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五章 辞旧迎新 2
    锐利剑气自麒麟洞中****而出,剑风呼啸,转瞬临头。

    应飞扬却已觑准剑路,身子动不摇,剑气便堪堪从他耳边擦过,显然这一剑只是警告。

    “好锐利的剑气,这便是万剑天裁诀?”应飞扬挑挑眉毛道。

    “是你?你来作甚!”即使在幽深洞中,任九霄带着敌意的目光依然清晰可见。

    应飞扬如若未闻继续掀开饭盒,便见饭盒共分五层,内有葫芦鸡、桂花鱼、炙牛尾,乌雌鸡汤、黄耆羊肉、醋芹、杂糕……一层两盘,算上汤水共计十道,菜肴足可摆满一桌,应飞扬虽是刚吃过饭,此时也觉食指大动。酸溜溜道禁闭期间竟也能吃上大鱼大肉,任九霄,你日子过得倒是舒坦,可别奢靡丧志,误了剑上进境啊!

    “哼,不劳费心!”任九霄冷声道。

    儿啊,冷不冷、热不热。渴不渴、饿不饿,麒麟洞夏季有蚊,冬天湿冷,你住得可习惯?”

    “应飞扬,你!”任九霄怒不可遏,似是要发作,但很快沉冷下来,道你若想激我与你相斗,大可不必!我既然仍在禁闭之中,便会遵循约定,不与任何人动手。而待我禁闭终了之日,就算你不找我,我也会寻你!”

    “嗤,没劲啊……”应飞扬用意被识破,回凌霄剑宗约莫已有半年,半年间他自觉修为突飞猛进,但却苦于无人印证。同龄人中,谢灵烟总心不在焉,不知脑子里在想。明烨更是修为一天比一天衰退,若说还有哪个同龄弟子能逼出应飞扬的极限,便非任九霄莫属,哪知这家伙如今也不愿与他交手。但口上却道你想多了,我不过是见菜肴丰盛,只可惜有菜无酒。你一人肯定吃不完,与其浪费,不如分我一些如何?嗯,我也不白拿你的,过年怎可不饮屠苏酒,接着!”

    应飞扬手一扬,一瓶屠苏酒打着旋飞向任九霄。同时亦开了一坛,大口灌下。任九霄信手一拨,轻描淡写的接过酒,却不见动作。

    应飞扬一抹嘴,道不饮?”

    随即一副恍然大悟模样道是了,你家教甚严,令慈定不允你喝酒吧,既然不能喝,将酒还来!”

    “哪个不能喝?”任九霄一边揭开封口猛灌一大口酒,一边狠狠回瞪应飞扬,大喝一声好酒!”

    随后好像豪气被酒水激起,大声道有酒岂能无剑!应飞扬,我虽不能与你交手,但今日只论剑招,便可败你,看我此招‘剑-无痕’如何?”

    任九霄盘膝坐地,却是并指成剑,信手挥洒,剑意却是凛然而出,弥漫麒麟洞中,所使正是“万剑天裁诀”。

    只看着凛然剑意,便知任九霄剑法亦是一日千里,“好!灵动无迹,剑过无痕,只是没想到,你任九霄也有‘以嘴使剑’的一日。”应飞扬借机奚落,一吐当年被他嘲讽的怨气,为等任九霄反驳,便又道我便以此招‘四象归无’应之!”应飞扬再饮一口酒,亦同运剑指,轻描淡写间化解招意,再遥遥一指,虽无半分真气在指上,任九霄却感似有一把利剑****而来。

    “来得好,四象太王剑?这一年你倒也没虚度!”任九霄一手提酒昂首而饮,一手已早作准备,剑指连拨,尽是空灵飘渺之意,“但我这招‘剑-风流’之下,四象太王也不过如此……”

