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六十二章 尔虞我诈 2
    应飞扬雷霆一剑,化作一抹虹光箭射向阴九泉,阴九泉不明所以之际,剑锋已临脖颈间,甚至能感受剑尖上的寒气刺痛肌肤。

    就在此时,阴九泉又感脑后劲风呼啸,未及反应,膝弯又是一麻,令他不由自主的单膝跪倒在地。

    身躯沉下的一瞬,便听一声交击脆响在他头顶三寸处响起,伴随一股刮得头脸生疼的劲风肆虐传开,震耳欲聋。

    阴九泉抬起眼皮看去,便见一只大戟从背后递到了他的头顶,戟上寒光闪闪的月牙儿贴着头皮,令他感觉头皮发麻,而戟尖则直挡下应飞扬威势万钧的一剑。一剑一戟彼此僵持,持着剑的应飞扬就好像被凝滞在半空中一般。

    阴九泉还没来得及惊异,却见长戟一抖,又一股气劲从长戟上爆发而出,如山洪倾泻一发不可收拾,阴九泉被气劲压得不敢再抬头,而应飞扬正受这气劲冲击,止不住的向后倒飞。但却是退而不败,身如飞鸿,轻飘飘落在天女凌心身侧,剑锋斜指地面,戒备道:“这密室今日倒是热闹,连修罗道道主和副座也来了。”

    阴九泉心神一动,一个血袍中年男子横着长戟已走到他身前,背后还背着一个同穿血袍的年轻人,登时认出来人,中年男子是修罗道中地位仅次于道主,但实权犹有过之的修罗道副座血千秋,而背上半睡半醒的年轻人则是修罗道现任道主血万戮。

    密室门被开启,进入的竟是这二人!

    血千秋也是意外,先看了看天女凌心道:“身似轻絮,气若凝渊,这等与年龄不符的高手风范,再加上历代天女代代相承的‘十丈轻尘’,姑娘便是今代的天女——天女凌心么?”

    虽是面对敌人,天女凌心依然不失气度,淡然颔首致意道:“小女子正是,见过修罗道副座。”

    血千秋又打量一番应飞扬,问道:“那不知这位公子又是何方神圣?”

    “无名小卒,不值一提。”应飞扬道。

    血千秋挑眉道:“小小年纪能接我一戟不露败相,日后早晚会名动一时,此时又何必吝啬告知名号?”

    应飞扬一笑,也不再隐瞒,冲血千秋道:“哈,晚辈应飞扬,见过前辈,前辈有伤在身,又背着个伤员,侥幸接下一击,做不得数的,对了,不知前辈又为何能来到此密室内?”

    血千秋心中暗道:“好精明的小子,倒是话中有话.”应飞扬话语谦冲,表露不欲与他为敌的态度,但又偏偏点明血千秋有伤在身,血万戮更是处于半昏迷状态,意在暗指若血千秋要战,也未必能占得上风。

    而天女凌心此时亦道:“听闻血副座曾与地狱道桑魅有所嫌隙,莫非是听说如今桑魅执掌地狱道大权,恐与她起冲突,特来此处避难?”

    “哈哈,天女说笑了,六道恶灭同气连枝,我与桑狱首虽小有嫌隙,但也不至于因此伤及了同道之情,我来皇宫,只是想与桑狱首拜别,但途中见到阴老弟入了宫阁之内又莫名消失,恐他误入什么陷阱,所以特来观视罢了。”血千秋一团和煦笑道。

    “骗鬼呢!”阴九泉心中骂道:“早听闻桑魅这老妖婆以前为夺少女躯体,无意却夺了血千秋最得意的女徒,还把人家女徒做成艳尸,双方因此结下梁子,早有宿怨,私下里都恨不得至对方与死地,这次会盟,阴魍魉故意将桑狱首遣出执行任务,就是怕双方再起摩擦。如今桑魅那老妖婆掌了权,血千秋叔侄又受伤了,不趁机做掉他们才怪,只是老子这么小心,竟然还是被他们跟踪了,真是可恼!”

    话说至此,众人心中皆已分明,这血千秋和血万戮叔侄在败于越苍穹之后,就趁乱脱战离开,之后血万戮因功力不及,压制不住体内剑气,导致伤势爆发陷入昏迷,血万戮本想带他在地狱道求医,却听闻阴魍魉身死,桑魅带着一个号称鬼母干女儿的幽凝回返,掌握了鬼城大权,自是不敢在此时送上门找死,此时却见阴九泉遣开巡视鬼兵,鬼鬼祟祟潜入皇宫正殿中,心中起疑便随后观视,却见阴九泉竟开启了一道暗室进入其中。

    血千秋登时明了,暗想密室便是阴魍魉藏宝之地,内中必有疗愈伤势的药物,便也随后潜入殿中,摸索一番后,也开启了机关进入,这便是他出现在此的原因。

    “原来如此!”应飞扬听血千秋骗鬼的解释,一副恍然大悟状,大笑道:“血副座倒真是体恤同道之人,哈哈哈!”

