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三章 英才辈出 3
    PS:  过了一天多了,订阅一共45,真是个让人心灰意冷的数字啊

    楼下亦不乏有头有脸的人物,天生爆脾气的更是不少,岂能容着越苍穹这般轻侮,当即就有人回骂道:“越苍穹,你也配猖狂?莫忘了这当世十大顶峰,并无你剑皇的名号?”

    “剑皇剑皇,剑下惶惶,不过是在剑神剑下捡回一条命的人,装什么高贵?”

    “要在这逞威风,也等你先胜了你身旁那人再说!天外有天,剑上有剑,你越苍穹一辈子也只能作为别人的注脚了!”

    “哈哈哈!你倒是光彩,辛苦半辈子闯下的名头,成了一个武夫的垫脚石,天道修者的面子都被你丢尽了!”

    虽无污言秽语,但句句都带着最深沉的恶意直揭伤疤,应飞扬看着越苍穹的背影也觉一阵悲凉。千古剑途便是如此,只有顶峰和顶峰之下的芸芸众生,再无其他分别,顶峰一旦落败,就注定跌落尘埃。

    群小沸腾,聒噪不已,越苍穹不言不语,底下众人反更显嚣张,似乎拼命的挖苦他,便能挽回颜面一般。

    此时,越苍穹淡然一语:“你们,敢接我一剑么?”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方才还放声大嘲的人,此时仿佛喉咙同时被攥住一般,嘴巴仍大大张开,却再没谁吐出一个字。“咕嘟!”随后竟是此起彼伏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哈哈哈!”越苍穹刺耳讥笑声响起“罢罢罢,是本座错了,怎会想起与你们这等人物同修共进,虎豹虽败,犹能笑傲山林,岂会与豺狗为伍!”

    越苍穹长袖一挥,气劲激荡,众多闲置在空座上的酒壶旋飞而起,陀螺一般留滞在半空。

    “我本备下酒水,愿与天下英雄同醉。可如今既然候不到英雄,此酒便借你们清醒一番吧!”

    剑皇双手负后,铜锡酒壶纷次炸裂,酒水如喷泉涌出。在空中绽放出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莲。

    倏尔厅内气息一紧,剑意弥空,酒水凝成细剑迸射而出。竟是带着沛然莫御的劲风倾泻而下,不过信手而为的招式,也有惊天动地之威。

    楼下也皆非庸手,此刻顾不得惊世骇俗,诸多功法,宝物,术法齐出,要将酒剑挡下,惹得路边行人纷纷侧目观视。

    却见看似至极至烈的酒剑却是触之即散,化作一场雨水,带着酒香氤氲而下,将一干人等浇得头脸皆湿。

    周遭百姓本被吓了一跳。但此时看到一干修者的狼狈样,方才放下心来,“难怪看着花里胡哨的,原来是在变戏法啊。”百姓心中这么想着,纷纷忍不住笑出声。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越苍穹,亦是放声大笑,笑声震慑霄汉,却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寂寞。随后突得笑声嘎然而止,长叹一声道:“真是……无趣啊!”言语间尽是有意难平的唏嘘之感。

    越苍穹振衣回身,再也不看楼下之人一眼。对释初心道:“佛道大会,本座定不缺席,期望到时,你们会有出彩表现!”

    越苍穹说罢转身下楼。步出岳阳楼时。本是双目冒火的修者,却是齐齐畏惧的后退,不约而同的给他让出一条道路。

    ——————————————————————————————————————

    王记饼铺

    苗淼一口汤,一口饼子,吃得汁水淋漓,毫无淑女风范。小手还竖出两个手指比划道:“老板,再给我加两个饼子。”

    应飞扬不禁皱眉道:“小姑奶奶,你是天生穷命怎么的?剑皇摆席请你吃洛阳八珍宴你不吃到饱,非得再坑我几个饼子?”

