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七章 以众击寡
    readx();    旭日初升,在湖面上铺了一层金辉,应飞扬挡去射入眼中的阳光,睁开朦胧睡眼,岛上皆是硬石,连处可以栖身的地方都没,应飞扬便躺在船上躺了一宿,只是船上湿寒之气太重,一夜都介于半睡半醒间,南八则以守夜之名,靠着岸边岩石盘膝打坐一夜。

    应飞扬蹲在船头,掬一把水洗去睡意,水面上突然浮现出一张人脸,应飞扬被吓了一跳,跌入船中,但随即反应过来,略带羞恼的道:“小姑奶奶,你要不要这么吓唬人?”

    水面上浮出一条娇小俏丽身影,正是苗淼,苗淼咯咯笑道:“怪我咯?谁知道你胆子这么小?”应飞扬脸上羞红一闪而过,见她腰间已悬了一剑,忙将话题转移道:“太阴之剑取到手了吗,给我看看。”

    苗淼一撇嘴,拔剑出鞘,剑方出鞘,一股寒意便扑面而来,随后把剑往应飞扬脖子上一搭,应飞扬脖子上瞬间被激起一层鸡皮疙瘩,“想看是吧,来,让你看个够。”

    此时一声激扬剑鸣,一条人影腾落到船的另一头,隔开架在应飞扬喉头前的剑,来者正是南八,南八见此情景,只道是苗淼有心袭击,当下便大打出手,苗淼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性,随即皓腕微抖,剑锋轻转,剑式若流水变幻无形,“潮信听涛”之招凭借太阴之剑加持,威力再提三分,剑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直袭向南八,南八稳立船头,鲲溟剑法携磅礴气劲沛然而出,鲲鹏本是北海霸主,自有伏波降浪的神通,鲲溟剑法对潮信听涛之招也隐隐有克制之意,剑式挥洒间,任千潮万浪皆一剑破之,一时不落下风。

    二人斗得兴起,只苦了夹在中间的应飞扬,剑锋在他眉前、头顶、喉间游走,霍霍锐风割得他头脸生疼,却不敢丝毫动弹,生怕稍有不慎,就亡于剑锋之下。好在小船难承三人之重,开始慢慢下沉,苗淼南八有感,剑招同时一滞,应飞扬抓住这一瞬空隙,喊停道:“别打了,都是自己人。”

    南八闪身退后,跃到礁石上站立,苗淼则是冷哼一声:“哪个跟你是自己人啊!”“单靠你一人,打的过任九霄啊?别嘴硬了,任九霄还得我们一起才能对付。”苗淼觑眼,指了下南八道:“他倒是能算个帮手,你嘛,别忘了,你可是。。。。。。”苗淼说道此处,话锋陡停,朝南八那边挤挤眼,一副“我知道你的把柄”的神情。

    “我没功力在身。”应飞扬接口道,“这不用遮掩,南兄也知道,只是无功力在身,未必就是帮不上忙。”苗淼一撇嘴,戏谑道:”你能帮上什么忙,在一旁呐喊助威么?”

    应飞扬自信道:“姑娘若是不信,不如在和南兄比斗一场,就算是你们相互磨合一下吧,只是这次,姑娘三十招内必败。”

    苗淼柳眉倒竖,气道:“夸口!”方才她与南八小过几招,自认为不落下风,况且她术剑双修,方才只用了剑法,还有底牌未出,纵然不胜,也断不可能三十招就败。此次被人瞧轻,心中不由嗔怒。

    应飞扬却是淡漠笑道:“一试便知。”

    日头从甫出东方,到高挂中天,岸边的比斗声却仍间或的响起,苗淼蹲在地上,发丝凌乱,脸带红云,身上还有几处灰迹,却是毫不在意,手中拿着发钗在地上划拨这什么,口中还念念有词,竟有几分疯癫之态,突得若身子被点着了一般窜起,叫道:“我知道了,这次我第二十一招右手使‘梦醒不知天在水’居高凌下一击,同时左手用‘水诀-潇湘引’封住他退路,看他怎么再败我。”

    应飞扬望向南八叹了口气,手一摊,做出了一个‘交给你了’的手势。南八无奈道:“苗姑娘,这招你第十四次失败时就使过了,你还是放弃吧,你现在已经不是思考破招之法,而是完全瞎猜拼运气了。”

    苗淼叉腰如泼妇般喝道:“闭嘴,你个应声虫,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老娘我又不是输给你,轮不到你指点我。”应飞扬道:“好了,苗姑娘,你现在也该承认我能帮得上忙了吧,我等的人也来了,就不要再比下去了,留着力气对付任九霄吧。”应飞扬往另一方向指一指,正是章柳和邢飞依约而来.

