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九章 分道扬镳
    readx();    本来是想跟我胸大腰细,长腿翘臀的9分女友约会过七夕的,但我想到我还有虽然不多,但却期待着我更新的读者,意识到我有责任在身,毅然的丢下她从约会现场赶回来更新一章。。。。。。咦,为什么写着这段话,我竟哭了呢。

    锋海洗剑会结束,众人身上或多或少皆有伤在身,各自被带下去疗养,唯独任九霄,此时恭谨的立在掌门真人身后,任九霄向来狂傲不羁,唯独对自家掌门师尊又畏又敬,不敢稍逾矩。

    两年才逢一次的地脉跃动,这种铸剑的好时机,炉火自然不能只为几个外门弟子而开,此时潭中已杂然陈列数十把剑,按周天星斗方位排布,森森然的剑光与潭光交融一体,冷冽清寒,如燥热孤岛上化不开的寒冰。

    而此时清岳真人的眼神,却是比寒冰更森寒。

    “潭中所列之剑,每一把都弥足珍贵,皆由你玄离师叔祖亲手打造。从选材,起火,冶炼,铸造,磨光,剑上所凝聚的,皆是你师叔祖的心血,常人想求一把都是难如登天,你倒好,竟然一人,就毁了七把剑。”

    任九霄低头垂首道:“这些剑的珍贵,弟子自然知晓,只是既然剑锋相向,弟子自然该当全力争胜,剑虽珍贵,也不过是兵器,只有兵器护人,哪有人护兵器的道理。”

    清岳真人冷哼一声:“这么说来,你倒是做得应该了?”

    “事实便是如此,弟子自觉并无过错。”任九霄执拗道。

    清岳掌门面色更寒,道:“那这桩事先按下,我再问你,你最后所使的决定胜负之招,可是春秋剑阙中的‘白银剑罡’?”

    “是!”任九霄声一寒,将头垂得更低了。

    “你舅舅越苍穹倒是真不藏私,竟将春秋剑阙绝学都教给你了,但在我凌霄剑宗的剑会,你却要用别派的招式求胜,可是觉得我凌霄剑宗的剑法,及不上春秋剑阙?”

    “弟子不敢。”任九霄不敢顶嘴,连忙低头认错,清岳此话说的可大可小,若是往大的说,说他是欺师灭祖也不为过。

    清岳甩袖冷道:“罚你试剑大会后,在麒麟洞中思过一年,你可心服?”

    “弟子心服口服。”任九霄叩头长拜,直到额头点地,清岳见爱徒这般恭谨,也不愿再苛责他,道了一声:“行了,起身吧。”哪知任九霄依然如若未闻,长跪不起,清岳眉头一皱,问道:“你还有何事?”

    任九霄道:“弟子斗胆,想向师尊讨十斤寒铁星砂。”清岳方舒缓的脸色又森寒起来,厉声道:“胡闹,你可知寒铁星砂是何等珍贵,竟然一开口,就要十斤,你以为是路边沙土,容得你说讨就讨么?”

    “弟子自然知道,剑屿地质特殊,说它是岛屿,不如说是矿山,其中以寒铁星砂最为珍贵,若借助地脉热力,让寒铁星砂在兵刃上附上薄薄一层,便是寻常兵刃也可切金断玉。只是寒铁星砂材质至刚至硬,难以开采。唯有靠寒潭之水以柔力慢慢侵蚀积淀,是以一年中产数也不过三十斤。”

    “你既然知道,还敢狮子大开口。”

    任九霄道:“此次剑会兵刃被我损折七把,已凑不成七七之数,师尊只能退而求其次,取三十六天罡之数,剑摆天罡镇魔之阵,接引地火炼剑,如此,寒铁星砂当有剩余。”

    清岳闻言,勃然大怒,指着任九霄道:“胡闹!当真胡闹!我知道你是为了重铸嶙峋意,但嶙峋意剑魂已死,便是重铸了,也定然大不及往昔,你若想要兵刃,师尊我自然不会吝惜,定会给你不下于嶙峋意的神兵,你竟然不知轻重,坏我门中铸剑大事!”

