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六 第一章 此情谁属
    ps:没写好,稍等

    干涸的药膏黏着纱布,一点点从面上撕下,虽然下手之人动作已极为轻柔,但仍带着一丝丝刺痛,谢灵烟闭着眼睛坐在镜子前,心中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是模样,却也不敢睁眼,生怕一睁眼,那丑陋狰狞的伤疤还如梦魇般烙在脸上。

    “嗯,恢复的不错,可以不用换药了,晒两天太阳就看不出了,记得后少吃些辛辣食物,其他便没了,谢姑娘,你看怎样……”一柔怯怯的声音在谢灵烟而后响起。

    谢灵烟还在积蕴着勇气,又一奚落声传到耳边

    “你问她?她还不敢睁眼呢,听说她划了脸时,我还敬她是条汉子呢,现在看来,又是个被人往家里塞了个狐媚子喽”

    镜中女子如清月新辉,秀丽绝俗,一双美眸尽是惊奇,豆蔻般的指尖轻抚着面容,原本深刻见骨的伤痕如今只余浅浅一道,与周遭白皙肌肤相比,呈现如新生婴儿般的淡粉色,但这只是因新生的肌肤少了光照,只需再过几日便无分别。

    “这真的是我?”谢灵烟难以置信的喃喃道。

    “可不就是你么?我们家小母牛的本事你还信不过么,还不把你这狐媚子拾掇的漂漂亮亮?”奚落声又传来,一绛衣女子抱胸倚门,说别人是狐媚子,但此女身形苗条高挑,面容如海棠春睡,一举一动都透着勾人心魄的慵懒妩媚,亦是个不折不扣的“狐媚子”。

    “秦风姐,你再说我,再说我是小母牛,我可……我可生气了。”谢灵烟背后,一身穿淡黄衣服的女子红着脸咬唇道,本是理直气壮的一句话,被她说出来却是断断续续,气势当然无存。再看此女圆脸杏眼,面上还带着些婴儿肥,更显清纯可爱,但身材却凸凹有致,丰腴撩人,也难怪会被称作“小母牛”。

    可她的底细,便不会再对她起轻视之心,此女便是将谢灵烟医治好的楚颂,而她亦是‘五大异人’中神医楚白牛之女,一身医术已得“神医”真传,而这护肌养颜的本事,连楚白牛也远远不及。

    谢灵烟感激在心,激动的握住楚颂的手道楚,谢谢你!”随即又替楚颂出头,对绛衣女子道秦风姐,你再欺负楚,我可不依你啊!”

    “小狐媚子好了伤疤忘了痛,不依我又能怎样,跟动手不成?不怕我又在你千娇百媚的小脸上多划下几道?”秦风眯着凤眼,似笑非笑道。

    几日相处下来,虽明知她是玩笑,谢灵烟也不禁一慌,口上道怕你哦?我和楚联手一起对付。”,身子却往后缩了缩,毕竟对方是风雅颂三姝中修为最高者,江湖早有盛名。怕与她师傅比也只在伯仲之间。

    “风妹,你又与客人胡闹。”一道清雅声音传来,漫步而来的是一名蓝裙女子,女子为翩舞头上挽着飞仙髻,眉如翠羽,眸如灿星,一身淡蓝色曲裾衣裙更将她身形衬托得亭亭玉立,比之秦风、楚颂二女,她更多了些成熟端雅的风韵,便是风雅颂三姝中的赵雅。

    “雅姐,秦风姐欺负我,又叫我‘小母牛’”楚颂可怜兮兮的告状道。

    “哼,你本来不就是么?我叫差了不成?小母牛!”秦风装出恶狠狠的样子道,似是要用目光从楚颂胸前挖下两块肉。

    赵雅劝阻道行了,也不怕客人笑话,楚,她再叫你本相,你也叫不就成了,反正你也不会吃亏。”

    “雅姐,你……你说出来了!”楚颂又气又委屈,几乎快哭出来了。

    “原来楚本相是牛?”谢灵烟一惊,心中暗道我还以为是调笑她的身材呢……她是圣手神医楚白牛之女,早听闻楚白牛是妖族出身,嗯?楚……白牛?天,我早该想到了!只是楚这么玲珑可爱的人儿,本相竟然是壮硕粗重的牛!”

