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八十章 天峰逆瀑 7
    ps:不好意思,食言了,昨天的章节没来得及补上,因为今天依旧写的十分痛苦,删删改改的就是不敢定笔,一天时间只要有空都在写,但时速已降到500字一小时,只能看明天是否能把思路捋顺了,我争取明天把欠得免费章节补上,让自己过个踏实中秋……

    --------------------------------------------------------------------------------------------------------------------------

    应飞扬又自取了几件飞行法器,至于张润宁,只将原属于天师派的几件法器取出。网值得您收藏 。。

    之后,应飞扬拍拍青王歉意道:“抱歉了,青王,说了与你先救你同族的,可惜我们祭练法器还需要些时日,只怕你同族那边等不起,这次算我违约,你先行一步,若我侥幸脱出此劫,到时再去寻你……”

    青王仿若能通人性,嘶鸣一声,恋恋不舍的与应飞扬三人告别,之后嘴里叼着小蜥蜴振翼远去。

    待青王飞走后,应飞扬和天女凌心准备开始祭练法器,法器若换了主,便需要重新祭练,时间有长有短不尽相同,但若连续祭练五六件,至少也需一两日时间。

    张润宁因所使的都是同宗法器,祭练时间要短得多,倒也不急于一时,而是道:“这悬天峰玄挺大的,我且去探查一番,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出路。”

    天女凌心皱眉道:“我总觉得这地方玄异得紧,张天师这般贸然行动,恐有危险。”

    张润宁道:“坐困此处,也未必就安全,况且本天师又不失没自保能力……”

    天女凌心又劝几句,张润宁却执意要行动,最后阿离上前圆场道:“我现在也无事,便让我与少天师同行吧,若遇危险,天女你的优昙心灯自会有感应。”

    天女凌心听后,也不再多说,任由这一人一鬼结伴探查。

    应飞扬和天女则继续祭炼法器,所谓祭炼,就是神识沟通法器,将法器原主留下的印记抹去,再将自己灵力灌注,留下新的印记。应飞扬对祭炼之道并不擅长,第一个法器的祭炼都还迟迟未摸到门径,却见阿离已经折返。

    阿离便走边道:“恩公,天女,我和张天师发现了些特殊之处,还请你们过去一看。”

    应飞扬睁开眼睛,天女却是还一动未动,阿离再欲唤她,应飞扬却阻道:“阿离,别打扰她,她现在专心祭炼,已至入定的状态,此时去唤醒她,可能会受到她本能的反击,也可能会致使她走火入魔,还是我先去看上一看吧。”

    应飞扬起身随阿离“下”山,山石狰狞,崎岖难行,应飞扬又因身子沉重,走得格外小心,走不多会,便见到了张润宁的身影。

    张润宁站在一块稍微平坦些的岩石上,正对着面前山岩专心的看着,轻抚着岩壁若有所思。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却见面前岩壁平滑如镜,而岩壁上刻有巴掌大的半个道纹,道纹本该是阴阳鱼互咬,左阳右阴,此处道纹却只左边的“阳鱼”。

    “竟然有半个道纹,这么小,还只半边,亏你能发现,眼里不差。”应飞扬心头讶异,整个悬天峰山壁都是浑然一体,连道裂缝都没有,却在此处藏着半个道纹,鬼界中却有道家的道纹,这着实令人觉得蹊跷。

    “全靠阿离姑娘眼尖,否则本天师还真错过了。”张润宁随口应了一句,接着道:“天女呢,没有跟来么?”

    “她正祭炼法器,处于入定状态,我就没叫她跟来。”

    “那阿离姑娘,劳烦你去天女那照应一下,若是她醒来,便再她来寻我们。”

    阿离应了一声,便又离开,应飞扬问道:“怎么?莫非有所发现?”

    张润宁点头道:“是有所发现,不过还需验证一番,应飞扬,拔你的剑,准备接招!”

    应飞扬一愣,尚未反应,张润宁就猛然回身,龙虎双剑在手,分化阴阳,伴随龙腾虎啸之声沛然攻来。

    应飞扬心头一惊,身子本能反应,寒芒一闪,星纪剑应声出鞘,横挡来招。同时喝问道:“张润宁你做什么?”

    张润宁剑路不停,无边无际雄力从四面八方涌现而来,化为一股急速回旋的气旋,将应飞扬禁锢其中。

    而此时张润宁道:“别多想,尽管来攻!”

    应飞扬却觉张润宁剑上劲力虽雄,但并无凶戾杀气,虽不知他用意为何,却也不再客气。

    锐眼察觉出气旋中心所在,一剑直递而出,刺向气旋中心。

    然而张润宁招路一变,长剑搅动之下,气旋涡流变作两条昂首青龙,宛如活物一般分袭应飞扬左右两侧,同时道:“一只剑不够劲,有本事咱们双剑对双剑!”

    应飞扬不明所以,但此时兴致被挑起,长笑一声道:“如你所愿!”

    一翻手,又从储物袋中抽出一剑,应飞扬从阴魍魉那取来了许多剑,随便掏出的一把都是材质上乘的名锋,有不少品质都还在星纪剑之上,只是应飞扬用星纪剑最为顺手,所以才将其他剑都放入袋中。

    手中之剑方一出鞘便觉寒意逼人,湛蓝兵刃如同千年寒冰铸成,凛冽冷澈。应飞扬心中道了声:“好剑!”

