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三章 奇锋剑夺 3
    readx();    眼见章柳突得将剑仍与应飞扬,邢飞一阵错愕,却见章柳转身对他说,转身对他说:“邢飞,你可愿与我共乘一船。作为交换,到了洗锋岛后,你要与我联手再夺一剑?之后咱们财货两清恩消仇泯,你再也不是我家仆从,也莫要拿我师兄自居。”

    随后话锋一转“当然,你若想恃强夺船,尽管一试,我要保住剑不易,但想毁掉船却不难!”

    邢飞一愣,随即点头道:“好,你若肯与我同船,我定帮你再夺一剑!”

    章柳冷道:“我虽不信你,不过对你也是知根知底,你若敢食言,便是入了凌霄剑宗,我漳城章家照样可以让你不得安生!”随后对应飞扬道:“剑已给你,快将船留下吧!”

    应飞扬心中暗道:“这章柳却也是个人物,方才偷袭邢飞时毫不犹豫,如今见偷袭无用,再战无益时又能轻而易举的将方才之事揭过,与邢飞联手,入了岛再夺剑确实是现在最好的选择。”思绪间,应飞扬缓缓抽剑,方拔剑便觉寒意逼人,剑上泓光流窜,剑身末端刻着“玄枵”二字,显然这便是事儿星次剑中一把,不由赞叹一声,随后剑锋一转,将背后系舟缆绳切断。

    口中悠悠道:“章兄方才说动之以情不如诱之以利,那是你未曾以真情待过人,否则,今日倒霉的必是应某了。”说罢,丢下二人摇橹而去。

    应飞扬自幼居住之地换作清河镇,听名字也知此镇是绕河而建,所以自然少不了打渔营生之人,应飞扬幼时就随渔夫玩耍,耳濡目染下,不经意间已是操舟弄船的好手,依仗着湖面水雾遮掩,应飞扬轻舟快橹,三两下便将章柳邢飞二人甩在身后,一阵疾驰后,似已到了湖心.

    应飞扬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歇息,方把气喘顺,肚子又开始叫了起来,不禁后悔一开始就将两个花卷全部吃下,无奈之下,又把鱼竿抽出,将衣服丝搓成的鱼线拖出,鱼线的尾端绑着的,赫然是一个木塞。

    原来应飞扬方才看似利落的剑气破船,不过是他的小把戏,提前便将船划了一个洞,用穿了渔线的木塞塞住,应飞扬出剑时暗自扯动鱼竿,木塞便被扯得脱落,船自然便沉没了,浓重水雾下,章柳邢飞二人根本看不清楚,还以为应飞扬的船是被他的剑气击沉的,未战便已怯了三分,所以局势才会轻易被应飞扬掌控。

    取下木塞,系上荆棘刺做的鱼钩,挂上河边挖的蚯蚓,一个鱼竿就算完成了,应飞扬甩钩入湖,哼着小调,悠然的等着鱼儿上钩。

    垂杆不久,水面上就要水泡冒出,“呵,看来湖里的鱼不少啊。”应飞扬暗想,但随即,水下暗流涌动,平静湖面泛起了波澜,“难道来了什么大家伙?”应飞扬将头伸出船外探视,突然,湖面炸裂,水花四溅,升起了一轮“金日”!

    “日头”带着一股炽人高热,四溅的水花和周遭的雾气被这高热蒸发,雾气散开后,应飞扬才看清,那哪是“金日”,分明是一个外门弟子打扮之少年。

    这弟子身量较小,相貌俊朗,手持一把赤红炎剑,身上罩着一层金辉,光华闪耀,熠熠生辉,仿若从太阳上走下的金乌太子一般。

    “这是明烨吧?没看出来,原来他是藏拙了。”应飞扬思索一番,才将眼前之人与记忆中的那人对上号,眼前之人唤作明烨,也是通过天榜题名之人,只是当日表现平平无奇,并没有什么过人风采,所以应飞扬并未将他太放在心上,如今观之,剑法如何尚不得而知,但这一身纯正沛然的纯阳功体却是连门中弟子都少有人能及,显然在天榜题名时隐藏了身手。

    明烨似是未曾料到会在湖中碰上人,眼向应飞扬之处一瞥,而在这分神瞬间,水面腾出一条黑影,直扑向明烨。

    光华映出这黑影形貌,竟是一只怪兽,此兽长逾一丈,长吻巨颚,钢牙铁爪,身上披着一层细密的金属般的鳞甲,拖着一条钢鞭似的巨尾,正腾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要噬咬明烨。

    应飞扬见此兽凶气腾腾,不禁为明烨捏了把汗,明烨却无畏无惧,他身在空中,右足一脚踩在那兽的下颚上,将那兽踩下,同时再借力变向,一个后旋身,手中赤红之剑自下而上撩起,炎流闪逝而过,在那兽肚皮划下一道伤痕,高热之下,竟散发出一阵肉香,怪兽吃痛狂吼,与明烨一起掉入湖中。

