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八章 胜负底定
    readx();    “嘭”,只一声脆响,双剑却碎成数段,每一块碎片皆如生眼一般,挟带着利光向苗南章邢四人激射而去.此等奇招莫说是见过,连想也想不到,众人惊异之下皆是本能的散开,躲避及身的碎块,剑网登时告破.

    抓住空隙,任九霄如困兽出笼一般跃到潭边,再取一剑入手,冷然道:“时间不多,最后一招。”

    但见任九霄一顿足,旋身而起,直上九霄,同时,潭前所余之剑也悉数倒飞冲天,陈列在任九霄身前,凝滞半空。任九霄一凝力,手上长剑白芒再现,同时身形急旋,长剑拖曳出一阵绚丽夺眼的白光,若流星扫尾,割破天地,划拨阴阳,几声脆响,任九霄身前之剑竟全被斩断,破碎,开裂成无数碎块。

    又见任九霄旋身仍不停,却同时运剑如飞,拨,点,运,弹,刺,将碎块一一击出。

    每击一块碎片,碎片就如被白芒点燃一般,同样光华闪烁,一时寒光漫天,如繁星满布,如暴雨倾泻,而碎块之间相互碰撞、交击后,方位更是莫测,或从正面急射,或从空中坠下,或从身侧包抄,互有虚实,诡谲难辨。

    围攻四人见此神技,皆是目瞪口呆,待锐风临身后才反应过来,皆是舞剑成圆,一时“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接招之际,才发觉碎片不但来势极快,令人应接不暇,而且每一片皆是劲力大得惊人。稍不留神,剑就会反被碎片荡开,转眼之间,四人已是多处受创。

    战至终招,在场之人皆无余力分出半点心神,唯有一人,冷观全局。

    应飞扬鼻腔中流出两道鼻血,显出几分滑稽,他却毫无知觉。他的瞳孔急缩,缩成了一个诡异的小点,好像眼睛中所有黑色都在这小点上攒聚,漆黑幽亮得渗人,而在他眼中,时间凝滞了。。。。。。

    每一片细小碎片,角度,速度,力度都精微的映入了他的瞳孔中,甚至每一丝风,每一滴溅起的水花都在他的计算之中。每一片碎片,在他脑海中都延伸出一条细细的白线,碎片沿着白线标注的轨迹,延伸,碰撞重组,改变轨迹,引出一条新的白线,再继续沿着轨迹运动。。。。

    复杂,繁密,重重交错!

    却有迹可循!

    应飞扬瞳孔再缩,鼻血从流淌变为喷涌而出,而在这一瞬,漫天白线已经不再变化,织成了一张密密麻麻,漫天遍地的网。

    但这网是静止的!

    静止的网,那织的再密也能找到空隙!没有时间指挥任何一人,没有时间吐出一个字节,应飞扬甚至连思索的时间也无,本能的将手中的剑掷出,而在剑掷出的一瞬,凝聚的瞳孔散开,应飞扬仰天吐出口心血,时间恢复正常流速了。

    一剑,毫无真气加持的一剑,绵软无力,松松垮垮,飞向漫天的网,看似下一瞬间就会被碎片击飞,但偏偏每一碎片都堪堪与它擦身而过,任由他继续前进。

    就好似一个手持利刃的幼童,却偏偏能穿过九重宫銮,层层禁卫,去刺杀高坐在龙椅上的帝皇一样。

    便是这么不可思议,但剑确确实实已临身,任九霄举剑,带着光华夺目的白芒,像拍苍蝇一样将这一剑击落,剑打着旋,倒插在亭中。

    但这一个多余的动作,漫天的网却死了。

    越是精密的东西,越容不了意外,虽然是软弱无力的一剑,但它袭来的角度却出乎任九霄的预料。

    南八突然觉得漫天剑网已被方才那一剑杀死了,虽然威势犹然骇人,但它已失去了那无穷的变幻,只是一堆散乱的碎片罢了。自己所要做的,不过是将落在附近的碎片击开而已。

    此时轻轻一声唤,传入他的耳边,“南八。”这二字是应飞扬掷剑时喊出,此时才传入耳中。

    语调轻散愉悦,好似路边偶遇的朋友随便打个招呼,却有这勾人魔力,让南八不禁回头望去,眼前应飞扬全身和鼻子下都染着血,可怖之下又有几分好笑,涣散失焦的瞳孔却依然望向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从容恬淡,就好像二人初识时,他笑着炫耀葫芦里的三清酒一样。

    可这笑容又在分明说着——

    “你甘愿吗?”

