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三章 严师顺徒
    readx();    明烨反手一抓,将已是破烂不堪的外袍扯下,手一扬,外袍鼓着风向嵇櫆罩去.

    “雕虫小技!”嵇櫆只道他想要借外袍遮蔽视线,不由轻嗤一声,劲力微吐,破烂外袍随即彻底变成碎片,嵇櫆脚步丝毫不缓,从碎片中穿行而过,剑尖直指明烨。

    哪知碎片突然无火自燃,化作翩飞的火蝶,齐齐飞向嵇櫆,嵇櫆这才意识到方才外袍中暗藏炎劲,脚步一停,以剑驻地,浩荡劲风从身上涌出,火蝶随即被劲风吹得倒飞,呜咽着化作飞灰燃尽消散。

    就在嵇櫆变招同时,明烨身上阳炎大作,挺身纵剑,化作一条火龙朝嵇櫆奔袭而去,嵇櫆再欲变招,却已晚了一瞬,索性不再防御,以攻对攻。

    两道身形交错,轰然一响,炎流四射,随后各自站定。

    “嗤!”鲜血喷涌,肩上已添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呼!”而嵇櫆的半边袖子燃起烈焰,白皙皮肤被烧出几个水泡,还带着几分焦灼味道。

    二人此招各有损伤,不见胜负,明烨旋剑便要再战,嵇櫆却是后退一步道:“算了,死缠烂打的,我怕了你了,这场比试算你赢了。”

    嵇櫆已是亲传弟子,试剑大会对他来说意义不大,而他又是极好面子之人,如今半只手都焦灼的样子,实在不成体统。样子狼狈,心绪烦躁,出剑就再无名剑风流诀飘逸出尘的气韵,方才一招看似他受伤较轻,其实人剑剑完美的契合已被打乱。再战下去胜算只会越来越低,不如趁早认输。

    裁判弟子一声裁定,嵇櫆随即优雅下台,向其他弟子借了一件外袍,罩住了裸露的手臂,翩然离去,其余弟子也簇拥着他,嵇櫆一路与人谈笑,似是全然未将胜负放在心上。

    而胜者,被孤零零的抛在了擂台上,风一紧,竟生出了几分萧瑟凄凉之感,明烨似是扛不住风吹,此时摇摇欲坠,“无事吧。”两道声音传来,四只手,同时扶住了明烨,接着是四只眼睛对视。

    应飞扬道:“你怎么还在这?不跟着你嵇櫆嵇师兄离开吗?”

    苗淼一横眼,道:“嵇櫆是哪个?我不认识啊?我可是一直在为明烨师兄加油的,我们都是外门弟子出身,我能拿到太阴之剑也少不得他帮忙,自然是该关心他了。”苗淼将应飞扬方才的话直接拿来套用,还说得理直气壮,应飞扬当场气结。

    此时“哇”的一声,明烨吐出一口血,“你无事吧,我带你下山。”

    “无妨,我自己能走。”明烨冷漠回道,却听闻苗淼道:“无妨你个头,乖乖听话,你住处在哪,我们送你回去。”二人不由分说,竟兀自把明烨架着离开。

    明烨冷漠双眼上闪过一抹异色,最后叹了口气,对应飞扬道:“你我皆是进入前四,来日便是敌手,你又何必过问我?”

    “来日相争来日再说,今日既然还不是敌手,我又岂会袖手旁观,况且今日没和邢飞战成,已觉得手痒难耐,若是你再因治疗不及时,而伤重难以出战,那我岂不是要无聊死!”应飞扬毫不在意的答道。

    明烨一愣,又冷然道:“这次算我欠你,日后定当奉还,不过试剑大会我非夺得魁首不可,绝不会手下留情。”

    应飞扬听得不喜,嗤道:“若需你手下留情才能胜,那我虽胜犹败,你若伤重便不要开口,一开口就是你欠我我欠你的,算这么清楚,真是好生无趣。”

    “无趣吗?”明烨自嘲道:“此身恩未尽仇未了,束缚加身哪来趣味!”

    “好了好了,你身上还在滴血咧,乖乖指路吧。”苗淼嘟囔道。

    —————————————————————————————————

    齐云镇镇中地多人少,每逢盛会,便会有闲置的民房外租,明烨住所便是其中之一,进入堂中,便见一黑须黑发的道人盘膝而坐,道人面容冷厉,姿态威严,本正在闭目打坐,听闻脚步声传来,猛一睁眼,便见到深受重伤的明烨,双目中立时浮现一股怒意。

    “怎么回事,竟然被伤成这样?”道人起身,审视明烨的伤口问道。

    “明师兄这次对手是嵇櫆嵇师兄,他们两人都很厉害的,所以也留不得手,嵇师兄不是故意要将明师兄伤得这么重的。”苗淼见道人怒气冲冲,只道这道人怜惜徒弟得一身伤痕,要怪罪嵇櫆下重手,忙出面解释。

