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二章 奇锋剑夺 2
    readx();    眼看应飞扬随手毁去一船,便是再蠢,也能看出应飞扬欲挑起两人争斗的心思,邢飞怒道:“应飞扬,你若要剑,便凭本事,耍弄这些诡计算什么好汉?”

    应飞扬冷嘲道:“看二位并肩同行,应该是已经结了盟,以众击寡才得来的双剑吧,不知这又算不算得上是好汉行径?又或者二位想试试我的本事,不妨也齐上,我倒不介意以寡敌众,看看你们能不能从我手上夺得了船。”

    应飞扬说罢,一手拄剑,一手比了个“请”的手势,嘴角带着三分轻嘲,七分自信的微笑,凌厉之气似乎裹挟这烟波水汽向章邢二人涌来,未战便已声势夺人,章、邢二位却忌惮应飞扬的身手,且应飞扬船停的位置巧妙,恰在二人一跃之距以外,没有登萍踏水的功夫,还未交手就已尽落下风。

    章柳哼道:“船也是人造的,这里这么多树,还造不出一艘船吗?”说罢便要抽剑砍树,却被面带尴尬的邢飞拦住。章柳不解之际,又传来应飞扬的嘲弄声。

    “章师兄应该是少爷出身,没干过农活吧?”章柳面色一寒,显然是被说中了,“你也看看周遭,连这满山的油松都不识得吗?这通幽谷的树只油松一种,油松木质坚硬,枝粗干状,是用来做支柱梁顶的上好木材,你只用薄薄一把剑,打算砍到几时?”需知剑薄刃无脊,利于挑刺而不利于劈砍,砍树时最容易卡在树中,稍有不慎还会损折剑锋,再怎么样锋利的好剑,砍起树来都不会有一把斧头好用。

    章柳面色一红,强硬道:“这便与你无关了,纵使费些时间,总能做得出来,好过拿剑向你换船!”

    应飞扬轻轻一笑道:“换船?二位是不是误解了什么,我换与你们的可不止是船,更重要的是——”应飞扬一指向天,直指高挂空中的一轮红日。“——时间!”

    “当然,如果两位有那时间和气力,慢慢造船出来也无妨,只是动静莫要太大,不然被人盯上可就不妙了。”

    邢飞心头一凛,明白应飞扬所指,此次剑会,得剑只是一时占优,难在要将剑保留到最后。若以先得剑后寻船的常人思维推算,六艘船已被取走,所以此时剑岛上的六人都是得了剑的人。而得了剑的人之间并无利益冲突,若是此时随应飞扬一起,乘最后的船去了剑岛,胜局基本可以提前锁定了。

    相反,若是被留在通玄谷中,目前谷中大概还有十八人,其中大多数都是无剑之人,有剑之人可谓是众矢之的,若想在接下来的一日一夜中砍树造船而不被察觉几乎不可能,在费神费力造船的同时还要抵御不知何时出现的敌人,并将剑保管到最后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眼前做出的抉择,可能会成为影响胜负的关键,“章柳的剑法弱于我,若是对他出手,应是十拿九稳。”这个念头一起,便迅速在邢飞心中滋生扩大。邢飞看着应飞扬挂着淡然笑容的俊脸,只觉那张脸变成了诱人堕落的恶魔面孔,握剑之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竟按不下跃跃欲试的冲动。

    此时忽闻背后破风声袭来,竟是章柳起招攻来,也亏得邢飞心中也有算盘飞身一扭,一个回旋,便架住了章柳的剑,怒喝道:“章师弟,你做什么?”章柳不答,只是将剑式催的更加紧密,手中长剑划光舞芒,剑尖好似疽疮跗骨,不离邢飞胸前数寸之地。邢飞剑舞如满月,严密护住周身,虽落下风,但也一时无虞,口中道:“章师弟,咱们可是同门学艺,说好同舟共济的。”

    章柳不理不睬,邢飞口中却是“师弟”,“师弟”的唤个不停,他越唤,章柳目光越寒,招式越狠。

    “贱仆!哪个是你师弟?叫我公子!”章柳终是忍不住答话,双剑相抵,四目相对,章柳眼中竟是彻骨的冰寒。

    邢飞一愣,似被说到了痛处,面色随即一沉,冷喝道:“好!好!又在这里给我端主人的架子了?那公子打输了,可莫要再娘们一般哭哭啼啼。”说话间,邢飞环剑卸力,将章柳剑劲抖向空处,随机化守为攻,剑如蛟龙出海直刺中宫.

    章柳腕一抖,在胸前织出绵密剑网,将来招尽数当下,口中喝道:“忘恩背义的狗才,若非是我,你哪有际遇被师傅收入门下,耀武扬威?”

    “若非你心性轻浮,又怎么会不为师尊所喜,今日我便替师傅教训你!”邢飞两眼也冒火,下手越加狠厉。

    二人相争虽说是应飞扬一手促成,但这样打出真火却出乎他意料,应飞扬边看边听,也算听出些眉目。

    原来章柳本是世家子弟出身,而邢飞不过是他身边随侍的小厮,章柳天生有些灵性,家中便寻了一个凌霄剑宗的外门老道教他些本事。但那老道见邢飞根骨还要胜过章柳一筹,便将邢飞也一并讨取收入门下,于是邢飞便从一个家仆摇身一变成为章柳的师兄,入门之后,邢飞修行进步比章柳还要迅速,甚得他们师傅喜爱。

    章柳暗恼逊了仆从一筹,自感面上无光,邢飞也常为卑微出身伤怀。二人皆是既自卑又自傲,是以心中一直埋着疙瘩,虽是同门,却从未交心。

    此次剑会,章柳和邢飞师兄弟本约好一同合作御敌,所以二人才会同行出现,哪知遇上应飞扬挑唆,章柳见邢飞目光闪烁,心知这师兄已被说动,而他的实力又逊邢飞三分,所以便先下手为强,也引得新仇旧怨一并爆发。二人既然撕破了脸,下手也在无留情,一时狠招尽出。

    应飞扬在旁看的连连摇头,无怪乎任九霄瞧外门弟子不起,外门弟子品质确实是良莠不齐,比门中弟子少了清逸脱俗之气。眼看那两人剑法拼斗不止,口上争锋也不停,直从两人恩怨扯到了幼时的丑事。

    应飞扬实在听不下去了,插嘴道:“邢兄,明心剑法以心运剑,讲究心思澄清,明审敌我,你现在怒火炽盛,如何让剑心清明?”

