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二章 剑气经空
    readx();    两日后,又是交战日,应飞扬早早来到擂台玄武台,等待着这次对手邢飞,台下人头攒动,议论纷纷,自前两战后,应飞扬的名头已是无人不知,在堂口中的赔率已经跃升到第三位,夺冠热门程度仅在任九霄和谢灵烟之下,此时台下中人可说全是为观视他比剑来的。

    应飞扬好整以暇的等待对手邢飞到来,结果日上三竿,邢飞却仍然未到,应飞扬心生不耐之际,却听裁判弟子道:“邢飞超时未到,应飞扬胜。”本打算看场好戏的群众齐声一嘘,一哄而散。

    原来邢飞前日一场交战只是惨胜,损耗巨大,本就难以再战,况且他的对手是应飞扬,参考应飞扬前两战,再想想他与应飞扬之间的嫌隙,输是肯定的,而且九成九会想秦梅声和罗中昊一样输的很难看。邢飞已极其侥幸的进了前八,成绩已超乎他原本预料,又何必再去自取其辱呢。

    玄武台的好戏没看成,却有齐声的喝彩声从青龙台的方向传来,台下众人纷纷侧目向青龙台望去,但人潮汹涌,看不清晰,反倒是应飞扬因站在高高擂台上视野开阔,看的清楚分明。

    青龙台上,一条俊逸身影腾空而起,虽然看不清形貌,但相隔甚远犹能感到那人透骨的张狂,不是任九霄又是谁?

    但见任九霄一声清啸,手中之剑青光暴涨,竟从剑上射出一道匹练似的气芒,带着锐声呼啸直袭他的对手而去,那名对手横剑接招,却是难敌其威,双脚站立不稳,被生生打下擂台,这是——

    “剑气离体?!!”一时这四字此起彼伏,从众人口中传出,皆是又惊又疑,剑气离体,看似只有区区四字,却不知难倒过多少人,凌霄剑宗中有个默认的规则,若年过三十,仍不能达到剑气离体的境界,便会被发派到派门外的道观,众门外弟子的师傅,大多都是这么个出身。由此观之,三十岁仍无法用出剑气的人不在少数。

    其实能在二十岁前使出剑气的,就已经是资质不凡了,而任九霄不过十六岁便已有此实力,达到了一些人穷极一生也无法到临的境界,怎能不令人欣羡赞叹。

    赞叹声未停歇,任九霄再做惊人之举,身形滞留空中,剑光挥洒,竟是凌空又发出一道更加恢弘壮阔的剑气,剑气呼号奔啸,若长河经天一般划破天宇,从众弟子头顶飞过,而剑气所向之处,竟是——

    “就这么等不及炫耀吗?”应飞扬凝视着激射而来的剑气,绚丽剑光映得他双目煜煜生辉,“那么,应你邀约,还你此剑!”应飞扬手拍背后剑鞘,伴着锵然一声,剑做龙吟,直冲牛斗,应飞扬亦随之跃起,凌空接剑,沛然光华在掌中绽放,化作一道凌厉剑气,白虹一般直贯而去。

    众人高昂着脖子,顺着着任九霄的剑气方向望向玄武台,眼中惊异之色还未曾稍减,陡然见一条人影从玄武台上拔地而起,起手剑竟同样挥出一道犀利剑气,两道剑气在人群上空架起一座桥,随即一声轻响,剑气相撞,化作锐风四散。

    两道遥遥对立的人影亦翩然落下,观望的众人这才回过神,“应飞扬!”,这三字一时此起彼伏,再次被众人传诵,只是众人盯向应飞扬的眼光除了原有的惊异欣羡之外,还多了一层嫉妒。

    方才见到任九霄的剑气,众人初时虽是惊讶,但平静过后,反而生出理所当然之感,凌霄剑道立派数百年,人才层出不穷,各领一代风骚,如任九霄这般年纪达到这种境界的,绝非是空前也未必是绝后,若反过来想,任九霄是掌门亲传爱徒,天资横溢,隐隐是此代弟子中第一人,若是无这等修为,反而让人觉得此代弟子人才寥落了。

    但应飞扬又不同了,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门弟子,却在短短几日内流星掠空一般光华闪耀,声名鹊起,如今竟又展现出能与任九霄分庭抗礼的实力,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众人不禁心中暗道:“这小子定然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才能将剑法练到这种程度!”

    “任九霄,你方才做了什么?”评判弟子待任九霄落回台上,才如梦初醒,意识到任九霄突然攻击其他擂台的行为已属违规,马后炮的斥责一句,任九霄满不在乎的道:“我做了什么,你看不到吗?”

    “攻击其他选手,你这是违反规则!”