    任九霄闻言,抬起头颅,倔强道:“纵是天下神兵都放在我面前任我挑选,弟子也只要嶙峋骨一把,弟子之错,弟子愿意领罚,只请师尊恩准。”

    清岳脸色几经变幻,终于化作长长一叹,道:“罢了,准你了,时辰未至,自己入水去捞吧。”任九霄闻言,一向冷漠倨傲的脸竟是喜形于色,连叩了三个头,纵身跳入水中。

    方一入水,便觉苦不堪言,潭中之水寒冷彻骨,他先前肩头受伤,入水瞬间,渗出血液就结成了冰渣,仿佛千针万刺刺入血管中一般,但偏生足下却是奇热难当,地底火脉烘烤着他的脚底板,如同在铁锅烈油中行走,脚下靴子鞋底都融化了黏在脚底,每行一步,都是深受酷刑。

    任九霄先前气空力尽,受创不轻,此时冷热之气一激,险些昏过去,也是紧咬舌尖,勉强稳住心神,伏身捞砂,待他从水中爬上岸时,已是气若游丝,面色颓败,全无半分意气风发的神采。

    清岳在一旁冷眼观视,好似不在意一般随口问道:“死不了吧?”

    任九霄嘴中吐出一口寒气,颤声道:“弟子无碍。”

    “既然无碍,那便领罚吧,你断剑若是无心之过也倒罢了,但你既然是有心为之,那一年责罚就太轻了,改为麒麟洞中思过两年。”

    任九霄低头应了个诺,清岳又继续道:“一少敌多,便要拉长战线,以免陷入合围,抛开你的机心,只论策略,以白银剑罡碎剑破敌确实是好战术,但你若是达到剑气离体之境,情况又会如何?”

    任九霄闻言,眼睛一亮,若是方才之战,他达到剑气离体之境,便可伤人于十步之外,另对手连靠近一步都难,何必再碎剑借碎片伤敌,而且碎片终有形质,而剑气却是无形无相,决不会被应飞扬窥破关键,轻轻一剑破掉。

    “离试剑大会还有七天,莫让人觉得我凌霄剑道的剑法不及春秋剑阙,做得到吗?。”

    “七天,足够了!”任九霄起身,傲然应道。

    太阳隐去最后一丝光彩,就在这由日转夜,阴阳交替之刻,清岳真人道了一声:“时辰到了。”轻描淡写一句,声音却似黄钟大吕震人耳膜,声音方落,山下出现一道巨影,方一看,好似一只巨龟爬动,定睛细看,原来是四个黄巾力士般的弟子,在扛着一个中空的炉盖形巨铁,四人皆是赤着上身,露出虬结的肌肉,每一落足都有千钧之重,震得地动山摇,但脚步却丝毫不见迟缓,转眼已到眼前。

    四位弟子同时一声大喝,将巨铁向小潭砸来,任九霄顿觉头顶黑压压的一片,仿佛泰山压来,饶是他胆大包天,此刻也不禁心头一紧,生怕此铁劲力不足,直坠而下将他砸成肉泥,好在巨铁并未在他头顶停留,而是伴着一声轰然巨响,坠入潭上,丝丝切合的将小潭倒扣住,整个小潭便成了一个巨炉,而潭中亭子刚好从炉盖的中空处冒出,成了通气的风口。

    此时一道剑光从天而降,直落在小亭尖顶,正是主管锻造的玄离真人,玄离真人脚踏玄步,手捻法决,口中念道:“聚地火,引天光,道阵祭天,山河炼剑!”

    天地烘炉,开!

    应飞扬只感头在下,脚在上,一直在往下沉,好像下面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河流一般,记不清自己沉了多久,四周一片漆黑,也不知现在是个什么时辰,他双手摸索着,总觉得自己在寻找着什么,却浑浑噩噩,记不清楚,突然黑暗中现出了一抹光亮,是剑光!

