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四章 辞旧迎新 1
    “名字都这么长了还没完?”应飞扬惊道。

    “是,所以他开始将名字缩短了。”清苦道人点点头,“最先去掉的是‘飞影’二字,他若运剑走快,连影子都不会留下,‘飞影’二字已配不上他的剑速。所以被他去掉,而他的剑法变为‘断脉无缺浑天怒潮绕指剑’”

    “两年后,‘断脉’二字也失去意义,剑之所向,无物不断,又岂止局限于‘断脉’?这二字也被他去掉。”

    “又一年,百炼钢成绕指柔,绕指柔在他手中亦可化为百炼钢,由刚化柔,由柔至刚,最后至刚柔并济之境,‘绕指’二字已显狭隘。”

    “三年后,宇文锋泛舟沧海,雷雨交加,风暴横天中,一剑横断百丈巨潮,此后,‘怒潮’二字已无法形容他的剑威。”

    “再两年,他的剑法脱离天轨桎梏,再不着痕迹,象征天象变化的‘浑天’二字已无法囊括他的剑。周而复始,他的剑法名称又回复最初的‘无缺之剑’,但经这取而复舍的一个循环,同样名号的剑法,却已不可相提并论!”

    “最后一关,倒是用了足足五年,终于在一日观摩公孙大娘的剑舞之后,宇文锋不再执着‘无缺’二字,而至‘天地有漏,大成若缺’之境,自此,‘飞影断脉无缺浑天怒潮绕指剑’中前十二字尽去,剑法只存一字,只余一‘剑’而他的剑,此后,便只是剑!是日,宇文锋以武入道,跃居人间顶峰。”

    一口气讲完后,清苦道人对应飞扬道:“现在,你明白我讲这些的意义何在了吧?”

    应飞扬默默想着,一个武道之上的剑客,先天便输了天道修者一筹,只凭几本三流二流的武道剑法,带着对剑道近乎痴傻的执着,一心贯注,一念专精,就这般一步步将夸大变为现实,又将现实化作常人无法企及的神话,这便是剑神的剑道。

    之后豁然开朗道:“多谢师傅点拨,是我急于求成了,我觉得所学过于杂驳,一心想着要将所学剑法融合,但如今,我对这些剑法透彻都称不上,如何能融会贯通?”

    “孺子可教!”清苦抚摸着胡子得意道:“纵然你天资之高,已足有为师我当年的六七成,但剑道一途亦不能急于求成,甚至有时会因过高的天资,影响根底的牢固,你需引以为戒!”

    “是,弟子谨遵教诲!”应飞扬拱手一拜,自此心中再无疑虑。

    这一年,注定是值得浓墨重彩记载的多事之年。

    年初,边关重将张守珪大破契丹,刻碑幽州,义子安禄山崭露头角。同年,张守珪献捷洛阳,受封辅国大将军,武勋冠世。

    春华正盛,牡丹花开时节,大唐国师司马承祯坐化,曾执掌俗世道门牛耳的上清派,在新任掌教李含光引导下从权利旋涡中脱出,洗净铅华,将上清派重心再度转移回茅山本宗。

    夏至之初,青城山常道观和飞赴寺为庙产之争于皇殿之前争辩,后因判决不服,佛道双方于中元时节,洛水之滨引发械斗,引得九五之尊雷霆震怒。

    其后不久,龙虎山第二十五代天师张润宁身死,其子张莫离继天师之位,因年岁不满,由门中长老代掌职权。青城山常道观亦于张润宁天师身死同日遭灭,阴阳裂隙开启,群鬼驰天。

    。

    六道轮回,复始周生,曾倾袭天下的六道天主帝凌天再现尘寰,于天下修者而言,无疑是今夏最震撼的一记惊雷,但雷响过后,却又归于沉寂,帝凌天再未现身,残余六道亦无动作,是就此匿踪,还是在积蕴更强的雷暴,世人不得而知。

    而帝凌天的宿敌,“一象万生”卫无双却罕见的踏出了昆仑绝顶的万象天宫,带着一身昆仑风雪来至青城山天师洞,背对着道陵天师画像,坐在了道陵天师坐化之处,再不起身,一己之力,阻断了阴阳。

