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六十八章 脱身之策 4
    密道之门打开,血千秋血万戮顺着通道下行,行不多远,便闻打斗之声传来,不绝于耳。

    “张润宁!你还行不行,镇魂之术给我快点啊!”

    “闭嘴,别打扰我施咒!”

    “应公子,小心身后!”

    放眼开去,前方一扇铁门开启,门外便是应飞扬三人、而与他们对敌的则是两只尸体拼凑而成的尸怪,尸怪形容丑怖,堆砌的肉块被缝合在一起,不时有墨绿的浓水从长满肉瘤的灰白肤质上渗出,而身形却是硕大魁梧,对比之下,与尸怪们对敌的天女凌心和应飞扬简直就像孩童一般纤细瘦小。

    尸怪全凭本能而动,虽无高深招式,但一拳一脚势大力沉,皆是最纯粹、最蛮不讲理的暴力,应飞扬和天女二人不敢硬接,又受限于狭隘地形,只得缠斗为主,似要将胜负关键寄托在张润宁身上。

    而张润宁立身应飞扬和天女二人身后,口中念念有词,左右双手变换咒诀,而脚下划出道纹,黑白气团随心而衍,在脚下急速转动,正式施法到了关键之时的模样。

    就在此时,“这便是阴魍魉留下的尸怪,嗯……确实有阴魍魉的气息,三位可要帮忙?”

    血千秋领着血万戮,无声无息的走来,饶有兴味的打量着那两具尸怪。

    听得这声音,应飞扬惊骇回头,面色大变:“血千秋!怎么会是你!”

    “哈,还有空开口说话,看来是不需血某帮忙了。”血千秋一使眼色,血万戮飞身上前,赤红掌印一掌击向了张润宁,张润宁正在施法阶段,虽明知血万戮攻来,但却无力抵挡,硬生生的抗下了这一击。

    血万戮此掌只出五分力,但张润宁法咒被外力硬生生打断,仍是溅血呕红。血万戮身形不停,足下一拧出现在应飞扬身侧,一把将他腰上的两个储物袋抢去、

    大笑道:“一个物归原主,一个当做利息,阴魍魉的遗物,本道主全数笑纳了!”

    “妈的,给老子回来!”应飞扬愤恨欲追,但尸怪认准了他追着打,逼得他无法追击。不止他,天女凌心那便亦是相同情形

    血千秋亦从容从他身边走过,边走边微笑道:“前有尸怪挡路,后面大火将起,追兵将至,应飞扬,你自己搬石砸了自己的脚,那替我们断后的事就交于你了!”

    说罢,亦是挥了挥手大笑着扬长而去,只余笑声在空荡的狭长的通道中来回回荡。

    却在他们身影消失在视线尽头时,本与尸怪打得难解难分的应飞扬突然还剑入鞘,将毫无防备的后背卖给尸怪,但方才还凶威赫赫的尸怪却愣愣凝滞住身子,一动不动。

    “张天师,你无事吧?”应飞扬对张润宁道。

    张润宁摇摇头道:“无事,血万戮还想留我牵制地狱道追兵,所以这一掌目的只在打断我施咒,而不在伤我,更何况还有你赠我的背心软甲护着,现已无大碍。”

    话音方落,便见两只尸怪皆已退回原处,天女凌心道:“还多亏张天师方才受那一掌,仍没露出破绽,血千秋他们以为你是施展天师道秘法镇压尸鬼,但事实上你却是以地狱道控尸术,操纵这两只尸怪和我们同演一出戏。”

    张润宁亦从怀中掏出一本书册,正是应飞扬三日前秘赠给他,让他修炼的那本。看着尸怪道:“我控尸术修炼时日尚短,驱使这样上等尸怪仍然勉强,只将这两只尸怪的威力发挥两三成,还好声势足够骗过他们两个外行了,哈哈!”

    随后手一翻,雷火涌出,将那书册烧成灰烬,冷笑道:“地狱道炼尸控尸之术阴损毒辣,上干天和,下损私德,逊我天师派御鬼神通远矣,本天师今日用此法实乃权宜之策,这害人书册还是毁了的好!”

    “毁得好,杀人炼尸的邪法确实不敢留存于世!”应飞扬赞了声,又正色道:“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吧,我们的下一步了,要开始了!”

    血千秋和血万戮顺着通道一路前行,走到尽头却见面前一堵墙封死,又无路可走。但二人也不意外,摸索一番后用力一推墙壁,又是一道旋门开启。

    血万戮越过旋门,打量一番,“这是在井中?”

    “上去再说!”血千秋道,血万戮纵身而上,确认四周环境后向血千秋招招手,血千秋随即跟上。

    “哈,一条通道,就是传到了宫外了?”血千秋方一站稳,又听闻巡逻脚步,便又找隐秘处躲闪,同时看向皇宫方向,轻声道:“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吧……”

    血万戮也得意笑道:“嘿,自作孽不可活,那手脚不干净的小鬼自以为得计,却不料叔父你将计就计,只需宫中火燃起,地狱道鬼修们发现密室,对上应飞扬他们,双方一交战,便可替将兵力吸引到皇宫处,让咱们可以从容而去!”

    却在此时,血万戮突觉腰间灼烫如炉火在烤,低头看去,腰间悬的两个储物袋,其中从应飞扬那里夺来的袋子涨了气一般鼓起,将袋子撑成一个圆球,仿佛有一股热流要爆发而出。

    “不好!”血万戮本能察觉危险,将袋子高高扔起,抛出的那一瞬,伴随一声巨响,无数火光从袋子里喷涌而出,照亮了灰蒙蒙的天空,也照亮了血千秋和血万戮惊异的面孔。

    “全是天师派的雷火符,怎么会?!”

    惊雷电闪,火雨四散,周遭房舍尽遭火焚,巡视鬼兵立时觉察,“那里有人!是修罗道的!”

    “修罗道的道主和副座,这二人难缠,多叫些人来!”

    霎时,好像整个幽冥鬼城都被这一把火点燃了,人声嘈杂,鬼声喧闹,鬼修四面八方涌来,说是帮助擒拿敌人,倒不如说是急着在新主面前抢占功劳。

    而半空中,一张未燃尽的纸飘飘扬扬而下,正巧落到血千秋眼前,定睛一看,上书“顺走不送,晚辈应飞扬谨上!”

    “哈哈哈哈!”雷火纷落,火宅焚起,浓烟与火焰中,众军环伺之下,血千秋肆无忌惮的大笑。“好小子!好计策!是血某算差了!”

    “上,杀了他!杀啊!”一些鬼军鼓噪着蜂拥而上,血千秋一把将未燃尽的纸捏成纷飞火蝶,最靠前的一排鬼修鬼兵好似也被一双大手捏过一般,血肉横飞,魂飞魄散!

    明灭火光伴着血雨,将血千秋面容映照得更显狰狞,“杀?是啊,计差一筹,别无他法,道主,现在,唯有以杀开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