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六十二章 尔虞我诈 1
    眼见鬼修被制住,张润宁忙回身,道谢的功夫都没就头也不回的往石室另一方向跑去。应飞扬心中有疑问,也只得先想法从这鬼修口中探出究竟。

    而鬼修听应飞扬报出名号,心头更是一骇。

    “剑嶽鬼王?”鬼修想起了那凭空出现,又莫名消失,偏偏实力之强足以与阴魍魉一较高下的剑嶽鬼王,接连发生太多事,倒令人一时忘却了剑嶽鬼王的存在,但随即反应过来,暗忖:“不对,那剑嶽鬼王来得时机太过巧合,若不是他拖延,纪凤鸣就算叫来了援军,也只能来得及给道门之人收尸。”

    随即冷道:“什么剑嶽鬼王,不过是道门之人装神弄鬼,乔装打扮的罢了!”

    “哦?看你样子粗豪,反应倒是不慢,既然是聪明人,那本鬼王在给你一个选择!”

    鬼修突觉应飞扬又以剑鞘在自己背上连击七下,筋脉登时一疼,宛若剑切刀刮,随即怒道:“你做了什么手脚!”

    却见应飞扬毫无愧色的走到他面前道:“阴魍魉与本鬼王立下赌注,若是输于本鬼王,便将幽冥鬼城拱手相让,赌约虽被人打断,但现在他死我活,怎么看都是本鬼王赢了,接管这幽冥鬼城可谓名正言顺。”

    “这算哪门子说法……”鬼修颇为无语,但此时见到应飞扬的真面目,一个年不过双十的俊挺少年,偏生眉间一道刀痕,平添几分煞气。而旁边静静立着一个端雅绝俗,娉婷若仙的柔丽女子。

    随即心中起疑,暗想一个少年功力应是有限,纵然封了自己的穴位,他也足以将穴位冲开。

    鬼修随即暗运真气,但运气同时,却觉筋脉那股疼痛之感又起,越是运气就越是痛楚,虽咬着牙不出声,但面上黄豆大的汗珠已不断滴下。

    而这自是逃不出应飞扬的眼睛,冷道:“你若再运气冲穴,引动了我藏在你体内的七杀剑气,到时剑气爆发,碎筋脉,破丹田,搅碎你五脏六腑,你可莫怪本鬼王没提醒你!”

    鬼修被吓得几乎岔气,颤声问道:“七杀剑气,那是什么?”

    “自然是本鬼王的绝技,将七道剑气打入你体内,剑气之间互相制衡,所以你平时感应不到,但只需本鬼王一动念头,便随时可引动剑气要你性命,而剑气会在你体内潜伏七日,七日之内若没有我来解招,剑气同样会爆发,由内而外的将你绞成肉屑。”

    鬼修面色煞白,颤声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应飞扬笑道:“方才不是说了,本鬼王给你一个选择,若你认为我是幽冥鬼城之主剑嶽鬼王,那我自会体恤下属,但你将我当做道门之人的话,那我也只好做道门之人该为之事,********,替惨死同道复仇。”

    说至最后一句,应飞扬笑意一消,声色俱厉。鬼修心中又是一颤,转瞬换了一个面孔,忙不迭得道:“属下阴九泉,见过剑嶽鬼王!”

    “呵,见机倒是挺快!”应飞扬心中暗笑一声,随后昂起头端着架子审问道:“哦,阴九泉?你也姓阴,可是与阴魍魉有何关系?如实告知!”

    “启禀鬼王,属下与阴魍魉只是远亲,并无关系!”阴九泉急忙撇清关系道。

    “哼,是吗?”应飞扬突得飞起一脚,将他踹到墙上,道:“你当本鬼王好糊弄,你方才分明使了阴魍魉的招数,虽比阴魍魉差得太远,但瞒不过本鬼王的眼睛,不据实以告,莫非是想替阴魍魉报仇!”

    阴九泉谎话被识破,随即不敢隐瞒,道:“鬼王明鉴,阴魍魉虽传过我几招,但一直没收我为徒,还藏着掖着不肯将上乘的功法传授于我,我与他确实无甚关系,阴魍魉平日刚愎自用,重刑寡恩,如今身死实在是大快人心,属下又岂会为他报仇!”

