瑁心头不快,但又觉应飞扬气质超脱,似也不像凡人。于是问道:“姑母,不知这位是?”

    玉真公主笑道:“是我忘了引荐,这位应飞扬应公子是顾剑声顾真人的徒弟,也曾受我师傅司马真人传艺,算是我师弟。”

    李瑁恍然大悟。原来是仙家子弟,难怪会有如此傲气,先前些许不快瞬间烟消云散,随即弯腰拜了一拜,道:“原来是师叔,李瑁有礼了。”

    应飞扬间当今最尊贵的皇子对他行晚辈之礼,心中也不禁有几分飘然,却也不闪不避,坦然受之。随后又心中一凛,暗道:“难怪许多修者入世之后就难再出世。贵为皇族也需以礼相待,如此备受尊崇,确实胜过苦寂清修。”

    应飞扬想着,那边李瑁已与玉真公主和几名贵妇闲谈起来,亲妹出嫁,李瑁也甚欢喜,眉梢都挂着喜色,玉真公主打趣道:“十八郎,你的妹子都已经先你出嫁了,你也老大不小了。长安洛阳两都这么些个名门女子可有你看上的?若是看到合适的尽管说,姑母与你做媒!”

    李瑁面露羞赧之色,道:“这,侄儿还未有心仪之人。暂不劳姑母费心……”玉真公主和一干贵妇倒是不愿放过他,个个打趣般要将自家女儿许给他,弄得李瑁面红耳赤。

    应飞扬见他模样,又暗笑道:“这一国皇子,脾气虽好,但似乎也太软了。毫无权位者的威仪。”

    应飞扬既插不上话,又觉干站着无聊,便借口尿遁向玉真公主请辞,离开那帮妇人的圈子。

    驸马府地方甚大,应飞扬前后顾望,就已发觉数个不寻常之人,随后眼神一凝,抓住一个身着七品浅清官袍的官员,那官员正与几个同样品级低下的小官相谈正欢,正说得口若悬河就被应飞扬打断,回望一眼,登时不耐道:“一边玩去,我这有正事呢!”

    但还未说完,就被应飞扬强行拉扯走,那人只得扯着嗓子对那些小官道:“只需你们听我的,在家宅的树下埋个小鼎,保证积聚气运,助你们节节高升……”

    应飞扬将那官员拉扯到人少的角落,嘲笑道:“策大仙,你怎么伪装成官员,依然改不了一副江湖骗子的模样。”

    那官员正正衣冠,义正言辞道:“什么伪装,本官本来就是堂堂司天台七品司历,皇帝御赐好吧。”说话间,挺胸肃眉,做出一副丹心孤臣的模样,但眉宇间却是遮掩不住的市侩气息,除却策天机还有谁人?

    应飞扬道:“都说陆天岚要来盗物,你倒是挺悠闲,还不忘算卦骗钱?”

    策天机道:“你懂什么?本仙是胸有成竹,布置妥当,昔有谢玄淝水之战下棋定军心,今有我策天机驸马府上算卦待盗贼。”

    应飞扬嘲笑道:“布置妥当?就安插几个司天台的修者在府内,就算布置妥当?好歹伪装也用点心,别让人一眼看出。”

    “嗯?难道你能认得出?”

    应飞扬扬手一指,指向一文官道:“那人戴着官帽都遮掩不住太阳穴的高耸,且气息杂而不纯,连我都能一眼看出他是从武道半路转为天道的野路子,能瞒得住陆天岚的双眼吗?”

    策天机不服道:“那人在方入司天台不久,修为浅薄,能发现他也算不得本事,我可布置了整整二十号人,能有一半不被认出,就算成功。”

    “是吗?那我就给你认出超过一半,看我再找出十人!”应飞扬在这显得无聊,难得可以打发时间,便权当做考验眼力,增进修行。

    应飞扬心思澄澈,双目澄明,进入比剑一般的状态,长期修炼“破”字诀,是他目光极为敏锐,不但对剑招破绽极为敏感,对伪装的破绽亦是同样。

    手一挥,又指向另一人道:“那人气机倒是沉稳自然,不露行迹,但对周遭员爱理不理,虽与官员站成一团却没说半句话,反而一副戒备模样,不时看向四周,演得太过不像。”

    “那个厨师双手素净,没有一点油腥,根本就是修行者的手。”

    “那个仆妇,哟,挺漂亮的。让漂亮的女修装出仆妇,你也做得出来?”

    ……

    应飞扬与策天机且行且谈,不一会就饶了驸马府一周,指认出了九人。

    策天机面色有些难看。但见应飞扬许久没指出第十人,又恢复几分嚣张气焰道:“应天命你太年轻,不知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道理,陆天岚留诗要来造访。若一个伪装安插的人都没有,反而更起妖疑窦,而我,布下十个明显的伪装,实则是为了麻痹陆天岚,并掩护另外十人,让陆天岚以为已将所有伪装识破,从而心生松懈,露出破绽。”

    “哟,是的吗?”应飞扬觑眼道。

    “自然。你若能再找出一人,今后只要你想算卦,我绝不推辞,且不收你一文钱。”策天机狠道。

    话音方落,应飞扬又一指指向一人,斩钉截铁道:“喏,那个!”策天机当即愣住,嘴巴大张,能塞下俩鸡蛋。

    “你怎么看出来的!”策天机狠狠道。

    “按照方位,若要看顾驸马府上下。那个方位还需一人照看。”应飞扬道。

    “这,怎么可能?若是刑部的老捕快或许有这眼力,能够推测出,不过凭你小子。怎可能做到!”策天机难以置信道。

    “我天赋异禀呗。”应飞扬悠哉悠哉道,心里却暗道:“算你倒霉,那个人是我引荐到司天台的!”没人知晓,方才所指那人应飞扬早已认识,正是被他救过一次的鱼伯约。

    看着策天机一副神情恍惚样,应飞扬趁机打击道:“瞧吧。这就是你说的天衣无缝的布置!陆天岚这若来了,看你该怎么办?”

