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三章 再入凌霄
    青城山,常道观,观主飞云子欲突入天师洞中,借护观法阵封印鬼界通道,却不料地气异变,法阵失效,自己与残余弟子反遭围困,入了夜,孤魂野鬼越聚越多,进退无路,飞云子受困其中,一时万念俱灰,心头萌生死志。大声道:“常道观弟子听令,本观主断后,你们能逃便逃吧!”

    飞云子性情诙谐,待人热诚,本事虽不大,但颇受弟子欢迎,弟子们哪个肯离,个个红着眼,“观主,我们不走,要退一起退!”

    “他娘的,常道观被灭,本观主的话也不顶用了是吧,要你们退就退!”飞云子挥手震退身旁弟子,指捻起雷法,借着电蛇掩护,冲入群鬼之中为弟子断后,但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一只鬼死转瞬又有其他鬼掩上,弟子只能眼睁睁看观主飞云子被群鬼吞没……

    就在此时,天际清圣道辉流泻而下,如沉沦暗世中的月华清辉,洗涤浊世。

    道辉柔和如水,皎洁无暇,靠近道辉的群鬼皆如被融化一般,哀嚎都未及发出便融于道辉之中,不复存在。

    而道华开路,一道超逸脱俗的身子自天而将,从背后看去,来人身着白袍,披着鹤羽大氅,包裹着略显消瘦的身材,随着从天将落的动作,鹤羽大氅朔朔鼓荡,飘舞如飞,衬得来人宛若谪仙自九天降临凡尘。

    来人轻轻落足,身如轻羽般没激起半丝风声,但周遭十丈之内,方才另常道观全员都倍感难缠的鬼物只是被道辉照耀便已荡然无存,而其余之鬼皆躲在十丈之外,纵然有一些鬼神智已消,但生前的本能亦令他们对来人心生畏惧,皆不敢上前。

    “道兄,你无事吧?””来人在飞云子背后将脱力的飞云子撑起,声音温润清朗,甚是好听。

    “是你!你来了?”方才目光还如死灰般暗淡的飞云子如今眼中绽放华彩,激动的抓着来人袖子道。

    “是,我来了,所以道兄少歇。”那人一震袖,将飞云子轻轻送至弟子身边,淡然迈步向前。

    “剩下的,交我便好。”步伐所向之处,群鬼齐齐向后一缩。

    众弟子七手八脚扶住飞云子,道:“观主,咱们可要趁机后退到安全之处?”

    “哈哈哈!”飞云子激动的笑骂道:“安全之处?放眼九州天下,五湖四海,也没几处比他身后更安全!今天你们有幸,快跟着学着点,但凡能从他身上学个皮毛,咱们常道观就复兴有望了……嗯,本观主累了,先睡会……”

    飞云子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带着一抹安详笑容,缓缓闭上双眼,

    “观主,观主你醒醒!”

    “观主,你别死,睁开眼啊!”弟子双目盈泪,激动的叫喝道。

    “鬼嚎什么!好让不让道爷睡觉了!”飞云子猛然睁眼,怒喝道,待把众人都震慑住了,才再闭上眼,众弟子面面相觑,这才知晓飞云子不是昏去,更不是死,而是在群鬼环伺之下,毫无后顾之忧的睡了……只一简单举动,便胜千言万语赞许。

    “眼前是何等人物,竟能让观主如此放心?”众人心头同时生疑,便见那人脚步已缓缓前行,迈步同时,口中轻念一字,“生!”

    夏末秋至,本是草木正丰之际,却因地气被污染损坏,青城山顶草木已呈荒芜枯萎之相,却因这轻轻一字,再现生机!

    那人落足瞬间,以他足尖为圆心,周遭草木如被注入生命力一般,马上从原本枯黄颓倒的姿态,变为怒挺身姿、迎风彰显绿意。

    看着绿意的“草圈”扩散,生机昂然之气使得众鬼生厌,克服了本能畏惧,蜂拥上前,张牙舞爪,甚是可怖。

    那人双手负后,脚步不停,口中却又吐一字,“灭!”

