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八十二章 天道鬼道 2
    “四岁那年,一向由龙虎山历代天师掌管的,天下道门人士的道籍被移交给司马承祯保管,先父拖着病体,带我跪在历代天师牌位前,被六道恶灭打断经脉废尽修为都没吭一声的他,那天在先祖牌位面前嚎啕大哭,那时,我便已入魔。”

    “七岁那年,先父仙逝,我以稚龄接替天师之位,天师派百代荣辱压在我一肩,但诸分家欺我年幼另立门户,满堂客座鸟走兽散,整个天师派将分崩离析,我却无能为力,那时我便已入魔。”

    “十六岁那年,我为练气贯龙虎之招而闭死关,不饮不食,不眠不休,最后血气逆流,经脉爆血,那时我便已入魔。”

    “再到不久前,我十年磨一剑,日夜苦修,没人只敢睡两个时辰,只为在佛道大会上扬眉吐气,但未入洛阳,便在你手下惨败,方知什么‘龙虎山百年第一英才’不过是门人们为我吹嘘,在真正的天才面前,不过是不堪一提的笑话,那时我便已入魔。”

    “鬼界之中,门人惨遭玩弄致死,养我长大的徐师叔在我面前丧命,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甚至在人前还要强作镇定,不能坠了天师颜面,那时我便已入魔。”

    “如今,天师秘藏近在眼前,复兴龙虎山的机会近在眼前,只差一点我便成功,你却在此时说我走火入魔,太晚了!应飞扬,我不是你这样的剑道天才,亦无天女凌心的累世根基,这一路来,越是与你们相处,越是显出我的平庸无力,眼前这天师秘藏,可能是我振兴龙虎山天师派的唯一机会,你要我怎么放弃?”

    一句一句,道尽多年血泪,应飞扬心中一叹,道:“徐未央徐长老仙逝前说过,与振兴天师派相比,为人父母,更愿子女幸福安康,你如今作为,岂不是辜负了父母与徐长老期望。”

    “为人父母,唯愿子女幸福安康……”张润宁惨然笑了笑,目光中有无奈,有凄楚,有痛心,“可是你忘了,我的孩子也要出生了啊!天师道若是不在我手上复兴,那不管愿是不愿,我肩上的担子迟早会被压倒他身上啊!”

    应飞扬一愣,如遭雷触,竟是无言以对,任由张润宁将他推开。

    张润宁步履蹒跚向前,踉跄的身子却是异常坚定,便走边道:“就在悬天峰下,逆流天瀑边,一只又一只鬼蜥蜴摔得粉身碎骨,却又前赴后继,所为的是什么?是为了亲族后代,为了血脉延续。纵然明知前头九死一生,他们也会冲上逆流天瀑,直行无悔。我与它们,亦是一样,如今,属于我的逆流天瀑就在眼前……”

    张润宁轻轻将手印在沾满自己鲜血的道纹前,像是擦拭天师派匾额上的浮灰,又像是抚摸未出世孩儿的面容。

    “那么,就算流尽此身之血,本天师也誓破此封!”

    张润宁目光一凝,真气急催,将血液从手掌逼出,注入道纹之内,血色咒字一一浮现,再空中摇曳。

    待到最后十数字,却是又遭停滞,天堑在前依旧难以逾越,反是先前反噬的伤势爆!

    但闻几声轻爆声从张润宁体内传出,血液被震出毛孔,如雾弥漫。

    “张润宁!”应飞扬想将他强行拉开,却终又止住了脚步

    而张润宁仰天一啸,纵然一身是血,却仍半步不退,反而再催真元,引动着弥散的鲜血源源不断注入道纹之中!

    许是道门先祖垂怜他的执着,原本难以灌注的最后十数字,竟如冲破任督二脉一般,一气呵成的灌注完成!

    数百咒字在岩壁前浮现,以暗合天地至理的节奏轻轻摇动,而张润宁福灵心至,天师法印化现而出,血淋淋的手掌往法印之上一抹,法印登时昊光乍现,道辉弥天。

    张润宁口诵法诀“天师法令,以血破封,乾坤祭血,阴阳通行,敕!!”

    天师法印自行而动,在咒字尾端稳稳盖下一个印形,道血书咒,天师拓印,数百咒字化作红色星芒,四散开来,拖曳出道道轨迹便射整个悬天峰,而法印留下的印形没入道纹中,与道纹融合,道血阴阳封印-——破!