    “他和我比赛都已结束,算不上参赛选手了。”任九霄不屑道:“况且这剑哪算得上攻击,只是战书罢了!”说罢收剑回鞘,从众人头顶掠飞而去,只留裁判弟子在台上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红。

    “装腔作势!”应飞扬向任九霄消失的方向比了比小指,暗骂了他一声,其实他们二人刚达到剑气离体之境,以二人此时的修为,剑气只有在十米内才有威力,青龙玄武两台相隔逾百米,剑气经行百米,早已是有形无力。

    所以方才任九霄那一剑不是攻击,而是示威挑衅,偏生应飞扬也是个驴子脾性,最经不起别人的挑衅,本来是准备留着做压箱底绝技的剑气,在挑衅之下提前自露底牌。

    “哎,我跟他较什么劲”方才脾性上来了不管不顾,现在应飞扬又开始后悔了,“罢了,还是去看看别人的比赛吗。”没了底牌,应飞扬总觉得缺了底气,剩下两个擂台将决出最后两个四强人选,虽仍不知结果,但能在众多弟子中超群拔萃进入四强的,绝非庸手,没了底牌,就该做到知己知彼。

    无视周遭人的指指点点,应飞扬径直走向白虎台,对战者是明烨和一名潇洒俊朗的弟子,此弟子唤作嵇櫆,是谢灵烟之父谢康乐的弟子,与任九霄一样,是年轻弟子中的领军人物,剑法上虽稍逊于任九霄,人缘却比他强了百倍,在盘口中,是第五夺冠热门,如今场下弟子皆是为他加油,倒显得明烨是孤军奋战了。

    应飞扬一定睛,竟从振臂呐喊的人群看到一个熟悉身影,应飞扬走近,拽了拽她袖子道:“好歹也都是外门弟子出身,你能拿到太阴之剑也少不得他帮忙,至于这么胳膊肘往外拐吗?”

    苗淼转过头,乌黑闪亮的大眼睛往应飞扬身上一扫,随即转回到擂台,似是片刻也不舍得离开。“你管我啊,谁让明烨没嵇师兄生得英俊呢?”

    应飞扬向台上看去,那嵇康生的唇红齿白,目若流星,俊美异常,偏生又身材高大,体态修长,竟是集英俊与魁伟与一体,倒是像极了说书人口中的锦马超,应飞扬虽也算是英俊少年,但比他仍逊了一筹,此时心中竟有些不是滋味。

    “嗤,肤浅!”应飞扬嘲道,苗淼却似全未听到,攥着拳头涨红着小脸,眼睛里闪着星星。应飞扬自讨没趣,也将视线挪向擂台。

    嵇康手中之剑恣意纵情,潇洒快意,正是“名剑风流决”,剑与人相得益彰,人更显俊逸洒脱,仿佛魏晋的名流,天上的飞仙一般。

    嵇康人剑如一,契合完美,剑光挥洒间,明烨已是左支右拙,尽落下风,剑下、身边窜生的炎流,皆如羸弱的火蛇一般,畏惧的蜷缩着身子,最终却仍是“嘶!”的哀鸣一声,消散于无形。

    眼见根基,剑术皆是嵇櫆胜过一筹,苗淼双目放光,挥舞着拳头高呼道:“明烨要败了,嵇师兄加把劲,把他打下台。”却闻应飞扬冷哼一声,酸溜溜的道了一句:“未必。”

    战局发展就真如应飞扬所言,明烨虽是狼狈不堪,却总是与千钧一发之际避开重创,剑锋划过,最多带出一道轻痕,割破半边衣襟而已,竟有相持了半个时辰,仍是未见胜败。此时台下弟子已是心有不耐,嘘声大作,任谁都可看出明烨与嵇櫆之间不小的差距,若是爱惜颜面,早就该弃剑认输了,毕竟外门弟子能走到这一步也是难得,可这明烨偏偏就要死缠烂打,自取其辱。

    “哧。”又一声,明烨外袍再多一道豁口,此时衣衫褴褛,当真与乞儿无疑,“赶快认输吧,不要死缠烂打了!”“下台下台,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丢人了!”恶意的哄嘲声鼎沸而起,明烨却是双目清冷如常,不见一丝羞怒,反倒是嵇櫆的剑法有了变化。

    底下看热闹的弟子都感厌烦了,那嵇櫆心中不耐自然要远超他人,每一招都觉得能结束战斗,却每一招都被对手堪堪避过,久而久之,竟生出一股无名火。需知“名剑风流决”剑意尽在“风流”二字,举重若轻间谈笑败敌才见风流本色,而追打一只败犬哪还有半分风流之意。

    嵇櫆剑招也随心意,生出了一丝变化,剑招上从容闲适之意稍退,平添了几分戾气,就在剑意变化的一瞬,“是时候了!”应飞扬在台下低声一语。

    似是为了印证应飞扬的话语,在应飞扬说话的同时,明烨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