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章 初逢敌手
    readx();    通玄谷位于凌霄崖后山,山色苍翠,松柏常青,因地处背阴幽谷,常年笼着一层化不开的薄雾,云缭雾绕之下,更衬的通玄谷恍若仙境。

    而通玄谷怀抱一湖,名曰镜湖,湖如其名,当真碧澄如镜,波澜不兴,直将万里云天映在湖面上,湖光山色蔚然一体,怎能不让人啧啧称奇.但天地造化,鬼斧神工还不止于此,若是眼力够好还可看到镜湖水波中还有一赤色岛屿,此岛名为洗锋岛,岛屿虽小,却突兀而起,峥嵘屹立,宛若镜湖之下暗藏一把利剑,不甘被湖水淹没了锋芒,正向上探出了自己的剑尖,。

    岛屿与地底火脉相接,寸草不生,本是一小块不毛之地,但岛心一宽不过数丈的小潭,却使这块不毛之地成了仙家重地,原来潭中有一种奇异铁砂,可依附于兵刃之上,便是朽刀钝斧,被此砂附上,也会成为削铁如泥的神兵,但此砂熔点极高,寻常炉火难以炼化,唯有借助洗锋岛下一年爆发一次的火脉,待火脉爆发之时,将兵刃倒插于寒潭之中,在地火与寒潭水火交加之下,才能使兵刃煅出风采,因此岛屿才会名为洗锋岛.

    这谷中有湖,湖中有岛,岛中有潭的奇景堪称一绝,但应飞扬此时穿梭在通玄谷林间,却是与周围生机勃勃之景格格不入.只见应飞扬满脸郁卒,失魂落魄,周遭之景都是入眼不入心,连身边出现一人都不曾察觉.

    “久不相见,本想赞你一句风采更胜往昔,但看你这般心神不属的样子,这话我还真赞不出口啊!”

    应飞扬这才发觉,抬眼望去,一青年身着松纹道袍,头顶七星道冠,怀抱一剑,背着包裹,语气虽带几分玩笑之意,脸上确实亲和笑容,似是早就等待应飞扬出现.

    应飞扬见到此人,眉宇间愁色也一轻,又惊又喜的迎上道:"付清名付师兄,好久不见,你怎会在这里?”

    来人正是付清名,一年前多应飞扬曾与付清名,张毅之,谢灵烟三人并肩作战,虽相交不过短短数日,但因共经生死,感情格外亲厚。自来到凌霄剑道后,与谢灵烟自不必说了,与张毅之也是时常碰面小聚,唯独付清名,因做事稳重成熟备受掌门器重,常常被委派任务外出奔波,因此一直没有机会与他叙旧。如今在此处相见,,应飞扬心中欣喜自是难以言说.

    付清名笑道:"说来也巧,你们这些奇锋剑夺的参与者都要配上一个年长弟子监管照应,因为人手不够,我也被拉来凑数了,谁曾想竟然会和应师弟一组,这下好了,以应师弟修为,监管照应都可省下,,我便忙里偷会闲,见识应师弟的风采.”

    应飞扬一听此言,当即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道:"万幸遇上了付师兄,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付师兄你可一定要拉我一把啊,这次能否通过试炼可全仰仗你了.”

    付清名眉头一皱道:"应师弟何必妄自菲薄,以你的剑术,便是亲传弟子中能与你并肩的也不过凤毛麟角,如今不过区区一个奇锋剑夺又如何难得倒你?”

    “唉,付师兄你有所不知……”应飞扬愁眉苦脸的道出事情原委,付清名听着,也不禁慨叹道:“这….你还真是够倒霉的啊.”

    “可不是么,所以才要你救我啊,付师兄有什么有用的消息赶紧透露一二啊!”

    付清名无奈道:“没有啊,奇锋剑夺每年都是有十四把剑,分别按十二星次和太阴太阳命名,只寻得一把便可通关,但藏剑之处每年都有不同,所有明面上的提示都装在这包裹里了,至于其他我一概不知。”付清名扬扬手,把包裹掷给应飞扬.

    随后又道:“不过应师弟也莫要灰心丧志,若要考较你们身手,天榜题名就足够了,锋海洗剑会重在考察心性智慧,应师弟机智巧变,或许不用舞刀弄剑便可入围.”

    应飞扬只当他是安慰,又是长叹一声不做回应,付清名笑道:"你还莫要不信,洗剑会早在门派建立之初便开始举行,最初确实是用以衡量弟子智慧,只是我等后人不解前辈们深意,一味恃剑争强,反而落了下乘,应师弟虽然不能动剑,但没准能因祸得福,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唉,罢了罢了,听天由命吧,大不了回去和师傅继续招摇撞骗!”应飞扬又认命般的叹了一声.

    话音方落,天空信号亮起,付清名急将怀中之剑塞给应飞扬:“只顾说话了,差点耽误正事,将你的剑给我,比试时只能使用这乌木无锋剑。”

    应飞扬接剑入手,比划两下,乌木无锋剑沉甸甸的,两侧却不开刃,与那日刻字所用的一般无二,不觉啧声道:"这剑也太不趁手了,好歹也给我把像样的兵器吧.”