    血千秋亦笑道:“这是自然,我向来如此,哈哈哈哈!”

    二人对着大笑,似是要比谁笑声高,突然笑声同时一收,各自正色。

    应飞扬道:“互不相扰?”

    血千秋道:“秋毫不犯?”

    “成交!”

    一声成交,宣告双方结束彼此试探,达成共识,应飞扬忌惮血千秋实力,血千秋也未看出应飞扬和天女凌心深浅,且双方都有共同的敌人,若在这里打起来,非但未必能讨到好,惊扰到了地狱道之人就更麻烦了,所以已协定暂时和平共处。

    血千秋又不怀好意的看了看阴九泉,阴九泉顿生寒意,道:“是了,他们两个达成共识,现在未防变数,血千秋这厮是要除去身为地狱道成员的我了。”

    随即忙不迭的说道:“血副座,在下也不满桑魅那老妖婆已久,实不相瞒,这次来此就是为了得到《阎罗天子功》来对付她,这桑老妖婆既然血副座也有仇怨,不如咱们一起除了她!”算是表露自己和桑魅绝非一条船上的。

    血千秋避而不应道:“哈,阴老弟何处此言?”

    阴九泉咬牙继续道:“血副座,在下在地狱道也素有人脉,而桑老妖婆投诚阴魍魉不久,手下可用之人不多,只是因那不知哪冒出的幽凝,靠着《归冥玄功》才压服众人,血副座不畏那《归冥玄功》,若能帮在下解决那个幽凝,在下便有把握对付桑老妖婆,到时我若做了地狱道道主,定然听从修罗道差遣!”

    血千秋闻言也颇为心动,但也不至于因未来之事而忽略眼前,权衡一番后道:“口说无凭,阴老弟不满桑狱首,不如先立下个檄文,数落请桑狱首的罪状,让地狱道的同修看个清楚明白,日后也好召集同道,名正言顺的共讨桑狱首。”

    “这……”阴九泉面色愁苦的说不出话,他知这檄文便是投名状,写了它后那就真等同与桑魅势不两立了,落在他人手中又是个把柄。

    “哦?阴老弟,莫不是你不愿意?”血千秋眼一眯道。

    阴九泉随即想到理由,道:“非是在下不愿意,只是这没有笔墨纸砚,不知该怎么写?”

    “这简单!”应飞扬笑道:“就是要效仿先人写份血衣诏,以血书写檄文,才见讨贼诚心!你说是不是?”

    阴九泉心中暗骂应飞扬,“这混小子,看热闹不嫌事大!”口上却点头连连称是,道:“应少侠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的呢!”

    “既是如此,便有劳阴老弟了!”血千秋也笑道。

    阴九泉咬咬牙,从衣服里襟撕下一片白布,又一口咬破手指,沾着血在布上书写一篇檄文。

    待书写完成,应飞扬凑过前看看,却摇头道:“啧啧,这可不成,措辞一点力度都没有,完全没有表达出桑魅的阴险毒辣以及你对桑魅的怨憎愤恨之情!这怎么能激起他人共鸣呢?”

    “这……在下才疏学浅,没有那等笔力!”阴九泉带着哭腔道。

    应飞扬拍拍他肩膀道:“放心,有我呢,实不相瞒,幼时私塾老师就曾夸我是状元之才,若不是后来走上了修剑的不归路,现在没准我早就金榜题名了呢?来,我说,你写,跟上了!”

    随即摇头晃脑道:“地狱道桑氏者,性非温顺,地实寒卑,加以虺蜴为心,豺狼成性。昔如过街之鼠,终日惶惶,苟藏性命于佛门,今窃鬼母之名,窥伺上位,暗陷先主于驾前,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

    阴九泉只得再咬破一根手指,跟着他的语速疾书,越写就越是欲哭无泪。

    洋洋洒洒一大篇,应飞扬终不在继续,阴九泉只当他说尽了,一口气还未来得及喘出,便听应飞扬对天女凌心道:“好像力道还不足,天女,不如你再来加几句……”

    天女凌心也抿嘴一笑,道:“献丑了……”思索一番后,念道:“年老色败,却行魅惑之姿;皮相衰朽,偏做效颦之态。自知姿色浅陋,鹤发鸡皮,便窃夺她人之躯为用……”

    阴九泉越听越是心头泛寒,心道这天女看着温文淑静,怎比应飞扬还狠,桑魅最是自恋,天女就专以她相貌做文章,自己这檄文若传到桑魅那,那桑魅还不气得直接跑来把自己撕碎?

    终于写完之后,血千秋和应飞扬品读一番,皆是满意,还不住赞叹天女凌心文采,末了应飞扬又来了一句,“好,那这就算定稿了,同样的内容再写两份,咱们三方各持一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