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二章 重回故地
    依循张润宁遗愿,应飞扬在龙虎山中传授气贯龙虎之招的发力法门,纵然天师派所挑选的三名弟子资质都是门中上乘者,但应飞扬仍花了半个多月,才将三人尽数教会,反而是对此招的体悟不断加深,虽仍欠缺的心力法门,运气法门习得,无法学得完整的气贯龙虎之招。但运用肌体之力技巧上,并不仅限于气贯龙虎之招,若能将发力法门灵活运用于其他招式上,修为定当再有大进。

    总而言之,耽搁了半个多月,应飞扬诸事已了,踏上久违的归途。

    一路风尘仆仆,自龙虎山抵达蜀郡,到了自幼长大的清河镇,乡亲见应飞扬回返,皆是热情邀约留饭,应飞扬一一婉拒,而是拎着葫芦去寻沐老酒,欲给他师傅打上一壶。

    应飞扬遂又折返城中,途径集市,买了些好看的红头绳、美味的点心,欲与沐小眉那个小丫头做礼物,但到了乡人所指之处,却又店铺门扉紧闭,应飞扬不禁懊恼,举手敲门,敲上半日,才一睡眼惺忪的伙计开门,不耐道莫敲了,莫敲了,主家不在,这两天歇业!”

    “哦,不知沐老叔去了哪里?”

    那伙计见他衣着得体,叫主家又叫得亲切,也不敢怠慢,带着几分神秘道小不知,咱们主家交上仙缘了,那可是得了大造化!”

    应飞扬愣了愣,问道是回事,还请细说!”

    伙计挺直身子,带着几分炫耀道小是方来成都吧,这么大的事都不,前几天海外三岛万仙盟的仙人来咱们成都城选仙苗,第一个被选上的就是我们主家的闺女,而且是被叫……燕啼春,反正鼎鼎大名的女仙收去,嘿,我们主家这机缘,不知让多少人羡红了眼!主家不舍,现在跟着去送他闺女了,这几日便先歇业……”

    “被女仙收走了……”应飞扬晃了晃神,想不到一年未来,就是物是人非,叹了声后,又多塞了伙计些钱,要伙计与他打酒。

    伙计推开钱道客人,主家不在,我这当伙计的哪好替主家似做买卖,这不乱了帐吗?”。

    应飞扬笑道只管拿着,沐老叔若,便说应飞扬来看他了,你若不卖我,我可动手拿了,反正过往沐小眉那丫头也没少拉我干这些事。”

    伙计见他这般也无话可说,挑了几坛酒水与他,又将葫芦给装满,应飞扬虽不嗜酒,但也颇怀念这旧时滋味,先自挑了一小坛饮上一口,辛辣又醇厚的酒味从舌尖涌上脑中,“嘿,到底生意做大了,连水都不敢多掺了。”

    应飞扬赞了声,提着酒边饮边行,到了过往居住的道观时已然微醺,而商影、谢灵烟师徒已等候多时。

    一闻酒味,谢灵烟便皱眉道哪有大早上就饮酒的,应飞扬,你被你那酒鬼师傅带坏了!”

    “谁饮酒了?尽瞎说!”应飞扬矢口否认。

    “脸都红了,还不承认!”谢灵烟一口咬定。

    “师姐脸也红扑扑的,莫不是也喝了酒?”应飞扬笑嘻嘻盯着她脸道,“哟,恢复的倒挺不错,那日看你说下手就小手,以为你真不再乎容貌呢。”

    便看谢灵烟两颊生晕,如珠玉映霞,眉宇间暗藏几许春情,不但疤痕已不可见,还比往日更加容光焕发。“那楚颂的驻颜本事倒真不是吹出来的,师姐比往日更漂亮了,不的还以为你在那找了如意郎君呢。”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谢灵烟啐了一口,道你莫说我,师傅让苗淼、明烨他们留话与你,你若出了酆都,便往锦绣山庄与我们会合,也顺百年替你把眉上那疤痕祛除,你倒是听也不听,现在可好,耽误的这么些时日,如今结了疤定了型,楚颂就算再妙手也治不了。”

    “事有轻重缓急,你懂?”应飞扬不屑瞥了她一眼道,甫出酆都之时,明烨和苗淼确实欲让他前往锦绣山庄疗伤,但他还有龙虎山之事待处理便没前往,而是留讯与商影和谢灵烟,约定在这凌霄剑宗名下道观碰面。

    谢灵烟还击道是了,我还没问呢,你这额上的疤是来得?莫不是在洛阳撩拨哪家姑娘不成,结果被人砍了?”

