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一章 奇锋剑夺 1
    readx();    南八神态凛然,迥异前日,一派逼人锐气,应飞扬见之,心中暗自叫苦不迭.“早知如此,昨日我多什么嘴,装什么好人!”但在逼人剑意催促下,灵思瞬间闪动,竟将方才苦思的问题想通了.

    “你想跟我打,我却不想跟你动手。接着吧。”应飞扬将手中玉配扔出。

    南八接过玉佩,脸带恼意道:“你这是何意,看我不起么?”

    “非也非也,正是因为高看南兄,才不愿与你交手,若是往日,战便战了,但观南兄气象,已是今非昔比,此战我也难以轻取若耗损了力气后遇上任九霄,便要吃大亏了,我与任九霄有些过节,在遇上他之前无谓之争能避则避。”

    “嗯?这也算无谓之争吗?将玉佩交我,你又如何寻剑?”

    “我若料得不差,这玉佩并非关键之物,南兄手中之玉应是天玉吧,还请现在就来个天地合,也好印证我的推测。”

    “玉佩竟不是关键之物?”南八心中疑惑,但见应飞扬毫无战意,只得收剑取玉,南八手中之玉是一玉环,比起应飞扬的玉璧正好大了一圈,待将双玉契合一起时,玉璧突然一亮泛起绿光,璧上的花纹如活络一般,碧光顺着纹路流窜一闪而逝,双玉拼在一起正是通玄谷的地图,碧光消散后仍有一点仍在闪着光。

    南八又惊又疑:“这便是藏剑的地方么?”

    应飞扬却如料到一般:“果然不差,那这把剑就由南兄去取了,其他剑的寻法,我也有了眉目。”

    ”不是吧?你还真能窥一斑而见全豹,只凭这一把剑,便能推出其他剑的位置。”

    应飞扬笑道:”推出位置还算不上,不过总算有了不用争玉便可寻觅的法子,南兄试想一下,这夺剑会既然号称公允,那藏剑位置必然不能随意,如果一剑就在你出发地附近,却离我甚远,那你不是平白捡了便宜。且看此剑所在位置,与我二人出发位置相距相等,所以其他组也大抵如此,咱们且以巳组为例,他们组的剑要距巳组二人出发点相等,必然在此线之上。“

    应飞扬拿出地图比划,从巳组二人出发位置中化了一道线,南八眼神也随着此线划动越来越亮,恍然大悟。南八不禁赞道:”原来如此,应兄你脑子是怎么生的,竟想出这么好的方法!”

    应飞扬摇头道:“只是比海底捞针稍好而已,藏剑位置定然隐秘,沿路找寻也可能错漏,只能算个费功夫的中策,最好的上策,还是等人将剑乖乖送上。“

    南八更是不解:“乖乖将剑送上,这又是什么办法?”

    应飞扬笑道:“说不得说不得,都让你学去了,我可怎么办,别忘了我们可还算是对手,你莫问这么多,抓紧时间取剑吧。”

    南八失笑道:“哈哈,还藏着掖着呢,也好,这次又蒙兄弟指点了,不过下次见面,还是希望能与你战上一次,我先告辞了。”南八自来熟的拍拍应飞扬肩头,之后大步离开

    待南八走远,应飞扬才暗擦一把汗,“差点就露底了,好险,时间不多,我也该赶快了,只盼路上莫遇上什么野兽。”

    通玄谷另一侧,却有一场悬殊之战,任九霄不丁不八的随意站立,剑犹未出鞘,只单手就尽封对敌者的招式,冷道:“灵凤十三式,在你手中竟然如死禽一般,我方才说站着不动接你十三剑,现在却实在没兴致看下去了,换你接我一剑吧,接得住,我答允你的同样奏效。”说罢,连剑带鞘信手一挥,便将对手击退数步。

    那弟子稳住身形,却喘息不止,脸带怒意道:“任九霄!你要我的玉璧,我给你便是,何必如此咄咄逼人,不留余地!”

    任九霄冷哼道:“我只是看不惯你们,将我凌霄剑宗的剑法使得这么不三不四,平白辱没了我派名声。”

    那弟子忿道:“你又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是出身比我好而已,我也是苦练剑术,寒暑不缀,我若生为派中元老之子,又得掌门亲授,成就定不在你之下。”

    任九霄嗤笑道:“单听一个苦字,便知你剑止此耳,再练也定无寸进。莫要废话,接剑吧。”任九霄缓缓拔剑,无锋乌木剑不过露出数寸,未开刃的剑锋却已有锐气逼人之感。对面那弟子竟露了怯,神色惊慌的拿出玉佩道:“你莫要过来,你再过来,我便毁了它,让你也寻不到剑。”

    任九霄见他形态,竟也露出怒意:“好歹也是凌霄剑宗的外门弟子,连接我一剑的胆魄也没有吗?剑艺不成便罢了,连剑骨也没有,你,不配再做凌霄剑宗之人!”