    与此同时,峰顶的天女凌心忽而一阵心悸,心血急剧翻涌,从入定状态醒转,呕出一口血来,双目一睁尽是茫然恐惧之色。

    自语道:“怎么回事?这气息,究竟生了什么?”

    随即起身,如有感应一般,不用阿离引路,便往应飞扬张润宁所在之处奔去。

    “天女!天女!”阿离唤了两声,看了看如流星般遍射满山的咒字,随后紧紧跟上天女。

    封禁一破,山体亦随之震荡不已,应飞扬只感如在颠簸的海船上般,身形止不住摇摆,另一方,张润宁在摇动之中坐倒于地,心中狂喜欲爆,激动之下,周身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如梦呓般不断重复道:“破了!封印破了!天师秘藏要开启了!”

    应飞扬见封印被破,知晓有希望重返人世,心头亦止不住泛起火热。

    忽而一阵乍起的阴风,吹彻整个悬天峰,应飞扬无由一寒,冷静下来,看向周遭,却见视野所及之处,咒字如红色流星纷纷落下,每落一处,都在悬天峰坚硬的山体上砸下蛛网般的裂纹,随后便消失无形,转眼间,整个悬天峰已是满布裂痕。

    而一股无边无际,凶戾滔天的阴邪之气从缝隙中渗出,弥漫开来,遍布整个悬天峰。

    “应公子,张天师,这里生了什么?”天女凌心的声音伴着细碎的脚步声传来,素来清雅的声音此时都似变了调,玉容之上更是疑惑惶急。

    而张润宁此时也察觉不对,期待的通往天师秘藏的大门迟迟没有打开,反而使周遭邪气弥漫,鬼气森森。

    忽而,一声惊爆自山脚传来,三人低看去,却见山脚之处,岩石炸开,飞裂的岩石化作一道凄厉哀嚎的细长鬼影。

    不及惊讶,惊爆声又如爆竹般密集从山脚传来,山脚的狰狞山石不断开裂,乱石飞崩下,一道道鬼影从不断脱逸而出,哀哭号鸣,聒人耳膜,转眼已有数百条奔旋鬼影!

    悬天峰本扎根一朵黑云间,如今山脚渐渐崩散,消失,而一条裂隙乍现,宛如灰蒙蒙的天裂开一道,

    “那是阴阳裂隙?怎会这样?”张润宁笑容凝结,趴在山石上向山脚看去,慌乱的六神无主。

    “恭喜张天师,解除道血阴阳封印,开启了阴间和阳世的裂隙,释放了贵祖张道陵天师镇压的五千鬼众!”

    咯咯脆笑,一阵熟悉的柔声自天女凌心身后传来,应飞扬看向声之人人,身形一震,来人竟是——

    “阿离姑娘?”应飞扬脱口而出,随即身形一震,抽剑指向来人,戒备道:“不对!你根本不是阿离!你究竟是谁!”

    形貌虽是阿离模样,口吻却截然二人,一瞬之间,应飞扬思潮翻涌,逃亡过程中,一路之事历历浮现眼前。

    应飞扬总觉隐隐觉得不安,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此时一见阿离,豁然惊醒,所有不对劲的源头,皆是因为阿离!

    起初,应飞扬等人未来得及随佛道众人离开幽冥鬼城,反被阴阳气旋甩至鬼城内外,数以百计的鬼修皆在城内外寻找他们,但第一个现张润宁的却是阿离,而应飞扬杀死一队搜查鬼修后,随后现他们的亦是阿离。阿离摆脱狱鬼身份后,就只是个寻常厉鬼,却能在短短时间内连寻到张润宁和应飞扬,效率之高,盖过了诸多鬼修,这是巧。

    阿离不过将张润宁丢于井中,使他不被其他鬼修寻到,但井中却恰好有通往阴魍魉密室的通道,这亦是巧。

    待到了悬天峰,硕大的山头中,只一个小小的道纹符印,但张润宁和阿离却很快找到这道纹,而据张润宁所说,起初现这道纹的正是阿离,这更是巧。

    一次的巧合或许是巧合,但巧合若一再生,往往就有其他解释,应飞扬又想起,通往酆都的路途不止一条,炼狱使等人却恰在他们经过的方向设下了假鬼城的埋伏,引他们上勾,又提前在退路之处预留人手堵截,使他们陷入围困,地狱道之人又是如何知晓他们所行之路。

    起初应飞扬以为是这几日大意,不经意暴露了行踪,但此时却有了更好的解释,不是他们大意,而是有人将他们行踪泄露出去,而此人自是阿离!