    双剑顺势一旋,分斩两条青龙七寸之处。

    张润宁却是剑路再变,飞天龙便做下山虎,双剑高举过头,如猛虎下山般狠狠砸下,周遭三尺内空气都被挤压一空。

    应飞扬却眉头一皱,交手几招后察觉出端倪,张润宁招式虽猛,但每一招都有明显破绽,引着自己来攻,但当他攻向那些破绽时,张润宁变回做预料到一般及时变招。这感觉。就像他是被张润宁引导着出招一般。

    在围棋界,棋士向弟子传授棋艺时,有时便会采取下“指导棋”的方式,通过露出破绽,引导弟子做出思考,选择出正确的应对棋路,而现在好像亦是如此,只是下棋变成了对剑。

    应飞扬知晓他另有用意,也就顺势而为,继续陪他演练下去。

    此地重力异常,交手片刻,应飞扬便觉背上出汗,比往日斗上数个时辰都累,但心中却是酣畅淋漓,恨不得大呼过瘾,只因他打得极为“顺畅”。

    下至地痞流氓,上至修道高手,对敌中都有“顺畅”这个概念,比如打出一击直拳后,再接一击勾拳,直拳主要用肩臂之力,而勾拳用得是腰肩之力,无论是发力,还是节奏都给会让人觉得连贯自然。但若一击勾拳后再接一记肘击,勾拳是用腰肩之力,肘击同样靠腰肩之力,方向却是截然相反,在一瞬间做出两个方向截然相反的发力动作,就会让人或是重心失衡,或是用力不足,这就是所谓的不顺畅。

    而现在应飞扬感觉就是,他下一招往哪使用力最顺畅,张润宁的破绽就恰好出现在哪处,令他越发的得心应手,以至于后来也不再注意张润宁的招数,全凭身体的感觉,怎么使力方便就怎么出剑。

    最后,应飞扬只觉体内气血汹涌,臂、肘、肩、腰、胯、腿每一寸肌肉都如弓一般绷紧之后,猛然爆发,一股雄力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般的被递到了他的双剑之上,而应飞扬顺应身体的感觉将这雄力宣泄而出,结果,剑锋呼啸,磅礴之气划破长空,如虎啸龙吟,此招竟是——

    “气贯龙虎?”应飞扬认出自己所出之招,双目圆睁,竟是连自己也不相信,但不管他信或不信,雄浑罡力已悍然而出。

    “哐~~”只听一声剧烈金属撞击声,张润宁的龙虎双剑被震的荡起,虎口更是开裂出血,身子更是狠狠砸向了背后山壁。

    应飞扬还愣着,张润宁爬了起来,咳了两声道:“不错,正是龙虎山绝式,气贯龙虎之招!”

    “唉?我怎么会使出此招,我可真没偷藏你们龙虎山的秘笈!”应飞扬连忙道。

    张润宁翻了翻眼皮道:“我当然知晓,这招是我引导你使出的?”

    应飞扬不解:“什么意思,少天师,你也给我解释一下。”

    张润宁又咳几声,将气喘顺了后道:“我龙虎山剑法、雷术、御鬼通神之术并称三绝,其中剑法又以气贯龙虎之招为最,此招气势雄浑,但不同与修界已知的任何剑法,它讲究的只有两字——‘发力’”

    “其余修界剑法多只注重真气运转,而对人肌体之力,内心之力视而不见,这招却是将能用之力通通用上,才会有此雄浑之力。”

    应飞扬闻言,若有所思点点头道:“不错,使用此招时,确实感觉全身肌肉都出了力!”

    张润宁继续道:“没错,使力也是一门学问,但许多人其实不知合理有效的使力,就像你让咱们修真高手不用真气,去与乡间寻常老农一同种地,咱们可能挥几下锄头就觉腰酸背痛,而乡间老农耕上个把里地,依然龙精虎猛,这就是因为乡间老农知晓,耕地时该怎么用力!”

    “但用肌体之力又与用真气之力不同,人体经脉不过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虽个人经脉有些许先天差异,但无伤大体,该走哪个经脉一目了然,只需照本宣科的照练便可,但肌体之力却不同,一个人肩宽,臂展,腿长,肌肉紧实程度皆有不同,而只需一丝不同,就会产生天壤之别,师傅的发力方式再传给徒弟,就未必还有效,因为无法方便的传授,这就是当今修界多使真气而不使肌体之力的原因。”

    应飞扬疑问道:“那气贯龙虎之招又是如何代代传递下来?”

    张润宁道:“气贯龙虎之招,同样没有招式秘笈,因为招式因人而不同,能相传下来,便是靠人引导。”

    “引导?”

    “不错,方才我表面上是与你过招,实际上是对你的发力方式进行调整,通过露出破绽,引导你的重心,发力的角度,攻击的速度频率等方面,将你身体调整到最佳蓄力状态,最后再将力引出,气贯龙虎之招便自然而成!”

    说罢,张润宁自嘲一笑,道:“当然,说是引导,多半还要靠个人体悟,我修炼此招时时徐长老替我引导,足足用了半个月,才将发力技巧掌握,徐长老那时便夸我是龙虎山百年一遇的奇才,没想到今天,今天只引导了你一次,你便已经知晓如何发力,龙虎山百年一遇奇才,呵呵,真是笑话,徐师叔,你果然是在骗我……”

    张润宁又笑了笑,却是带出了哭腔……

    应飞扬见他感伤,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只又问道:“那你究竟为何要传授于我?”

    “只有知晓如何发力的人,才能引导他人学会发力方式,但龙虎山中此招是秘式,一般人无从掌握,原本会气贯龙虎之招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徐师叔,现在,只剩我一个了……”

    张润宁顿了顿道:“我传你此招,是为了,若我一会身死,便请你将此招传回龙虎山,传给我将出生的孩子!”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