    “还说呢,要早知道是剑皇摆的席,请我去我都不去,你们这些人啊,学剑都学到脑壳坏了,连一顿饭都不能让人吃得安生。”

    当世两大剑者同席,虽是无意,但自有凛冽气机无形散发,威严全场,只可怜了苗淼这修为不深的丫头,夹在中间他们二人之间如坐针毡,哪还敢动筷进食。

    待越苍穹离开后,宇文锋也招呼不打一声就无声无息就不见踪影,剩下的释初心与几人并不熟络,将来或许还是对手,便各自告辞了。哪知没走上几步,苗淼便吵着肚子饿,来到这饼铺子又加了顿餐。

    唏唏噜噜的一阵,苗淼已将汤喝进,饼子也吃了大半,剩下半边却怎么也吃不下,抹抹嘴道:“这边胡饼却是挺好吃,可惜本姑娘实在吃不下了,明师弟,这半个饼你帮我解决了吧。”

    半边胡饼被啃得参差不齐,油光水亮的肉丁沾着少女的津液显得更为……诱人?而明烨毫不避讳的接过,大口的吃了起来。

    应飞扬双眼圆睁,又想了想,方才面对剑皇,明烨似乎也是一直护在苗淼身侧,忙拉着谢灵烟低声道:“喂喂,这两个是不是勾搭成奸了?”

    “什么勾搭成奸?说得这么难听”谢灵烟柳眉轻皱,对应飞扬粗鄙用词似乎颇不满意,随后点头笃定道:“没错,他们确有奸情!”

    “我只是穷苦日子过得多了,不愿浪费!”明烨冷淡道,论真气,他虽这数月以来毫无进境,但仍是胜应飞扬、谢灵烟二人一筹,纵然二人凝声成线,但这咫尺距离,他依然听的分明。

    “嘴硬吧你!”谢灵烟翻翻白眼,这二人同时外门弟子出身,功体一冰一火,又在试剑大会中各得太阴太阳二剑,更兼郎才女貌连商影似乎也想把他们凑成一对,所以没过多久,就把表现并不算抢眼的苗淼也收做亲传弟子。苗淼似是有几分心意,明烨却是一副冷淡模样,不予配合,另谢灵烟师徒捉摸不透,无从下手助攻。

    应飞扬借机问道:“我说明烨啊,你是在试剑大会后就拜入丹霞峰一脉,苗淼却是不久前才被收为师姑的亲传弟子,无论年纪资历你都比她大,为什么是她管你叫师弟?”

    明烨还未开口,谢灵烟已抢先答道:“我丹霞峰一脉就是这么个规矩。男弟子通通得靠后,今后师傅若再收年轻女弟子,也个个都是他师姐。”

    应飞扬当即一拍桌子,义愤填膺道:“这是什么规矩。简直……高妙至极!人皆为娲皇所造,所以是先有女,后有男,阴在阳前,让女弟子们个个当师姐可谓暗合天道。定此规矩之人定是超凡脱俗。”

    “修为长进了不少,竟然被你觉察了。”轻柔一声从应飞扬背后传来,正是商影不知何时出现,“若觉得我的规矩不错,不如你也入了丹霞峰,也让你多几个师姐。”

    “嘿嘿,我也想啊,只是你也知道,我那倒霉师傅全靠我给他养老,总不能把他丢下吧。”应飞扬谄笑道。心中则暗道:“这商师姑莫不是真有‘洞天彻地’的神通。怎一说她坏话,就发现她在身后。”

    “哼,真是越来越贫了!”商影白了他一眼,随后又指着几个弟子怒道:“你们几个,不过放你们出去一会,怎就听说你们与宇文锋、越苍穹两个闹在了一起,佛道大会就快开始了,你们还到处招惹麻烦?”

    商影去上清派传达消息,正与坐镇洛阳的上清派几个长老商谈,突然听闻越苍穹和宇文锋相会与洛阳楼。自己几个徒弟竟也与他们一道,登时心头大骇,生怕这几个小家伙被这两个剑者盯上,留着成长几年后试剑用。便离了上清派急忙赶来,却发现几个徒弟在悠哉悠哉的吃着东西,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师傅,这也不能怪我们啊,我们不过是想讹应天命一顿饭,谁知会遇上这些麻烦……”谢灵烟怯生生道。

    “哼。你们几个就是麻烦精托生的,这几日都给我好好呆在上清派修习剑术,不许再出门惹事,也省却佛道大会上丢人现眼!”

    应飞扬察觉气氛不对,急欲告辞,却听商影道:“应飞扬,你不与我们一道吗?”

    应飞扬忙道:“我与上清派的人不怎么对付,便不与你们住在一处了。”

    商影道:“也好,不过佛道大会结束,你就得与我们同回凌霄剑宗,你师傅最近,常念叨着你呢。”

    商影一语,令清苦那微醺懒撒的面容又浮现在应飞扬脑海,此时竟觉倍感怀念,“嘿,他是惦念着没人替他出门打酒了吧。”应飞扬说着,嘴角挂起一抹缅怀的微笑。

    ————————————————————————————————————

    回到了司天台,少不得将那个害他摔了个七荤八素的八卦盘摔在策天机脸上,随后道:“策老骗子,你今天的卦果然算得不准,快些退钱来!”

