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六十四章 真相之后 1
    “是夺魂术!”目睹了张守志异,慕紫轩状恍然大悟道,而身旁的胡言听闻这几字,顿时面露杀气,显然对这几字深恶痛绝,胡言亦看得出,张守志,胡媚儿与他一样中了夺魂术,都被遮掩一段记忆。只是胡媚儿丢失的记忆仅仅为一个片段,而张守志,看他此时反应,至少从司马承祯被杀后的记忆都丢失了。

    “回答我,师傅怎么了?你们在弄什么玄虚!”张守志仍不依不饶的问个不停,眼见局势跳出的预料,慕紫轩本就心烦,在他缠问下自然也没好气,喝了一声:“安静!”说着一掌探出,便往胸前张守志胸前拍去,张守志虽连经数场战斗,身上真气早已被榨的涓滴不剩,此时依然本能的抬掌挡招,但强弱早已分明,慕紫轩信手一翻,便已扣住他的脉门,而真气则顺势直冲他周身经络,逼得张守志无法说话。

    而此时慕紫轩眉头再度皱起,真气在张守志体内游走一周后,惊异道:“你体内的阴丹之力被取走了!”

    张守志趁着他缓劲的功夫,咬牙切齿道:“我根本不知你在说什么?”

    慕紫轩突得神色一变,反掌打昏张守志,便急往外冲去,动作快如惊电,迅如流星,在场也只师我谁反应过来,虽不知慕紫轩要做什么,但也容不得他说走就走。

    “公子何必来去匆匆,可是老朽招待不周?”师我谁雄劲一纳,五指筛张,做出一个凌空抓人的动作,爪上暗黄妖气泛起,凝聚成一个漩涡般的空洞,生出一股磅礴吸力,。

    慕紫轩朗声道:“前辈如此待客,晚辈自然不敢久留。”说罢身子不停,反手一掌劈出,此掌方出,师我谁就道了一声“好!”

    以涡流旋劲留人,气劲中必留风眼,而风眼便是最薄弱之处,慕紫轩此掌恰巧是击在风眼,掌力直灌而入势如破竹,若是往日,师我谁必不会留下这般明显又轻易可破的风眼,可他方与贺孤穷交战一番,功力消耗过度,此时不得不将劲力由吸转发,化爪为掌雄力一吐抵消慕紫轩掌力。“好!”师我谁又赞了一声,若第一声赞得是慕紫轩眼力精准,那这一声赞得就是他掌力奥妙精纯,而这一瞬间,慕紫轩已消失无踪。

    师我谁缓缓收掌道:“人族中竟有如此人物,年岁轻轻就有如此修为,老朽今日纵然无伤在身,想胜他也不容易,你们几个后辈,怕是要被他比下去了。”

    豹额笑嘻嘻道:“老狮王,你说我不如他也就罢了,可把胡二一道数落进去,胡二可未必服。胡二,你方才故意不出手,便是在用天狐如意法的无相篇临摹他的招式?”

    青丘狐族至高绝学天狐如意法共分九篇,除却变化篇外,便数无相篇最为神妙,无相篇不着形象,无迹可寻,只需看过观察别人招式,便可将其模仿而出,虽细微曲折之处可能仍有些似是而非,但也称得上精微神妙的绝学。昔年胡不归就是凭此功法,化用各家招式大战公子翎。

    胡离道:“没错,不过仿出来的招式终究不是自己的,而我根基也没慕紫轩深厚,说我不如他是事实,不服不行。”

    师我谁叹了一声道:“可惜了,胡二你资质上佳,根骨却。。。。。。不过你能有此见识倒是甚好,我原本担心你过度依赖无相篇临摹招式这条捷径,反被他人的招式桎梏了自己的道路,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你们几个也要记得,没有最好的招式,只有最合自己用的招式,只需能招与意合,再平凡的招式也能化腐朽为神奇”

    胡离笑道:“算了,不说我了,慕公子也该回来了,若让他得知我的虚实,反而枉费了我这番遮掩。”

    似是为了验证他的推断,话音甫落,慕紫轩声音又传来:“胡公子,师老,在下又来打扰了!”声音方落,慕紫轩已翩然而至,只是手上少了张守志。

    胡离眉毛一挑,道:“慕公子,何故去而复返?”

    慕紫轩道:“胡公子明知故问了,棋差一步,为时晚矣,现在杜笃之应该已落入你手中了吧。”

    “慕公子又哪里来的推论?”

    “胡公子想听我推论,那明人不说暗话,对令妹和张守志施用夺魂术的,可是你的人?”

    胡离道:“理由?”

    “胡七姑娘既过了洛水,离灵狐山庄便已不远,更何况还有师老这等高手在附近,胡七姑娘纵然不敌,只需喊上一声立刻便能使施术者陷入合围中,施术者若真是敌手,冒得风险未免太大,所以,应该是公子所为。”

    胡离还未开口,胡媚儿就幽怨道:“二哥,小妹又是哪里招惹你了,你有计划大可告知我,想要我装失忆我便装喽,何必真将我记忆一并洗去,难道你对小妹口风这么没信心。”听胡媚儿语气,似乎已确定了是胡离所为,可见胡离这兄长当得多不得人心。

    胡离也不禁苦笑道:“我的好小妹,这次你真错怪二哥了,此事确实不是我指使。”

    慕紫轩和胡媚儿都不语,继续盯视着胡离,胡离遂无奈道:“好吧,虽然不是我下令指使,但施术者也算和我互有默契,此举帮了我大忙,替他背上这黑锅也无不可。”

    胡媚儿气鼓鼓问道:“二哥,到底是谁干的?”

    胡离道:“你这妮子,真是分不清时候,现在开口,你是在帮慕公子问的啊?”

    慕紫轩道:“看来,公子是不会告诉我了。”

    胡离眼神灼灼,指着胡言道:“自然不会,公子若想知晓,与其问我倒不如从寻找破解夺魂术的方法入手,只是,若真寻得破解夺魂术的方法,还望不吝相告,毕竟我九弟也被这夺魂术困扰多时了。”

    这一语,又是将慕紫轩逼入两难境地,慕紫轩心头暗恨,口上却道:“这是自然。”

    ps;来回坐车考试,结果码字时间又不够了,今天内容有点短,就在这断章吧,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