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七十六章 天峰逆瀑 3
    眼下鬼界正是诸王林立之际,每一分疆土都需用刀用剑争抢而来,但酆都乃是贯通阴阳的枢要之地,因空间交叠而格外脆弱,酆都若在战火中被破坏,恐阴阳之间又有异变,为避免这等情况发生,所以鬼界众鬼王签下诸王盟约,酆都由鬼界诸霸主轮替把守,除却把守方外,其他势力的人马不得进入酆都方圆十里之外,若有违背者,鬼界诸王共讨之,如今酆都近在眼前,便意味着地狱道的人马除非撕破脸追至酆都,否则,到此已是安全。

    应飞扬振奋精神,驱使青王向前,顺着桥越过护城河,却见酆都斑驳城门,两排持着兵戈的鬼军严密把守。而城墙旁却还有一个收着汤水摊位的汤婆子。

    见应飞扬等人上前,鬼军刀枪一交拦住去路,戒备上前问道:“尔等何人,为何擅闯酆都!”

    应飞扬道:“我等本是人间修者,因幽冥鬼城邪徒之故误入鬼界,现想经酆都回转阳界,还请几位放行!”

    为首鬼军眉头一皱,不满道:“怎又是人间的修者?这些时日已是好几波了,你们这些修者仗着神通便擅闯阴界,扰乱阴阳秩序,迟早要早报应!”

    应飞扬听出言外之意,嘿嘿赔笑道:“不是报应在今朝就行,那请问我们可以通过了吗?”

    “先去那将汤饮了再说……”鬼军手一指,指向那汤婆子道:“孟婆,给他们几个备汤!”

    那汤婆子扬起皱如橘皮的老脸道:“好叻,热汤三碗,这就备上,客官这边稍等……”

    应飞扬三人依言向前,天女却拉住他们,悄悄说了几句。而汤婆子已在案上罢了三碗热腾腾冒着香气的汤水,汤水浑浊如乳,分不清是什么煮的,“嗯?这就是传说中喝了就让人忘去前世今生的孟婆汤,婆婆您就说大名鼎鼎的孟婆?”

    那汤婆子笑道:“嘿,老身哪有那福分,老身虽也姓孟,但却不是传说中的孟婆,这碗汤也不是孟婆汤……”

    应飞扬恍然大悟道:“我便说了婆婆仍有肉身在,这与传说中的孟婆可不吻合,原来是我弄错了,那不知婆婆又是哪里人士,这汤又有何功效?”

    汤婆子道:“老身不过就是酆都城里卖汤的凡妇,因祖传的汤有奇效,从鬼界出去的人都要饮上一碗,老身的汤乃艾草、雄黄、银杏果、葫芦籽等却邪之物熬制而成,饮了老身的汤,可将身上鬼气洗去,不但使自身身子骨康健,也不会使鬼气入了人世,滋生恶鬼扰乱阴阳,所以军爷们抬爱,便允许老身在此摆摊卖汤。”

    应飞扬长舒口气道:“原来如此,若是喝了此汤会忘了今世记忆,我还真不敢饮呢,既然只是驱邪,那婆婆,我最近被地狱道那帮孤魂野鬼纠缠,晦气的紧,一碗肯定不够,你再多与我一碗!”说罢,到灶台之前抢着要掀锅盖。

    汤婆子急忙按住锅盖道:“你这孩子,还得再煲上一会呢,你不要给我漏了热气,先饮完这碗,婆婆再给你续碗!”

    应飞扬笑了笑,端起汤碗在嘴边轻吹几下,道:“婆婆说在这卖了许久汤,这灶台倒是干净的紧啊!”

    “嘿,老婆子年岁大了没事干,自然得就喜欢拾掇拾掇,灶台干净些老婆子看着顺眼,客人们也顺心。”

    “可也不至于连城墙也一并帮着清理吧。”应飞扬眯着眼道:“这摊子的灶台倚着城墙而建,城墙理应遭受烟熏火燎,却不知为何没半点烟灼痕迹?婆婆?”

    那汤婆子手一抖,几乎将锅打翻,“这……这是因为……”

    “我就说了,被地狱道的孤魂野鬼缠上,一碗汤肯定不够用!”