    年中,唐皇女儿咸宜公主嫁于弘农杨氏之人杨洄。好事成双,咸宜公主之胞弟寿王李瑁在其姐婚宴上,对同出弘农杨氏一族的杨玉环一见钟情,同年十月,唐皇下诏册立杨玉环为寿王妃,倾国红颜终于嫁入帝王之家……

    ……

    世事更迭,时光流逝,这漫长一年,终于到了年尾。

    除夕之日,辞旧迎新,千家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远离尘世的凌霄剑宗也沾染上一丝过节的喜气。

    料峭风中,散发着桃符的淡淡桃木香,麦芽糖的甜香,屠苏酒的酒香,混合成一股节日气息。

    而应飞扬穿上一袭新衣,提着两瓶屠苏酒从齐云镇上山,一路前往丹霞峰去给师姑商影拜年。

    山上清寒,前几日的落雪未消,溪涧薄冰之下,泠泠淙淙的溪水已开始欢快跃动。

    沿着溪水逆流而上到了峰顶,便闻一阵‘噼啪’作响声,明烨和苗淼正折着峰上碧翠修竹做爆竿燃放,中空的竹节中塞入硝石和硫磺,由明烨火劲点燃,发出熏黄浓烟和响亮爆鸣声,而苗淼在旁跳着拍手欢呼,像个孩子。

    筋脉受损的明烨功力又有衰退,昔日试剑大会惊艳一时的九阳焚天火,如今也只能点点爆竿,但他清冷面容却露着笑意,一边点火一边看着欢快跃动的苗淼。

    爆竿的浓烟没熏走蛇虫瘴瘟,反把丹霞峰大师姐季明霞熏来,季明霞板起做殿前教长时的威严呵斥明烨、苗淼二人。苗淼也不再怕她,扯着明烨的袖子扮着鬼脸,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而季明霞看着黏在一起的二人,恍惚间露出一抹若有所失的微笑,轻轻扶着头发,原来自那日起,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

    与季明霞打了声招呼,应飞扬便入了屋内,屋内,素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谢灵烟饶有兴味的捏着牢丸(即日后的饺子),只是手艺实在不敢恭维,牢丸不是歪倒,就是露馅。

    见到应飞扬到来,谢灵烟又嘲讽道:“哟,人家送礼拜年都不是赶早就是赶晚,就你偏偏赶在饭点,就这么想蹭我们顿饭?”

    “嘿,清晨练剑入迷,回神间已是半上午了。”应飞扬道。

    “大过年的,你也不忘练剑。“谢灵烟嗤了一声,”算了,别解释了,跟姐姐我留不起你一顿饭似得,来来来,待会让你见识下姐姐我的手艺。”谢灵烟拿沾了面粉的手蹭蹭琼鼻得意道。

    应飞扬鄙夷的看了看歪扭七八的牢丸道:“本来或许是有这打算,现在,我还是回去把昨天剩饭热一下吧。”

    “哼,不吃拉倒,我师傅在里面,东西放下就滚吧!”谢灵烟哼道。

    而商影此时恰巧出来,看着应飞扬手中拎得屠苏酒笑骂道:“果然有其师必有其徒,咱们仙家虽不比凡尘,但逢年过节只送两坛酒的倒也少见。况且我们丹霞峰上可没人好这口!”

    应飞扬笑道:“这还不是师傅的主意,他说送你两坛酒的话你多半不会要,我怎么拿过去,还能再怎么拿回来,情义到了还能省下开销,对了,他还说了,师姑你若要将其他弟子送的屠苏酒转赠给我,我可千万别推辞,你给多少我就拿回多少。”

    “哈,你倒是直接把他出卖了。”

    应飞扬毫不掩饰道:“大罐小坛,拎上又拎下的,我嫌麻烦啊!”

    “你师傅呢?还在山下一个人?”

