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二章 狐门望族 2
    黑云之下,灵狐山庄侧院,一场别开生面的比试正要展开。

    小十一一脚踩球,双手抱胸,高昂着脸对应飞扬道:“蹴鞠本来是十二人玩的,不过咱们凑不齐,所以规矩也就变一下,鞠儿可以落地,也不用管那颠五球才能传球的规矩,只要用脚把鞠儿踢进‘风流眼’就算赢。”说着小手一指,指向背后丈三高杆,杆上那直径一尺的球门就换做“风流眼”。

    胡离笑着补充道:“当然,蹴鞠意在玩耍,而不是斗法,所以不能使用真气,也不能施展除遁法步法之外的其他功法,以免伤了和气,二位若无异议,咱们就猜枚决定哪方先攻。”

    应飞扬一听,心中暗乐,若是不使用真气的话,对方便只是一个稚龄小孩和一个病弱公子,再看己方,姬瑶月的身法灵动,犹胜他一筹,而他身为剑修,虽然不像武者那般打熬筋骨,但身体的结实程度也远在常人之上,对面应是无人能及。

    心中想着,应飞扬已有胜券在握之感,手一挥道:“不必猜枚了,就由你们先攻吧。”

    胡离似笑非笑的看了应飞扬一眼,道:“这也好,那应公子务必小心了。”

    双方站定位置,由胡离开球,却是起脚一记后传,鞠儿到了“小十一”脚下,随即便逃也似得躲闪到一边,而小十一接球瞬间,应飞扬心头突得一跳,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压上心头。还未弄清这压迫感何来,便见那小十一连人带球拔足攻来!

    “咚!咚!咚!”小十一气力万钧,脚下地面好似成了战鼓一般,每一此落足地面都是一阵颤震,激起一片飞沙,尘沙飞扬中“小十一”绝尘而来,还未近身便觉一股劲风如墙一般压来,这哪是一个稚童,分明是一个洪荒巨兽拔足碾压而来。

    “天,这小子吃什么长大的!”应飞扬心头大骇,不自觉的往侧面一躲,终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这撞击,饶是如此,仍被小十一身遭涌动的飓风带的连发几个跟头,栽倒地上吃了一嘴的泥。

    再回过神来,小十一已在和胡离击掌庆祝得分,应飞扬吐口唾沫,面上泛红的嚷道:“不是说好不用真气的吗?”

    “真气?应兄弟弄错了吧,那不是真气,只是我家十一天生力气大而已。”胡离一脸无辜道。

    “天生力气大?可他是狐族,又不是牛族象族!”应飞扬瞪着眼睛道。妖族中多数皆有本命神通,但神通皆与本相有关,便如“疾行”神通者多为羚鹿豹马,“厚皮”神通者多为山猪野熊,若说大力的神通,这跟狐狸精可是八竿子打不着啊!

    “应兄弟又错了,我胡家小十一确实是象族出身。”胡离正色道。说着,小十一示威般的一张嘴,便见两根筷子大小的长牙从他嘴中生长出,还未及看清,小十一就一捂嘴,把长牙收回原状,同时一扯嘴角扮了个鬼脸。

    “胡家十一郎,不是狐族,是象族?”应飞扬一时觉得头脑发懵。

    “准确的说,他不是我家十一郎,而是姓胡,名拾遗,因为他是我二叔拾回来的被遗弃的妖婴,所以被这样命名。。。。。。”胡离又纠正道。

    “这算什么起名方式,说起来你们胡家的名字还真是没一个正常的!”应飞扬顿觉天旋地转,几乎脱口而出。

    “废什么话,继续!”姬瑶月此时冷冷道一声,话音还未落,人已经带着球从胡家二位身旁穿过,胡家二位被打个措手不及,待反应过来已追之不上,只得眼睁睁看着姬瑶月腾身而起,轻飘飘递出一脚的将鞠儿送进风流眼。

    “好!”胡离一声叫好,拍掌赞道:“月儿姑娘还真是让人片刻不能大意。看来在下是该好好盯紧你了。”说着,胡离恬不知耻的黏了上去紧挨着姬瑶月,姬瑶月满脸厌恶,想要施展花间游的身法将他摆脱,但胡离的狐遁却也有独到之处,竟是如影随形,缠着不放。

    而应飞扬独对胡拾遗,竟成了一边倒的局面,不能使用真气的情况下对上这么个天生神力的家伙,应飞扬遭逢了人生最大耻辱,他竟屡屡被一个小孩子撞得连翻跟斗,摔落在地。

    不一会,胡拾遗已又进了三球,而应飞扬这方,只姬瑶月又摆脱胡离纠缠进了一球,至于应飞扬,除了一身残伤,竟是一无所得,而比赛已是四比二的局面,一球也输不得了。

    应飞扬正惨兮兮的揉着被撞得发疼的肩膀,突然一股馨香入鼻,姬瑶月已到了他身旁,轻声道:“迎虚捣实,出宫入羽,进伤离景,踏庚踩任。。。。。。”

    应飞扬一时疑惑,问了句:“在说些什么?”姬瑶月白了他一眼,道:“蠢,方才还想偷学,现在教你了,你却不知是什么!”

