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六十五章 脱身之策 1
    这巡视二人见机极快,欲发动讯号,然而血千秋和应飞扬更快一筹,应飞扬剑指一引使出御剑术,星纪剑脱手而出,使出“一字惊电剑”,电光火石般射向其中一人,那鬼修未料剑速如此之快,无暇发出讯号,转而祭出一鬼幡迎敌挡下剑招。

    而应飞扬身形紧随星纪剑后,接剑再出一招‘风急云乱’,长剑如狂风骤雨般又密又急,短短一瞬,已刺出无数剑。那鬼修疲于应对,讯号弹就在怀中却迟迟发不出。

    突闻同伴已是闷哼一声,那声音他过往也十分熟悉,正是惨嚎未及出嗓子眼就被人扼断脖子的声音。心头一惊,却是以伤换退,身形急向后掠,撞开身后剑圈,喘顺了气打算放声高呼。忽觉背后一双大手探出,一把扣住他的后脖,那鬼修眼前一黑,瞬间昏死过去。

    看着血千秋不但在瞬间解决了他的对手,还轻描淡写的帮着制住了自己的对手,应飞扬对他的评估又高了几分。

    “虽然在剑皇手下吃了瘪,但那只是因剑皇太强,修罗道魁首人物,绝对是能横行一方的高手……”

    而血千秋也对他道:“应公子,你的速度可慢了些……”

    应飞扬耸耸肩道:“我想留个活口,出手自然有所顾及。”

    正欲再说,忽而又闻前后两侧都有脚步声传来,应飞扬和血千秋无暇再说,环视四周。却见侧旁是一兽棚,兽棚中立着等人高柱子,拴着十余条大蜥蜴,而前头是一血淋淋的还残留肉渣的食槽,供蜥蜴吃食所用。

    这种大蜥蜴来去迅速,又善负重,甚得阴魍魉所喜,便被养来当作脚力,而中间一条更是比其他的大了两倍有余,头顶青色肉瘤如王冠一般,而背上背着一个白骨行宫般大的轿舆,此蜥蜴正是阴魍魉的专属坐骑。应飞扬初见阴魍魉时,他就是坐在这蜥蜴背着的行宫中,轻描淡写的化解徐未央和渺道人的攻击。

    前后都有人来,应飞扬和血千秋当机立断,各提一人一尸入了白骨行宫中躲避。

    却见两侧果然有两组人来,好在未看出什么端倪。

    待人走后,应飞扬才舒出一口气,骂道:“怎这么些人,血副座,你三日前潜入宫殿时,也是这般防卫严密么?”

    “哦?应公子不过比我早入密室片刻,那时宫殿守备是否森严你自己不知么?”血千秋敏锐察觉言语中不对劲之处,旁敲侧击道。

    应飞扬眼神一闪,含糊不清道:“我只是想与血副座做个比较而已……”

    血千秋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随即答道:“那时防备松懈得紧,我不费劲就潜入了,今日守备却是多了十倍不止.”

    应飞扬思虑一番,指着宫殿屋顶道:“我且上去看看。”随即飞跃而出,隐身屋顶放眼看去。

    皇宫正殿是鬼城最高建筑,屋顶之上,宫殿乃至大半个鬼城都尽收眼底。却见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皇宫之中,乃至鬼城中各个街道都有鬼修和鬼卒来回巡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森严的守卫竟与三日前稀松懈怠的巡逻截然不同。

    应飞扬怕在高处引人注目,不敢多呆,飞身再回白骨行宫内。

    “怎么样?”血千秋问道。

    应飞扬如实将事情说出,血千秋也不禁皱眉,随即拍醒道被擒的那名鬼修。

    那人茫然张开眼,正欲大叫,却被血千秋一把扼住咽喉,道:“你清楚我是谁?”

    “血……血副座?”被擒之人此时才第一次看清血千秋面目。

    血千秋冷着脸道:“认得我便好,同为六道,逼问刑讯的手段有哪些我不说你也清楚,若不想生不如死就回答我问题,听到了么?”

    那人慌忙点头,血千秋松开手问道:“今日为何防备如此严密?你可知原因?”

    那人道:“是十小姐命令我们回防……”

    “回防,是又有什么变乱发生了么?”

    “倒也不是,仍是先前搜查道门漏网之鱼的事,十小姐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若每个人都这么想,最安全的地方就又变回了最危险的地方,所以她嘱托我们,第一日出城外寻,若是一日内仍寻不到人,那再扩大搜查范围也无意义,只会是人力越来越分散。不如就将搜查范围缩回鬼城之中,拼上一拼,若道门之人真反其道而行的回到鬼城,那就是自投罗网,我们也来个瓮中捉……”看着应飞扬面色不善,那人硬是把最后一个“鳖”字咽下。

    “哦,只是擒捉道门之人么,看来与我修罗道无关?”血千秋神色一动道。

    “嗯……十小姐未说,不过……桑道主暗中叮嘱,若是遇上血副座便将你留下,她想与你叙叙旧……”那鬼修胆怯道。

    应飞扬拍拍血千秋肩膀道:“血副座,别存侥幸心理了,你当知道咱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血千秋冷哼一声,又问了几个关于守备情况的问题,但那鬼修虽知无不答,但也无甚有用信息。

    鬼修看血千秋问完,小心探问道:“血副座,素来听闻您一诺千金,您问的我都答了,可以依约放过我了么?”

