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七十七章 天峰逆瀑 4
    前有拦截,后有追兵,应飞扬三人转眼陷入合围之中,不远处,逆流的天瀑,倒悬的山峰,好像一对将要闭合的獠牙,扼断他们的生路。

    “哈哈,看你们还能往哪跑!”前头来得人中,一名头目的意笑道。

    而看到那头目的身影,青王的身躯竟是畏惧般的蜷缩起来。

    炼魂使不紧不慢的跟上,却皱眉对那头目喝问道:“少给老夫拍马屁,你们怎么来得这么迟,人数也不对,其他人呢,没看到老夫讯号吗?知不知道因为你们耽误险些让他们逃了?”

    炼魂使当着应飞扬三人的面斥责手下,显然已是将他们当成笼中之鸟,而那头目赔笑道:“这不是有您老在吗,嘿嘿,他们跑不了……”

    “别打马虎眼!说,你们去做什么了!”炼魂使冷道。

    “这,炼魂使息怒,是属下老毛病又犯了,方才看到一群鬼蜥蜴经过,一群之中只剩老得老,小得小,我便想捕几个小崽子来养,养上几年也好给咱们当脚力不是?方才属下正在捕捉它们,才刚抓一只,就见到你老讯号急急赶回,又怕那群鬼蜥蜴跑远了失了踪迹,便又留了十几个兄弟在那儿堵着……”

    那头目说着,从系在腰间的口袋中一掏,一只小蜥蜴被他倒提着尾巴出来,还献宝似的摇了摇。

    “这是小绿儿?”天女凌心惊呼出来,她一眼便认出,现在被那头目抓在手中的,就是曾被她救过的那条小蜥蜴,青王见状,牛铃般的双目更是圆睁开来。

    “行了行了!别显摆了,你个拎不清轻重的东西!”炼魂使没好气的指指青王道:“那大家伙是你驯养出来的,你去将他摆平。”

    那头目看了一眼青王,冷笑道:“血鬼,杵在那干什么,还不快到老子这来!”

    “糟,青王竟是这家伙驯养出来的,而若依他所言,先前与我们同行的那群蜥蜴,如今也被他们掌控住了!”应飞扬等人心中齐齐叫了声糟糕。

    应飞扬三人自是不知,这名头目也算是地狱道中异类,他学得虽是地狱道功法,却对驯养异兽有独到心得,无论何等凶禽猛兽被他熬上几天,也都会失去野性乖乖臣服。现如今幽冥鬼城会将鬼蜥蜴驯养当作奇兵脚力,就是出自他的主意。

    鬼蜥蜴虽是温驯,不招惹它们,它们也不会理会其他种族,但是一旦有人对它们动手,便会知晓鬼蜥蜴是多么难以应付,监视的鳞甲,庞大的身躯,再加上与略显臃肿的身躯不想匹配的高速,若是族群中还有飞龙护佑,更是足以令任何打它们主意的人铩羽而归,所以想法虽好,但幽冥鬼城的鬼蜥蜴数量一直不多。

    但这次却是被这头目撞见了宝,埋伏的过程中发现了一群蜥蜴经过,而令他喜出望外的是,那群蜥蜴中最难对付的青壮年蜥蜴已经死尽,却并无一条飞龙诞生,只余下的蜥蜴或是老、或是小,而那些幼年小蜥蜴,对这头目而言简直是一笔能移动的宝藏。所以才会分留了一批人手替他监管这群蜥蜴。

    青王被那头目驯养大,对他的畏惧早已刻在骨子里,虽有庞大的身形,但在那头目面前却像一个小老鼠般胆怯的颤抖。但饶是如此,青王亦没有上前半步。

    那头目面一冷,狞笑道:“怎么,自从把你献给阴鬼王后,你的日子舒坦了些,莫不是因此就忘了老子的手段?再不过来,看老子待会怎么炮制你!”

    头目说话间,泄愤似的攥紧小蜥蜴的尾巴,小蜥蜴吃痛大叫,之后见到青王,精神一振,扭动着一声声嘶鸣起来,好似在向他这位看上去很强大的同族求助,但小蜥蜴嚎得声音嘶哑,青王亦是低着头,不敢有所回应。

    应飞扬感觉青王浑身打了个哆嗦,随即示意张润宁和天女凌心,三人从青王背上跃下,应飞扬拍拍它背脊轻声道:“青王八,多谢你这一路相送,我知你定不愿回去,只可惜我们现在自身难保,留你在身边也只拖累你,你要走便走吧,今天我若逃出此劫,他日必会再入幽冥鬼城助你脱困!”