    是花间游的遁法口诀,应飞扬恍然大悟,忙潜心记下。但听不几句,姬瑶月便戛然而止,应飞扬皱皱眉道:“怎么就这几句?”

    姬瑶月啐了一口,道:“花间游共二十四变,传了你其中三变还不够,你该庆幸你够废物,连个小孩子都比不过,否则这三变你都没机会学。”

    这话一说,应飞扬气得鼻子都歪了,却是无法反驳,姬瑶月又狠狠道:“我才不想输哩,传你三变,你就要给我进三球,否则就变成死人和我一起留下。”

    “喂喂,你还攻不攻过来,别浪费小爷时间啊!”胡拾遗插着腰,颇不耐烦的嚷嚷道。

    应飞扬对姬瑶月的花间游身法捉摸了一路,只差遁法口诀而已,如今这口诀补齐,在心中默念了几句便已有领悟,再睁眼看去,在他脑海中场地已成一片虚无,只留下一串繁杂的脚印,从他足下,带出一道如灵蛇般扭曲的路径直延伸到门柱下。随即自信道:“莫急,很快就结束了.”

    应飞扬说话间,脚踩罡斗,似缓实急的向胡拾遗走去,胡拾遗不屑道:“又是星罗奇步,小爷我都看腻了。”说着,俯下身子直撞而去,星罗奇步虽是精巧,但早被胡拾遗解析透彻,在摧枯拉朽的力量下,闪转腾挪皆无意义。

    “那让你看些新鲜的,如何?”应飞扬不急不缓,踏着他脑海中的那些脚印向胡拾遗迎去,却在接触的瞬间,身形陡然一空,竟一瞬间出现在胡拾遗的背后,抽起一脚,鞠儿已入了“风流眼”。

    “这。。。这怎么回事?”胡拾遗呆了一下。

    “大惊小怪,先前只是陪小孩子玩,逗你开心罢了。”应飞扬一得手,立时趾高气昂起来,可见先前的惨败对他有多大伤害。

    “嗤,这次轮到小爷开球,看小爷不撞散你。”胡拾遗气得朝天辫都竖的挺立,刚一开球,就连人带鞠儿撞了过来,而应飞扬却反以更快的速度朝他冲去,胡拾遗立起膀子,直撞上去,却没听到预料中的骨骼破碎声,反而直撞散了一道虚影,此时再看脚下,鞠儿已被抢走,而应飞扬一击抽射,从容的又进了一球。

    连失两球,胡拾遗两颊充血般的泛红,正要讨回颜面,却听胡离道:“罢了,看来今天若要将月儿姑娘留下,就不能只黏在这一时了,小十一,你去同月儿姑娘亲近下。”说着,走到应飞扬面前,道:“应兄弟,换我向你讨教了。”

    胡离一双眼睛眯成缝,亲切的笑着,应飞扬却知眼前之人虚实难测,收起了玩闹的心态,已然将此阵当作一场武决。

    凝神之际,胡离带着鞠儿攻来,身形之灵转多变,比之姬瑶月也不遑多让,应飞扬登时感到压力,他的花间游遁法不过现学现卖,对付胡拾遗这种只会横冲直撞的小孩子自然有妙用,但对上同样精通遁术的胡离便立时相形见绌,只得辅以星罗奇步周旋。

    但见两条身形在场上错动,你追我赶纠缠做一团,应飞扬屡屡想要夺球,但在胡离的狐遁之术下竟是全然无功,反而是胡离正一点点逼近门柱,终于,胡离抓住机会,一个闪身甩开应飞扬,同时抽脚直射。

    应飞扬正要叫一声不好,突然一条丽影如彩蝶般翩然飞起,正是姬瑶月甩脱了胡拾遗前来解围,姬瑶月轻起莲足,凌空一个利落扭身,鞠儿就换了个方向,反朝对方风流眼射去。

    还在后面的胡拾遗立马追着球冲去,但球势极快,令他追之不及,胡拾遗卯足劲往前一跃,想要将鞠儿拦下,却仍差老远,正当鞠儿将要进入时,胡拾遗突然一声兽吼,鼻子变成一根象鼻,向前一探便将那鞠儿卷下。