    那弟子周身气流似也随任九霄情绪变化,他本能的察觉不妙,连剑招都忘了使完全条件发射般的低头侧身,玉佩拿捏不稳,脱手而出。与此同时,一股耀眼气芒,狂飙呼啸擦耳而过,锐风入耳之声竟如凤唳,这一瞬间似乎是让他产生了错觉,仿佛有一只彩凤振翼向他飞来。

    “叮!”剑故意斜走三寸,未伤他皮毛,钉在了身后的松木上,但对心神的摧折却远胜**伤害。

    那弟子却双足无力,软到在地,面如土灰,口中喃喃道:“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灵凤剑法。。。我练差了,确实练差了。”

    玉佩这才落下,任九霄接过玉佩,轻抛着把玩几下,双手一用力,竟将玉佩碾为齑粉,道:“按图索骥的道具而已,要毁便毁,我有何稀罕?”

    又弯下腰,扳开那弟子握剑的手掌,将他的乌木剑取走:“看清楚了吧,以后这只手,用来犁地,握笔,数钱怎么都好,就是不要再握剑了。”说罢扬长而去。

    剑离手,精气神仿佛也全被抽走一般,寒暑不缀,日夜苦练,多年的辛勤全变成了笑话一般,只因这世上有一种人唤作天才!他们生下来就是为了将他人的努力化作徒劳。

    那弟子如若癫狂,似泣似笑,如夜枭鸣叫一般在幽深林间回荡。

    日头逐渐西沉,在通幽谷中拖曳出道道树影,林荫中,两道人影正急急穿行,直向镜湖奔去,二人皆是参会弟子,身上都背着双剑,身影如箭,转眼便已到湖畔,环眼四顾,湖面除雾气缭绕外,空无一物。

    高个弟子奇道:“奇怪了,按照地图指示,船应该就在此处,怎见不到踪影。”

    矮个弟子道:“莫急,沿着湖慢慢找,总能找到。”

    此时忽闻湖面传来悠扬歌声:"通玄谷幽灵凤飞,镜湖水清蜇龙肥.只恐匆匆留不尽,一竿钓得日头回.”但见烟波浩渺中,一舟分水划波而来,船首闲坐一位垂钓少年,剑眉斜挑,嘴角含笑,湖风之下衣带翩飞,衬得更显风姿卓绝。若遗世而独立,凌万顷之茫然。

    看来者风姿气度,二位弟子竟也暗觉形愧,高个弟子叫道:“应飞扬,是你,你弄什么玄虚!”

    应飞扬含笑道:“原来是章柳和邢飞两位师兄,我哪有弄什么玄虚,只是看两位师兄寻船而不得,想搭你们一程而已。”这两位弟子中高者叫邢飞,较矮者叫章柳,皆是天榜提名之人,名姓早被应飞扬记下。

    “多谢,不必!”邢飞自然知来者不善,当下一口回绝,转身欲离。

    “邢师兄若要去别处找船,就不必麻烦了。”应飞扬一扯船尾纤绳,雾霭中又现出两艘小船。“十二艘船,六艘已被人取走,我又沉了三艘,剩下的船都在这了。”

    这便是应飞扬的谋算,锋海洗剑会围绕而剑展开,在规则的刻意引导下,寻剑夺剑自然众人的目标,多数人只顾争夺着玉佩玉环,却忽略了船也是必要之物。

    剑在暗处,找寻不易,应飞扬无法动用真气,行动缓慢,想要先一步取出剑十分困难。而船的位置却标注的清清楚楚,是以他一路规避野兽和其他弟子,来到湖边,又趁着其他人犹在争斗夺剑时,将其他船能带则带,不能带则毁。

    “应飞扬,你到底想甩什么把戏?”章柳含怒问道。

    “无他,带人过河总要船资,你们若有多余的剑,不如送我一柄吧。”

    邢飞道:“哼,我等两人就两把剑,哪来多余的剑给你。”

    应飞扬装出一副苦思样,道:“也对,两人两剑两艘船,确实正好,没有多余的。”突然见应飞扬拔出无锋剑,眉峰一挑,陡然焕发出一种凌厉逼人的气势,随后剑一旋,利落朝身后一艘船上一指,一声闷响,船底竟破了个洞慢慢沉没。

    “剑气离体?”看见应飞扬未触及船身,船便沉没,章邢二人心中又惊又疑,只道应飞扬已能剑气外放,只道应飞扬已能剑气外放,再听应飞扬笑道:“这下好了,只剩一艘船,这样就多了一个人一把剑,不知两位师兄谁愿意把剑让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