    哪知道人突然出手,竟是一掌击在明烨创口上,明烨惨嚎一声,倒飞着撞在墙上,再白墙之上拖出一道血痕,软软垂落在地,道人收掌森然道:“不过是第三轮,你便能伤成这样!这般废物,怎么在下面两轮中胜出,怎么能夺得头名?真是无用!。”

    意外之举,令应飞扬和苗淼二人大为错愕,道人余怒仍未消,竟抓过几上的热水壶向明烨砸去,应飞扬及时反应,身形瞬动,连剑带鞘平平递出点向水壶,将水壶抵在了道人手上。道人眼中见他反应神速,眼中一疑,掌中随即运力,壶中之水冲开壶盖,激射而出,直逼应飞扬面门。

    应飞扬已感热浪扑面,急忙撤剑后退,突然水浪凝在了空中,但见苗淼催动法决,水浪如游蛇一般,随着她的指引,再向那道人冲去,道人不见慌乱,抄住壶底,壶口对水浪一引一纳,茶水又复回到壶中,道人咧嘴一笑,冲明烨道:“原来是在外面交了朋友,死了没,没死就快过来,给你朋友到些水喝!”

    明烨挣扎着爬起,踉跄走到几案前,倒了两杯茶水给二人,举案过头恭谨道:“应兄,苗姑娘,有劳二位相送,我既然已回到住处,二位饮了茶水便离开吧。”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明兄疗伤了。”应飞扬接过茶一饮而尽,随后掷杯于地,狠狠瞪视那道人一眼,便转身离去。苗淼看应飞扬这便走了,心中莫名,犹在犹豫,那道人有道:“客人可是嫌水凉了,明烨,还不快滚去给她再烧一壶。”

    “不必了!姑娘我只爱喝加了桂花蜜的乌梅浆,这水味道单薄,姑娘喝不惯!”苗淼怒道,将水倾倒后同样掷杯于地,追向应飞扬。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应飞扬,你怎么说走就走,不替明烨出头,教训那老混蛋!”苗淼变走边嚷嚷,愤恨将脚边的一颗小石踢飞。

    “算了吧,那人叫明烨给我们倒茶,你还看不出他的用意吗,我们越是强出头,他便越是要折辱明烨,我们早点走,明烨才能早点疗伤。”

    “这明烨也真是的,他师傅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难怪我一直觉得他阴阴沉沉冰冰冷冷的,原来真是一点脾气血性都没有!”苗淼火气不消,竟将矛头转向明烨身上,一直絮絮叨叨个不停。

    “人各有异,总不能每个都像姑娘这般天真活泼,率性烂漫,否则这世间不是太喧闹了。”应飞扬听她说了一路,终忍不住调侃道。

    “好哇,你变着法的说我吵是吧!”

    “误会误会,我是说姑娘也嘟囔了一路,方才又连杯水也没喝,前面不远就是我的住处,不如到我家里,我替姑娘准备你爱喝的加了蜜的乌梅浆。”应飞扬的住所在凌霄镇另一端,不知不觉已走到住所旁,随口便邀请道。

    哪知苗淼警惕的后退两步,手抱胸口道:“你想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

    “明明认识没两天,便邀女孩子去你家中,你果然很老练啊,还说请我喝乌梅浆,谁知道你乌梅浆里加的是桂花蜜还是其他喝了就会变得奇怪的汤汤粉粉。”苗淼觑眼道:“以为本姑娘会上你当?对不起,你在女弟子中的名号已经臭名昭著,人渣榜上榜首人物就是你应飞扬了。”

    应飞扬当场气得气血上涌:“我得名声怎么坏的,你还不知道么,我还没怪你呢,你倒是先倒打一耙了?”

    苗淼却是张着无辜的大眼道:“我怎么了啊?你为了一把剑对本姑娘耍心机使手段,本姑娘这么纤细脆弱的女孩子被你气哭了不是很正常嘛,至于别人怎么想,干我什么事,再说无风不起浪,别人会往那方面想,证明你往日行为确实不端,应飞扬,希望你能自省啊!”说罢,还一脸郑重的拍拍应飞扬肩膀。

    应飞扬往日也自觉辞锋犀利,但对上此女偏生一点办法也没,只得狠狠道:“既然如此,在下告辞,苗姑娘一人小心,莫被垂涎你美色的人占了便宜!”说着气冲冲转身离开。

    苗淼注视着应飞扬远去身影,收起脸上玩味笑容,轻拢秀发喃喃自语道:“说我天真,真正天真的人又是谁呢?真随你去了,那酸酸甜甜乌梅浆,怕也只能品出苦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