    青王不舍嘶鸣两声,之后垂下头,拖着尾巴向那头目身前走去,便像一只驯熟的大狗,小蜥蜴也越加狂躁,不停挣扎,嘶嚎。

    “这便对了!”那头目昂起头道:“你肯听老子的话,老子也自不会亏待你,瞧,老子怕你孤独寂寞,解决这三人后,再去多抓上几十条蜥蜴给你当同伴,呀嘿,这小家伙还挺野,都会蹬人了。”

    那头目被小蜥蜴乱蹬的后爪挠了一下,虽只是擦破了些皮,但他却直接一抖小蜥蜴尾巴,小蜥蜴骨骼尚松,这一抖之下当即惨嚎一声蔫巴下来。

    “嘿,其实你初入我手时,也是像他这么野,不过被我调教了三日,我都手段只出了十分之一你就乖乖听话了,这小家伙和其他蜥蜴也不会例外,过不了几日,他们就都会和你一样,变得比狗还要听话!”

    青王走到那头目身前,头目右手仍拎着小蜥蜴,此时伸出左手,像摸哈巴狗一样轻摸着它的头冠。

    而见应飞扬三人失了坐骑,再也无能力逃出,炼魂使此时一声令下,“上!抓住他们!”

    众多鬼修四面八方攻来,三人品字而立,背与背相抵做最后一战,却在此时,听闻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从传来。

    便见原本任由头目抚摸的青王,突然一抬头,伸出血盆大口死死咬住那头目的左臂,随后甩头一撕,将他半只胳膊撕扯而下,而与此同时,伴随着甩头的动作,钢鞭似的尾巴也顺势抡起,狠狠抽在了头目右臂之上,“咔——嚓——”一声脆响,头目右臂也骨折变形,小蜥蜴脱手而出,却被青王用尾巴卷住。

    青王再嘶一声,尾巴甩出,将小蜥蜴扔向应飞扬三人,天女凌心玉臂舒展,顺势接过小蜥蜴将它搂在怀中。

    而青王足一蹬地,卷起一地沙尘,如离弦之箭向他们三人急冲过来。速度比四面八方围攻来的鬼修更快三分,抢先一步到应飞扬身前。

    “好家伙,这才不愧对你的名号!”应飞扬大声赞道,随即三人同时翻到青王背上,感觉便好像一个可靠的伙伴回到身边。

    “围好了,别露缺口!”见到青王反背,炼魂使也吃了一惊,但随即沉稳下来指挥道:“摆好阵型,拿法器招呼,只要阵型不乱,他们插翅难飞!”

    对方人多势众,天女又有病在身,眼见各色法器如雨点般打来,应飞扬却是心生豪情,大声道:“|青王,他们说插翅难飞,那你,敢不敢飞给他们看?”

    青王昂然一吼,声震四野。

    “好,那你只管前冲,前方,由我开路!”说话间,应飞扬擎剑向天,匪聚全身真气,吸纳四方阴风鬼气,霎时,天愁地惨,阴风怒号,凝聚成一把带着漆黑不详气息的巨剑。

    “斩!”

    斩字诀一出,似是要将世间万物劈成两半,一道笔直剑痕向前蔓延,直通不远处的忘川河,迎面而来的诸多法器如潮开浪裂,在这一剑下,被撕裂出一条真空的通道。

    而青王又猛一提速,在这通道闭合之前,甩开其他方向追来的法器,冲入滚滚忘川河之中。

    “噗通!”一声落入忘川河,应飞扬不经意被灌了几口水,想到这是忘川水,赶紧“呸呸”的吐出。眼前就是逆冲上天的天瀑,而这时青王已稳定好身形,半是游泳半是飞奔,借着河流冲荡之力,速度竟比往日又快上三分,直向逆流天瀑冲去!