    怪兽见血,愈加凶狂,但也沉得住气,转身没入水中,水下只见一个隐约身影,绕着明烨周圈游动,却只是围而不攻,静待明烨露出破绽,明烨在水中,行动不便,一边蹬水,一边持剑,怎比得上那水中怪兽灵活自如,呆久了,自然会力疲,那时便是怪兽在此进攻的时候。

    眼看这怪兽竟也知道攻守进退之道,应飞扬心系明烨安危,也顾不得自己并无功力在身,挥手将先前系船用的藤索扔出,喊道:“接着绳子,上船。”明烨一愣,随即将绳索缠在手上,牵动身子向船靠近。

    那兽见有他人相助,登时沉不住气了,分水破浪,如一道黑舰一般袭来,森森巨牙带着腐臭之气咬向明烨,明烨一手跩绳,一手御剑,靠着绳索拉扯借力来变换身形,堪堪避过怪兽巨嘴,只是苦了应飞扬,应飞扬在功力全无状态下,力气不济,几次都差点被明烨连绳带人扯下水。

    怪兽终也察觉到关窍,游了半圈换个方向,再向绳索冲去,张开血盆大口要将藤索咬成碎渣,明烨却似是早有预料,振臂一喝,手一抖,藤索被抖成几个圈,仿若灵蛇一般缠住了怪兽巨嘴,一拉之下,将巨兽的拉的闭合起来,在兽嘴闭合一瞬,明烨身形瞬动,一跃跃至它背上,手中之剑往下一捅。

    哪只那兽背后鳞甲厚重,再加上明烨在水中呆的久了,已近力疲,这一剑竟只入肉数寸,怪兽发了狂,摇头晃脑,应飞扬终于撑不住,撒开了藤索,怪兽随即身形下潜,想将明烨带入水中,明烨却快了一步,若蹋浮木一般,一脚踩踏后从怪兽身上跃起,稳稳落在了船上。

    “我操船,你杀敌!”应飞扬、明烨对视一眼,虽从无交情,默契却自然而成,应飞扬急摇双橹,船若有生命一般,在水上打了个转,掉头向远处逃去,明烨拄剑单膝跪坐,巍然不动,整个人却像一座暂时沉眠的火山,随时可能喷吐出炽热狂焰。

    怪兽从水中浮出,钢鞭般的尾巴分拨水浪,对小舟穷追不舍,怪兽身形看似蠢重,速度却是极快,此时全力冲来,与小船的距离逐渐缩短,就在临近小船时,怪兽带着一串水花扑跃而起,庞大身子泰山一般的压来,要将船压成碎片。

    “动手!”应飞扬喝了一声,突然反向划桨,小船在湖面上甩了个尾,避开怪兽的压逼,同时,明烨如被小船甩出一般,跃至空中,身上光华再闪,剑带纯阳之威,一剑刺向鳄鱼空门大开的肚皮,肚皮上没有鳞甲护身,明烨手中赤红之剑直没入剑柄,一人一兽同时坠入水中,“啪!”的一声,带起巨大水浪,小船都如秋水浮萍一般,几欲颠覆。

    一人一兽皆沉入湖中,不见踪迹,未几,水下泛出朵朵血花。应飞扬方稳住身形,要去探看,船舷上探出一只手,正是明烨扒上了船,接着,怪兽的尸身也如枯木一般浮出水面。

    明烨坐下喘息一阵,一呼一吸间周身水渍被真气蒸腾,化作雾气散开,没有纯阳功体灿然金华的照耀,明烨的光彩也收敛了数分,面色是一种无血色的惨败,先前华光下流金一般灿然生辉的头发现在看来也只是营养不良的枯黄,又变成了不起眼的模样。

    但应飞扬却已将他牢牢记在心上,以他展露出来的实力来看,确实超过其他外门弟子。

    应飞扬看着怪兽的浮尸,啧啧赞道:“明兄真是好本事,这么凶狂的怪兽都能让你斩杀了,不过说起来,这怪到底是什么东西,似鱼而生爪,似兽却披鳞,莫非是传说中的龙么?”

    明烨摇头道:“自然不是龙,不过也沾了个“龙”字,此物唤作鼉,俗称猪婆龙,长江水脉上多有它们踪迹,只是身形这么大的我却是头一次见到。”

    “不是龙?那就好说了,不然我还真怕遭天谴呢?”应飞扬探出船桨将猪婆龙的尸身勾过来,“名中除了“龙”字外,还带了个“猪”字,那便是能吃了,费了一把力气把它钓上来,总得尝尝味道吧。”说着,应飞扬伸剑向猪婆龙的腿锯去。

    “错了,猪婆龙的腿肉质粗重,算不上好吃,倒是尾巴滋味肥美,无论是烧烤还是煲汤,都是上等佳肴。”明烨将猪婆龙的巨尾锯下,轻车熟路的剥开鳞甲。切成等长肉条,掌中之剑泛出流火,竟直接将肉烤熟。

    应飞扬不禁赞道:“好手段,明兄见识既广,修为又不凡,不知师从哪位仙长?”

    明烨却低头不语,默默用剑挑起一根肉条:“尝尝吧。”

    应飞扬也不追问,伸手接过肉条,在指尖触碰肉条时,面色却陡然一变,一股浑厚纯阳真气顺着指尖涌入他的经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