    “一语中的!”应飞扬心中暗道,嘴上打着哈哈道恰恰相反,是我自觉本人容貌太过出众,到处招惹姑娘家相思,结果反耽误了剑上进境,为证求剑之心,我便手起剑落自毁容貌,既断了其他姑娘家的绮思,也让我更能专注剑道!”

    “又胡说八道!”商影插嘴笑骂,但也不再追问,而是盯着他打量道不过看起来也不成功,不若我帮你再多划上几道!”

    说起来到底是男女有别,同样是面上多了道疤痕,在谢灵烟粉雕玉琢般的面上就显得狰狞可怖,便如最精美的艺术品被破坏一般令人惋惜,但在应飞扬面上则不同,截断眉角的伤疤非但整体上无损他的相貌,反而使原本俊秀的面孔增添了几分英武之气,形成一股难以言喻的魅力。

    几人说笑几句后,应飞扬又询问了关于沐小眉被收徒的事,商影道这事我已知晓,昨天还有人请我观礼去呢,只是怕与你这小子错过我便没去,你大可放心,燕啼春与我也薄有交情,她性情良淑,教徒弟却严谨用心,而且修为高深,是万仙盟的“六元”之一,被她收为徒弟是难得的机缘,绝不会被辱没!”

    听得商影作保,应飞扬也放心下来,万仙盟亦是正道十大派门之一,可遇不可求的名门大宗,而六元更是非同寻常。

    需知与凌霄剑宗等师徒传承的门派比,万仙盟更像是一个统合众力的联盟,东海有方丈、蓬莱、瀛洲三处洞天仙山,每山又伴随诸多岛屿,共计四百八十岛,天下散修半数分布在这三山四百八十岛中,但力分则弱,为了能更好共享资源,便有了万仙盟的成立,盟中有佛有道有儒,三家百家杂列,结构自然比一般派门松散,而盟中大小事务也非是像其他派门一般由掌门专断专决,而是盟主主持,“六元”共参。

    而这“六元”又是被诸多修者选举而出的六人,他们或是有过人才干,或是有不俗修为,或是人缘深厚……但无一例外,“六元”皆是万仙盟之中的佼佼者。燕啼春既是六元之一,作为一个寻常人家的丫头,能被燕啼春收为徒确实是沐小眉的荣幸。

    谢灵烟也抱过沐小眉,对瓷娃娃般可爱的沐小眉印象颇深,此时像是玩具被抢走一般埋怨道师傅,都怪你等这应飞扬,你若昨天去参加选徒,咱们就可以抢先把小眉收到咱们丹霞峰了!”

    应飞扬翻翻眼皮道得了吧,你们丹霞峰几个已经够闹腾了,再加一个惹事精还不能翻天?”

    “你说谁闹腾!”谢灵烟一恼,欲再教训应飞扬,应飞扬忙将本给沐小眉买的点心贡献出来,才将她她嘴堵住。

    三人吃了点心,也准备回返凌霄剑宗,忽而见一柄钗子般大小的令剑飞来,正是凌霄剑宗的传讯方式,商影接过令剑,忽而舒了口气,好似放心下来一般。

    “商师伯,是消息传来?”

    商影对应飞扬道对了,你可知青城山常道观被灭了!”

    “?何时发生的事!”应飞扬大惊。

    已是二十天前,这等大事你还不知么?

    应飞扬摇摇头,他在龙虎山天师派时,整个门派皆忙于张天师的葬礼,所以并未探知外界消息,所以对此事并不知情。追问道是地狱道的厉鬼么?天女凌心放出不是前往通报了,难道还是来不及?”