    话音一落,应飞扬手一扬,滚烫的汤水泼在汤婆子面上,伴着“吱——吱——”皮肉烫熟之声,汤婆子捂住面孔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应飞扬趁机抢身向前,一把将汤婆子制住。

    而张润宁则一掐指,冷道:“蜃楼鬼影,不过区区小技,给本天师破!”

    “破”字一处,平地乍起风雷,一道狂风卷过,眼前看着巍峨不可破的城墙却在狂风之下扭曲变形,仿若只是一梦,转眼消散不存!

    而鬼城消散,眼前又是一片坦途,而数十道身影露出行迹,面面相觑,正是地狱道之人,应飞扬见状冷道:“果然是你们阴魂不散!”

    为首一人老者干咳几声,道:“小子倒是有些心眼,竟然瞒不过你,可惜敬酒不吃吃罚酒,本来乖乖喝了汤还能免去皮肉痛,现在本炼魂使亲自出手,可不能保证不伤了你们!”

    原来,自地狱道易主之日算起,被派出去搜查人马被一分为二,搜查两日后,大部分回

    守幽冥鬼城,这批人马后被应飞扬用计引开,现在应是还追在血千秋和血万戮身后。却有另一部分并未回城,而是由炼魂使领军一路南行,以求在酆都附近堵住应飞扬。

    然而,因为诸王盟约的关系他们不敢擅入酆都十里之地,而且人手不够,无法将酆都之外所有通路封堵,想要找寻佛道之人确实不易。于是他们就想了个计策,事先布下了陷阱,借着‘蜃楼鬼影’的幻术,将酆都投射出来,想引得应飞扬等人自投罗网。

    蜃楼鬼影是地狱道的秘法,以海市蜃楼的原理掺杂些许幻术,可将远处之景映照在眼前,自然是栩栩如生。

    可幻术终究是幻术,只需心细观察,仍是可以发现破绽。

    计谋无用,地狱道之人决意用强,在炼魂使示意下蠢蠢欲动,而应飞扬一捏汤婆子咽喉,道:“都莫过来,不然我杀了你们同伙?”

    炼魂使不为所动的冷笑道:“无知小辈,擒下个人质就能威胁我们的话,地狱道干脆改行开善堂好了。”

    “我猜也是!”应飞扬叹了声,一把把汤婆子甩出,同时飞起一脚将汤锅提起,滚烫热汤如雨倾泻。

    “你们想开善堂,我却喝不惯你们的汤,这锅驱邪之汤,便请你们饮下吧!”

    汤水中自是掺杂了些毒物,虽不致命,但也足以令地狱道之人戒备,或是避闪、或是抵御、以免被汤水沾到。

    而张润宁亦同时出招,龙虎双剑一挥,剑气化形,一龙一虎呼啸而出,阻断后路,应飞扬拽着天女凌心,三人趁此时机,再度跃回青王背上,张润宁招出白骨行宫,道:“青王,麻烦你了,快逃!”

    青王听令,嘶鸣一声随即撒足狂奔,沿着忘川河,顺着来时的原路折返,宛若又在河岸飙起一阵狂风。

    而地狱道鬼众脚步虽一时受阻,但随即追上,数十人或跃或飞,如附骨之疽,紧追不舍。

    “对方人多,一旦被缠上又要陷入危局!”应飞扬和张润宁对视一眼,心领神会,二人齐齐翻上白骨行宫之顶,应飞扬使出破风斩云剑,剑气纷繁错杂,变化万千,而张润宁亦使出龙虎秘剑,剑气化作虎啸龙吟,悍然而出。双剑合并,正是云从龙,风从虎。

    风云龙虎际会,目的不在伤敌,只在乱人步调,繁密如网的剑气下,追及之人躲闪吃力,但只要稍稍顿下身子挡招,便会被撇开数百米之外。

    “干得好,青王,跑得再快些,逃出此劫我给你钓鱼吃!”应飞扬高喊道,同时扬手一道剑气,将一名乘着法器从上掠来的鬼修射落。

    这些追击的鬼修皆非庸手,若在寻常之时想挡下他们并不容易,但鬼蜥蜴天生善奔,青王更是其中异种,奔跑速度之快远超千里良驹,鬼修必须拿出全力才能勉强追上,自是难以再分心抵御剑气,渐渐的,与应飞扬的距离被越拉越远。再加上飞纵之术皆是极耗费真气,长途奔袭自是远不如青王。