    纵然知晓极不礼貌,谢灵烟还是止不住想笑,又看了看秦风,暗疑道不知秦风姐本相又是?”

    秦风看她打量,立马她的想法,秀眉一挑单手叉腰,肆无忌惮的展露傲人身姿道小狐媚子,再瞧你也瞧不出来本相!”

    “稀罕?”谢灵烟吐吐舌头。

    “好了,风妹你莫闹了,谢姑娘,你的面上伤势既好,也该记得我们当初约定吧?”赵雅正色道。

    “自然记得,赵令主。”谢灵烟点了点头,她与秦风、楚颂相处,都能叫她们一声,但面对赵雅,二字却也叫不出,而是叫了她在锦绣山庄的职位,掌管孔雀翎,可替孔雀发号施令的令主。原因便在于从初见开始,赵雅就对她显露出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

    记得十数天前她方随着师尊商影,怀着忐忑心情来锦绣山庄求药时,便是由赵雅来接待,待看到她揭下面纱露出疤痕时,赵雅惊呼一声,考虑到疤痕丑恶这也属平常,但谢灵烟却隐约觉察道赵雅惊呼的原因不在于疤痕,而在她本身。

    而惊呼中,却包含着惋惜,惧怕,疑虑以及暗藏深处的敌意!而当时赵雅虽应允替她治疗,却也许下约定,一,治疗期间不得在山庄内随意走动,二,伤愈之后,即刻离开锦绣山庄。

    赵雅点头道既然知晓,那锦绣山庄也不留客了,近来得到消息,你们人族修界中又有大事发生,料想你师傅也需早回凌霄剑宗,过了今晚,你们便离开吧!”

    主人逐客意图明显,谢灵烟咬咬唇,也不再说,点头道仍是多谢诸位,那我便先整理一番。”

    说罢,强作无事的告退离开。

    待她走远,秦风皱眉道雅姐,再说,她也是的亲人,你又何必对她这么冷硬?”

    “亲人?哼,越是亲近之人,伤越深,看到她面孔时,我真以为那个又了,而我,决不允许有人再伤第二次!”赵雅看着远去的谢灵烟,目光清冷道——

    “便要走了么?明明还没见到他呢?”谢灵烟心中想着,脚步越发茫然,初来时尚担忧,以为生怕他会看到丑陋模样,但入庄时并未见到他,令她暗松口气时,又感心中失落。如今面伤好了,心头便又火热起来,迫不及待的想再见他一面,可又被下了逐客令。

    “谢灵烟,你时候变得这么肤浅了!”谢灵烟握紧拳头暗骂,“不过就见过他一次,话都没说过半句,你给我发痴!何况他身边这么多女子,赵令主,秦风姐,楚颂姐,不但人漂亮,修为高,亦是各有所长,他又会记得两年前随手救下的一个黄毛小丫头……”

    谢灵烟黯然想着,想要赶紧回屋,一觉睡到天亮,然后早早离开,再也不去想他,可回神间,却已走差了路,现在不知所处锦绣山庄何处。

    “遭,违背与赵令主的约定了……”谢灵烟茫然打量四周,循着感觉而走,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两条人身影伫立。

    一者是相貌温婉,看似可亲的道姑,也就是她师傅商影。而另一条身影,身着七色法袍,身形傲立,长眉狭目,相貌俊朗,正是孔雀——翎!——

    干涸的药膏黏着纱布,一点点从面上撕下,虽然下手之人动作已极为轻柔,但仍带着一丝丝刺痛,谢灵烟闭着眼睛坐在镜子前,心中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是模样,却也不敢睁眼,生怕一睁眼,那丑陋狰狞的伤疤还如梦魇般烙在脸上。