    商影摇头道地狱道动作实在太快,收服三千厉鬼之后未整军,未备战,便直接冲出阴阳裂隙,以迅雷不及眼儿之势灭了青城山常道观,而之后便即刻折返鬼界。天女凌心赶到时已经来不及。”

    “这……不合常理。”应飞扬道,如他所说,灭常道观容易,但想在阳界站稳脚跟难,地狱道若想以阴阳裂隙做为入侵的门户,便该集合力量稳扎稳打才对,灭了常道观又缩回鬼界,除了杀人泄愤,对他们来说似乎并无好处,只是更引人戒备而已。

    商影知她所想,道他们灭了常道观,却未动相距不远的佛门飞赴寺分毫,而很快,江湖中就传来消息,地狱道狱首桑魅曾化身普法和尚潜入佛门,与飞赴寺原住持玄敏相交甚笃,甚至曾在飞赴寺挂过单。”

    应飞扬立即明白他们的意图,咬牙骂道这么明显的挑拨!”

    商影叹道是啊,明显的挑拨,但哪怕人人都看得出是挑拨,却也不意味着挑拨无效,因为所谓挑拨,有时只是为借题发挥者提供借口而已。”

    “都时候了,还敲竹杠啊!”应飞扬心中当即明了一切,常道观虽如今不是大派,但作为龙虎山天师派最重要分支,张道陵得道飞升之处,过往在道门中颇有影响,在佛道之争日盛的情况下被灭,结果自是不言而喻。

    地狱道灭了常道观即远退鬼界,道门就将矛头转向以飞赴寺为代表的佛门,一个个派门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皆声称几百年前曾受过常道观的恩惠,如今要替常道观讨回公道,飞赴寺勾结地狱道,残害道门,必须付出代价。可怜常道观昔日被飞赴寺侵占庙产时也不见他们替常道观出头,如今被灭才纷纷出来要报恩。

    至于地狱道……虽这些道门一个个都摩拳擦掌的表示定要向地狱道报仇,但又皆称“幽冥鬼城在鬼界之中,我等对鬼界人生地不熟,鬼界阴气又会影响我们功体,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失,所以虽然我们怒火炽盛,悲痛欲绝,但也不得不强压悲怒,在寻得万全之策之前不能轻举妄动,况且内忧未除何谈外患,我们若攻入鬼界,那飞赴寺就正好是守住了我们后路,他们若再于地狱道勾结,断了我们后路,这前后夹攻下,道门还不是进去多少就死多少?”

    “地狱道这一手,倒也高明!挑动佛道之争,自身则退回鬼界,伺机而动,如毒蛇在洞,让人防不胜防。那商师姑方才为何放心而笑?”

    商影抿了抿唇,露出一抹笑容道因为,那个人动了!”——

    青城山,常道观,昔日道门清圣之地,如今却是鬼影重重,地狱道虽退,但却以道众之血坏了青城山地气,如今清圣不存,尽成阴秽之地,每逢入夜,便有鬼界野生的游魂、厉鬼被这阴秽气息吸引,从阴阳裂隙中冲出,逃出山外袭击周遭百姓,而埋葬常道观道者的坟地也发生异变,每一夜都有尸变之事发生,竟是死也不得安宁!

    青城山周遭原本杂居不少乡民,如今竟有两个村落被从鬼界逃出的厉鬼亡魂所灭,其余村落亦是人心惶惶,虽有天女凌心等人安抚,但仍是大批大批的举族搬迁,阴阳裂隙不被封堵,他们便永无宁日。

    常道观观主飞云子因在洛阳参加佛道大会而幸免遇难,听闻门派被灭的消息后急急赶回,却哪想已是这般景象,这一日,他本趁着天亮,带着几个残余弟子冲入观中,欲以护山法阵封住阴阳裂隙,但地气已变,法阵全然无效,反而是他们陷入尸鬼围困之中,拖至入夜,异变的尸类,被引来的厉鬼越来越多,飞云子眼前已在看不到生机。

    “罢,常道观已灭,我这观主还活着做?”飞云子心中想着,再也无心抵抗。

    就在待死之际,忽而,天际之上,道华绽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