    二人略带狼狈,看样子是经过一场战斗,章柳的左袖更是被划开,皮肉上还带着一道血痕,但背上却多了一口剑,应飞扬见状,暗叹一声,显然这两人未听进他的话,又夺了一把剑,此举不但耗费力气,还无形间损折了一位可拉拢的盟友,对上任九霄的胜算又减了几分,可谓不智,但应飞扬并没有说破,毕竟走一步算一步是常人心态,比起只将希望寄托在打败任九霄上,还是先抢一剑在手,做双重准备更令人踏实。

    应飞扬向二人颔首算作打招呼,道:“二位应该山顶查证过了,知道我所言非虚了吧。”邢飞有些灰心丧志,叹了口气道:“任九霄确实不是我们俩能对付的,我们愿意与你联手。”

    应飞扬道:“不是和我联手,你们是和他俩联手。”应飞扬指了指南八和苗淼,“我与你们修为相差太多,配合不了。”应飞扬此话说得挺高明,虽全是实情,但落到章柳邢飞二人耳中,却是截然相反的意思。

    章柳以己度人,以为应飞扬是自负功力比他们高,与他们合作时只会被妨碍,所以打算先让他们消耗任九霄气力,再独战任九霄。章柳心中难免不忿,道:“哼,原来是想让我们先上,然后你再捡漏吗?”

    应飞扬也不解释,洒然一笑道:“随你想吧,总之你们先相互磨合一下,任九霄背对亭面向西南而站,等太阳再西边移一些,阳光直射他双眼时我们再出手,胜算会大些。”

    日过中天,已入未时,正是一日中温度最高的时辰,再加上剑屿地下火脉已然开始活跃,不过阳春三月,竟有一种入了夏的感觉。

    任九霄依然如剑般屹立亭外,算算时日,自昨日起,他已立了一个昼夜,**虽还未有丝毫疲态,但却似有一股地火顺着他扎根于地的双足只烧到心头。“你躁动了!”明烨在亭中依柱背向着任九霄而坐,脸色因昨日的失血更加颓白,但神情却一如既往的冷漠,此时突然头也不回道。

    “等得太久了,略感不耐而已。”任九霄拄剑答道,眼光却逐渐明亮,好似火光闪动。“好在。。。终于不用再等下去了。”任九霄目光尽头,出现五道人影,不疾不徐走来,一会便已来到面前。来者自然是应飞扬他们。

    任九霄长吐一口气,吹去心中燥热,足一点,挑剑而起,却是看也不看应飞扬一眼,剑尖划过章柳、邢飞、苗淼、南八四人道:“来,你们四个,齐上吧!”

    不必多说一句,战局便已开启,南八腾跃而起,又携带着刚猛雄浑之力凌空扑下,剑威赫赫,好似平地乍起风雷。

    任九霄不忙不乱,抬头望去,强光之下,竟只能看到一道模糊黑影,“想借阳光扰我视线吗,太小瞧我了。”任九霄横剑于前,阳光如精灵般在剑上一个跳动,反照回南八双眼,就在南八视线一花之际,任九霄动了。

    任九霄左手虚引若捻蛇,右手一剑平平递出,及身的气流竟是炸裂散开,威势犹远在南八之上,正是凌霄剑宗的绝艺,真武伏魔剑。相传真武大帝金甲皂衣,披发仗剑,手缠灵蛇,足踩玄龟,性情刚猛,嫉恶如仇,具有荡魔诛邪的无上神通,真武伏魔剑顾名思义,剑式自然也是刚猛无匹,挡者披靡。

    双剑交击,一声巨响,南八难承雄力,向后倒飞而去,此时苗淼和章柳亦从两侧掩至,苗淼身形变幻,如水不定,想要欺身任九霄侧翼,剑光吞吐间却发现眼前一空,任九霄飘飘乎一个旋身,就甩开她的纠缠,掠身直向章柳而去。

    章柳见任九霄转眼已至,心神微慌,使出一招“杨柳依依”。杨柳依依出自《诗经》,表述对离人依依不舍之情,此招也招如其名,剑式若柳枝勾人,暗藏一股黏劲,一旦黏上就难以摆脱,是柳风剑法中最适合拦截的招式。

    章柳剑尖搭上任九霄剑身,却无金铁交击之声,只是黏住剑身,顺着任九霄运剑方向一牵一引,便察觉任九霄在牵引之下重心不稳,随即走剑划圆,想要借力使力摔他个跟头,哪知剑尖突然一轻,任九霄之身竟是轻若鸿毛,离地而起,附在他剑上任他在空中抡了一圈,堪堪避过苗淼追击而来的剑光。

    章柳心知上当,急要撤去剑上黏劲,却发现剑竟如扎了根一般与任九霄的剑紧紧相连,撤之不去,随即又觉得剑上一重,竟是重如泰山,章柳双臂发酸,难承其重,剑一走低,任九霄已是稳立地上。

    章柳还未来的及惊异,又觉剑上拉扯之力还未休止,双足一松,竟是被拉扯得离地而起,“是太极缠丝剑!”章柳心头恍然,认出任九霄剑招,但为时已晚,本是打算卸力使力却反被对方借力,此刻他已是骑虎难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如流星锤一般被人甩了两圈,随后剑上黏劲一松,登时如肉弹一般被甩向了苗淼的方向。

    此时离开战不过过了短短一瞬,己方合围之势尚未形成,便已被对方破去,任九霄以刚破刚,力压鲲溟剑法,以柔制柔,扰乱柳风剑式,而身法灵动变幻,犹在苗淼之上,更难得的是,时机,劲力,战术的把握皆是分毫不差,显然任九霄不但剑法卓绝,连战斗经验也远在他们之上,三人心中皆是一馁,竟生出眼前之敌难以战胜的念头。

    此时传来应飞扬清冷一声,“磨剑照心。”尚未出手的邢飞动了,锵然一声,剑破划空,剑光直射任九霄。

    “嗤”得一声,衣衫划破,剑锋入肉,鲜血飞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