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六章 辞旧迎新 3
    新年已至,锣鼓喧鸣。一场同样的对话在凌霄剑宗正殿凌霄阁展开。

    “二月二,龙抬头之日,你们要重建皇世星天!”清岳掌门双目爆闪精芒,对面之人轻轻一语,对他的震动已不啻于山外远远传来的喧嚣锣鼓。

    “清岳掌门听差了,我说的分明是在皇世星天遗址上建立司天台,而非重建皇世星天。”在凌霄剑宗掌门逼视下,策天机依然不紧不慢道。

    “哼,司天台、皇世星天、不过一丘之貉,有何区别!”殿中除清岳掌门和策天机外还有第三人,此时说话者乃宿沫峰首座陆真吾,此人是派中耆老,论辈分比清岳掌门仍大上一辈,此时一脸敌意道。

    策天机摇头道:“区别大了,若重建的是皇世星天,那或许会向贵派一讨当年灭门之仇,但如今建立的是司天台,奉的呢,是皇帝的旨意就意味着我们仍有合作的空间。”

    陆真吾嗤道:“哦,司天台与皇世星天过往虽为仇寇,但终归出于一源,如今也归于同流,而领导者恰是我们凌霄剑宗的背门弃徒慕紫轩,我倒看不出与一背门逆徒有什么合作空间?”

    “背门弃徒?哈哈哈!”策天机大笑道:“陆首座,咱们说话可要将良心,当初究竟我家门主背叛了师门,还是师门背叛了我家门主?你难道不知!”

    “在百婴血祭下诞生的紫薇帝子,被凌霄剑宗抚养长大,却不听教诲,反为皇室星天余孽妖女所迷惑,做下毒害师长之举,自然是慕紫轩这逆徒背弃门派。”陆真吾怒道,随后冷笑道:“对了,贫道一直纳闷,慕紫轩如何能做了司天台的首脑,不知当今皇帝若知晓他的身世,能不能容得手下有一个改朝换代命格的紫薇帝子!”

    策天机道:“那本仙也想问,不知今上若听闻清岳掌门自封道皇,以凌霄剑宗风水镇压大唐龙脉,窃取皇朝帝气,今上又当作何反应?”

    陆真吾勃然大怒:“信口开河,凌霄剑宗何曾做过此事!”

    “没错,现在确实是我信口开河。不过若是本仙回去写在司天台奏章之上,再扣上司天台的印玺,那便不是信口开河了,而是我们司天台精心调查后得到的线报。”

    陆真吾道:“好贼子,无凭无据,想要污蔑我凌霄剑宗!”

    策天机笑道:“二十多年过去了,人事两非,你们说我门主是紫薇帝子,又还剩什么证据?以前还有一本你们看不懂的《太易玄经》,但如今,连那本书也被你们凌霄剑宗的贺孤穷和应飞扬不远千里送到门主手中,被门主销毁,同样无凭无据,你猜当今皇帝最后是会听凌霄剑宗的,还是听司天台的?”

    “好,你想写奏章,也得先等你回得去再说!”陆真吾愤然起座,作势拔剑,欲杀策天机。

    “陆首座!够了!”久未发言的清岳掌门一拍桌案,陆真吾狠狠瞪了策天机一眼,愤然做下。

    策天机瞥了陆真吾一眼道:“还是清岳掌门沉稳,陆首座,你可知你方才差点为凌霄剑宗谋逆之事添了条实证?”

    “策道友也是,皇世星天昔时扰乱天命,倒行逆施,我派灭皇世星天乃为天下苍生,而非一家一姓。如今我派没兴致打些小报告,你也莫拿天家压我们,莫忘了,我派可是以‘凌霄’为名!”清岳掌门肃然一指,直指殿前匾额,上书“剑气凌霄”四字。

    笔走龙蛇,一股凌人傲意透字而出,清岳掌门的话意已显露无余。皇族们虽自称天家,但凌霄剑宗却犹要凌驾天之上,非同上清观、天师派那般需借皇权传教的来聚拢众生愿力的派门,也不比一些小门小派,更不像依附皇权的司天台,凌霄剑宗是遗世而立的派门,数一数二的道门大宗,对皇权虽有尊重,却无畏惧。

    “说得好,好一句为天下苍生,而非一家一姓!”策天机赞了一声,道:“既然同是为天下苍生,那咱们就有合作空间。如今六道祸乱天下,此次相邀不光是请诸派来参加司天台建立之礼,更是以此契机,统合正道派门,结盟共同应对六道恶灭!凌霄剑宗作为道门大派,为了天下苍生,岂可缺席此会?”

    “结盟?”清岳掌门目中闪光一抹深沉光芒。

    而陆真吾则道:“笑话,六道邪徒人人得而株之,但对付他们也未必就要参加你们的会盟,莫非离了司天台,我凌霄剑宗就奈何不得六道恶灭了?”

    策天机道:“哈,那本仙倒要请问,贵派这半年来可曾为消弭六道之祸做出什么贡献?是打杀了帝凌天?还是重创了修罗道、畜生道、人间道、地狱道?甚至击杀六道中的小兵小卒也可算上,贵派可有半分建树?”

