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四章 辣手摧花
    readx();    双子峰,凌霄剑宗三阁五峰之一,双子峰虽是南北两峰并立,但因起自一脉,所以只合并算作一峰。依循传统,四强的两场比赛在双子峰进行,互不干扰以示公平。

    又到了比剑的时日,应飞扬步上双子峰的北峰,今日的对手早已等候多时。

    谢灵烟端立擂台,今日的她未披外袍,只着一身劲装,窄袖束腰尽显少女婀娜体态,但她终身散发的凌厉气质却足以打断他人绮思。

    谢灵烟腰杆挺得笔直,头发只在脑后扎了一个简单利落的马尾,露出素净面容和一双含凶带煞的俏眼,令人觉得今日的她像一名剑客多过像一名女修。

    俏眼横视之下,应飞扬也觉心头发寒,硬着头皮走上了台,毕恭毕敬的躬身道了一句:“师姐,请指教!”却悄悄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你这几日都不曾给过我好脸色看,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

    “秦师妹一腔情意,瞎子都看出来了,偏偏你觉察不到,竟还要问我?”谢灵烟也是嘴唇微动,悄声说道。应飞扬也是被这事弄得一肚子火气,此时也不快道:“擂台是比剑的地方,又不是谈情说爱之处,我手上握剑时,便只钟情于剑,哪管其他。”

    谢灵烟听他话中带刺,怒气更甚,“满口都是剑,你这剑呆子,真是该打!”

    “上了擂台,不该打,还该谈情不成?”应飞扬毫不客气回击道:“另外,你反应也别太激烈,不然底下闲人又不知该怎么编排你了。”

    谢灵烟气得银牙紧咬,但环顾四周,发现周边弟子已开始议论纷纷,原来应飞扬尚未上台时谢灵烟便已显怒气冲冲,上台之后又不开战反而在切切私语,再联想到应飞扬的声名,以及他过去与谢灵烟的密切交往,众人脑中怕是已浮现出“移情别恋”“因爱生恨”“旧情难了”“争风吃醋”诸如此类的诸多词眼了。

    心知人言可畏,谢灵烟不再言语,深呼口气,脸上怒容消散,竟是盈盈笑开,一笑之间,如乌云散尽,杀气尽敛,但见她施施然一个个还礼,微笑道:“应师弟,请!”

    一声方落,擂台之上气温骤降,竟已是风冷气寒,霜结冰覆,应飞扬犹在感慨谢灵烟变脸速度之快,此时一点剑光,若一片飘雪一般,看着悠悠扬扬来得轻缓,却眨眼已到眼前,“大意了!”应飞扬被冷气一激,浑身随之一颤,才恍然察觉到自己已是轻敌.

    应飞扬前三战都赢得轻巧至极,他修为出类拔萃的固然是个缘由,但也是他运气好,所遇上的对手皆非是年轻一辈的精英。以至于他有些松神懈怠,忘记了谢灵烟非是可以轻易对付的一般弟子,而是实打实的长老亲传,门中翘楚。

    一瞬大意,代价就是应飞扬连拔剑都来不及,便急速后退,那剑光亦如影随行,半分不离,应飞扬身退之际,欲以星罗奇步的步伐挪移身形,甩开剑光,却见谢灵烟剑尖微晃,光点以一化六,若六出冰花绽放,尽封应飞扬变化之路。

    应飞扬只得退,再退,转眼已是身在擂台边缘,退无可退之地。万般无奈之下,应飞扬横剑鞘于左臂前,举臂一挡,以剑鞘挡下这一剑。剑锋虽是挡住,寒气却是透过剑鞘自应飞扬左臂侵袭而上,不过一瞬,应飞扬左臂已全然失去知觉,应飞扬浑然不顾,趁机拔剑出鞘,乍起一道秋水惊虹,截断谢灵烟进逼的剑光。

    谢灵烟不过稍退半步,随即又逼身于前,招招式式皆是直攻应飞扬冻得麻木的左侧,毫不给片刻喘息之机,应飞扬一时大意,便换来难以挽回的劣势,此时一边挡招,一边仍要分神驱散左手寒气,已是尽落下风,只得依仗星罗奇步的玄妙步伐,游移闪避。

    应飞扬身法变换莫测,几次将分胜负,却都被他堪堪闪过,谢灵烟眼神一寒,看破关键,使出一招“昆玉琼台凝不飞”,此招取暴雪将至时,乌云凝空之意,一扫先前剑法空灵清澈剑意,反而生出一种凝重之意,如乌云压顶一般朝着应飞扬罩下,覆压之下竟是避无可避,应飞扬一咬牙,竟同使出一招“昆玉琼台凝不飞”.

    双剑交击,冷光迸闪,同样剑意叠加,冰寒之气竟是激增数倍,一圈冰纹如水中涟漪般自剑尖扩散,以二人为中心,方圆十米都笼上一层坚冰,“以招封招,想得轻巧!”谢灵烟冷然一语,冰羽寒月功功力催动,化周遭寒气为己用,应飞扬登时力屈,被震退数步。

    谢灵烟哪容他走脱,寒剑吐芒再度逼临胸口,应飞扬足一点,再次闪退之际,背后蹿升一条巨大冰笋阻挡退路,。

    “化气凝冰,这妮子好本事!”应飞扬心中暗道,前有利剑临胸,后有冰笋阻路,应飞扬进退维谷,突然一声长喝,一直受寒气侵蚀而低垂的左手突然有了动作,在掌心蕴出一道白芒,反手一掌击出,背后冰笋应声碎裂,化作剔透冰晶。

