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八章 以命相搏
    readx();    以少打多,最忌陷入合围,所以任九霄才会趁对方合围之势未结起时,将他们逐个击破,此时正欲乘胜追击,却闻应飞扬一声“磨剑照心”,邢飞依声使招.

    此招用得恰到好处,生生截断任九霄的进击之路,任九霄本想趁对方散乱之际以快招先破一人,行招自然仓促,此时遇上邢飞以逸待劳,当下不愿贸进,攻势一敛,身形避退,游刃有余避开邢飞一剑。

    此时却见应飞扬再出惊人之举,竟是手中之剑倒转,直刺自身肩胛。

    “嗤”得一声,衣衫划破,剑锋入肉,鲜血飞洒!

    在场众人皆是错愕,竟忘了战斗,齐望向应飞扬,连背对战场,倚柱安歇的明烨也闻声转过身来。

    却见应飞扬眉毛紧蹙,缓缓将剑拔出,清秀面容因痛苦而变得有些狰狞,剑拨出,血也跟着溢出,在衣襟上染出一片暗红,应飞扬却如若无觉,转腕抖落剑上鲜血,剑尖直至任九霄。

    “任九霄,你问我凭什么与你对赌?这便是我的回答!你们以命相搏,我便以血落注,我每出言指点一招,便自戕一剑,看是你先败下来,还是我血先流尽,这样下注,够参赌了么?”

    应飞扬双目静若深潭,瞳孔中却隐隐有火光跳动,仿佛命火在灼烧,竟是冷静与狂热并存,应飞扬同伴四人,对上这眼神,心头皆是一凛,竟似被目光灼烫到了一般将视线移开。

    任九霄与他对视,双目却被应飞扬目光点燃了一般,同样燃起火光,竟是忘情大笑,“便该如此,你以命相搏,我才好倾尽全力,让你败得无尤。”长剑一挺,剑尖依次划过章柳、邢飞、苗淼、南八四人,最终停在应飞扬身上道:“来,齐上吧!”

    “琼台浪碎!”任九霄话音方落,应飞扬便眼也不眨的再往身上扎了一剑,“快!”一声催促,苗淼如梦初醒,提气运剑,周遭水汽氤氲,凝成水珠依附在太阴之剑剑身上,剑锋化作白浪席卷而去。

    任九霄晓得此招剑式虽如浪一般来势汹汹,精髓却尽在一个“碎”字,只要兵刃一交接,剑上所藏劲力就会碎裂四散,扑面而来,当下也不硬借,再使太极缠丝剑,以柔劲带歪长剑方向,随后劲力一吐,太阴之剑上依附的水珠化作箭雨,向一旁南八射去。

    “水击三千。”应飞扬划过自己左臂,带出一道血痕。南八飞身而起,不但避开箭雨,还踩踏着迎水珠腾跃空中,若苍鹰掠水一般直下而去,任九霄本欲闪身回避,突觉寒光照眼,惊见邢飞之剑已在退路上等待他,当下脚步急停,止住身形,向后一个铁板桥,堪堪避开南八之剑,起身时再变换方向,向左侧冲去,

    “分花拂柳。”应飞扬在胸前横划一剑。章柳还不知应飞扬已无功力在身,所以对应飞扬方才举动,相比他人的惊异,他更多几分莫名,但也不及细思,随即织成一阵绵密剑网,尽封任九霄之路。

    任九霄身形一滞间,已陷入四人合围,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一旦四方夹击战况立刻不同,任九霄若困兽一般困在四人之间,剑式自四面八方而来,无奈之下,只得以快破繁,使出一字惊电剑,一时剑光如惊电,声响如急雷,烁人双眼,聒人耳膜。

    而苗南章邢四人也依循来之前操练一般,各司其职,南八势大力沉,纵横开阔之剑主攻,章柳绵密柔长,化力卸力之招主守,苗淼水无常形,时而游走外围,时而一闪而过,做惊鸿一击,邢飞则是静心冷眼,任九霄几次想要突围,都被他生生截回。鏖战了多时,四人默契渐成,越打越顺,再加上有应飞扬不时指点,竟渐渐将任九霄压制住。

    “哧啦”一声,苗淼在章柳遮掩下一击而中,划破了任九霄的袖口,虽未见血,但四人皆是心头一振,只感眼前之人也并非强不可撼,此时突闻任九霄冷然一语,“不错,总算有些模样了。”任九霄手一招,倒插于地的一排剑中竟有一把拔地而起,穿过剑网缝隙飞至他手中。

    任九霄双剑交叉于后,“叮”的一声,抵住南八刺来的剑尖,狂傲道:“一对五略有吃力,那便改做二对五吧。”语弗落,任九霄纳气振元,振开南八,同时双剑轮舞,右手仍是一字惊电剑不变,左手却使出傲寒剑诀。