    “炼魂使,他们那坐骑好像是从鬼王那抢来的,咱们追不上啊……”一名鬼修踩着一个旋转的飞轮对炼魂使道。

    “别停下,追不上也要继续追,老夫自有安排!”炼魂使咬牙道。

    耳边又闻轰鸣喧嚣的水声,眼前一道银练自天而降,一行人竟是又跑回了逆流天瀑处。地上血肉犹在,似是鉴证着先前的惨烈化龙。但蜥蜴群体已各自离散开来,没有一只留存下来。

    青王哀嘶一声,跑得更快,似是逃出这片同族血洒之地,逃得越远越好。缀在后面的鬼修在它这加速之下,竟是再看不清,只余模糊几个小黑点……

    看着将逃出一劫,应飞扬暗舒口气,自省道:“大意了,险些自投罗网,还好方才没饮下那汤,现在先借着速度优势将他们甩远,再伺机重往酆都,他们总不能再变出个酆都引我上钩吧?”

    却在此时,便见后面地狱道人马中,一道黑气****而出,直上天际,在空中炸裂成花!

    “这是传递信息的术法!难道他们还有其他人?”张润宁神色一变。

    话音方落,便见前方视线尽头,鬼气翻涌,阴风作祟,又是一队地狱道鬼修迎面而来,转眼由远即近!

    “糟糕!天女,快换个方向!”应飞扬大喊道。

    前有狼后有虎,天女凌心随即拍拍青王脖颈示意,青王猛一转向,拐出了一个直角,速度丝毫不减,以近乎水上漂的速度,劈开波浪向侧方冲去。

    然而,前后的地狱道追兵似是已经预料到,但见他们人员向两侧分散开来化成圆弧,最后两个圆弧交并一出,形成一个浑圆,应飞扬等人终于被包围其中,进退无路!

    &gt;

    ps:差了几百字,内容就是这些,一会把文字充实一下。

    耳边又闻轰鸣喧嚣的水声,眼前一道银练自天而降,一行人竟是又跑回了逆流天瀑处。地上血肉犹在,似是鉴证着先前的惨烈化龙。但蜥蜴群体已各自离散开来,没有一只留存下来。

    青王哀嘶一声,跑得更快,似是逃出这片同族血洒之地,逃得越远越好。缀在后面的鬼修在它这加速之下,竟是再看不清,只余模糊几个小黑点……

    看着将逃出一劫,应飞扬暗舒口气,自省道:“大意了,险些自投罗网,还好方才没饮下那汤,现在先借着速度优势将他们甩远,再伺机重往酆都,他们总不能再变出个酆都引我上钩吧?”

    却在此时,便见后面地狱道人马中,一道黑气****而出,直上天际,在空中炸裂成花!

    “这是传递信息的术法!难道他们还有其他人?”张润宁神色一变。

    话音方落,便见前方视线尽头,鬼气翻涌,阴风作祟,又是一队地狱道鬼修迎面而来,转眼由远即近!

    “糟糕!天女,快换个方向!”应飞扬大喊道。

    前有狼后有虎,天女凌心随即拍拍青王脖颈示意,青王猛一转向,拐出了一个直角,速度丝毫不减,以近乎水上漂的速度,劈开波浪向侧方冲去。

    然而,前后的地狱道追兵似是已经预料到,但见他们人员向两侧分散开来化成圆弧,最后两个圆弧交并一出,形成一个浑圆,应飞扬等人终于被包围其中,进退无路!耳边又闻轰鸣喧嚣的水声,眼前一道银练自天而降,一行人竟是又跑回了逆流天瀑处。地上血肉犹在,似是鉴证着先前的惨烈化龙。但蜥蜴群体已各自离散开来,没有一只留存下来。

    青王哀嘶一声,跑得更快,似是逃出这片同族血洒之地,逃得越远越好。缀在后面的鬼修在它这加速之下,竟是再看不清,只余模糊几个小黑点……

    看着将逃出一劫,应飞扬暗舒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