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七章 神皇之会 1
    灰发老者身着金缎锦衣,神情不怒自威,只渊渟岳峙般的坐着,便令凌霄剑宗四人感到莫大压力,好似这酒楼变成帝阙皇宫一般,令人噤声不敢再嬉闹。

    谢灵烟,苗淼、明烨心中暗道:“这等肃穆威势,我派掌门清岳真人都比不上他,这老者究竟是谁?”

    却听应飞扬苦笑行礼道:“剑皇前辈,又见面了!”越苍穹昨日在司马承祯葬礼上,曾言及要在洛阳楼与人交流功法武技,只是应飞扬这一日来遇上颇多事情,倒把这茬忘得一干二净了。没想到今日阴差阳错下竟又撞上。

    听闻“剑皇”二字,明烨三人心头一震,随即豁然开朗,难怪有此泰山压顶般的雄奇之势,原来此人是赫赫有名的剑皇越苍穹。

    越苍穹扫了几人一眼,停在了明烨和谢灵烟身上,目光也是一亮,道:“来即是客,先饮了此杯再说吧。”说罢,一拍桌子,酒壶中的酒水喷泉般涌出,分入两个酒杯中,随后袖袍一挥,两个酒杯箭射而出,袭向明烨和谢灵烟两人。

    虽知对方仅是试探,但剑皇出手,谁人敢大意,明烨方一触碰杯子,便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袭来,令他手腕几乎要挫断,小小一杯酒竟似有万钧之力,明烨虽双足扎地,但身子仍被酒杯带得止不住的倒退,明烨沉喝一声,奋起九阳之力,功力催升之下周遭空气陡然一热,随后膨胀着向外蒸腾,下一刻,明烨身形已经稳立。

    另一边,谢灵烟也感受压力,只是她真气不及明烨那般雄浑,所以足下轻点,如飘羽般后退,与酒杯保持同速的倒飞,同时素手轻扬,十指纷飞,虚引着酒杯不停变化手诀。牵、引、卸、化俱成妙法,待退至墙角无处可退之际,谢灵烟秀手一抄便将杯子抄入手中。

    二人方拿稳酒杯,变化再起,酒杯中酒水化作细蛇腾空而起,随后如剑一般激射而来,酒水组成的剑流既细又柔,无锋无刃,但却携带者一股所向披靡,摧折万物的强横剑意,此时二人真切感受到什么叫做,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若方才是试探根基,那现在就演变成了试探招式,明烨指运九阳剑招缨锋而上,九阳剑招看似堂堂皇皇,以硬碰硬,实则内中九种劲力相互混杂,相互变化,精妙异常,而明烨将这劲力变化把握的精准至极,九阳昊天神剑诀在他手中正显似拙实巧之意。

    正当指剑相交之际,酒水却如有灵识一般陡然分散,分成两股复归杯子之中,明烨劲力走空,气血顿时一阵翻涌,下盘更是不稳向前倾倒,但随后气凝丹田,力贯双足,猛地扎了一个马步站稳身形,而杯子中满盈的酒水竟是一滴未洒。应飞扬在旁,亦赞了声“好!”,而明烨对越苍穹的修为亦感震慑,不过轻轻一挥袖,轻描淡写间,竟在酒杯中藏了三种变化,重时如泰山压顶莫之能御,轻时又如幻蝶一羽飘忽难寻,不过借着试探,将自身实力展现出冰山一角,这对越苍穹而言的小小一角就已是旁人眼中无法抗衡的巨物

    谢灵烟那边,因已退到了墙角,正是闪无可闪避无可避,谢灵烟只觉仿佛置身于无尽水瀑下,不过一杯酒水竟有大江倾泻,自天而下的气势,将她变化之路尽数封死,难以应对之际,水剑却突得一滞,好似被一无形巨手生生扼住了河流,这一滞之间,却令那威势无匹的剑威有了突破口。谢灵烟轻叱一声,不退反进,挺身向前,小小酒杯倒迎而上,如溪涧取水,坛中沽酒一般轻松写意,秀手一翻,已将酒剑舀回杯中。

    “哦?倒是小看你了?”越苍穹淡然扫了苗淼一眼,方才便是她出手,以控水之法换得酒剑的一瞬凝滞,让谢灵烟有了破招的契机。越苍穹本看出苗淼修为尚浅,逊于明烨、谢灵烟不少,所以并不将她当作试探的对象。却不料她还有一手控水的术法,酒水亦是水,自然逃不脱这术法掌控,虽然有几分恰巧克制的运气成分,但也让越苍穹微微意外。道:“小姑娘术剑双修,现在虽差了他们些,但若把根基打牢,未必不能迎头追上。”

    之后看向谢灵烟道:“你这妮子看着挺是聪慧,根骨亦是一流,本是练剑的好材料,可惜心思不全然放在剑上,少了分对剑道的执着,所以总是寻思取巧,恐怕最终也就与你们凌霄剑宗商影一般,虽称得上剑中高手,却终难为绝顶。”

    应飞扬竟也颇感认同般,暗暗摇头,轻声道:“可惜了!”语种颇带遗憾之意。

    谢灵烟若有所思没有说话,苗淼却替她打抱不平,白了应飞扬道:“可惜什么?师姐这么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若天天如你这剑呆子一般将心思全扔在剑上,那才叫可惜。”

    至于明烨,越苍穹看向他,眼中惋惜之色更重,道:“能将道门纯阳之火,练得这般威烈霸道,你就是那个击败任九霄的明烨?”明烨点点头。

    越苍穹道:“你的情况,你也该知晓吧?”明烨再度点头不语,因强行修炼三种功诀而导致经脉受损,他的人生方开始,剑者生涯却提前终止了。这三月来,他的修为再没有一丝进步,反而呈现退步的趋势,而且退步的速度还在明显加快,或许过不了多久他便会泯然众人矣。

    商影和清岳掌门都有心替他治伤,却也都无能为力,所以明烨心中早有觉悟,但苗淼却试探的问道:“剑皇前辈,您见多识广,照你看来,他可还有救?”

    越苍穹摇头道:“人有不是剑,剑断了还可以重铸,人的经脉断了,难道还能用火再焊上不成?他已是废人一个,可怜本座那侄儿任九霄,要么便是一辈子背上败者污名,要么就是舍下身架向一个废人出手,两者皆是毫无光彩。”

    越苍穹一口一个废人,面上毫无鄙薄之意,只是像在阐述一个简单的事实,但这事实,却更令人难以忍受。心性坚强如明烨,虽心中早有决断,但内心深处仍抱有一丝希望,而此时,这当世剑皇亲下判语,便如皇令金口玉言无从更改,令他心中希望破灭。

    却在此时,一道声音自楼下传来,轻轻道:“未必然。”

    随后,一个枯瘦的白发老者自楼梯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