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七十章 奔袭千里 1
    “沙沙沙!”鬼蜥蜴的大尾巴在地上来回摆动,发出阵阵带有节奏感的摩擦声,却是偏离了原本行进的方向,转而向西而行。

    阴九泉骑在蜥蜴颈部,背后却被应飞扬拿剑抵着,威逼之下不得不向远离地狱道大部队的方向前去。

    性命受人胁迫,阴九泉先前怒火自是熄灭,反而显露出生死关头的沉稳,边驾着蜥蜴边问道:“离我葬身之地还有一段距离,趁此时间,也让我死个明白,你是怎么算计我和血千秋的?”

    应飞扬坦然道:“计中计,血千秋老奸巨猾,我便布下了双重计策,第一重,便是以迷药令血千秋昏睡,放火后逃走,但这一重计策一开始就只是一个诱饵,并不可能实现!”

    “不肯能实现?”阴九泉疑道。

    “还记得我赠你的药丹吗,我说那是天女所调配,丢入药池中,便能与药池中凝血草相互作用,发出令人昏迷的无色无味气体,然而天女凌心何许人也?她又不是偷香窃玉的采花贼,怎么可能懂得调制这种下三滥的药物?”应飞扬此时颇为得意,毫无忌惮的开起了天女凌心的玩笑。天女凌心跟他混得熟了,也不顾忌这些,不动声色的白了他一眼撇过头去不搭理他。

    “你是说,那药是假的?”

    应飞扬道:“不错,不止是这药。出去探查时,故意透露口风,是要让血千秋怀疑密室中尚有其他通道。以轻蔑姿态苛刻对待你,又不愿替你解除七杀剑气,则是故意将你逼到血千秋的那一方,借你之口将我欲下药之事说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血千秋提供足够信息,让他看破我第一层计谋,相信我第一层计谋!”

    阴九泉心生懊恼,狠狠道:“当时我若听你的话,将药丸丢下药池,你这一番布计不就白费了?”

    “布计关键不在必成,而在无损。且不说当时情形,你会反水几乎是我料定之事。就算你真如我所言乖乖将药丸丢入药池,我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反而可以确认两件事,一来你对我言听计从,二来血千秋对你尚无防备。确认这两点,我同样大有可为,可再生新计。说回原点,我打开房门,发现一粒胡乱调配的无用药丸,却真的‘放倒’了你们三人,这就有趣了……”

    应飞扬面上浮出玩味笑容,道:“你们假装昏迷,便意味着已看破我第一层计谋,但也恰陷入我第二层计谋。知晓你们要将计就计,我在密道中便假装被阴魍魉留下的尸怪挡住,其实那尸怪虽是阴魍魉所留,却是受张天师控制。而我身上有两个储物袋,第一袋装着密室捞得法器秘籍,第二个袋子装着雷火符,先当着你们的面将第一个袋子挂在腰间,再在你们看不到时交换位置,血万戮从我身上夺下了的就成了装满雷火符的袋子,自然在通道出口附近引发一场大火!”

    “原来如此,难怪!”阴九泉想起先前所见,血千秋被追杀之景,随即明白,“血千秋想让你为他断后,结果却替你吸引了火力,让你脱逃!”

    应飞扬笑道:“我能逃出,除了靠修罗道之人外,便是多亏你,先前让你立下的血书用处就在此,有血书在,血千秋就不会让你同行,也不舍得你死,必会将你留在火场。有血书在,你也不会允许血千秋被别人捉住,所以必会出城追击,而我,只需在这白骨行宫中躺着,便在你帮助下毫不费力的避开了残余的守卫,顺利出了幽冥鬼城!”

    一番计策讲出,阴九泉捋了捋前因后果,沉默片刻叹道:“阳界的人,有许多像你这般,小小年纪就能如此狡诈阴险么?”

    应飞扬一愣,道:“额,如果你的意思是指足智多谋的话,倒也不是人人都像我这般,我只是前几日,被几个心眼多得数不清的人与妖狠狠教导了一番,才不得不变得稍微狡诈……足智多谋一些。”

    “还有好几个能教导你?”阴九泉面露苦笑,随后摇摇头道:“阴魍魉……阴魍魉他怎么会还想再攻入阳界,若换做我是鬼城之主,定然一辈子留在鬼界与群鬼为伍,和你们比起来,被欲望支配着的鬼类们简直单纯的无害……”阴九泉过往也被人吹捧着有勇有谋,但这两日却是大开眼界,先是他又敬又畏的阴魍魉被晏世元谋算而死,如今自己对上应飞扬更是处处受制,便是智斗中的败者血千秋,所展现出的智慧也远在他之上,再想到人间还有不知多少智勇兼具的人物,一时心灰意冷。

    应飞扬也颇感唏嘘,猛然回首,竟想不起从何时他竟也从一个单纯中带点市井气息的乡下少年变成了这等机关算尽之人,一时无言以对。

    片刻后,阴九泉又道:“那还剩最后一个问题,你准备何时杀我?”

    应飞扬环顾四周,鬼蜥已跑到了一片全无鬼迹人踪的山谷之中,四周灰白岩壁屹然耸立,好似竖起一块块巨大的墓碑,赞道:“此处山为墓碑地作坟,正是埋骨之所。”说罢,一掌将阴九泉击下蜥蜴。

    阴九泉本已被剑制住,应飞扬剑尖轻轻一递便可要他性命,此时疑惑道:“你不一剑杀了我?”

    应飞扬淡然道:“心机诡计用得多了,总是会少了公平交战的机会,误了剑道上进境,未免舍本逐末,这次咱们公平一战!”

    说罢,应飞扬一拍剑鞘,持剑挺立白骨行宫之前,穿谷阴风不息,吹动衣衫鼓荡。

    天女凌心一听,蹙起柳眉,露出紧张之态,她知晓阴九泉能得阴魍魉器重,本事绝对不差,应飞扬虽两次制住他,但皆是靠着出其不意才能功成,而阴九泉实力也因此未能完全尽展,所以不知他修为究竟到了何种地步,若是一对一的对决,胜负犹未可知也。

    天女凌心正欲以眼神示意张润宁,让他与自己一同劝阻,却见张润宁缓缓起身,走向前去,道:“应飞扬,这一阵让与我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