    但他又曾在鬼镜中见过阿离生前一生,知晓凭借阿离思虑单纯到有些傻,凭她的本事,想在这一路隐瞒不露丝毫破绽几无可能,眼前之鬼应是他人。所以才有此问。

    那“阿离”亦道:“反应不错,可惜只说对一半,我确实是阿离,至少曾经是阿离,至于现在,你可称我为地狱道代掌道主——幽凝!”

    “幽凝?你就是九子鬼母新收的十小姐!”天女凌心惊异道:“凝魂转魄化形**,你是用九子鬼母的秘法强夺了阿离姑娘的魂体!”

    昔年九子鬼母曾以此法,将自己命魂外的其他二魂七魄分出,融入自己子嗣的魂灵中,已实现对其控制,从而一身十分,闯下九子鬼母的名头,如今幽凝号称九子鬼母的十小姐,应也学得此秘法,而阿离不过是一寻常厉鬼,以此法夺取她魂灵的控制权,自是轻而易举。

    幽凝道:“天女亦是只对一半,我是分出一魂融入了阿离的魂魄,却非是强夺,而是她主动让与我!”

    “主动让你?怎有可能!莫不是被你威逼利诱?”应飞扬冷道。

    “又只对一半,并无威逼,只是利诱而已……嗯,利诱似乎也有些难听,其实是各取所需,你好事只做一半,助阿离摆脱鬼狱,却没助她脱出仇恨,而我只是找上她,告诉她她的仇人——毁去她一生的贺长龄,如今是何形貌,又身在何处,又告诉她凭她之力,就算再过百年也无法报仇,除非,贡献出她的灵魂!只是她应未想到,贡献出灵魂后,最先对付的不是她的仇人,而是她的两位恩人。借助了张天师之力,破解了这五千厉鬼和阴阳裂隙的封印。”

    张润宁张口结舌,面上边的惨无人色,喃喃道:“怎会是这样,天师秘藏呢?鬼道天书呢?被封印的应该是天师秘藏的入口才对!”

    幽凝见他这形貌,叹了声道:“罢了,看在阿离面上,我便让你明白,天师秘藏根本不存在,从一开始就是引你上钩的一场骗局!”

    “你且想一想,关于天师秘藏的消息,你是从何处得之?阴魍魉!你又是因何确认这天师秘藏的存在并获取更多信息的?阴魍魉密室中的,可惜你所知的一切都是真中掺假的骗局,悬天峰确实是因张道陵而出现,阴阳道血封印确实是张道陵所留,悬天峰的中有阴阳裂隙,连通的也确实是青城山,但天师秘藏却不存在,真正的事实是,张道陵将要坐化之时,六天鬼王、八部鬼帅带领五千鬼众袭击青城山,张道陵集结信众门人的众生愿力,杀鬼王,逐鬼帅,将五千鬼众以道血阴阳封印之法,化作山石封印,并用以堵住阴阳之间通道!”

    “阴魍魉欲放出这五千厉鬼为己用,但若要破解封印,必须天师一脉道血和天师法印,所以编出了天师秘藏引诱你,你若愿为天师秘藏与他合作,自是简单。就算不愿,他也可寻个机会让你逃走,并引你现那本他伪造的,再将你逼至悬天峰,最后你亦会为他解除封印,只是阴魍魉的这番布置,最后却是为我所用!”

    “不对!怎么会是假的?那上面分明藏有我天师派的暗语!是只有张姓子弟才知道的秘密!”张润宁难以置信道。

    幽凝摇摇头道:“张天师,你记清楚了,这世间只有一个人知道的秘密才算秘密,过两人知晓,便不再是秘密,况且地狱道有个炼魂使,最擅长的就是掘秘密,你有一位叫做张虚夜的族人,在他手下吃了第三十七道刑罚后,这便已经不再是秘密,现在,张天师,你明白了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