    “来了来了来了!”此时突闻一阵嘹亮吆喝声,策天机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从恍惚中恢复,环顾四周道:“陆天岚?真的来了?在哪呢?在哪呢?”

    应飞扬白了他一眼,道:“莫紧张了,是咸宜公主来了!”

    这一声来了,似是掀起一阵涛浪,使得府中之人立时向外涌动,应飞扬和策天机二人,也随着人潮一道,被挤出了府门。

    抬眼望去,宽阔大街上人潮汹涌,无数百姓围观侧目下,一阵吹拉弹唱的喜庆音乐传来,随着音乐声从街道拐角走出一队人马,为首一人骑着白马,坐金鞍,马匹高大神骏,全身通白,没有一丝杂色,在好马映衬下,马上之人更显英气勃发。

    但见那人穿红袍,着玉带,胸佩红绸花,头上打着三檐伞,手执丝线编织成的鞭子,带着五十人组成的皇家乐队在前边奏乐开路,正是今日的驸马杨洄,杨洄不光相貌周正体面,家世亦是显赫,其母是中宗之女长宁公主,其父是出身弘农杨氏的贵族,他自然也是皇亲国戚,此次迎娶了皇帝最宠爱的咸宜公主,也算贵上加贵,亲上加亲。

    而之后,金吾卫仪仗具列将围观百姓挡到两侧,一干宫仆灯炬前引,便见一四马拉动的幔帐车舆,车上公主头戴九翚四凤冠,身穿绣长尾翠羽雉鸡的红色嫁衣。冠上珍珠链串垂下,使人看不清她之面貌,但一身华贵气息已令人倾倒。而后面还有车舆,便是命妇,伴娘乘舆陪从。

    应飞扬看着,不禁道:“这一路上地形开阔,难以防备,以陆天岚的速度任谁也挡不住,他竟然没有动手。”

    策天机摇头道:“且不说我一路上也布置人手防备,单说那陆天岚,他便是个爱出风头的性子,从他以往的经历来看,便知他不待宾客齐聚,绝对不会出手。”

    应飞扬皱眉道:“对了,光说他要盗物,你可知他是要盗些什么?若不知他盗取的目标,这防卫起来,难度何止倍增?”

    策天机道:“这个,虽然不知,但也不难猜想,陆天岚所留诗句中有一句“且拾明珠并翠羽。”而公主嫁妆中,最珍贵的是五对南海明珠,明珠对凡人来说已价值连城,而且这种天地而成的明珠,更是炼制法器的绝佳材料,便是对那凶妖来说也是珍宝,想来应该就是要盗取这五对明珠了。”

    应飞扬皱皱眉毛,不屑道:“切,应该?你的安排就建立在这一个应该上?也不怕竹篮打水?”

    策天机不予置否道:“无所谓,反正有本大仙在,什么也不会被盗走,陆天岚他便是想偷公主一个便壶都断无可能。”自信满满的样子,似是浑然忘了方才的失意。

    二人相谈间,人马已至眼前,红绸铺路下,公主入了驸马府,虽仍未看清公主面目,但一众伴娘却是个个青春靓丽,甚是养眼。

    依照理法,公主先入房中,行整装盥洗之礼,等待吉时再出,而公主的嫁妆,十几个大箱子则在厅堂前一字排开,以彰显皇帝恩宠。

    珍珠玉佩,金革带,玉龙冠、绶玉环、珍珠翠领四时衣服、累珠嵌宝的金银器、各色珍宝满满当当的塞满箱子,而其中最为惹眼的,是五对拳头大的明珠。

    明珠晶莹剔透,浑若透明,在阳光下折射出令人迷醉的光晕,而应飞扬更能感觉到,明珠中蕴藏着一股天成地就,未经打磨,纯正清醇的灵气,连应飞扬都是一阵心动。又暗自腹诽道:“这天子嫁女,怎也与乡野间暴发户一个规矩,非要把嫁妆亮出来涨涨脸,被人盗取了也是活该。”

    又有几个箱子打开,却是空空荡荡,应飞扬正自疑惑,策天机却为他解释,原来这些箱子,便是留与客人们供奉贺礼的。

    婚宴至此,便进行到送贺礼的环节,王公贵族们正相攀比着,送上各种各样华贵物件,每一物件,都由司仪大声叫出,记录在册放至箱内,若遇珍贵物件,全场便是一阵喧哗,送礼之人也大为长脸,一些雅士名流送上些字画,虽未必值钱,但也极具情趣,只苦了一些不大不小的官员,送的贵重,非但自己肉疼,还显得钱财来路不明,若是不贵重,却又怕丢了面子。

    应飞扬不禁好奇道:“策老仙,你送上什么东西没,难道光打算蹭饭,不打算送礼?”

    策天机嘿嘿笑道:“我,我送他们几个贵人,不知算不算贺礼?”

    应飞扬挑挑眉:“哦,什么意思?”

    策天机得意道:“陆天岚他想要盗宝,若是往日,司天台人手不够,怕还真防不住他,但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可是佛道大会将至,高手云集的时候,随便请几个来,便够陆天岚应付的了。不知这算不算礼物?”

    策天机话音方落,便见两道碧光从众人头顶飞过,直飞入箱子之中,竟是两把通体碧翠的短剑。

    此时再闻清亮一声:“凌霄剑宗商影,奉仙家碧玉剑一对,贺咸宜公主新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