    “这。。。还能这么玩?”应飞扬目瞪口呆。

    胡离也皱眉道:“小十一,说了不能用法术的,你这违规了。”

    胡拾遗把长鼻收回,踩着鞠儿不服道:“怎么就违规了,我生下来就是这副样子,不过化出本相来,怎么就违规了。”

    胡离恼道:“你还好意思说,你要变化是吧,干脆彻底变回原形,然后往门柱前一站,保管把风流眼堵得严严实实,那时看谁能胜过你十一爷?”

    眼看胡拾遗还有不忿之意,胡离道:“罢了,你不认输,那你便自己玩吧,二哥我身子虚,好几年没像今儿这么跑了,二哥这就往床上一躺,看你以后找谁陪你闹。”

    胡拾遗小声嘟囔几句,心不甘情不愿冲应飞扬道:“好吧,是你们赢了,不过那也是因为漂亮姐姐厉害,跟这你一撞就倒的滚地虫没关系。”说着又朝应飞扬扮了个鬼脸。

    胡离轻咳两声,擦去虚汗道:“应兄弟,小孩子不懂礼数,莫要见怪。”

    应飞扬也随意一摆手,道:“无妨,令弟天真烂漫,只惹人喜欢,看两位兄弟情深,我只有欣羡的份,又岂会见怪。”

    “戚,也不知方才跟小孩子怄气的那人是谁。”姬瑶月在后面轻声不屑道。

    胡离则似对应飞扬的话颇有感慨,道:“好说,小十一虽是我二叔收养,但我早将他视作亲兄弟,他身子骨里流的是和我一样的血,所谓血浓于水,我胡族能屹立千年不倒,便是靠着这血脉的维系,亲族的扶持。亲族有难,必全力帮之,若谁伤我血亲,不论对方是谁,不论他躲在天涯海角,胡族也势必讨回!”说到最后,胡离眼中厉芒闪烁,病弱身躯上竟有惊人气势。

    应飞扬想起胡不归之死,此时心头竟也猛地一颤。

    又寒暄几句,胡离便已送二人出门,告辞之际,胡拾遗悄悄拉住姬瑶月的衣襟,悄声说:“姐姐,他与上清派的人有关系,你莫要与他一起,上清派没好人,最爱拐骗你这样漂亮的姐姐。”

    可他声音虽轻,却一字不差的落入应飞扬耳中,应飞扬翻翻眼皮,全当没听到。姬瑶月脸上却罕见柔色,捏捏胡拾遗小脸道:“放心好了,我与他才不熟呢,小十一若有空,可再往洛阳城中红阁十二坊找姐姐,姐姐带你上街买果子吃。”

    说着,拍拍胡拾遗的脑袋便离去了。

    胡拾遗一路望着一人一妖消失在结界外,脸上天真烂漫的笑容逐渐消失,转头对胡离道:“二哥,你要我说的话我可全都照说了,不过他有没有听进去我就不知道了。”

    “这应飞扬能在短短一月内声名鹊起,又岂会是无智之人,只要稍加点拨,他自然会有所察觉。”胡离话音一顿,随即又捏了捏手上名刺,高深莫测道:“只是,这般剑才竟然也能为你所用,慕紫轩,你又是何等惊世骇俗的人物呢?”

    胡离正要回府,突然又转身道:“小十一,你看那应飞扬方才施展星罗奇步的时候,是不是像极了二叔?”

    胡拾遗一歪脑袋,寻思一会道:“二哥,你未免太多心了,义父的星罗奇步不过是靠天狐如意法中的‘拟神篇’模仿凌霄剑宗之人得出来的,那滚地虫却是正儿八经的凌霄剑宗之人,要真说像,也是义父的步法用得像他。”随后咬牙切齿道:“二哥,我知晓你对义父的死难以释怀,但公子翎已承认是他杀了义父,你就不用想太多了,待我长大了,定将公子翎那鸟人的头颅砍下祭拜义父!”

    “哈,那就赶快长大吧,现在的你啊,到底还是个孩子!”胡离宠溺的抚着胡拾遗的头,双眼却望向远方,好似目光能穿透压顶的黑云,看向无尽的虚空。

    ps四千字大章,好久没这么良心了,另外这段踢球情节的诞生,是因为我最近看《光速跑者21》被燃起来了,脑门一热就写下了,所以总感觉这段日漫风颇重啊,就当闹着玩了,下一章恢复正常文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