    千钧一发之际,应飞扬终于逼出臂上寒劲,随后单掌拨划出一个优雅弧形,背后碎冰受到牵引集成一束,冰晶折射着晨光,宛若一条斑斓彩蛇,转向谢灵烟飞去。

    应飞扬一招之内化守为攻,谢灵烟未曾预料应飞扬这么快就将寒气逼出,方才的凝气成冰之招竟是自缚手脚,随即舞剑成圆,紧覆周身,将冰晶一一格开,却见应飞扬已趁机退至擂台另一端。

    谢灵烟俏脸如覆了一层冰霜,寒声问道:“你方才为什么不用剑气!”应飞扬没在意,随口应道:“我该怎么打,还用你叫么,真是多。。。。。。”

    却见谢灵烟长剑直指,脸上寒意更甚,打断应飞扬之语再次问道:“你方才为什么不用剑气!”冷言冷语,冷剑冷心,应飞扬此时才注意,谢灵烟今时不同往日,再细思方才的质问。

    “原来如此,方才我后退之际,若趁机放出剑气,便是不能锁定胜局,也可大占上风,但我却完全没有动用剑气的念头,短短片刻间,我就两次对师姐大意,第一次还可说是轻敌,那方才第二次,就证明我在心中确实觉得不用剑气也可以胜过师姐!”

    想通此点,应飞扬恍然大悟,莫看谢灵烟近两年温婉体贴了不少,但骨子里她还一直是初见时那个冰凰般骄傲的小姑娘,嘴上虽不说,其实心中一直与任九霄、应飞扬暗自较劲。

    往日里她便不忿师长们对那二人的看重高过自己,前日看到此二人先她一步,踏上了剑气离体之境,心中欣羡与嫉妒更是远超旁人。但随后而来的,是对自身更强烈的自责自怨。看着谢灵烟这些日子对应飞扬冷冰冰的,说是气恨应飞扬欺辱秦梅声,不如说是她气自己输了应飞扬一头。

    既知谢灵烟心意,应飞扬正色道:“那便如师姐所愿,刀剑无眼,还请师姐全力以付!”说罢,手一翻腕,一道锐利剑气迸射而出,直袭谢灵烟。谢灵烟此时脸上才寒意稍减,轻声嗤笑道:“顾好你自己吧!”说着拄剑于地,寒气灌入,面前登时结出一堵冰墙,剑气冲撞,冰墙破裂,却不见了谢灵烟的身影。

    应飞扬却是眼明剑冷,捕捉到那抹因高速移动而显得模糊的残影,手一扬,又是一道剑气发出,谢灵烟当即错身旋步,母猫般的一个翻越,躲过了疾射的剑气,然而气未稍喘,剑气又至。

    战局登时像翻了个面似得,先前被追打的四处逃窜的应飞扬,此时双足站定不动,只以剑气伤敌,而方才占尽优势的谢灵烟,此时只能身形游弋,六分闪,三分化,一分硬接,抵御连绵不绝的剑气。

    此时任谁都看出了些门道,一寸长,一寸强,应飞扬的剑气可达十步之外,谢灵烟若想得胜,便只有逼近应飞扬,与他短兵相接,才有微弱的胜机,但此话说来易,做起来难。应飞扬全力之下,岂会留分毫可趁之机,周身十步,似是有道无可逾越的鸿沟,谢灵烟每每欲逼身十步之内,皆被剑气击退。

    久战之下,谢灵烟气息不顺,身形稍一凝滞,“嗤”得一声,一道剑气贯穿谢灵烟香肩,肩头射出一道血箭,台下之人一阵惊呼,应飞扬也皱眉道:“师姐,还要继续吗?”

    谢灵烟柳眉轻蹙,十指翻飞封穴止血,却真如师姐教导师弟一般威严道:“莫做多余的事,继续!”应飞扬轻叹一声,随即剑气又是如潮如浪,汹涌而去,而谢灵烟已是强弩之末,随时可能被如潮剑气吞没,转眼身上再添新伤,应飞扬却是连封穴止血的时间都不给她留,剑气越催越急,越行越狠,似是要置谢灵烟于死地。

    战况持续,谢灵烟又吃了几道剑气,此时衣衫褴褛,衣下皮肉若隐若现,换做往日定会有弟子大呼香艳,但此时却只有阵阵惊呼,因为破裂衣衫之下不是旖旎春光,而是模糊的血肉,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娃儿竟然战成了血人一般!场外弟子甚至已经向师长请示,要中止这场比斗。

    而场上二人确实浑然未觉,应飞扬招招狠,式式凶,毫不留情,谢灵烟却是如海上礁石一般,任剑浪如何汹涌,都是不倒不摇,虽尽处下风,战意却不见消减,稍有机会便要欺身向前伺机反攻。

    又是一道剑气袭来,谢灵烟横剑格挡,却被震退三步,仰天吐了一口血,“哈哈哈哈!”却是见谢灵烟保持后仰着头的姿态,一阵格格大笑,配合着她此时的狼狈模样,众人只道她血气上涌冲坏了脑子,起了疯癔。

    应飞扬却是眼睛一亮,道了一声:“师姐,成了吗?”

    谢灵烟低下头,正视应飞扬,拂去发间血污展颜一笑,仿佛刚才的生死相搏根本不存在,甜声道:“应飞扬,谢你成全,这一剑,权作谢礼。”

    但见谢灵烟鼓足余力纵气提身,跃至半空。剑在身后抖了半圈,荡漾出半轮冰月般的剑光,霎时擂台温度似是又降了几分,而此时,剑光一瞬化作空灵飘渺的气芒,如清冷月光一般,挟裹着九天之上的寒气自半轮冰月中直降人间。

    “剑气!”台下众人又是齐齐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