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五十一章 白眉紫袍 2
    胡离一语坦承,慕紫轩眼神一锐,道:“胡公子果然直言直语。”

    胡离轻轻一笑道:“慕公子此话令我汗颜了,在下也只在此处坦言,出了胡家大门就决计不会再承认,慕公子若要治我的罪,还需找些实证。”

    慕紫轩亦笑道:“证据?谈何容易,胡公子既然敢说,就断不会留下证据。还是换第二个问题吧,胡二公子此局,是否已失败?”

    “慕公子果然慧眼,此局是二叔生前布下,可惜在下无能,依循着叔父遗计落子,却只走了第一步便遭逢变数,现下已是一片乱局。”

    “胡公子何必自谦,智者,逞计为下,布局为中,操势为上,公子‘局’虽破,但‘势’却尽操在手,与其身在局中殚精竭虑,不如像现在一般跳出棋盘,高高在上——”慕紫轩也伸手抓了一把鱼饵,缓缓洒下,道:“只需随手拨弄,就引得鱼儿争相咬饵。”

    胡离摇头道:“慕公子未免将我想得太神了,上清派五子,白马寺双僧,皆是非凡的人物,岂是我简单可以操纵。”

    “越是非凡之人,越是容易固持己见,杜如诲,端法,孙长机,每个人都掌握不为人知的信息,也都有着不能宣之于人的秘密,所以便依循自己判断相互猜忌,攻讦,这才早就今日的乱局,不是吗?更何况,我不就是被胡公子丢下的饵引来的一条鱼吗?”

    胡离随意的取出一枝鱼竿,甩钩入湖,道:“何以见得?”

    “应飞扬方出灵狐山庄,便遇上妖物将雪莹姑娘掠走,未免太过巧合,若我猜的没错,那只妖定是胡公子的人吧,胡公子这般将饵送上门,在下若不咬钩,岂不枉费公子一番美意。”

    胡离闻言一惊,随即长长一叹,苦笑道:“胡某自以为聪明,看轻了慕公子,我这哪是钓鱼,分明是以己身为饵,钓来了一条蛟龙!”

    眼见胡离说出示弱之语,慕紫轩却丝毫不见得意,反戒备道:“胡公子又在以退为进了,既然咱们各有所需,何不省下这些试探,胡公子若想借助在下之力,在下也甘为棋子,替公子完成这绝杀的一步,只是,所欠缺的最后一片拼图还需公子替我补齐——第三个问题,二十三年前,司马承祯受伤将死,令叔胡不归究竟是用何方法替他起死回生!”

    胡离似是早已预料这个额问题,从怀中掏出一本书卷朝慕紫轩扔去,道:“答案就在此书之中!”

    慕紫轩开卷一看,卷首赫然写着《周易参同契》,随后翻阅几眼,书中图文并茂,既有文字讲解,又有男女裸体的经络图,图中男女摆出交欢姿态,笔触细腻,纤毫毕现,倒是比些**还栩栩如生。“这是阴阳双修之法!”慕紫轩惊异道。

    胡离摇摇头道:“应该说本来是,此书乃东汉散仙魏伯阳所著,记载的是阴阳交感男女合炁的双修之法,借助双修之力可结出内丹,相传魏伯阳就是凭借此法,身死两日后起死回生,乘云而去。只是因时代久远,古籍破损,待此书辗转来到上清派时,只剩半本残本,上清派前代之人凭此残本重新推演,却只得出了一个采阴补阳的阴丹修炼之法,本是互惠互利的双修变成男子单方面的索取,男子固然可以结成阴丹,功力大进甚至起死回生,但女子轻则寿元减损,重则当场丧命。因为此法近乎邪术有损天合,所以上清派少有人修炼,待至司马道长接任掌门后,此法因与他‘主静去欲’的思想背道而驰,更是被他亲手打为禁书,却不想危难之时,竟然是被此书救了一命!”

    “原来如此,看来我又知晓了了不得的事情。”慕紫轩说着,面上却大有悔不该多问之态,“来此一遭,果然让我心头疑惑大解,还有一个问题——此番算计,绝非公子一人可为,那么与公子合谋之人是谁?”慕紫轩说罢,目光如电直视胡离,似有逼问之意

    胡离失笑道:“慕公子,不是说好只答三个问题吗?况且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公子多此一问了。”

    慕紫轩哈哈一笑,气势尽敛道:“胡公子的不回答,本身就已回答了太多问题,而且也不是向公子请教的问题,而是我的自问自答!”