    “要好的兵器是吧,自己去找吧,还忘了告诉你,若你能顺利通过奇锋剑夺,你所夺取的那把剑也当做彩头归你所有了,经过洗锋海洗练过的剑可都是神兵利器,哪怕只为了得剑,都值得你拼上一拼”

    换了剑后,傅清名又将包裹上的封符撕去:“包裹里有这次洗剑会的详细规则,和其他所需物品,时间已到,你可以出发了,我便在此祝应师弟旗开得胜了。”

    说罢,付清名匆匆离去,转瞬没了身影。

    ————————————————————————————————

    应飞扬打开包裹,包裹中有一块火石,两个菜卷子,一张羊皮卷轴和一个锦囊。

    羊皮卷是一张地图,寥寥数笔,便将通玄谷,镜湖环环相套的地貌勾勒出来.地图上另有二十四个点,代表二十四个通过天榜题名测试的弟子所在方位,按照“子丑寅卯”十二地支分成十二组,每组又有“天地”二人,等距排成一个大圆环,应飞扬所在位置是地图右下角的“辰地”位,。图中镜湖上,还标注了十二只同样按号排列的小舟,可供选手们渡湖,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再打开锦囊,锦囊中不过一个字条和一块中空的环形玉璧,玉璧正面所雕纹理,与地图中所绘地貌有几分吻合,背面则刻着“地璧”二字,而字条上只有寥寥几字“天地合,奇锋现。阴阳转,兴波澜。"

    "就这几个字,这叫哪门子的详尽规则啊!”应飞扬不禁腹诽了一句。

    “算了,反正我也不急着找死,先琢磨一下这规则吧。”应飞扬索性将包裹中的花卷拿出来,边走边吃。

    “按照掌门他们的推算,火脉爆发应该在明日入夜,此地离洗剑潭水路陆路加一起也不过半日行程,看来是存心留时间让我们相斗了.”

    “另外就这两个小花卷也撑不到明日啊,也要想办法自己解决了,索性还有火石,不用茹毛饮血,打些鸟兔也算改善伙食了,只是听说谷中还有些猛兽,我可不能捕猎不成反成猎物了。”

    “天地合,奇锋现.这不难理解,我这块玉璧既然是地,便该是要和“天”之玉的人争夺了,若是合天地两玉在一起,应能找出藏剑地点了。。。。只是,这仍然免不了动武,若真如付师兄所说,此会重心性智谋胜过剑术修为,那不知取巧的捷径又在哪?”

    应飞扬潜心思索,想将这千头万绪的线索理清,好似有所悟,却又欠了临门一脚.不得其法之际,忽闻左侧有急促脚步声传来。

    “来的竟然这么快!”应飞扬急将最后一口花卷咽下,心中盘算“如今比赛不过刚开始,能赶到我这里的,应该只有“辰天“位的人,只是此次剑争胜负不在一时,不但要寻得剑,还要将剑保管至明日,所以养精蓄锐,伺机而动才是上策。这么急急火火就赶来的,不是无智之人,就是确有压倒其他人的实力,莫非来的会是任九霄?”

    且不说来者究竟是谁,但看应飞扬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气质便陡然一变,眉宇颓色一扫而光,换做三分潇洒,七分自信,尽是一副少年英才之态。负剑而立,好整以暇的静待来者。

    这边是昨日他随清苦修炼的结果,凡高手相争,不但只比招式根基,更重要的是拼气势,清苦之所以多年行骗却无人戳穿,便是依仗了他千锤百炼而来的高手气势,而应飞扬与清苦对视一夜,虽是身心俱疲,但也总算学了个皮毛,再加上他在天榜提名中表现极为抢眼,或许可以凭此虚张声势一番。

    待来者现身,应飞扬倒是颇感意外。

    “我原以为来的会是任九霄,没想到却是你,南兄,巧啊。”

    对面南八却是苦笑:“不巧,竟然遇上你,算是抽到下下签了。”

    应飞扬掏出玉璧,高高弹起到:"南兄应是从辰天位来的吧,此时定是想要我这块玉璧,不过恕我直言,南兄若现在与我交手,胜算不高。”

    南八略带气馁的自嘲道“何止不高?凭你昨天露出的那手来看,我差了你不知多少,根本就是毫无胜算!”。

    “有门!”应飞扬心中暗道,口上说:“南兄过谦了,我与南兄也是投缘,不想与你为敌,不如罢了争斗,你我二人联手以众击寡,从其他人手中再夺一对玉璧,你看如何?“

    南八一愣,“联手?”随后手托下巴沉吟道:“我是肯定打不过你的,你抢我玉璧跟吃饭放屁一般轻松,我抢你的玉璧可就难了。相反,要是与你联手,只依仗你的实力,差不多算是稳赢了,只要不傻,都该知道要选哪边。”

    “这么说来,南兄是同意了?”应飞扬不动声色,心里暗笑,还好遇上的是南八,这下非但可以免去一架,还可以拉个打手了。

    那知南八后退一步道:“换成是以前,我肯定没二话的答应了。”随后话锋一转,苦笑摇头道:“不过昨日,听了了兄弟你一席话,我大有感触,若是整天想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捡尾刀,见到打不过的高手就缩卵子,我这一辈子都用不出快意磅礴的鲲溟剑法,就算走运入了凌霄剑宗,也只能做个给人跑腿使唤的小角色。“

    南八缓缓抽剑,使剑的手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剑方出,便见逼人气象,眼前南八与前日判若两人,当真入鲲鹏振翼,抟扶摇而冲天一般。

    “宁失玉璧,不失剑意,应兄弟,昨天你教了我剑理,今天该指点我剑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