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外传 故剑情深 3
    短短瞬间,局面翻转,方才还如蛇口中的黄鹂鸟般弱小无力的少女转眼变成食蛇的迦楼罗,干净利落的将蛇君杀死,而少女却似犹有余怒未消,此时提起裙子来到蛇君半个身子扎进墙里的尸体前,小蛮靴狠狠踢踏着蛇君裆部。一脚接一脚,“臭流氓,想占本小姐便宜,活该去死啦你!”

    两名少年只看着蛇君渐渐变得血肉模糊的裆部,便同样觉得肉疼,心中皆泛起一念,“这姑娘,邪性得紧……”

    纪凤鸣轻轻咳一声后少女才停下来,回身对二人甜甜一笑,抱拳道:“是了,还未道谢呢,小女子宁悠悠,多谢二位出手相助!”

    纪凤鸣面待戒备道:“不必,以姑娘修为来看,我们出手倒是多此一举了,只不知姑娘故意隐瞒修为是何缘故?”

    那自称宁悠悠的少女转了转乌溜溜的眼珠,眼睛灵动,哪还有先前痴态?“故意隐瞒?我哪有?我有说过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吗?没有吧!你们又没问过我有没有修为在身,那我怎么能算得上隐瞒?”

    “这样也行啊?”持剑少年不由赞了声。

    纪凤鸣皱皱眉追问道:“那姑娘先前不做抵抗的被他们掳走,又是什么用意!”

    “没什么用意啊,只是今日……哦,子时已过,应该说是昨日了,昨日我算了一卦,卦象为否,否乃凶卦,刀兵不祥,妄动干戈变化加重杀气,酿生血灾,但若静而待变,便能得他人相助,否极泰来……嘿嘿,看来我算得丝毫没错!卦象告诫我不能动手,我便任他们掳去了,果然有你们相助,有惊无险的过了一天。”

    “原来是个女神棍啊……”听她滔滔不绝的讲着卦辞,持剑少年似懂非懂,不由嘀咕道。

    “呸呸呸,你才神棍呢!”宁悠悠听了竖起柳眉气鼓鼓道:“推星测命、周易卦卜本小姐都是专门的,岂能跟那些江湖骗子混为一谈!”

    “有什么区别……”那少年又忍不住小声道。

    “区别大了!算了,虽然那条死蛇最后是我解决的,但若不是你们我也拖不到子时,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人算上一卦当做答谢,尤其是你。”话不投机,宁悠悠朝持剑少年扬扬下巴,摆出一副“便宜你了”的样子道:“让你见识一下本小姐的本事,你便知我与江湖骗子的天壤之别。”

    “算了吧,我不信命……”持剑少年却是兴致寥寥。

    “你!”宁悠悠跺了下脚,道:“那是你以前没遇上本小姐给你算怪,遇上我,你便信命了!快把你生辰八字报出来!我给你测个吉凶!”

    那少年推辞几下,却也耐不住纠缠,最后只得乖乖道:“我是开元元年四月初三辰时三刻出生的,随你算吧。”

    宁悠悠听完后,闭上眼睛开始掐指推算命宫,嘴里念念有词,但手指一直不停掐算,半天也不见睁眼,光洁额头上还隐隐浮现出汗珠。

    “喂,你还算不算得出来!”少年不耐道。

    却见少女猛一睁眼,身子晃了两晃,虚弱得站不稳一般,喘了口后面露怒容道:“你这人,我好心与你算卦,你不信便不信,报上假生辰消遣我作甚。”

    “哪个消遣你了了?”

    “对不上!命宫、生辰、面相全然对不上!你生辰绝对不是这个!”宁悠悠一口咬定道。

    “我可没虚报生辰,是你学艺不精吧……”少年讪讪道。

    “呸,你若不是虚报,便是你家里人记错了你出生的日子,总之本小姐是不可能错!”

    纪凤鸣则略带讶异道:“姑娘方才使得是先天易数?”

    “有眼光!到底是‘道扇’高徒,与其他见识浅薄的人就是不一样”说着,狠狠白了那“其他人”一眼,又笑嘻嘻对纪凤鸣道:“纪道兄也会先天易数?”