    便如方饮下了一坛三清酒,如今酒水突得被火点燃,南八只觉一股热流涌上头顶,让他忍不住想放声大喊。

    “怎有可能甘愿呢!”南八笑了,猛一顿足,若背生双翼,带着磅礴气流一飞冲天,半空中,南八蜷缩成一团,以双臂护住头脸,网虽散,但余威犹在,锐芒划过南八身躯,转眼已如千刀万剐,南八燃火的锐眼却只锁定在任九霄一人。

    转眼剑网已过,南八身形舒展,如鲲鹏振翼,再扬剑,剑光映出任九霄惊异的神情。

    半空中,剑声呼啸,血雨飞溅。

    随后两道黑影急坠而下,砸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响,再定睛,竟是南八一剑斩在了任九霄的肩胛,任九霄一剑洞穿了南八的臂膀。

    日影西沉,在渐渐沸腾的湖面上映出两条对立的身影,画面定格片刻后,双方同时拔剑,各自洒血当场。

    任九霄打量了南八一样,心中暗忖,前两次与此人见面,都觉此人是个畏首畏尾的废物,怎今次突然爆发出无畏无惧的气势。任九霄想着,又将视线移向浑身染血的应飞扬,“是因为你吧!”

    任九霄心中暗道,同时点穴封住了涌血的肩头,冷然道:“你们,入亭吧。”说罢,提剑自行走入亭中。

    众人一愣,喜悦还没涌到心头,此时,章柳和邢飞对望一眼,同时举剑向应飞扬攻去!

    二人从开始就战得莫名其妙,本以为只要消耗任九霄力气,剩下的交给应飞扬便可。哪知局面变化如此,便是想罢战,也已骑虎难下,抽身不得。

    二人心中虽然莫名,但见应飞扬已身受重伤,当即不愿错过机会,需知能从锋海洗剑中脱围而出,便可成为殿前弟子,但若要更进一步,成为首座长老们垂青的亲传弟子,还要再在接下来的试剑大会中取得优异名次。

    二人得陇望蜀,方有望从锋海剑会中脱围,就开始盘算试剑大会时的利益了,应飞扬惊才艳艳,在试剑大会上定是绕不开的强敌,所以便打定主意,趁此时将他淘汰。

    二人剑锋转眼临身,突然平地上暴起一层水幕,如墙一般荡开双剑,随后如雨般散开,水墙后露出苗淼笑盈盈的面容,“方才还并肩作战呢,这翻脸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二人一击不成,又闻亭中任九霄冷哼一声,眼带不屑的向他们看来,当下遍体一凉,讷讷收剑转身入亭。

    苗淼看应飞扬身形摇摆,想要扶他进入,又闻任九霄道:“不用扶他,这一程,得他自己走完。”苗淼闻言,冲任九霄扮个鬼脸,但还是听了他的话,独自走入亭中。

    于是,亭外只余应飞扬一人,应飞扬头脑混沉,好似宿醉方醒,竟记不起自己身在何处,记不清方才发生过什么,只觉得手上空荡荡的,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自己丢出了。

    “对了,是我的剑,我的剑呢?”应飞扬想了起来,应飞扬费力睁开模糊的双眼扫视,终于一抹剑光映入他的眼中,他的剑正倒插在亭中。

    “原来在那呢。”应飞扬想着,向他的剑走去。

    一步,方不再出血的创口再度炸裂开来。

    二步,血如飞雾一般从创口中喷洒而出。

    三步,苗淼竟不忍得再看将头转开。

    而应飞扬却似毫无痛觉一般,脚步迟缓但却坚定,一步一步,任皮开肉裂,鲜血飞溅,在地上拖出了一道血痕,朝着小亭中的剑笔直前行。

    太阳只余最后一缕夕光还未被远山遮掩,地底火脉也已似凶兽一般暴动,霞光一闪间,场中凭空出现了三个老者,两侧的分立的是李教长和锻天阁长老玄离真人,而中间那位如岳峙渊临一般庄严肃穆的老者,正是凌霄剑宗当代掌门,道门中一等一的煊赫人物,清岳真人。

    场中众人神色一凛,纷纷向掌门及长老行礼,唯独应飞扬,全部心神皆在剑上,如饿得奄奄一息的小兽见到血食一般,拖曳着踉跄的步伐,从掌门面前走过,进入了亭中。

    “锋海剑会,到此结束,过关者,任九霄、明烨、苗淼、章柳、邢飞。。。。。。。。”

    李教长向前一步,高声宣布着,却似是故意拖长了腔,等待着眼前执着的少年,十寸,五寸,四寸,三寸,应飞扬的手慢慢靠近,眼看就要搭上剑柄————

    “啪。”一声脆响,剑拦腰折断,倒落在地。

    原来方才任九霄的一剑包裹着切金断玉的剑罡,而应飞扬的一剑却是绵软无力,便算是同出一炉的兵刃,也有了天壤之别,应飞扬之剑难承其威,已被生生斩断。

    应飞扬伸手,却抓了个空,仿佛没有剑的扶持,就承受不住性命的重量一般,终于向前倒下,而在此时,一只手扶住了他倒落的身躯,一个坚硬的,冰凉的剑柄塞入他手中,应飞扬本能抓住。

    “以及,应飞扬。”李教长一语落定,为锋海剑会划下句号。

    “你说过的,等我想明白了,再决定要不要将剑还给你,这就是我的回答。”南八的声音传入应飞扬耳中。

    这是他昏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