    陆真吾一时语塞,随即强辩道:“六道恶灭潜匿不出,我等……我等又有何办法,只能先按兵不动,只需他们敢露头,定要他们见识我派的利剑!”

    “好,有陆首座这句便够。敌人潜藏不出,只有痴愚者才会养虎为患,放任敌人壮大。”策天机说此句时,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陆真吾,结合陆真吾方才言语,分明意味着他便是痴愚者。

    正待陆真吾要发作,策天机又道:“而聪慧者会选择引蛇出洞,让奸邪再藏匿不住,清岳掌门,你若是要参会,可一定带足人手,因为,帝凌天可能会——一同到场!”

    大殿门被吹开,正月初一的冷风载着锣鼓声破门而入,似是为策天机的话加注重音,陆真吾无由的打了个冷颤。

    “我知晓了。”而清岳掌门将拿在手中的请柬,不动声色的拢入袖子中。

    一个简单动作,表明清岳掌门回复,策天机起身道:“风吹开门,看来天也不想留客,话已带到,那本仙也就不多呆了,清岳掌门,陆首座,咱们二月二再见!”

    说罢,在寒风中扬长而去,风灌起一身方士袍子,远去的身影飘然若仙。

    直到确认已在凌霄剑宗之人视线外,策天机才裹紧袍子打着寒颤道:“真他娘冷诶,门主你躲在山下吃菜喝酒,让本仙来这替你逞嘴皮子,真拿我当纵横捭阖的辩士用啊……”

    而殿中,陆真吾积怒爆发,一掌将坐案震成齑粉,道:“没想到慕紫轩这小崽子竟这般命大,跌入‘沉沦深渊’竟还能再活着爬上来,掌门,当时是我们逼他坠崖,凌霄剑宗他最恨的便是顾师侄和我们,只怕宴无好宴,咱们何必去?”

    清岳掌门叹了声道:“策天机方才说了会盟,蛇无头不行,但凡会盟,总要有个盟主,咱们若不去,你说这盟主会落在谁头上?”

    陆真吾愣了愣,推论道:“若在往日,除了曾诛杀帝凌天的卫无双不做第二人之想,但卫无双坐镇青城山,稳固阴阳封禁,无暇分身。优昙净宗宗主素妙音亦是个人选,但如今佛道相争,飞赴寺的嫌疑尚未撇清,素妙音为此在飞赴寺建立防线,以防六道恶灭从山下攻上,应也不会参会。圣佛尊依然和北龙天保持敌不动我不动的僵持,也不会到来。越苍穹么,春秋剑阙历来和皇帝关系极差,也未必会卖司天台面子……十大派门的其余几派,根底都不在通天道内,离得太远太偏,对付六道时使不上太大劲,咱们若不去……”

    陆真吾身形一震,若有所悟,但随即猛然摇头道:“不可能,他才多大年岁!就算他是主导者,就算有皇帝在他背后撑腰,也难让天下修者信服!”

    “道门双秀声名鹊起时,比他也还要小上几岁呢!承认吧,陆首座,那孩子是咱们看着长大的,你该知道,他和咱们不是一类人,而是与他师傅一样,皆非常理可估之人……”清岳掌门叹了声,继续道:“从去年开始他就崭露头角,借着职务之便卖了不少人情,在散修那便颇有人望。如今又恰有些小道消息方传起,说是胡不归之死,是有他在背后布计促成的。胡不归已死两年,早不传晚不传,偏偏在现在传起这消息,焉知不是替他造势?我若参会,凭我的声名十有八九可以压住他,但我若不去,恐怕盟主之位真要落入他手中!”

    “那便让他做,什么盟主,出力不讨好,何必稀罕!”

    清岳掌门摇头道:“对咱们来说是出力不讨好,对他?未必!因为门户之隔,咱们可无法吸纳散修入门派。但他不同,司天台本就不同于我们这种靠师徒传承的门派,而是以吸纳外力为主,只要正道出身,司天台都来者不拒。而且人皇既然在通天道再建一处司天台,必也存了扩大司天台实力的念头。慕紫轩若对上六道恶灭时赢下几场漂亮仗,再拿朝廷提供的资源做招揽,那些受过他恩惠的散修还不一一入他司天台,等他势力膨胀后再向凌霄剑宗报复,咱们如何再制得住他?”

    思索一番,陆真吾下定决心,“那便拼了!管他是不是鸿门宴,咱们这一次定不能让他得逞!”

    “好,那具体细节明日再商议,今天太晚了,陆首座也去休息吧,唉,过年喽,还想舒缓几天呢,终究是不得安生……”清岳掌门起身步出大殿,却又在门前驻足远望,星辉与远天的孔明灯交辉,映照在他苍白头发上。

    清岳又开口,传来倦怠之声,“陆师叔,你说,咱们七年前,不对,现在是八年了,八年前那么逼他,是不是真的错了……以他的修为和才干,如果还在门中,如果……”说到一半,突然停下自嘲一笑道:“哈,事情都发生了,还说什么如果?果然是老了……”

    说罢,摇着头走开。

    陆真吾恍然察觉,修道之人寿命绵长,他仍是满头黑发之际,但这个年岁比他还小上一些的掌门师侄,不知不觉间已是发鬓霜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