    纪凤鸣摇摇头,道:“我只是识得,还谈不上会。但家师对推命算卜亦有涉猎,曾言算卦一学龙蛇混杂,下至走街串巷的江湖术士,上到洞察天机的得道仙士都能卜上一卦,但其间优劣差如云泥。算学流传最广的是《四柱推命法》,其法过于粗陋,颇不足论,高深一些的是《紫微斗数》,但虽入先天之道,却仍未脱后天桎梏。能入他眼界的唯有最高深的《先天易数》,只是这法门流传最少,精通者更是寥寥,没想到姑娘年纪轻轻,就能使《先天易数》,当真了得。”

    宁悠悠颇为受用,得意得向持剑少年扬扬眉毛道:“听到了吧,本小姐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次你将你姓名告知我,我用你的姓名来倒推命宫。”

    “还真是不放弃啊……”持剑少年颇为无语,道:“就叫我子慕吧。”

    “子慕?这算是哪门子的名号?”宁悠悠一听面色又变。

    “我的道号,不可以吗?”

    “自然不行,我要的是你本名!”宁悠悠气恼道。

    “本名啊,还不能给你,我打算等干成一件衬得上我名号的大壮举时才报出我的本名,所以现在就先使用道号。”自称子慕的少年郑重其事道。

    “这……这是个什么用意?”这次换宁悠悠不解。

    子慕解释道:“这不很明白吗,先拿道号应付着,若是做成一件大壮举,便报上本名算我正式的出道之战,若是失败了,换个道号重新来过呗,总之出道第一战一定要做得漂亮,一举打响名头!”

    “感情出道战对你来说是这个意思……什么时候打赢什么时候赢得漂亮才算第一战,太那个点了吧。”宁悠悠硬生生把送至嘴边的“无耻”二字吞了回去。

    “不然呢,你以为哪有这么多刚一出道就一举成名的人,他们成名之前不知换了多少名号。总之现在只能给你道号,你能凑合着用不?”子慕丝毫不以为耻道。

    “啊啊啊!”宁悠悠气得抓头发,道:“你没机会了,纪道兄换你,你报上生辰,我与你算上个吉凶。”

    纪凤鸣摇头道:“吉凶不必,我若寻人,不知宁姑娘可有办法算出欲寻之人所在方位?”

    宁悠悠道:“嗯……这倒有些麻烦,不知纪道兄欲寻何人?”

    “便寻这十二星相吧。”纪凤鸣指着蛇君尸身道:“屠村灭族,天理难容,这三人已经偿命,剩余九人,我便也一并除去吧。可惜方才因……出手过急,未留活口,不知其他人又在何处?”

    宁悠悠笑嘻嘻道:“这倒不必算卦,他们在何处本小姐知晓。”

    “哦?宁姑娘如何得知?”

    “方才他们抓着我,还当我被吓傻了呢,所以一路上该说什么便说什么,并无顾忌,你可知他们屠了那个村庄是为了什么?”

    纪凤鸣摇头道:“似是杀人夺物,但所夺为何在下并不知。”

    “他们夺得……嗯,应该在那匹马身上!”宁悠悠快步走到马面尸身旁,翻找一番后,摸索出一块令钥,“诺,就是这个咯。”

    但见宁悠悠手上拿着一个沾血的令钥,似是由青铜打造,造型颇为古朴。

    “这是何物?”纪凤鸣问道。

    宁悠悠将手上沾得血往马面衣襟上擦了几下,道:“那个吴氏一村看着普通,其实有一个了不得的先人,而这令钥正是打开他们先人墓室的关键,他们的那个先人呢,名号唤作吴起,你们应该都知道。”

    “吴起?”子慕和纪凤鸣同时肃然,“就是那个与孙武齐名,百战百胜的兵家先祖吴起?”

    “对,就是那个贪利好色,杀妻求将的吴起!”宁悠悠不屑的啐了口,继续道,“吴起变法失败,本是死在万箭穿心之下,死后尸身遭车裂,亲族亦被夷灭,但却有一些兵家弟子侥幸逃过一劫,便取了他旧时衣冠,在朝邑大费周章的替他修了个衣冠冢,将不少兵家典籍器物一并陪葬,而开启墓室的令钥也由定居在墓室周遭的守墓弟子保管,久而久之便成了一个村落,只是后来年代久了,村庄又逢战乱屡屡迁徙,从北方一直迁到江南,而村中之人也早忘了村庄建立,只把这令钥当做传村之宝供奉,却不知是用来做什么,却不想被十二星相盯上,传村之宝成了毁村的关键!”