    应飞扬忽觉身子一轻,青王已乘上了到冲的水流,向天际冲去,喧嚣水声如雷在耳边轰鸣,飞溅水花逼得他不得不闭上眼,应飞扬好像五感失了两感一般,混混沌沌,不知身子何处,只觉劲风如刀一般狠狠割着他的肌肤,

    “只是乘在青王背上就觉难捱,那拼尽全力踏浪而上的青王岂不更是痛苦!”应飞扬想到此处,猛然睁眼,奋力拨开遮掩水雾,大声鼓舞道:“是青王八还是青王,便看此一举!”

    水雾拨开,眼前是一片广阔天空,天风浩荡,地狱道之人在底下已如蝼蚁几不可见,而水瀑也已在青王足下,青王一吼,如雷声般在空旷的天空滚滚四散,而应飞扬感受到它肌肉的收缩舒张,下一瞬,一双肉翼从他背上化出,青王向一只笨拙的雏鸟,身子突得往下跌,几乎将应飞扬三人心脏跌出,但青王随即拼命的扇了几下翅膀,身子又慢慢上升,终于趋于平稳。

    “成……成功了!”天女凌心也是吓得小脸煞白,紧紧箍住小蜥蜴的双臂这才松开,看向下面,颤声道。而小蜥蜴更是兴奋的不停吐舌头。

    应飞扬和张润宁更是擦着一头冷汗,互视一笑,远远朝着底下地狱道之人摆手。

    青王似是更为得意,奋力扇动翅膀拔高身形,渐渐熟悉飞行的节奏。

    然而拔高数丈后,青王身形竟是一坠,只是这一坠,不是往地下坠,而是坠向天空,朝着悬天峰的方向向上坠落!

    一瞬之间,天地翻覆,想都不曾想过的变化出现,应飞扬等人大感意外,青王在天上骨碌碌的翻滚数圈,三人亦忍着头晕目眩稳住身形,但荒唐现实带来的眩晕感却是更甚。一时心神大乱,齐齐在心中疑问:“到底是怎么了?”

    好在青王终是兽类,不必像他们思虑这么多,翻滚几圈之后,双翅奋力一张找回平衡,但身子却仍是保持滑翔的姿态斜斜向下,嗯,活着说向上滑落。

    任他如何扇动翅膀,也改变不了滑落之势,最后竟是落在了悬天峰上,而三人也在惯性下滚落龙背。

    好在非是直坠,靠着滑翔缓冲,三人皆无大碍。

    “这里便是悬天峰?”张润宁难以置信道。

    “我们这是在天上,而他们是在地下……”应飞扬放眼望去,整片天地对他来说就像逆转过来一般,无边无际的大地成了天幕,覆压在他们头顶,一道u字形的瀑布悬在头顶,呼啸而落,以为这水压将要将他们压扁之际,水流却陡然一个转向,向高处而去。

    而地狱道之人,现在只是一个个模糊的小黑点,若是真气汇于双眼努力看去,便可方向他们对应飞扬三人来说,正是头朝下,脚朝上,倒悬在地面上!

    “天下间竟有此等奇特之地。”应飞扬接受了现实,开始打量四周,却见悬天峰说是山峰,实则山上半叶草也无,更遑论树木,放眼所见之处,皆是一片嶙峋山石,而且所有石头浑然一体,连一道裂缝都没有,好似整个山就是一块硕大的石头。

    还欲再细思,此时青王急躁的嘶吼几声,小蜥蜴也随之嘶鸣,应飞扬等恍然明白,青王他们的族群仍在地狱道修者围困之下,青王现在化作飞龙,自然是要急着赶回族群,威慑住蠢蠢欲动的地狱道修者,保护族群安然离开。

    应飞扬思虑一番,道:“让我们与你同行吧,地狱道大部分人马仍守在下面,只少部分与你族人一起,咱们这就去,底下的人也追不上,正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青王又嘶鸣几声,应飞扬道:“不必谢我,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地方,没有你帮助,我们也离不开,就完你的族人,麻烦再绕道将我们送回酆都。”

    青王喷了口鼻气,应飞扬颔首道:“好,那就一言为定!”

    “喂,你们真对上话了?”张润宁看一人一兽谈得热乎,问道。

    “当然是猜得了!”应飞扬白了他一眼,“不过**不离十!”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