    策天机自知理亏,强辩道:“我说东南十五里,得见故人,你不是就与凌霄剑宗那帮故人遇上了吗?怎么不准了?再者说了,门主最爱干些螳螂捕蝉的事,你们与厉傀撕斗一团,指不准他就在哪座山上窥视着你们准备坐收渔利呢,是你没有细找才是!”

    应飞扬眼一眯,道:“我遇上了什么事,你倒是挺清楚!”

    策天机吹胡子道:“这不是废话么,地狱道两大狱主厉傀再出,七大凶中的陆天岚也现出行迹,我等若还不知,岂不是成了吃干饭的?对了,听说陆天岚盗了镇魂珠还留了一首诗,到底是什么诗,快抄下给我看看。”

    看策天机说得郑重其事,应飞扬也就凭借记忆将陆天岚流诗抄出。

    “新妆遥对旧坟丘,几家欢喜几家忧。莫拾明珠并翠羽,却将白绫换红绸。”策天机吟诵一遍,狠狠骂道:“陆天岚这厮,好好的大盗不做,还真拿自己当雅贼,一口一个‘老子’的粗胚子,非学人做什么酸诗!不知所云,不知所云!”

    随后又讨好道:“应天命,不对,应飞扬,本大仙知晓你有几分天生聪慧,来帮我推测一下这几句歪诗是何意思?”

    应飞扬嗤道:“这不简单,听说陆天岚喜欢留诗来昭示下次犯案的地点,此次是从司马真人丧礼上盗取镇魂珠,诗中坟丘,白绫等意向都与葬礼切合,那新妆,红绸等意向自然是指婚礼,洛阳城近期可有什么婚礼,规格足以与司马承祯葬礼匹敌的?”

    策天机一击掌,道:“是了,定是咸宜公主婚礼!他要从咸宜公主的婚礼上盗宝!”

    “咸宜公主,她又是哪个?”应飞扬一脸茫然。

    策天机也习惯了他对朝野之事一无所知,又费心对他解释一番,咸宜公主是当今皇帝与最受皇帝专宠的武惠妃的女儿,武惠妃工于心计,善于逢迎,是以最得皇帝欢心,若非因其姑母是则天女帝,朝野上下皆恐武后窜政的旧事重演,这武惠妃怕早已被加封为后,但饶是如此,在宫中对武惠妃的礼节早已等同皇后,而爱屋及乌下,皇帝与武惠妃的子女也是备受恩宠。公主本都是封户五百,但咸宜公主却是破例被封户一千,而儿子寿王李瑁所受宠爱更是超过太子,很有可能成为新的储君。

    “咸宜公主婚礼,当今皇上定然会参加,嘿,陆天岚妖族七凶之威对抗人间第一伟力,这场戏定然有看头!若是我年轻个二三十岁,定然不会错过。”策天机语带引诱道。

    “哦,那还真是了不得啊!”应飞扬口上惊奇,语气却是平平淡淡,“那你们可要好好表现,争取将陆天岚当场拿下,好好在皇帝面前露露脸,不要因为师兄不在就丢了司天台的面子。”

    策天机忙道:“应飞扬,此诗能得已破解,全亏你聪明机警,才智无双,索性好事做到底,去咸宜公主婚礼上照应一番,让陆天岚空手而回,也让人知晓剑冠之徒是何等智勇双全!”

    应飞扬轻笑一声,道:“策老骗子,别装了,这种词意浅薄的诗你会看不透内含的意思,分明是留在让我说出,然后再借机给我戴几顶高帽子,你啊,真以为捧我几句,我就会心甘情愿给你当枪使?可惜喽,现如今除了将我那师兄找出来,其他的事情我都不放在心上。”

    策天机动机虽被戳破,但却脸不红心不跳,佯怒道:“瞧你这小子,年纪轻轻就这么多心眼,夸你几句都觉得别人想坑害你。亏得我从小看你长大。”

    “从小看我长大,我不也是最近才知晓你身份?”应飞扬笑道,“我能生出这些心眼,不也是拜你们所赐?”说着,打着哈欠转身要回去休息,便走便道:“你若觉得此事麻烦,就祈祷明天算得卦能准上一些,也好让我把师兄找回主持大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