    短短一语,使邢飞如醍醐灌顶一般清醒过来,当即收敛剑中怒意,冷静以对,剑意登时一变,原本他修为就比章柳高,只是被偷袭失了先机,眼下简单利落的几记直刺,却如打蛇七寸,截断了章柳剑招后续变化,章柳空有后招,却无力施为,眼看先机渐渐被夺回,章柳咬牙,招招抢攻,将剑舞得银光霍霍,半点先机也不让。

    应飞扬又是一叹道:“章兄,你也使差了,拂柳剑法风在前,柳在后,从来只有拂柳之风,哪有掀风之柳,本就是因敌而变,后发制人的剑招,你用它来抢攻偷袭已是不对,现在还处处争先,这是何必呢?”

    章柳闻言,心中亦是恍然大悟,当下攻势一缓,藏劲与绵,以变应变,剑使得软绵绵轻飘飘好似柳枝一般无力,确是缠、点、绕、黏并用。看似风中弱柳一般随时可破,但狂风过后,弱柳依然吐绿摇曳,虽然略占下风,但却守得绵密。

    邢飞剑招再催,却也攻他不下,心中不由急躁。怒道:“应飞扬,你这算什么?真当我们是牵线木偶吗?”

    应飞扬笑道:“哪有啊,邢兄,你又动怒了,莫分心,不然章兄点灵墟,拂神藏你可怎么应对。”

    章柳闻言苦撑多时,正感头昏脑涨,听闻应飞扬此言,如醍醐灌顶一般头脑一清,当即如应飞扬所言,一剑斜斜点向邢飞胸前,邢飞敛神挡招,章柳的剑却毫不着力的被他轻轻荡开,随即向上斜走,若风吹柳动一般拂向神藏穴,邢飞竟是当无可挡,身形急退,“哧”的一声,前襟被划开一口,心口一凉,惊出一身冷汗。

    此时又闻一声:“邢兄,下阴都,走期门,直入紫宫!”

    邢飞正是心神失守之际,也不及思索,依声出招,长剑若灵蛇吐信,干脆利落的三招直刺,章柳的剑网挡一,卸二,不过三,被撕扯出一道裂隙,剑网既破,章柳不敢再乘胜追击,随即身形一转,连退三步,与邢飞转为对峙。

    此时又听道应飞扬的轻嘲声:“看到了吗?这才叫拿你们当扯线木偶!”

    “应飞扬!你!”章、邢二人闻言,皆是气结,同时怒目直对应飞扬,竟有同仇敌忾之态。

    应飞扬不畏不惧,索性盘腿坐下道:“看二位这态势,莫非又想联手了?若是想齐上不妨快些,不过,谁先出招谁后出招可要先商量好啊,毕竟先出招的人可能会腹背受敌啊!”

    此言一出,章邢二人气势随之一馁,两人既已交恶,那谁会冒着腹背受敌的危险先出招,三方制衡下,场面竟然一时凝滞,唯有山风飒飒,吹动着不明的心思。

    应飞扬又道:“攻谁,防谁,谁会与谁联手,谁又会对谁动手,你们可要快考虑清楚,不然现在是你们二人争一船,过一会可能就是三人、四人、五人争我这一船了.”

    似是为了应和应飞扬所言,远处隐隐有人声传来,而且听其声势,怕是非只一人,章柳邢飞二人面色齐齐一变。

    邢飞一咬牙,脸露哀求对章柳道:“柳哥儿,算我求你,便将机会让与我吧,你生下来便是世家子弟豪门贵胄,就算不入凌霄剑宗,至于我,你说的没错,我是贱奴一个,人轻人贱的烂命,这是我唯一一次机会,错过了,就再也无法翻身,你不要再与我争了!”

    耳闻邢飞口中道出幼时称谓,章柳一阵恍惚,昔年之景似是又回到眼前,那时不解尊卑,不知利害,一族之中,竟只与眼前这个仆从之子交好,成日黏着他一同玩耍,不知何时起,二人渐行渐远,竟到如今剑锋相向的地步。

    章柳心有所感,神色一敛,口中却冷道:“到底是下仆,见识浅薄,我樟城章家虽远不及五姓七望这般名门大族,但也屹立百余年不摇。不争,你当这富贵都是天上掉下的么?不上居庙堂争煊赫,下在江湖争膏粱,哪来的来的累世繁华,百年风光?”章柳言锋凿凿,邢飞一时也为他气势所夺,垂头默不作声。

    章柳看他蔫头蔫脑的样子,又气骂道:“你若不改了这动辄低头哀求的奴才相,剑法再高也改变不了你的身份,需知动之以情,终归不如动之以利!”

    章柳说罢,转身对向应飞扬:“应飞扬,你说一剑换一船,可算作数?”

    “自然作数!”

    章柳道:“空口无凭,我如何信你?”

    应飞扬笑道:“各取所需而已,若是每人都像你这样,天下还怎么做生意。”

    章柳冷哼道:“好,我便信你,接着!”说罢竟将手中之剑一抛,扔给应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