    “哦,是吗?再接我这招如何?”应飞扬冷然一笑,再做反击,二人这般一口酒,一招剑,虽未兵刃相接,但战况如何,却各自了然于胸。

    剑助酒兴,酒增剑威,应飞扬遇上对手,只觉不需思考,招式便自动涌上指端,妙招连环,层出不穷。

    “喂,这招你想了很久,是想到破法了没?”斗了十数招,应飞扬兴头正浓,任九霄却是跟不上了,看着他垂头苦思良久,甚至还发出了轻微鼾声,应飞扬难免得意,“你若想不出来破法,我可教你,这招只需……”

    “等等,鼾声?”应飞扬一扬袖,朝洞内发出一股柔劲,而任九霄却是被这劲力一推,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

    “屠苏酒一瓶就倒?这酒量……明明就从没喝过酒,在我强撑个劲啊。”应飞扬无语的摇了摇头,压下了火热劲头,从食盒中包了葫芦鸡和桂花鱼,下山而去。

    麒麟洞中,醉醺醺的任九霄面上通红,沉睡不起,开口说着模糊不清的梦呓,“嶙峋意……你等着……,我……会将你……重铸,应飞扬……明烨……,待我出关……必要败……你们……”——

    酒也有了,菜也足了,省却再准备年夜饭的功夫,应飞扬哼着小调下山,回到所住院中,推开大门,却见一道熟悉身影,应飞扬眼神当即一厉。

    不疑虑,不待言,应飞扬将酒菜凌空一抛,星纪剑从眉心凭空化现,这半年间,他已用司马承祯所授《上清含象鉴剑图》中的祭炼之法将星纪剑再做精炼,如今星纪剑已与他神魂相合,心起则现,念消则收。非但变得更为锐利,而且再也不必担心剑会遗失。

    而应飞扬手握剑柄,人剑合一箭射向前,周遭气流陡然一空,雷霆一剑伴随刺破空气的爆鸣声呼啸而出,直刺那熟悉人影。

    剑刃临头,那人却轻出两指,稳稳夹住应飞扬递来的剑锋,剑劲被化作劲风,自他之身向四周扩散,两根手指,尽收雷霆之剑。而另一手则轻轻一招,自生一股无形吸力,被应飞扬扔在空中的酒菜自行飞入他的掌中。

    “不过半年不见,剑法就有这般的进境,实在令人侧目,只是剑乃凶器,新春佳节之际,何故妄动刀兵啊?师弟!”

    紫袍随剑风鼓荡,嘴角却不减笑意,慕紫轩看向应飞扬从容道。

    “我为何对你出剑,你心中了然!”一击不成,应飞扬便也收剑,有进境的不只是他,慕紫轩亦是同样,他至今仍不能测度出慕紫轩修为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慕紫轩作沉思状,“我猜猜,是为瑶玉之死?还是要替月儿出气?可惜,于公,她们身为妖族,图谋不轨,意图扰乱朝纲社稷,于私,利用于我,让我冒险替她们对上北龙天,不论公私,我皆有杀她们的理由,但师弟你,有替她们出头的立场吗?”。

    慕紫轩目光直视应飞扬,应飞扬却轻笑一声,道我只一句,师兄却辩解了这么多,你想说服的,究竟是谁呢?”

    慕紫轩面色微微一变,应飞扬却又继续道可惜说了许多,却是一开始就错,我会动剑,不过是觉此宅过往无人拜访,今日却突有人来,还以为遭逢盗贼了呢,不想却是师兄到来!”

    慕紫轩哈哈一笑,道是我错了,师弟这半年来长进的,原来不只是剑法!不过师弟多心了,我来此不过是为师傅拜年罢了。”

    应飞扬将信将疑,不再理他,而是大步入了内室,推门却见清苦道人和策天机分坐左右,如老友重逢般聊得兴起。

    “哟,应天命,好久不见!”策天机见他来,热乎的转过头打着招呼,待看清应飞扬,突然神色大变,露出惊骇之意。

    高声呼道应天命,你额上多了道刀疤?”

    “叫我应飞扬!”应飞扬纠正之后,不在意道不刮了,何必大惊小怪?”