    灭字一出,如死神令下,一道无形气圆从他身遭扩散,没有炫目的光华,没有震撼的变化,但触碰到气圆的鬼,无声无息就灰飞烟灭了,好似从来不曾存在。

    众弟子愣了,不明白发生什么,想要追上前头看清那人究竟是何许人也,但又觉太过冒犯,只敢跟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

    便见那人如闲庭信步,步步从容写意,所行之处草木皆是恢复生机,而群鬼若要靠近,也敌不过他轻轻一个“灭”字,转眼已走至天师洞中。

    天师洞入口窄,内中却宽敞,正是昔年道陵天师修行之处,亦是阴阳裂隙所在之处,洞中器物尽遭破坏,仅余一幅张道陵天师的画像挂在壁上,冷眼看着自己生活修行之处被邪鬼肆虐,而正中,一道裂隙如睁开的鬼眼一般,无边森冷阴寒之气从中渗出,亦不时有鬼物爬上。

    那人轻叹一声,继续向前,不见他有何动作,无数萤火虫般的光点从洞外飘飞而来,散发着虔诚气息,在裂隙外围汇聚出了一圈九曜阵图。

    “是众生愿力!他在调动常道观残余的众生愿力!”弟子们看出端倪,轻声低呼着。

    而随着他脚步再进,越来越多的众生愿力汇集,组合成阵图,八卦、七星,**、五行、四象、三才、两仪……一道道阵图向内堆叠,叠了不知多少层,阵图密密麻麻,玄奥晦涩,又暗藏高深莫测道机,常道观弟子心知机缘难得,想要观摩,但只是看了一会,便觉头脑发胀,疼痛欲裂,只得感叹没有那福分。

    而阵法每多一层,裂隙就闭合一分,阵中的鬼物也被挤压的消散无形,最后,他已走至阵中心,一脚将一只刚从裂隙中挣扎着冒出头的鬼踩落,脚下补足了最后的太极之图,霎时一轮轮阵图或正或逆的流转,触及天机的符文在流转中光华闪耀,炫目非常。逼得众人莫能直视,侧身避让。

    而光华散去,阴阳裂隙已紧闭成一痕,鬼类在无法通过。

    随后那人朝悬挂在对面的道陵天师图拱手一拜,随后一扬鹤羽大氅,回身静静坐下。

    回身之时,他的面容首度出现在常道观弟子面前,众人一声惊呼,虽不一定见过,但这一瞬,所有人都在心中浮出一个名号。

    树的影,人的名,有些人就是这般,哪怕从未见过的人,也能在第一眼就知晓他的身份。

    昔年“道门双秀”中的“道扇”,如今的“一象万生”卫无双,封印阴阳裂隙于此!

    ——————————————————————————

    知晓卫无双已至青城山,商影那边便如大石落地一般,也不再动向青城山支援的念头,继续赶回凌霄剑宗,又用了一天,终于回到凌霄剑宗。

    商影师徒先回宗门丹霞峰,而应飞扬则前往山腰齐云镇中,清苦道人的居所。

    就别重逢,师徒二人并无两眼泪汪汪,清苦道人只皱眉埋怨一句,“放你出去一趟,怎么这么久才回来?”那语调便如过往经年,无数次应飞扬打酒回来慢了被他埋怨一样。

    应飞扬也不言语,掏出酒水摆了满满一桌,清苦怨气顿消,美滋滋的接过酒就饮,而应飞扬四处看了看,发现房子不知多久没打扫,灶台更是积了一指厚的灰,估计是自他走后,就没被使用过。也不知这小半年师傅是怎么活下去的。

    应飞扬拾掇下房间,又出门在镇上买了些柴米油盐,鸡鱼蔬菜,权当给自己接风洗尘。

    吃饭之时,应飞扬才跟清苦道人讲起这一路来遭遇,而清苦一口酒,一口菜,跟饿死鬼投胎般甩开腮帮子吃,不知他究竟听了多少,应飞扬讲到最后,不禁鄙夷叹道,“好歹曾经与卫无双齐名,你瞧瞧人家,只报出个名号就能让师姑放心,再瞅瞅你,我若不回来你就连口热饭都吃不上,同样道门双秀,怎么这般云泥之差……”

    “嗤,卫无双,他哪能与我比?”清苦道人含糊不清道。

    “哦,你们俩若交手,谁胜谁负?”应飞扬饶有兴致问道。

    “若狭路相逢,短兵相接,他不及我。”

