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七十三章 搭伙同行
    眼见一批鬼蜥蜴化作汹涌兽潮,浩浩荡荡直冲而来,所经之处如飓风过境,一片狼藉,应飞扬见状面色一变,正欲唤众人避闪,却见青王已甩甩尾巴,跑向蜥蜴群。

    蜥蜴群亦在它身前陡然停止,青王对着蜥蜴群嘶了几声,蜥蜴群间也互相嘶鸣,好似在交谈些什么,不一会,便见一只鳞甲光泽黯淡的老蜥蜴凑上前,舌头舔了舔青王的颈部细鳞,青王也嘶了几声,同样伸出舌头舔老蜥蜴颈鳞,最后交颈相缠,好似久别重逢的亲人。

    “这是怎么回事?”张润宁疑惑道。

    “还能怎么回事,你儿子被抢了呗……”应飞扬笑道。

    张润宁又要发怒,阿离已解释道:“鬼蜥蜴逐水而行,每一年都要去极西之地产卵,之后再迁徙回来,一年一个来回,而迁徙的途径是固定,这只族群的迁徙路线看来就是经过此地。”

    随后看着青王对其他蜥蜴的亲切模样,补充道:“若换做往年,每一年这个时节,阴魍魉都会来鬼狱调些囚犯出来,让他们吸引惹怒鬼蜥蜴,之后让埋伏着的属下捕捉鬼蜥蜴驯养,当作坐骑来壮大鬼军实力,这只蜥蜴,看来就是以往从这族群中掳走的!”

    应飞扬等人这才明了,却见那蜥蜴群已借机停下休息,一些看着就觉强壮彪悍的蜥蜴在最外围围成一圈,戒备的对着应飞扬等人,似是带着几分畏惧,如临大敌。

    应飞扬等人也不敢大意,这鬼蜥蜴不但皮糙肉厚,而且力量大,速度快,成年的鬼蜥蜴怕比一些修者还难对付,若与它们起了冲突,倒还真不好应。只得暗自在心中想:“青王八,我们可与你无怨无仇,而且刚认识不久就给你起了个雅名,你可千万别恩将仇报。”

    看出他们担忧,阿离又道:“莫太担心,鬼蜥蜴样子虽凶,性情却不算暴戾,一般不会主动攻击。而且他们有个习性,只会注意运动着的生物,你若不动,他们就会忽略你。”

    应飞扬等人闻言,果然就站着不动,蜥蜴就这么和人对峙着,但几只小蜥蜴却已耐不住,不听话的冲出包围到了水边,肆无忌惮的饮水泡澡,越是年幼的蜥蜴,身上鳞甲就越是近乎透明,如翡翠雕成的一般,甚是抓人眼球。

    只十几条蜥蜴仍绕在青王身边,似是与他畅谈,尽述离别之苦,青王眼睛里已有盈盈泪水打转。。

    此时,一阵喧哗声传来,却一只小蜥蜴凄厉叫了声,从忘川水中爬出,冲应飞扬狠狠冲来……

    “这又是什么情况,不是说看不见我吗?”应飞扬连忙躲闪,口中也不管它听得懂听不懂的吆喝道:“喂喂,冤有头债有主,把那青王八捉走驯养的可是阴魍魉,不是我!”

    但小蜥蜴自然听不懂这些,乱无章法的前后左右奔转,看着它乱冲,应飞扬才知不是针对他。

    听闻张润宁喊道:“看,它是被蛇咬了!”,应飞扬定睛一看,才察觉那小蜥蜴腿上,一只细小的黑蛇咬在了它的腿上,死活不肯撒口。

    应飞扬见状随即擎剑在手,连剑带鞘迅捷击出,快而精准的一剑已将水蛇挑落在地,却不伤小蜥蜴分毫。

    但小蜥蜴此时的腿已肿了一倍有余,颓软到地,被咬伤出,绿色的鳞甲已变得发黄,流出脓水,而眼白也变成浑浊的淡黄色,竟是奄奄一息。

    一只大蜥蜴似是它的父母,此时见状冲上前来,肉掌高高举起,余怒未消的要把黑蛇踩成肉泥。

    此时,一道白绫飞闪而过,正是天女凌心一甩十丈轻尘,将黑蛇从蜥蜴足下救出,再一抖卷入手中。

    黑蛇自是不管这些,作势欲再咬天女,却见天女玉手如电一捏,直接扣住了它的牙鄂。

    “喂!你救它作甚!”应飞扬急道,心想该不会是佛门之人普渡众生的毛病在这时候又发作了吧,果然,那大蜥蜴又见黑蛇被卷走,眼睛泛红,四足一蹬又向天女直冲来!