    “嗯,算算时间,应该是在补回笼觉吧,午时没到也不会起。”

    “大过年的还是这般,他倒是有始有终。”商影骂了清苦道人几句,又留应飞扬吃午饭,应飞扬料想清苦也未起床,便也答应了,又惹得谢灵烟大翻白眼。

    牢丸入水,谢灵烟包的那些果然个个开裂,好好一碗牢丸再捞上来时便黏糊成肉羹,应飞扬倒也不挑,大口大口吃得挺香,还觉味不够,又开了坛屠苏酒“咕嘟嘟”碗里倒了半坛,酒水掺和着肉羹一起囫囵下肚,让人不禁他与清苦平日都是吃些什么……

    酒足饭饱后,商影又给他塞了两提屠苏酒让他带下山交差,而谢灵烟也随他一同,谢灵烟平日里总呆在丹霞峰躲着她父亲谢康乐,如今大过年的总不能再不回去,二人行至中途,便见不远处一峰峰腰,剑鸣声响,剑气冲霄。

    应飞扬神色一动,赞道“好强的剑气!是哪家长老在使剑?”

    谢灵烟撇撇嘴道:“都不是,那方向是麒麟洞,除了被罚禁闭两年的任九霄,估摸着也不会有旁人!”

    “任九霄被关了禁闭?为何?”应飞扬倒是初次听说。

    “还不是锋海洗剑会时他瞎闹一番所致,不过说是禁闭,倒不如说是闭关,掌门师伯将凌霄剑宗六大剑法中的《万剑天裁诀》都传与了他,关他禁闭,他估计也是乐在其中吧,嗯,这点倒跟你差不多。剑气冲霄,剑鸣不已,看来他的《万剑天裁诀》已经大成!”

    “哦?《万剑天裁诀》也被他练成了……”应飞扬双目闪烁,跃跃欲试。

    《万剑天裁诀》据说是第七代掌门阅览凌霄剑宗至极之剑《万道引归天剑诀》后创下的剑法,某种意义上相当于《万道引归天剑诀》的简化版,若只论威力在六大剑诀中绝对堪称第一。谢灵烟不用看就知道应飞扬在想什么,摆摆手道:“师姐我可要回去见阿爹了,大过年的你爱去哪去哪,师姐也管不得你……”说罢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而应飞扬果然脚步一转,直走向剑鸣之处的麒麟洞,他虽是外门弟子,但一则正值过年,守备弟子也没几个上心的,二则他好歹也是试剑大会鳌首,剑宗弟子哪个不识,也就没受拦阻,大摇大摆上山走近了麒麟洞。

    麒麟洞前,本应人迹罕至,此时洞外却有一美妇跪坐,对洞中劝道:“霄儿,如今正值过年,守备弟子都不在,掌门也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认,你又何必坚持,与我回宿沫峰过个年,吃上些饭食,等年过完,你若要再回这坐‘苦牢’,娘也不会拦你。”

    应飞扬避闪一旁,暗道:“任九霄他娘?莫不就是剑皇越苍穹的妹妹越天箐?”随即偷偷打量了那美妇,见她眉眼果然与越苍穹有几分相似,只是外表看上去年轻许多。

    而任九霄坚定的声音亦从洞内传来,“娘,师尊既然罚我禁闭两年,非他赦免,我便不会出去,你当知晓我的性子。”

    越天箐道:“霄儿,为娘知你爱剑,掌门罚你,也不过是为了让你可静心修炼《万剑天裁诀》,如今你修炼已有成,再呆在洞中也不过浪费时间,枯坐内中何益?”

    “剑之道无穷无尽,我虽练成《万剑天裁诀》,但还想再进一步,将叔父教我的剑法融入其中,这麒麟洞你们看着觉得清苦,我却是甘之若饴……”

    越天箐又苦口婆心劝了几句,任九霄已久不为所动,最后只得放下一个饭盒叹道:“唉,死孩子,跟你爹一个德行,说不听呢,罢,为娘也不再强求你。那帮杀材过年只顾着玩,也忘了给你送饭,还好为娘早有准备,诺,都是你爱吃的,趁热吃吧,可别饿着。”

    任九霄应了一声,越天箐才起身,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走下峰去。

    而应飞扬待她走远,从树后走出,大模大样的上前翻看着任九霄的食盒,忽而,洞中任九霄声音一厉,大喝道:“谁!”

    随后一道锐利剑气迎面而来,直逼应飞扬!

    ------------------------------------------------------------------------------------------------

    ps:某种意义上,这章开始才是新卷第一章,过年的日常,是不是颇温馨的一章,给第六卷奠定了美好的基调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