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外传 故剑情深 1
    readx();    ps:沉迷游戏+卡文,正篇剧情不知道怎么推进,写外传换换脑子,说是外传,其实第六卷主线关系极大,因在主线中展开困难,所以单拎出来写。

    风吹云动,月影婆娑,一座荒废的道院静静伫立在幽夜中,斑驳的门漆,密结的蛛网,揭示着它已被遗忘了不知多少岁月。

    忽而,一阵急促脚步打乱月夜沉寂,月光下,三道“人”影匆惶而行,如被什么凶兽追杀一般,直到到了道观,推开歪斜欲倒的门板躲在其中后,才稍作喘息。

    方才形容他们为人影,着实有些勉强,待月光从破塌的屋顶渗下来映照他们身上,才看清他们形貌距离人似乎有很大区别。

    左边一个头戴红冠,嘴如长喙,手提两个勾爪,身长脚短,活像一只人形的公鸡。

    右边一个身材高大,肌肉虬结,脖子修长,一张马脸比脖子更长,连头发亦被梳成马鬃形,像是立直了身子的一匹马。

    第三个则更无人形,一身密布暗绿湿滑的鳞甲,不时从口腔中吐出的蛇信子,再加上阴冷暗黄的一对眼瞳,分明便是一条长了四肢的蛇。而这蛇人臂下还夹着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长发低垂,也不知是死是活。

    三个中的任何一个,拉出去都是可以让小儿夜啼的怪物,但现在却也只能仓皇逃窜,只因追赶他们的比怪物更怪物!

    “到底是从哪冒出的小怪物!这才多大就有这般修为,咱们堂堂畜生道十二星宿,竟被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追着打,传出去还怎么见人!”鸡冠头喘足一口气后。dudu1();

    “嘶——见什么人……自打天道主死后,咱们哪一天不是东躲西藏,你就知足吧,嘶,听闻在道中排名比咱们更高的‘恶火六兽’最近碰上‘物盛当杀’贺孤穷,结果嘶,死了个干干净净,你该庆幸,至少咱们遇上的是那小子而不是贺孤穷,还能留条命给你逃!”蛇形人吐着蛇信子道,连说话时夹杂着“嘶嘶”声。

    “说起逃命,蛇君你能不能把那傻娘们扔了,老子用疾足神通带你们逃出也就算了,还捎带着这傻娘们是怎么回事?”

    蛇人一舔蛇信子****一笑,拽起那女子头发露出她小脸道:“这次损失惨重,总得让我捞回点本吧,这小娘们傻归傻,这模样可俊俏着呢,而且傻了也别有一番风味,寻常婆娘见了我多是吓得屎尿齐流,昏厥到地,让人没了兴致,这小娘们不哭不闹,不喊不叫的,倒还称意!”

    看那姑娘,年不过十七八岁,正是春花初绽,最娇嫩可人的年岁,雪白的肌肤,乌黑的眼睛,虽称不上绝美,但却也是个********的俏佳人。只是在这些凶神恶煞寰伺下依旧木然,好似木头人一般。

    “蛇性本淫倒真没错,难怪你《兽元诀》修成了蛇相,留下她也可以,但我可先说好,留她是为了威胁那追来的小子用的,若那小子不吃这一套,这小娘们便毫无用处,你可别指望我再带她逃一次。”马脸人郑重其事的警告道。

    “行行行,我知晓了,马老哥你也是多虑,凭你的脚程,既然撇开他了,他便多半难再追上,况且一路上我想了想,那小子这么厉害,是因为他为了杀我们提前布下了阵势,得了天时地利。如今反过来,看我在这道观里提前布置一番,天时地利便归了我们,他不追来还好,若敢追来,嘿嘿,来而不往非礼也,让他也见识见识大爷的蛇毒!”蛇君一脸阴险道。

    马脸叹了口气,道:“罢,先随你折腾吧。”

    蛇君阴笑两声,开始布置,折腾了好一阵,才得意道:“好,那小子若追上,有我这连环三毒阵,定然要了他性命!”dudu2();

    “嘘,有人来了!”鸡冠男此时突得道。

    “嗯?那小子还真追来了吗?都安静了。”三人不敢大意,屏住呼吸各自埋伏。

    “哒——哒——”缓慢却沉稳的脚步声一声声传来,不紧不慢,却似踩在三人心头,令他们不禁冒起冷汗。

    “嗯?就是此处了吗?”一道年青清朗的男音从门外传来,随后“吱——”的一声大门开启,一个少年人影从门外迈入。

    却在开门同时,忽然一块巨大黑布从门梁盖下,雪白的药粉从黑布中抖落,如雪飘洒,而门框中又冒出两个竹管,喷洒出带着腥臭的浓浓毒烟,少年惊呼一声,身形急速后掠,去势如飞鸟投林,迅捷灵动。

    但倒退出门,却不知门外何时倒了一地黏糊液体,滑不留手。少年足下一晃,看着就要跌倒,却猛一沉腰如青竹扎地般稳住了下盘。

    但这一瞬滞碍,毒烟已侵逼而来,少年不经意吸入了些许毒烟,正欲再退,而此时,蛇男一挥手,两道腥臭细针****而出,直打那少年面门。

    便闻少年惨嚎一声,捂面倒在地上,不知死活。dudu3();

    “哈,小子身法倒也利落,差点破了大爷的连环三毒阵,可惜爷爷我就是第四道毒阵,最后还不是栽了跟头,你们两个都出来吧,这小子已经被我摆平了!”蛇君得意道。

    那二人却不见喜色,对视一眼各自摇头,鸡冠男叹道:“你真不该把你那对招子换成蛇眼,你也瞧瞧清楚,这根本不是追杀我们的那小子!”

    “不是?”蛇男愣了愣,他的这双蛇眼有着极佳的动态视力,但对色彩辨识上就差了许多。

    “虽然都是道袍,但这人是水蓝道袍,那人是纯白道袍,嗯,说颜色你也分不清楚,但这人身上背着剑,追杀我们的却是用得术法,这你总分辨的请了吧!”

    蛇君细细认了下,随后赧笑道:“好像还真不是一人,罢,杀错就杀错吧,这又从哪冒出的小子,大半夜的来这荒山野观的找死!还坏了大爷的陷阱!”

    说罢,啐了一口痰道:“你们两个帮把手,把他拖一边,大爷用化骨水把他化去,再重新布置一番!”

    正欲动身,就在此时,一道清呖凤鸣传来,三人齐齐身形一震,“糟,是他追来了!”

    说话间,便见房瓦倾塌,一尾火凤自天而降!(未完待续。){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岛搜索meinvdao123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