    应飞扬突然想起,“是剑啊,我的剑,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应飞扬伸直手,捕捉着那抹剑光,好似在抓紧救命稻草。剑柄入手,却是如羊脂般柔软嫩滑。

    “应天命,你个死小贼,装着昏迷借机吃姐姐豆腐么?”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应飞扬缓缓张开眼睛,四周黑暗散去,映在眼前的是一张蕴着红霞的俏脸。

    应飞扬急忙把手甩开,道:“谢师姐,怎么是你,我不是该在剑屿么?”

    谢灵烟抽出手叉腰,责备道:“剑屿,都什么时候的事了?你已经昏迷了整整七天了,洒血求胜是吧,应大剑者好大魄力,可惜结果还是像死狗一样躺在床上受我照顾。”

    “七天了?”应飞扬眼露迷茫,费力将脑中零星碎片拼凑起来,回忆当时情景,突然神情一变,急问道:“锋海剑会结果呢?南八入围了吗?”

    谢灵烟面色一黯,道:“没有,他把剑给了你,自己被淘汰了,现在养好了伤,就要离开了,方才还来看望过你呢,只是你还没醒。”

    正说着呢,突然间应飞扬掀被而起,谢灵烟暗骂他一声孟浪,转过脸去,再回首时已不见应飞扬踪迹。

    蜿蜒山路,盘旋而下,南八沿阶而走,回望云遮雾绕下的仙家楼阁,只觉这几日经历,便如眼前之景一般,缥缈美好到有几分不实,心中虽早有决断,但临别时却又有几分不舍。

    正当南八停止回望,决定不再留恋之时,突然耳后传来破风之声,南八如背后生眼一般反手抄去,入手的却是一个酒葫芦。

    “说好要请你喝这三清酒的,怎么我还没请,你就先走了,怕我付不起帐么?”云雾中走出一条英挺洒逸身影,正是应飞扬。

    南八轻笑一声,拔开酒塞,仰头将酒灌下,一抹嘴,将葫芦掷回应飞扬手中,道:“果然好酒,我是怕店家的酒不够我一人喝!”

    应飞扬将葫芦一掂量,发现内中酒水已被他一口下了大半,才知他之前所说的拿酒当奶喝不是大话,也拔塞喝了一口,叹道:“一壶酒,换你一把剑,一次晋身之机怎么看都是我值了。”

    南八咧嘴一笑道:“别跟我客气了,那把剑本来就是你的,你若觉得有愧,就拿那把剑好好替我教训任九霄这个眼高于顶的小子。”

    “这是自然,应飞扬此次誓夺魁首,决不另你的剑蒙羞。”应飞扬淡淡说着,却自带一股坚定和自信,随手又将葫芦掷回。

    南八接过葫芦再饮,脸上郑重道:“况且我也不喜欢呆在凌霄剑道,门规森严,等级分明,入了这山门,感觉连这云雾都是重的,压得人浑身不自在,你说过,鲲溟剑法意在恣意逍遥,无拘无束,鲲鹏能破开万顷汪洋的羁绊,冲入青霄,我又怎能坐困凌霄剑宗一派,凌霄剑宗之外,还有更广阔的天地山河,那才是我纵横快意之所!”

    南八说道此处,面带希冀,眼中光华闪烁,仿佛河山万里已在脚下,应飞扬再看他,只觉与初见时已是判若二人,真的如鲲鱼化鹏一般一飞冲天。

    南八被他看得不自在,道了声:“看我作甚?我又不是照顾你的那漂亮小娘。”

    应飞扬道:“真是觉得南兄此言说得极有气魄,另我刮目相看了。”

    “嘿嘿,这便刮目相看,等日后我闯出名堂时,你岂不是得得烧香膜拜了。”

    因应飞扬拱手道:“好,那我便静待天地间,响彻南八大名之日!”

    南八哈哈大笑:“莫要叫我南八了,南八是我小名,因为笔画够少,天榜题名时能占大便宜时我才用的,兄弟我大名南霁云,你可记下了。”

    应飞扬默念几遍,赞道:“南霁云,抖身掀千层浪,振翅霁万里云,好名!”

    “确是好名,自当名动江湖!”南八,不,南霁云将葫芦中之酒一饮而尽,反手掷回,便再不回头的大步下山,只余他爽朗笑声,在山阶上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