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六十七章 脱身之策 3
    “咔——吱——”药房的石门开启,应飞扬向房内看去,血千秋三人已是睡到在地,面上不禁泛起一丝计谋得逞的微笑。往鼻端扇了扇,随后招了招手,唤天女凌心和张润宁进入,得意道:“天女凌心药学上果然也有非凡造诣,一粒药丹,就将他们放倒了,血千秋啊血千秋,任你老奸巨猾,能料到我这招么?”

    “真的睡过去了?”张润宁不太放心。踢了血千秋两脚都无反应,正欲在加大力气。

    却听应飞扬劝阻道:“别闹了,他们是熟睡过去,又不是死过去,遇上剧痛还是会醒过来的!”

    “哼,还想醒过来?|”张润宁抽出龙虎双剑,满脸恨意道:“天师派弟子性命,就先由你们偿还!”

    “少天师,还请暂息雷霆,莫坏了计划!”天女清宁声音传来。

    “就是就是,杀了他们的话,谁替你引开追兵?快来帮手。”便见应飞扬已从储物袋中掏出许多书册,散放在地上。

    “计划计划,你光说有计划,但一直没告诉我究竟是什么计划!”张润宁狠狠将剑收起,怒对应飞扬道。

    “没告诉你么?”应飞扬一脸茫然,“嗯……好像是哦,我怕你思绪简单,藏不住事,三言两语就露了破绽,倒还真没告诉你,抱歉啊!”应飞扬口中称抱歉,面上却没半点歉意。

    张润宁面色如霜,哼道:“什么计划?不就是趁他们睡去从暗道逃走么,莫怪我泼你冷水,阴魍魉留下的那两个尸怪难缠的紧,先前可是好不容易才将它们压制住,如今解决尸怪后,还要留着力气,躲过严密防备逃出城,更是困难!”

    “所以说你思虑简单了。”应飞扬嘲道,拿过来一只长蜡烛立在散落的书册之间道:“就像进入这里时一样,那两只尸怪我和天女牵制住,然后靠你以龙虎山镇魂术法再将他们镇住,按上次的时间算,不受干扰下,半刻钟应该足够,到达出口的时间算得宽裕点,也留半刻钟时间吧,这只蜡烛大概能烧上一刻钟,咱们将它点燃,嘿嘿……”

    应飞扬得意笑着:“一刻钟后,蜡烛烧尽,会将这里点着,引发一场大火,而大火一烧,烟气从缝隙会渗出,宫外守卫察觉后便能发现此间密室,必会入内查看,而这三人被火一烧也将醒转过来,嘿嘿,到时又会是一场大战,血千秋和血万戮难缠,城中其他巡查鬼修也将会前往宫中支援,而咱们就可趁血千秋帮我们吸引兵力时从容而去!”

    “好计策!”张润宁脱口而出,但随即干咳一声冷下脸挑刺道:“不过这火,怕没这么好控制……”

    |“知道不好控制就来帮忙,燃料不太够啊……你把些用不上的书册都拿出来,嗯书架药架也都批了当柴烧……咦?你有雷火符,怎早不掏出来,快快,有多少拿出多少……|”

    待布置妥当后,应飞扬看着血万戮悬在腰上的储物袋,一把夺来栓在自己腰上,自得道:“这些东西留着你们也未必用得上,还是送给我吧!”

    这还不够,应飞扬还欲再往血万戮衣襟中摸索,天女凌心忙一把将他手按住,“应公子,身外之物不必多取,咱们还是赶离开吧。”

    应飞扬点了点头,朝着睡倒的血千秋一拱手道:“血副座,此处交与你了,咱们后会有期!”

    回身振袖间,蜡烛已被点燃,三人快步迈出此地。

    “哼,后会有期?”待三人走出,血千秋若无其事的爬起,示意血万戮阴九泉二人别轻举妄动,随后足下一点,轻如鬼魅的追上,不一会,又再度回返,对二人道:“道主,阴老弟,可以起来了!”

    血万戮满脸涨红的怒骂道:“好个手脚不干净的小贼,待会有你好看!”

    阴九泉则是赞叹道:“血副座果然神机妙算,一切都在你掌控之中!血副座看清密道的开启方式了吧,咱们现在不追上么?”

    血千秋道:“不急,稍等一会,等他们与那些尸怪纠缠上再说,现在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话音方落,阴九泉忽感背后劲风袭来,猛然回身,却见血万戮突施暗掌偷袭,赤红手掌携带血腥之气,直击阴九泉背心,阴九泉心头一惊,但本也就有几分防备,回身应掌,便是一招阴魍魉亲传的“地狱轮回”,层层气劲化消血万戮掌劲,待血万戮气劲用老,觑准空隙再一拳雄浑打出,口上则同时喝问道:“血道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来得好!”血万戮无畏无惧,一掌前迎,以硬碰硬!强悍罡风,阴戾邪气,地狱道和修罗道高手一较高下,顿时狂猛凶悍的气劲席卷扩散。

    血千秋冷眼旁观,从容而立,但肆虐气劲飙到他身前,却是消弭无形,连背后的烛火都未摇动一下。便在阴九泉功力催至极限时,血千秋眼露血芒,迅捷而动,与血万戮一道前后夹攻阴九泉。

    修罗道最强二人联手突袭,虽皆是有伤在身,但阴九泉亦是无能阻挡,勉力再挡数招,便是被血千秋一指点到在地!

    “血副座,你们要过河拆桥么?”阴九泉怒道。

    却见血千秋身形微晃,面色变了几变,终忍不住吐出一口血,随后又把血抹净,若无其事道:“哈,稍稍动下真气就这般狼狈,罢,既然瞒不住,那便直说了,血某清楚阴老弟心怀反噬之念,虽我们同行,但只要我和道主稍露出破绽,便会杀了我们夺回血书,所以只好在伤势爆发前先下手为强。不过,相交一场,血某不会杀你,反而送你些礼物。待火势燃起后,烈火灼烧的剧痛会让你冲开穴道,而我会将密道的门留给你,那时你会发现应飞扬他们几人还在密道之内,你与地狱道其他鬼修将他们擒下,便是大功一件!倒是可莫忘血某恩情啊!”

    血千秋得意大笑,笑得嘴角都泛出血沫,阴九泉气得叫骂,却被血千秋又补了一指头,瞬间难再出声。

    “道主,我们走吧!”血千秋领着血万戮踏出,走到门口,又想起来般道:“对了,阴老弟可要记得多帮我拖些时间,千万别让我落入地狱道之人手中,否则血书一被搜出,倒霉的可不止我一个了!”

    说罢,二人继续大步向前,走到一堵不起眼的墙前,“解决了阴九泉,下一个,轮到你了!”血千秋气贯双臂猛然一推,一道旋门赫然现出,门后黝黑通道好像直通地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