    “莫非十二星相要盗了吴起墓,夺了兵家典籍?”子慕惊异道。吴起与孙武齐名,并称“孙吴”,皆为兵家代表人物,但孙武有《孙子兵法》传世,而吴起所著的《吴子兵法》四十三篇至今却只余六篇,若能让这些兵法现世,意义定是非凡。

    宁悠悠摇头笑道:“那帮禽兽不学无术,要兵书作甚?他们要的是吴起的虎符。”

    “那要虎符作甚,还能拿战国时得虎符号令大唐兵马不成?”子慕反问道。

    宁悠悠解释道:“这虎符不同一般,根据现有史书考据的话,它可能是天下间最早诞生的虎符,而它材质也非金非铁,而是由异虎精血浇筑凝练而成,再加上诞生后就随吴起这兵家始祖调兵遣将,征伐天下所沾染的绝世兵凶之气,可说是一件异宝。畜生道以人化兽,这虎符若是被十二星相的虎君得到,吸取了其中的虎煞精血,那他的修为肯定会再上一个台阶。你们应该不用我提醒吧,比起倒在这的三具尸体,十二星相中的龙虎双君要强上何止一星半点,甚至可以说十二星相的名号完全是靠龙虎双君打下的。纪道兄,你得了这令钥便已是毁了他们的计划,还是莫再要犯险的好,小心逼虎伤人。”

    纪凤鸣却隐含杀气的笑了声道:“逼虎伤人?不逼它,它便不伤人了吗?多谢宁姑娘指点,朝邑是吗?在下知晓了,恕我先行一步,告辞。”

    纪凤鸣转身欲离,子慕却道:“纪兄等待,也算我一个吧!虽未亲眼所见,但屠村之事确实难以饶恕,再加上龙虎双君名头听响,也适合作为出道第一战的垫脚石!”

    纪凤鸣见子慕虽隐藏姓名,但所使剑法正大堂皇,显然出自名门,而且方才,在蛇君以人质相胁迫的紧张情况下,他之所为依旧不偏正道,比起眼前这带着几分邪乎的宁悠悠倒是更值得信赖,

    而子慕亦对宁悠悠道:“那丫头,你都差点被这十二星相拐了,不想同去报复他们一下吗?”

    “哈,想拖本小姐下水?”宁悠悠哈哈一笑,“可惜本小姐一非侠义之人,二非贪命之辈,最重要的是胸襟还宽广的很,他们已经付出三条性命作为冒犯本小姐的代价了,本小姐大人有大量,便饶过他们这一次了,你们既然都不用我测吉凶,那便祝你们一路顺风。”说罢冲他们摆了摆手。

    纪凤鸣点头道:“既然如此,宁姑娘咱们后会有期,子慕道兄,事不宜迟,迟则生变,咱们这便出发吧。”

    子慕伸了个懒腰道:“唉,想来这观里睡个觉呢,结果又睡不成了,罢,先让十二星相除名,再补一觉不迟,小神婆,我先走了。”

    “去死啦你!”宁悠悠吐着舌头道。

    待二人都走远,又撅起嘴巴自语,“半夜三更,野外荒观,留我一个娇弱的姑娘家和三个死人,唉,男人啊……”

    宁悠悠不满的踢了下马面的尸体,却忽然神色一动,弯下腰捡起一物。便见捡起的是一个晶润玉牌,玉牌系着金带,牌上书写着龙飞凤舞般的二字——“凌霄”。

    宁悠悠回神一想,便知此物是子慕初入观中,躲闪蛇君设下陷阱时不慎掉落的,眸中闪过一丝亮彩道:“玉牌金带,原来是凌霄剑宗的亲传弟子,难怪剑上有此造诣。”

    随后沉吟片刻,又掏出六枚铜钱,凌空一抛。

    铜钱落地,宁悠悠细观卦象,“哦?复卦,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卦辞是说我利于有所前进,也罢,那我便走这一遭吧。”宁悠悠拍拍裙子,起身下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