    “血某自然履约!”血千秋一笑,随手拧断他脖子,道:“但我只说你若不答,便会生不如死,又没说会放过你,给你痛快一死,也算履约了!”

    随后又见血千秋将两具尸体拖出,放入蜥蜴的食槽之中,劲力一吐,尸体碎成肉块,蜥蜴闻道血味道,醒转过来纷纷吃食,转眼二具尸体已被吃净。

    应飞扬何时见过这等场景,顿觉胃海翻涌几欲作呕,但也强作无事。问道:“血副座,你现在打算如何办?”

    “想要硬闯不易,还是先回密室再说!”

    应飞扬点头认同,二人随即再折返密室之中。在众人期冀目光下,将这不幸的事实吐露出,众人目光皆是齐齐一黯,唯阴九泉思前想后,不知这对他算好消息还是算坏消息。

    之后众人集思广益商量对策,但绝对严密的守备下,却也想不出什么好计策。最后血千秋道:“看来诸位也没什么良策了,为今之计只有再等,常言道,‘只有百日做贼的,没有百日防贼的’,此地储备丰足,咱们就尽管在此常住,他们最多也就能搜上十天半月,时日一长定然放弃!”

    “除了那个俗语用得不甚妥帖,其余的我都认同,没法子,咱们继续等吧……”

    商量结束,两拨人各自回了各自石室,却是又各自布开静音结界,开启了不愿让另一方知晓的会谈。

    器物房。

    应飞扬先是满脸歉疚道:“天女,不好意思,是我自作聪明,说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让你陷入险地……”

    天女凌心轻摇头道:“应公子言重了,真要说起来是我的伤势拖累了你,有我这负累在,想躲过他们搜查外逃也不容易,除了返回鬼城,其实也没更好的办法。不过这九子鬼母的十小姐能料到此步,看来也是心思聪敏之辈。”

    “确实如此,也不知她究竟是何方神圣?”应飞扬依然略带气闷之意道。

    张润宁道:“先不谈她,应飞扬,咱们真要在呆上十天半月?”

    应飞扬摇头道:“不成,经我观察,血千秋的功力比天女全盛时期尚要强上些,而天女在鬼界中真气始终难以恢复,血千秋老奸巨猾,真让他再试探上十天半月,咱们必会露出破绽,到时候怕是不等地狱道动手,就先被他杀人夺宝了,咱们不光不能等,而且越快走越好!”

    张润宁神色一动道:“咱们尚有后手,血千秋他们尚不知阴九泉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人,而密室内另有暗道的事先前我们也都刻意隐瞒,没有说出,莫非是要从那离去?”

    应飞扬道:“不光皇宫内,整个鬼城守备都是森严,从那离去也只好上一些,终是难逃人耳目。”

    张润宁急燥道:“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那究竟要怎么离开这鬼地方!”

    “你是急着回去抱你未出生的孩子啊?”应飞扬轻嘲一声,却在张润宁发怒前,神色一正,自信而笃定道:“放心,一切准备都已就绪,我自有办法!”

    &gt;

    丹药房。

    同样一场谈话正在进行,但有一人先被排出在外。

    血千秋道:“阴老弟,我与万戮尚有要事相谈,请你先到外面把守。”

    阴九泉心中暗骂,却是早已习惯的出了房门把守,想要探听些消息,但内中也是开了静音结界,令他一无所得。

    而内室中,本气定神闲的血千秋在阴九泉离开后,面色突得一白,嘴角涌出一丝血迹。

    血万戮见状道:“叔父,你的剑伤又发作了?”

    血千秋抹抹唇,轻描淡写道:“没事,出去活动一下,又不能在应飞扬那小子面前漏了气,结果运功急了些引动了些剑气罢了,不过现在已被我压下去了。暂可放心”

    “都是应飞扬这小崽子,屡屡试探,当真可恶!”血万戮拳头砸地怒骂道,一副恨不得杀之后快的样子。

    血千秋不以为然道:“他要试便随他试吧,小子虽然狡猾,但阅历仍浅,能耐我何?”

    “但叔父,你虽然功力深厚,但这么一直压住体内剑气,而不设法将剑气逼出,时间一长,只会使你筋脉损伤越加严重!”

    血千秋笑道:“现在岂是时候?你伤势未愈,我若在此时将剑气逼出,那旧伤再添新创,咱们叔侄二人伤了一对,如何应对佛道之人和阴九泉?不如趁现在压得下时再撑上一会。”

    血万戮道:“可是叔父,若真撑上十天半月,你的伤会越来越重,到时再逼出剑气,恐有性命之威。”

    血千秋苦笑摇头道:“你倒是瞧得起我了,越苍穹的黄金剑芒,我哪压得住十天半月,三天,最多再撑三天,三天内不将剑气逼出,到时定是剑气爆发,爆体而亡。”

    血万戮一惊,道:“那你说在此等上十天半月,岂不是必死无疑?”

    血千秋笑骂道:“傻孩子,我那自然不是真话,怕也就你真的相信了,不必等上十天半月,三天之内,我们必定会离开这鬼地方。”

    “三天内?”血万戮眼睛一亮,道:“叔父,你可是有了脱身之策?”

    “我暂时还没有?”

    血万戮闻言,顿时一馁:“那你方才还说……”

    血千秋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胸有成竹道:“放心,我虽暂无脱身之策,不过,应飞扬自有办法!”

    &gt;

    ps:各方布局已完成,明天开始正式撕逼大战,看谁计高一筹!(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