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六十五章 真相之后 2
    本卷应该还剩一章,揭底章节,还是建议等最后一章出了再一次性观看。我都为我的话说一半强行断章的行为感到羞耻。打算等明天出完后,把这三章内容再修改一下整合成一个大章。

    胡离眼神灼灼道:“公子若想知晓是谁施展夺魂术,与其浪费唇舌问我,倒不如从寻找破解夺魂术的方法入手,只需替张守志解开了术法,答案自然浮现,只是,若慕公子真寻得破解夺魂术的方法,还望不吝相告,毕竟——”胡离说着指了指胡言,“我九弟也被这夺魂术困扰多时了。”

    这一语,又是将慕紫轩逼入两难境地,慕紫轩心头暗恨,口上打着哈哈道:“夺魂之术是出了名的诡异,若非是事先刻意留下矛盾节点,便是施术者本人来了,也未必能解得开,何况是另寻他法呢,胡公子借助青丘狐族和北龙天之力寻了几年,不也一无所获么?在下又哪来的能耐,轻易就寻得破解之法呢。”

    “如此,那可惜了,看来慕公子是没机会知道施展夺魂术之人是谁了?背后竖了这么个钉子,滋味可不舒坦啊。”胡离啧啧几声道。

    慕紫轩却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道:“却是是不怎么舒坦,不过这滋味胡公子能忍,在下自然也能忍了。”

    “好吧,说回方才的话题,慕公子说杜笃之落入了我的手中,又是哪里来的猜测?”

    慕紫轩道:“胡公子先前欲借助胡七姑娘将张守志掳来,是因为只要张守志下落不明,佛道两门和朝廷就一日不会终结此事,而围绕张守志的下落,三方互相猜疑,定能使洛阳城内冲突更激烈。但此举被我识破后,再强留张守志也无意义,反而可能使青丘狐族成为三方势力共同针对的焦点。所以胡公子就顺水推舟,故意输了比斗,将张守志让与我,却又选择了另一个操控局势的方法——那就是让我们无法将张守志定罪。”

    胡离道:“所以你就推测,作为证人的杜笃之在我手上了?”

    “没错,张守志身上的阴丹之力被吸取走,再将杜笃之这个人证带走,那能指认张守志罪行的就只剩下留声符里记录的话语了,然而,声音这种东西当作佐证时还有些用处,但若只剩下这一项证据时就嫌薄弱了,毕竟能将声音模仿到一模一样的法门虽然不多,但也有一些,若只凭一张留声符就让人信服,怕也不容易。”

    胡离摇头道:“上清派时修道派门,又不是衙门审案子,非得证据确凿才能入罪,有李含光和吕知玄二人指控,应该也足够了吧。”

    慕紫轩道:“若是上清派关起门来自家处理,或许足够了,但司马真人被杀之事已被上报给皇帝,而张守志的兄弟,边关重臣张守珪也‘恰巧’在场听闻了此事,若没了真凭实证就将罪责归于张守志,如何能令他们罢休,对了,说起来,当时坚持将事情上报皇帝的正是玉真公主,哦,不对,应该称呼她为胡七姑娘,现在看来,胡公子这布局还真是环环相扣啊。所以今后的局势是,张守志被我司天台压入狱中,但他失了记忆自然不会认罪,上清派诸人断定了他是凶手却缺乏证据,自然会与要尽心营救兄长的张守珪发生冲突,白马寺为代表的佛门,绝不会放过这个在佛道大会之前狠狠打压道门的机会,少不了做些文章。而公子,把握了所有的证据,掌控了一切关键,自然可以高高在上的看他们斗成一团,足不出户的将三方势力玩弄于鼓掌。只此一着,便知天下智者,当以公子为首。”

    慕紫轩一番盛赞,反倒令胡离颇不自在,笑道:“慕公子也莫捧杀我了,此计是我叔父布下的残局,我不过接续着他的布局落子而已,况且现在也不过是略占先手而已,棋方至中盘,接下来的半局,还请慕公子多多想让。”

    慕紫轩摇头道:“全力以赴尚且难占上风,再相让,只怕要大败亏输了,事到如今,我还是早早告辞,看如何能夺回这一先吧,胡公子,可否劳你单独相送。”

    听闻这要求,在场群妖面上都齐齐一变,戒备的看向慕紫轩,胡媚儿更是腻着声,道:“这位俊公子,你又不是有断袖之癖,干嘛非要与我二哥单处,不如让奴家送你一程如何?”

    断袖之癖四字一出,慕紫轩当场满脸尴尬,胡离也颇不自在道:“七妹又瞎说了,放心吧,我与慕公子君子之交,他又岂会胁迫于我。”

    “明明刚才还被人捏着脖子呢。。。”豹额低声嘟囔了一句,声音虽小,但如何能瞒得过在场诸位高手的耳朵,好在那一人一妖皆是腹黑皮厚之人,不约而同的装作没听到,胡离手一前摊,道:“慕公子,请!”

    “请!”慕紫轩亦回礼,一人一妖并肩出了大殿。

    甫一出殿,看着深邃幽寂的夜空,慕紫轩突然道:“是司马真人吧!”

    “嗯?”胡离轻咦一声,似是不明所以。

    “我曾问过,此番算计,需对上清派了解透彻入微,绝非公子独力可为,那么上清派中与公子合谋之人是谁?现在,这就是我给出的答案。”慕紫轩沉声道。

    “司马真人与我合作杀他自己?”胡离挑了挑眉,“慕公子的想法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令我难以接受,还请将思路说个明白。”

    慕紫轩皱眉道:“眼下所有谜题基本都已解清,却还有两处不自然的地方,一者,红阁十二坊的红锦姑娘来到上清派后却莫名消失,和司马真人的死有何关系?二者,孙长机若不是杀害司马承祯之人,那墙上剑痕还是不是他所留,他被指认为凶手时又为何不做半句解释?”

    胡离道:“那公子的推测又是如何?”

    慕紫轩道:“接下来我所说的,都是天马行空的推测,全无半分实证,若是错了,还请公子莫要见笑,当然,若能及时指正那在下更是感激不甚。”

    “慕公子且说来听听。”

    href=http://www.yuehuatai.com&amp;gt;起点中文网www.yuehuatai.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www.yuehuatai.com,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mp;lt;/a&amp;gt;&amp;lt;a&amp;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www.yuehuatai.com。&amp;lt;/a&amp;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