    “既然如此,慕公子的回答何在?”

    “不是此时回答,一日之内,真凶揭晓,答案也自然浮现!。”说着,慕紫轩做了个拜别姿态,道:“承蒙公子指点迷津,在下所得匪浅,相扰甚久,也该告辞了。”接着便起身而去。

    “慕公子且住。”胡离也不起身相送,仍挑着鱼竿背对慕紫轩,道:“俗话说,投桃报李,我既然已回答慕公子三个问题,在为回应,慕公子可否也回答我一个疑惑?”

    慕紫轩停步驻足,原话奉还道:“欺瞒胡公子也非易事,所以还请公子也莫问些让你我都为难的问题。”

    “司天台传承自皇世星天,观星占卜之术天下无双,不知可曾听说过‘祸种’二字”

    “杨花飞,蜀道难。祸种播散狼烟乱,更无一史乃乎安。司天台创者袁天罡留下的推背图中,却是有这几句提到过祸种,只是在下愚钝,并不解其中深意。”慕紫轩摇摇头道。

    胡离也并未在意,道:“这样啊,那慕公子身为司天台之人,以维系天下安定为己任,若是知晓有一人分明清白无罪,却有着祸乱天下,让苍生染血的命运,慕公子会不会杀她?”

    慕紫轩身色一动,道:“胡公子不是说只提一个问题吗?”

    胡离一扶额,摇头道:“唉,怪我一时数差了,慕公子不必回答,鱼将上钩,恕我不起身相送公子了。”

    “无妨,对在下来说,这根本不算一个问题,若杀一人能安天下,慕紫轩何惧双手染血?”慕紫轩眼神一厉答道,说罢,转过身子渐行渐远。

    背后,胡离一声欢呼,一尾大鱼脱水而出,明亮的鳞片在阳光下折射出金彩,被带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精准的甩落到背后鱼筐之中,张合着嘴在鱼筐中翻腾不已,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慕紫轩回返上清派之时,红阁的几位姑娘已经离去,却留下了更难解的谜题,那唤作红锦的姑娘为何在司马承祯身亡的时刻被送到上清观养心殿?又为何气味消散凭空失踪?

    “师兄啊,你说,有些弟子猜测,那位红锦姑娘就是血罗刹,她伪装成被掳女子潜入上清观,杀了司马承祯,你怎么看?”应飞扬将事情发生的事情告知慕紫轩,之后问道。

    “怎么看,自然是用眼看了,莫忘了我们的计划,与其在这瞎猜,不如养精蓄锐,等着亲眼验证。”慕紫轩没好气道,与胡离相会,面上虽是一片平和,实则内中暗藏双方各种猜疑,欺诈,试探,煽动,蛊惑,胡离话术之精深,心思之诡变,已是令他用尽全力应付,一番交谈所费心力,犹远胜与一高手对战,慕紫轩与应飞扬交换了下情报,便是倒在房内沉沉睡去,连晚饭都没吃。

    入夜时分,万籁俱寂,月亮似也躲在一层云朵之后偷偷睡去,黑夜中竟不见一丝光彩,却有一道黑色蒙面人影,融于夜色之中,悄无声息的在行动。

    洛阳西侧人苑,端法和尚昨日亡命之处附近的一个人工池塘旁,那道人影寻视下周遭,便一个猛子扎入池塘之中,池塘之中的水一阵翻涌,不知过了多久,那人影再度浮出水面,身上却没沾上半点水渍,那人方长吐出一口气,突得身子一震,直直看向前方,顺着他的视线,便见一个背剑少年悠然的立在前头,手中抛弄着一团丝线般的物件。

    “不知你可是在找寻这伏蛇丝啊?孙道长?”应飞扬咧嘴笑道,一双白牙在黑夜中依然明亮可见。

    ps又是大段的智者互相嘴炮的桥段,基本每句话藏着点玄机,写得我是头脑要爆,但不知效果如何,诸位要是看着糊涂,不妨就当他俩相互装逼,反正答案也开始揭晓了。另外这种智者嘴炮型对话在《金光布袋戏》里挺常见,但在小说中好像没人写过,反正我一写这些装逼对话,脑中就自带金光布袋戏里的各种bmg,镜头旋转,模糊音,光影等效果,写着挺带感的,但不知对看客来说是否同样带感,诸位若有想法,还请在书评区留言指正一下,毕竟写书不同自撸,不能我一人觉得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