    “嗯,恢复的不错,可以不用换药了,晒两天太阳就看不出了,记得后少吃些辛辣食物,其他便没了,谢姑娘,你看怎样……”一柔怯怯的声音在谢灵烟而后响起。

    谢灵烟还在积蕴着勇气,又一奚落声传到耳边

    “你问她?她还不敢睁眼呢,听说她划了脸时,我还敬她是条汉子呢,现在看来,又是个被人往家里塞了个狐媚子喽”

    “我本来就不是汉子!”谢灵烟一受激,愤然睁眼,却很快被镜子所见吸引,止不住一呼。

    镜中女子如清月新辉,秀丽绝俗,一双美眸尽是惊奇,豆蔻般的指尖轻抚着面容,原本深刻见骨的伤痕如今只余浅浅一道,与周遭白皙肌肤相比,呈现如新生婴儿般的淡粉色,但这只是因新生的肌肤少了光照,只需再过几日便无分别。

    “这真的是我?”谢灵烟难以置信的喃喃道。

    “可不就是你么?我们家小母牛的本事你还信不过么,还不把你这狐媚子拾掇的漂漂亮亮?”奚落声又传来,一绛衣女子抱胸倚门,说别人是狐媚子,但此女身形苗条高挑,面容如海棠春睡,一举一动都透着勾人心魄的慵懒妩媚,亦是个不折不扣的“狐媚子”。

    “秦风姐,你再说我,再说我是小母牛,我可……我可生气了。”谢灵烟背后,一身穿淡黄衣服的女子红着脸咬唇道,本是理直气壮的一句话,被她说出来却是断断续续,气势当然无存。再看此女圆脸杏眼,面上还带着些婴儿肥,更显清纯可爱,但身材却凸凹有致,丰腴撩人,也难怪会被称作“小母牛”。

    可她的底细,便不会再对她起轻视之心,此女便是将谢灵烟医治好的楚颂,而她亦是‘五大异人’中神医楚白牛之女,一身医术已得“神医”真传,而这护肌养颜的本事,连楚白牛也远远不及。

    谢灵烟感激在心,激动的握住楚颂的手道楚,谢谢你!”随即又替楚颂出头,对绛衣女子道秦风姐,你再欺负楚,我可不依你啊!”

    “小狐媚子好了伤疤忘了痛,不依我又能怎样,跟动手不成?不怕我又在你千娇百媚的小脸上多划下几道?”秦风眯着凤眼,似笑非笑道。

    几日相处下来,虽明知她是玩笑,谢灵烟也不禁一慌,口上道怕你哦?我和楚联手一起对付。”,身子却往后缩了缩,毕竟对方是风雅颂三姝中修为最高者,江湖早有盛名。怕与她师傅比也只在伯仲之间。

    “风妹,你又与客人胡闹。”一道清雅声音传来,漫步而来的是一名蓝裙女子,女子为翩舞头上挽着飞仙髻,眉如翠羽,眸如灿星,一身淡蓝色曲裾衣裙更将她身形衬托得亭亭玉立,比之秦风、楚颂二女,她更多了些成熟端雅的风韵,便是风雅颂三姝中的赵雅。

    “雅姐,秦风姐欺负我,又叫我‘小母牛’”楚颂可怜兮兮的告状道。

    “哼,你本来不就是么?我叫差了不成?小母牛!”秦风装出恶狠狠的样子道,似是要用目光从楚颂胸前挖下两块肉。

    赵雅劝阻道行了,也不怕客人笑话,楚,她再叫你本相,你也叫不就成了,反正你也不会吃亏。”

    “雅姐,你……你说出来了!”楚颂又气又委屈,几乎快哭出来了。

    “原来楚本相是牛?”谢灵烟一惊,心中暗道我还以为是调笑她的身材呢……她是圣手神医楚白牛之女,早听闻楚白牛是妖族出身,嗯?楚……白牛?天,我早该想到了!只是楚这么玲珑可爱的人儿,本相竟然是壮硕粗重的牛!”

    纵然知晓极不礼貌,谢灵烟还是止不住想笑,又看了看秦风,暗疑道不知秦风姐本相又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