    傲寒剑决是谢灵烟惯用的剑法,应飞扬向来熟悉,但同样的剑招,在不同人手中使出,竟是迥然不同,谢灵烟内修冰羽寒月功,外使傲寒剑诀,剑所经行之处尽是冰华绽放,雪凝霜降,可谓是将“寒”字练到极致,而任九霄则是尽得“傲”之一字精髓。

    但见任九霄使出傲寒剑诀中的梅雪争春,梅开五瓣,雪花六出,此招快不及眨眼,却极尽变化繁琐变化之能,剑尖剑锋齐用,剑尖是雪点,剑锋乃梅枝,剑出如漫天飞雪中夹杂数丛梅枝,于风华绚丽中尽显劲节,非身有傲骨之人,诀计使不出这种冷艳清绝的剑招。

    一字惊电剑同为快剑,却是简洁凌厉,只一股威猛狠迅之力,惊电一般直攻对手必救之处,此时双招同出,繁简相补,霎时如夏电会冬雪,招中四季交替,阴阳调和,虚实变化近乎完美,剑网铺天盖地降下,剑击之声不绝于耳,一时竟分不清是四人困住了任九霄,还是任九霄困住了四人,方扳回的优势转眼消失无形。

    眼看战况急转直下,应飞扬“刷刷刷”连捅三剑,如炒豆般报出招名,“鹏抟九万,星河流转,杨柳长醉离人畔。”南八,苗淼,章柳三人本在剑网中苦苦挣扎,正是头昏脑涨之际,听得指点,也无暇思考,三剑同出,点向剑网空隙。

    但任九霄所使皆是快剑,时机稍纵即逝,从应飞扬出声,到三人动手,已经慢了一瞬,只南八一人赶上时机,剑网虽残,却未被撕破。

    应飞扬却是脚步虚浮,险些软到在地,每次自戕伤痕虽浅,但积少成多,竟也在脚下汇成一片血洼,应飞扬只感脑中之血都流出了体外,大脑里只余下空荡荡的空白一片,思绪再也跟不上任九霄的剑速,眼皮也越来越沉,似逾千钧之重。

    “再捅几剑的话,怕是真要送命了吧。”应飞扬心里想着,然后手起剑落又是一剑。冰冷剑尖刺入皮肉,应飞扬浑身打个激灵,借助疼痛带来的刺激,精神一振道:“八载南墙未央柳。”

    “八载南墙未央柳”是柳风剑法中少有的进攻招式,而章柳一直司职防守,此时转守为攻,心中难免一奇,但身体似乎全然信任应飞扬一般率先出招了,剑招虽然依旧轻扬柔缓如柳,剑意却转为凝重,仿佛剑尖上萦绕着绵绵幽思一般。“这下真成了他的扯线木偶了。”章柳心中自嘲道。手上的剑却毫不含糊的黏上了任九霄。

    应飞扬因失血过多,眼神昏花,渐渐捕捉不到任九霄的剑影,若任由对方施展快剑,语速快不过剑速,怕是话音未落,时机就已逝去,所以才会让章柳转守为攻,意图用轻柔迟缓的柳风剑法将任九霄的节奏带慢。

    任九霄正欲补齐剑网,对上“八载南墙未央柳”之招,攻势果然转慢,但少了全力防守的章柳,局面也更危险,场上寒光闪闪,剑风霍霍,皆是有进无退,有攻无守之招,己方四人身上皆添了新伤。

    而任九霄的衣服也多了几处褴褛,虽看上去只是略显狼狈,而未见受伤,任九霄却心知以一敌四,他的虚耗远在对方之上,此时已近力竭,越是拖战越是不利。

    但最辛苦的仍是应飞扬,应飞扬全身已无一块好肉,好似刚从血水中拎出来一般,面色惨白毫无血色,瞳孔也是涣散失焦,唯有嘴唇微启报出招名时双瞳才焕发一闪而过的光彩。

    而他所受创伤也非仅在**,要出言指点,就需要纵观全局,一心四用,鲲溟剑法、柳风剑法、弱水三千剑、明心剑法、真武伏魔剑、太极缠丝剑。。。。千招万式,纷纷杂杂,错综繁复皆挤入他的脑中,任九霄所出何招,己方应由何人以何招应对,其他人又要如何配合,任九霄又会出何招反击。。。。。。一层层算下来,引发的各种变化简直达到一个天文数字,任他如何天赋异禀,长时间一心四用下,也觉心力交瘁,头胀欲裂,蓦地喉间一口腥甜,竟是一口心血呕出。

    应飞扬混混沉沉间,只是本能的感觉自己的血不多了,又硬将溢到喉口的血咽下,再出一声:“溅珠泣玉。”突得地脉一阵躁动,地动山摇间众人方意识到,他们已战至日头将落,锋海剑会即将结束!

    任九霄心有决断,忽然一声清啸,所持双剑剑光暴起绽放森森白芒,如白虹贯日一般,生出一股所挡着破,所见者靡的凌厉霸横之气,众人凝神戒备间,任九霄却是突作惊人之举,左手右手双剑竟是同时挥动,“锵”得一声互相交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