    “应公子,张天师,劳烦你们挡下它。”天女道。

    “不用你说我也这么做了……”,身后就是天女,应飞扬退身不得,躲闪不得,唯有使出玄武不动剑。

    玄武不动剑最重下盘沉稳,应飞扬双足扎根于地,不动如山,连鞘一剑直直而出抵在蜥蜴的额上,身子晃也不晃,硕大的鬼蜥蜴真就这么被他挡下。

    但此时,又有一条鬼蜥蜴呼啸着撞来,威势万钧,应飞扬叫了声不好,另起一掌欲阻住它,但张润宁已从侧旁出来,双臂抱肩一撞,便闻一声闷响,反将如犀牛般硕大的鬼蜥蜴撞得后退半步。

    “好个气贯龙虎之力,教我如何?”应飞扬赞道。

    “想得美!”张润宁哼道。

    而背后,天女凌心则问道:“阿离姑娘,你可知此蛇的毒性?”

    阿离摇摇头道:“抱歉,小女子对此一窍不通……”

    却见天女凌心点了点头,随后捏紧黑蛇的毒牙,蛇的毒牙都在牙关处,天女这么一挤,便挤出了几滴毒液。

    随后竟是纤细的指尖挑起一滴毒液,嗅了几嗅,放入樱桃小口中,吞咽入肚。

    “喂!你疯了!”应飞扬见她以身食毒,吓了一跳。

    天女冲他嫣然一笑,道:“放心,有优昙心灯在,天然的毒素皆毒不倒我。”天女凌心将黑蛇放入水中,随后阖上明眸,运气感应毒性,片刻后睁眼道:“应公子,取些茗阳丹,紫玉膏与我!”

    “分不清楚,自己动手!”应飞扬没好气喊道。

    天女凌心也不拖延,催使白绫将应飞扬腰间的储物袋卷来,准确无误的从数不清的丹药中寻出几个瓶瓶罐罐攥在手心,白衣一闪,如轻云一般飞身到了小蜥蜴边,先将一粒丹药与它服下,又将药膏涂抹在它伤口,之后才又拿了一枚丹药,填入自己口中。

    鬼蜥蜴颇有灵性,见状也也不再与应飞扬他们角力,齐齐看向小蜥蜴。

    不过片刻,小蜥蜴就睁开了眼睛,伤口处的淤毒似也消去不少,感激的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轻舔着天女手心,天女凌心也被舔得咯咯娇笑,反伸手摸小蜥蜴翠玉般的脑袋。

    与应飞扬对峙的鬼蜥蜴似也看出他们是一番好意,为表感激,巴掌大的舌头从它口中探出,带着经年累月积累下的腐臭气息,舔了应飞扬一脸口水。

    闹腾一番,双方敌意化解,蜥蜴们都各自饮水,休息,不再戒备众人。小蜥蜴的亲族更是捕来些鱼丢在天女面前,以示感谢,令天女哭笑不得。

    而应飞扬也走去天女身边,不满道:“为了一条蜥蜴试毒,你也真值当得……”

    “反正毒不倒我啊,当然值得!你可知……”天女凌心看也不看应飞扬,搂着小蜥蜴如搂小狗一般。

    “打住,你可别说什么万物有灵,众生平等的理论,我听着头疼。”应飞扬打断道。

    “那冲它这么可爱,也值得!”天女凌心眼睛闪着光,指头攥起蜥蜴的小爪子,上下挥舞几下与应飞扬打个招呼,随后被自己逗乐了般扑哧一笑,又把蜥蜴搂在怀中蹭了蹭。

    应飞扬看她样子,顿感无语:“完了完了,天女果然非是常人,人家姑娘家喜欢毛茸茸的猫儿狗儿,但偏喜欢又滑又冷的蜥蜴……”想想脸上还沾着得蜥蜴口水,不由打了个寒颤走开。

    到了青王面前,青王正用一种讨好的眼光看着他,目光中似有泪水,旁边几只蜥蜴也都期冀的看来,低伏着身子似在请求。

    应飞扬自知他们心意,但心中仍有疑虑,若要到酆都还不知尚有多远,少了这重要脚力必然耽搁更多时间,多生许多变数。

    但随即又念道:“它们一家本是生活一起,却因为他被阴魍魉掠来,平白断了亲缘,如今好不容易再重逢,我若因一己私利不舍得放他,岂不是与阴魍魉一样拆人骨肉!”