    阴九泉说得义愤填膺,好像阴魍魉若在眼前,他会恨不得剥其皮食其肉,应飞扬听着却觉令人齿寒,暗忖道:“哼,看着膀大腰圆的汉子,内里却是个小人,阴魍魉总算传了你几招,不但不感念恩情,反而因他的留招不传而愤恨,地狱道之人,当真薄情寡义!”

    随即不耐道:“别废话了,你怎么会来这,快将事情始末说明!”

    阴九泉闻言,随即说出前因后果。原来阴九泉本想趁着阴魍魉死接替道主一位,却不料桑魅带着号称九子鬼母干女儿的幽凝来到,以失传已久的《归冥玄功》慑服众鬼修,《归冥玄功》对地狱道众鬼修的功法有天生克制之力,阴九泉自诩修为不低,但在幽凝掌下却是比在阴魍魉面前时更显无力,只得屈从于她,但他心中却另有算计。

    阴魍魉素有野心,昔年为了与九子鬼母争锋,脱离地狱道原有功法桎梏,自创下一套《阎罗天子功》的绝学,此绝学一反地狱道功法的阴诡暗毒的路数,而是大开大合,阴沉中颇见霸道,使得此功法不再受《归冥玄功》钳制。

    阴魍魉创出此功后,将此功法心得写成秘笈,藏于鬼城皇宫的密室之中,但阴九泉对这《阎罗天子功》觊觎已久,但阴魍魉却迟迟未曾将功法传与他,令他心生不满,却在一次偶然之间,被他发现密室的开启方法。

    往日因忌惮阴魍魉的存在,虽对《阎罗天子功》的功法垂涎已久,却也不敢将秘笈盗走,如今阴魍魉身死,正是他等待许久的时机,所以趁机潜入宫城密室之中,意图取走秘笈,待日后连成《阎罗天子功》时,又何必忌惮幽凝的《归冥玄功》,到时鬼城之主的位子还不是在他掌控之中?

    却不料出身未捷身先死,方得了秘笈看上几页,就在密室之中遇上张润宁,随后又被莫名出现的应飞扬擒住。

    应飞扬听着则恍然大悟,暗道:“原来井中地道直通阴魍魉皇宫密室,阴魍魉建幽冥鬼城时曾遭诸方围攻,所以才会留下那条通道作为退路,退路藏得隐秘,又有尸鬼镇守,所以一直不为人知,没想到最后便宜了我们!”

    这真是想睡觉时有人送枕头,应飞扬正想去阴魍魉皇宫之中寻些药物法宝,却阴差阳错入了密室,这密室之中必是藏了阴魍魉的珍藏,比起摆在明面上丹药法宝更是宝贵,心中不由大喜。

    而阴九泉看应飞扬眉宇间露出意外之喜,心中也暗自生疑,“看他样子,似是不知此处是皇宫密室,张润宁和这两对狗男女皆是出现的莫名,莫非密室之中不止一条通道?还是他们一直都在密室,只是隐藏了身形我没有注意?”

    而应飞扬一时喜形于色后,随即自省,却见阴九泉若有所思,心中道:“这阴九泉看似粗豪,其实亦有心计,且一身修为不低,少天师使了天师印尚且战不下他,若不是靠我和天女同时出手打得他措手不及,岂会如此轻易就降住他?”

    心中正想着是否要杀了他免除后患,突然,侧方尽头,听闻“吱——吱——”响动。

    “入口怎又开了?是谁?”阴九泉惊异自语道。

    应飞扬循声看去,便见一座石门无人推动,却自行向一侧慢慢滑开,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鲜红色的衣角。

    应飞扬却通过这衣角,辨认出来人的身份,心中暗道一声不妙,随即低声对阴九泉道:“莫忘了你体内藏着我的七杀剑气,你知晓该怎么做!”

    阴九泉还未反应过来,应飞扬便突得扬手,雷霆一掌将他击开,这一掌确实沉重,但击伤他的同时,却也将他穴道解开,阴九泉踉跄几步,退到即将开启的门前。

    此时应飞扬擎剑在手,沛然出剑,满脸正气的厉声道:“妖魔奸宄,伏诛来!”

    话音方落,便见人剑合一,剑光如虹,应飞扬声势浩大的一剑,竟是要断送阴九泉性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