    “胡吹大气!”应飞扬一脸不信道。

    “若谋定后动,待他摸清天时地利,天下人不及他。”清苦道人徐徐补出后一句。

    接着缓了口气继续道:“卫无双立身所在之处,便占人和,天时地利任得其一,便已立于不败之地,若是天时地利皆在掌握,那便是当之无愧的天下无双……”

    “倒真是少有的盛赞啊!”听得此言,应飞扬笑了笑,也不再做无谓担忧。清苦道人酒足饭饱,身子一仰。剔着牙大模大样道:“我说天命啊,一番红尘砺心,你对剑道可有什么迷茫之处,来,为师给你点拨一番!”

    “叫我应飞扬。”应飞扬不厌其烦的纠正,想了想又道:“我所学剑法越来越多,想要将其融会贯通,但却一直不得其法,师傅,你说该怎么做?”

    清苦道人扫了他两眼,道:“你想得还真多,我问你,你可知剑神所使是什么剑法?”

    应飞扬一愣,他与天下人一般,皆知宇文锋剑法通神,可若问起他用得什么剑法,却又不得而知。只得摇摇头

    “那为师告诉你,宇文锋所使的,只是剑而已!”

    应飞扬不解,“还请师傅详说。”

    “那便细细听来,宇文锋以武入道,最初所学的是《无缺剑法》。”

    “无缺剑法,好呛的名字,这剑法很厉害?”应飞扬心中想,敢冠以无缺无暇之名,定是非凡,天下间若真有此等剑法,倒也配得上剑神身份。

    却听清苦摇摇头道:“三流剑法而已”

    应飞扬不禁一愣,随后清苦解释道:“武道之人求名,总喜欢起些震天响的名字,什么“神拳震九州”,“银枪定江南”,“漠北刀侠”,名号听着响,其实本领稀松,连秘笈功法的名字也多是这般,名不副实的瞎起,这无缺剑法非但不是无缺,破绽还不少,寻常武者三个月就有小成,你猜宇文锋用了多久练成此剑?”

    “寻常人三月,剑神三天应该足矣!”应飞扬推己及人,料想应是如此。

    清苦却又摇摇头,道:“足足用了三年!”

    “三年?怎会如此?”应飞扬大疑,难道剑神资质还远逊常人?

    清苦道人道:“这便是宇文锋痴性所在了,他得了此剑法,却感剑法并非如名字一般完美无缺,于是便只当是自己的剑法练得不够,于是,寻常人三月,他三天能练成的剑法,被他花了整整三年去练,而那原本名不副实的剑法,三年后,在他手中,副实了!”

    “副实了!”应飞扬倒抽口气,知晓短短三字,其中内涵之意是何等震慑人心。

    清苦却又继续道,“待无缺剑法在他手上真的完美无缺,他又开始修炼一门叫飞影迅剑的剑法,此剑法以快著称,但,同样也就三流剑法,什么此剑练成,漫天皆是剑影,不见剑身,这般吹嘘只听听便好,但宇文锋又花了年三年,便真做到了。从那日起,他的剑法就改名叫飞影无缺剑。”

    “之后又练了一门断脉剑诀的剑法,此剑号称一旦中剑,霸横剑气足以令人经脉尽断,这次勉强算是二流剑法,但同样是夸张得过分,至少凭此剑谱可练不出什么剑气。宇文锋依旧一腔痴性,五年后,剑气呼啸,中剑者经脉皆断,那时,武道之中,宇文锋已是顶尖高手,而他的剑法名字也变成了‘飞影断脉无缺剑诀’。”

    应飞扬终于忍不住道:“这剑神就不会另起个名字吗?这么长不嫌拗口?”

    “你觉得他是会把心思放在起名字上的人?”清苦道人觑眼问道。

    应飞扬翻眼想了想宇文锋那专注到木讷的样子,果断摇了摇头。

    “所以到最后,宇文锋的剑法叫做——飞影断脉无缺浑天怒潮绕指剑!而他的剑,也对得起名号中的每个字。”清苦一口气说完。

    应飞扬几欲跌倒,道:“难怪无几人知晓剑神用得什么剑法,这一般人也记不住这名字啊!”

    清苦却摇摇头道:“并不是因为这,我还没讲完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