    想到此处,也不犹豫,一把扯下拴在青王头上的缰绳,“青王八,相识一场,也劳你带我出了幽冥鬼城,今个我就做主还你自由!”

    再欲将压在它身上的白骨行宫掀下,但任他使出吃奶的力气,却依然觉白骨行宫如在青王身上生了根般,不动不摇。

    张润宁冷眼看着,嘲笑道:“白费力气,这白骨行宫其实也是件法器,凭你可掀不下它。”

    “嘿,你能耐你上啊!来再让我见识见识龙虎之力!”

    “无知,都说了是法器,岂可再用蛮力。”张润宁双手负后,头高昂起,一副鄙夷姿态道:“给我三日时间,我可将此白骨行宫重新祭炼,到时便可将它取下。”

    “嗤,还需三天啊……”应飞扬不屑一句,道:“你难道还要再与它们同行三天?”

    阿离笑道:“这也未尝不可,恩公,其实我们与它们亦是同路。”

    “哦,此言何意?”

    “恩公有所不知,传闻鬼蜥蜴体内亦有龙血,每年此时自极西之地迁徙而来,便是为了前往‘悬天逆瀑’振翼高飞化作飞龙,而我们要往酆都,悬天逆瀑也是必经之路。”

    “等等,这一股脑又说了这么些新鲜词,你得容我缓缓,一个个问……”应飞扬抚摸下脑门,调整了下,随后一拍青王脑袋,难以置信道:

    “真的假的,这家伙身上有龙血?龙哪有长他这模样的,就一大号蜥蜴!”

    青王抖了抖头,从鼻端喷了口气不满的抗议,好似在说你肉眼凡胎,识不得龙之本色。

    张润宁替阿离解释道:“龙本性好淫,可与诸多生物混血,故有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之说,说它们有龙血也有可能。只是,相传自封神之后,真龙已经绝迹人间,连沾着龙血的也少之又少,这么多代过去了,它们身上纵然有龙血,怕早已稀薄的近乎于无了。”

    “真龙绝迹?你是不是忘了北龙天?”应飞扬道。

    张润宁摇头道:“北龙天虽一向自诩真龙,也却有龙威,但与敌交战从来不曾露过本相,照我看来,真龙之身不过是他提高声望,笼络妖族的手段,他的本体,怕最多也就是虬龙,蛟龙这种沾了龙血的亚种,而非真龙。”

    “那它们化龙又是什么意思?还振翼飞天?真变俩翅膀给我瞅瞅?”应飞扬道又拍拍青王,将话题扯回。

    阿离道:“恩公,你可细看他们背上。”

    应飞扬闻言,细细一看,又摸了几摸,果然见背上鳞甲覆盖下,确实有两道****,好像真藏了两对翅膀一样。

    “它们其实亦有双翼,但因身体太大,翅膀又退化萎缩,所以无法高飞,唯有每年,在悬天逆瀑冲霄逆流之际,借助水流冲向高空,才能可能振翼学会飞翔……”

    “等等等等……”应飞扬还是有点懵,“悬天逆瀑又是什么?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才是天地正理,难道你们鬼界就可以不讲理?”

    阿离掩唇笑着,卖了个关子道:“若要我说,倒也说得出,只是一来我说了恩公未必肯信,二来,这鬼界的数得着的奇观,若是让我提前露了底,再看时就少了那般震撼,所以,恩公还是等上几日,再亲眼一观的好!”

    应飞扬一听,心头顿时勾得起了兴致,搂着青王的脖子道:“好,那我就定要见识一番,青王八,那咱们再搭伙同行几天,等到我见识了什么悬天逆瀑,咱们再散伙!嘿,万一你真飞得起来,可得载我一圈!”

    青王又不屑得瞥了他一眼,高高昂起了头……

    ps:鬼蜥蜴在我心中形象是西幻地行龙,借用一下设定玩玩而已,没打算把西方西幻背景也囊括其中,鬼界副本马上结束,也不打算再开,所以就不细设定鬼界风土人情了……至于有读者问以后会不会飞升神界?怎有可能啊!我最不能接受仙侠小说的一点,就是写不下去就飞升换地图,又不是地图越大,格局就越大,什么神界仙界灵界,换了再换依然千篇一律,有毛用?(未完待续。)

    &lt;/&gt;txt下载地址:

    手机www.yuehuatai.com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www.yuehuatai.com,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www.yuehuatai.com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意缥缈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