    策天机几乎跳起,道你叫我不惊?双眉斜插入鬓,本是青云直上得登龙之相,如今却被一刀截断,从此刀兵入命!一道疤,便让你命格从大吉转为大凶,日后三灾九难,劫祸重重,非但一身会屡遭九死之境,更有甚者,可能会累及亲友!”

    应飞扬不以为然道大过年的,策老仙你也不说些好听的,若真如此,我跟师傅商量一下,我背师出门,改投你策老仙门下,你来替我消灾解难如何,过往你不是挺想收我为徒吗?”。

    策天机如避灾瘟,跳至座位之后,道可别,本大仙福薄缘浅,可当不得你师傅,你小子也别这般不当回事,本大仙可不是信口胡说。”

    应飞扬依旧不以为然道你这十卦九不灵的,是不是信口胡说也没区别,况且,我若真有青云直上之命,那命数自当保我安全,怎又会让我挨上一刀,坏了命格?可见命理之说,不过无稽之谈。”

    “你这小子,分不清个厉害!”策天机叹道,“你不信便罢,我另有他事要办,先告辞了,便不打扰你们师徒叙旧!”说罢,摇摇头走出,屋内便只余清苦道人、慕紫轩、应飞扬三人。

    “你的来意究竟为何?”应飞扬冷视慕紫轩道。

    慕紫轩笑笑道我的目的待会再说,至少此刻,只是想与师尊一起过个年。”

    清苦道人轻咳一声,“既然过年,拿出点喜庆劲,都别傻愣着了,先把酒菜上桌,为师我可从早上饿到现在呢……”

    酒菜摆桌,师徒三人团坐,清苦见气氛紧张,便先对慕紫轩道紫轩,不管如何,你能来,为师终是高兴,最近在司天台过得可还顺遂?”

    慕紫轩摇头叹道别提了,大事一件接一件,忙得我焦头烂额,司天台招来的人,也个个是大爷脾气……”慕紫轩打开话匣子,就像游历在外的子女,过年回乡在父母面前抱怨工作一般,尽吐苦水。

    清苦道人边听边劝慰,一会又提及修为进境,把应飞扬也拉扯入话题中,应飞扬对慕紫轩虽有敌意,但知师傅心意,也不再显露于外,融洽的进入交谈之中。

    三人如一家人般,便这么推杯换盏,漫无边际的聊天侃地,从交流修行心得,到点评当世人物,笑语不断,其乐融融,最后徒弟两人联手,想撬开清苦道人的嘴,探问他作为“道门双秀”时可曾留下风流事迹。清苦道人立即守口如瓶,只一坛一坛的灌酒,再不多说。

    不知不觉,酒坛堆积成小山,慕紫轩最后半坛酒一倒,师徒三人各匀一杯。

    “最后一杯,总该说点吧?”清苦道人晃着酒杯道。

    慕紫轩道那我先祝师弟剑有所成,早日继承师尊剑冠天下之名。”

    应飞扬道我亦祝师兄能寻得佳偶,能可白头偕老,共度一生。”

    后二人和声举杯对清苦道最后共祝师尊,心想事成,福泽不尽,为人间剑道,再开百年辉煌!”

    “好!好徒儿!为师不枉矣!”清苦道人开怀大笑。

    随后师徒三人对视一眼,起身共饮杯中酒。

    此时,锣鼓喧天,爆竿声不绝于耳,孔明灯飘扬而起,载着新年的祝福飞上天空,希冀的灯火如繁星点点,映照在师徒三人身上。

    倾尽此杯,清苦按杯桌上,双目再无半分酒意,对慕紫轩道酒也尽了,新年也到了,你的来意,也该说了!”

    慕紫轩掷开酒杯,锵然碎响声中,从怀中掏出一封请帖,双手递到清苦手中。“我来,便是为了邀请师尊.

    “二月二,龙抬头,皇世星天遗址,司天台另起新基,弃徒慕紫轩届时——”

    慕紫轩双手抱拳,朝清苦道人躬身一拜,“恭候!”——

    ps:温情戏够了,好戏就要渐渐开始了,大快人心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