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六十一章 再入虎穴 3
    “无人?怎么会?我分明将张天师和一个与他在一起的老道送入井中!”阿离惊异地从佛灯中脱出,向井下望去,却见黑黝黝的井中确实空无一人。

    应飞扬看看井沿,却只发现一道新鲜擦痕,道:“这便奇了,这压在井口的石头也没有其他被推动的痕迹,他似乎并没有从这出来。罢了,我下去一观究竟,你们先在这等着。”

    应飞扬随即解下天女凌心,纵身跃入井中,入井之后,只感脚下沙土干松,井中只一股淡淡腥臭味,推测此井荒废已久,再聚气于眼查看四周,便见布满青苔的井壁上,有一个还未完全干透的血手印,

    “这莫非张润宁留下的?”应飞扬心头一动,随即将手按在手印之上,用力一推,便听‘支啦’之声,井壁竟被推动,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旋门。

    “哦?有暗门?天女,快下来看看!”应飞扬眼睛一亮,招天女下来,天女也随即搭着白绫施施然落下,与应飞扬对望一眼后,道:“看来少天师醒来之后,看着四周漆黑,也不知自己身在井中,摸索之下打开了这暗门,便顺着暗门往前走了,只是,这井暗藏乾坤,不知又通往何处?”

    暗门通着一条甬道,一眼看不到尽头,“进去了便知,天女,走吧。”应飞扬说罢,又将天女背起,却闻“咚”得一声,以及天女一声娇呼。

    “怎么了?”应飞扬只道出了什么意外,连忙回头,脸却几乎与天女贴在了一起,甚至能感受到她芳菲的吐息,却见天女凌心正捂住额头,带着几分哭腔道:“方才……应公子没注意头顶,撞疼我了……”

    应飞扬这才醒悟,暗门门檐较低,他背着天女凌心时没注意,倒是让她脑袋撞在门檐上。

    天女是被撞了上眼眶,此处一受撞击,任你天高的修为都会止不住流泪,天女自也不例外,此时,一边咬着粉嫩下唇倒吸着凉气,一边用素手揉着光洁额头,盈盈泪光在眼框打转,泫垂欲泣的样子着实惹人怜惜。

    可见惯了天女那副得体大方、万事不萦于心的模样,作为罪魁祸首的应飞扬反而觉得眼前的天女真实得可爱,不禁笑道:“我还当天女都是超然于世的呢,原来还会喊痛。”

    “天女是责任,又不是身份,与常人一般渴了便饮,困了即眠,痛了就喊,有什么奇怪的?”天女不着痕迹地将眼眶的泪水抹下,正好给了幸灾乐祸的应飞扬一记白眼。

    应飞扬对前半句倒是颇有感触,一边继续前走一边道:“哦?张少天师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你们一个天女,一个天师,倒是颇有几分相似,只是他那天师当的远不像你这般风光便是,没你这般天赐的非凡修为,却还得一人撑着整个天师府,不让千年名门垮塌,也挺是辛苦……”

    天女凌心眼皮一敛,遮住了闪亮眸光“呵,天赐的修为,却也是天赐的担子……”话说一半,突又露出戒备之色,道:“小心,前面有尸气!”

    应飞扬心头一凛,抽剑向前,却见甬道前头通着一扇闭合的大门,大门两侧立着两个尸怪,门卫一般把守左右,尸怪身材臃肿又充满力量感,好似人被毒水泡涨了一般,身量比寻常人宽了一圈不止,紫黑腐烂的肌肤上渗着浓绿色的尸水,在密不透风的甬道中发酵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

    应飞扬小心翼翼上前,随时准备迎战,但尸怪却并没发动攻击。

    “嗯,这是阴魍魉留下的尸怪!”阿离半个身子从佛灯飞出,绕着尸怪一圈后笃定道。

    应飞扬问道:“你是如何知晓?”

    “莫忘了,我可是给他当了十多年狱鬼,这尸怪上的术力,与束缚我的术力完全相同,我不会认错的!”

    “原来如此,如今阴魍魉魂飞魄散,失了主人,这些家伙也自然不会攻击了,不过这通道果然与阴魍魉有关啊。”应飞扬沉吟一番,推开前头大门,大门却连着一道向上的旋转阶梯。

    应飞扬随即顺着黑黝黝阶梯上行,走到尽头,又是一堵墙,却隐隐传来了打斗之声。

    一声男音得意大笑:“哈,得来全不费功夫,想不到大爷我想取些宝贝都能遇上龙虎山天师,今次将你拿下便是大功一件,看桑魅那婆娘如何再寻大爷我的晦气!”

    “滚开,邪魔妖鬼!莫浪费本天师时间!”这是怒喝倒是十分耳熟,正是少天师张润宁的声音。

    应飞扬推动前面的墙,果然有松动的迹象,显然又是一道旋转暗门,推出一条缝隙向外看去,便见两道人影正在纠缠。正是张润宁和一身材高大的鬼修彼此攻击。

    那鬼修所使掌法隐隐有几分阴魍魉的影子,阴风缠身,悍然出招,凶戾狠辣中暗藏虚实莫定的杀机,显见一身不俗修为,竟是占据上风。

    而张润宁手持龙虎双剑,剑光矫若游龙,雄似猛虎,直挡森森鬼气,同时以意念催动天师法印,天师法印这次只化作寻常印玺一般大小,但也更为灵活,寻着对手掌风的空隙见缝插针的砸上几下,虽居颓势,但一时无败相。

    又过几招,鬼修大笑一声:“倒是有两下子,不过正好,就让大爷我试验一下阴魍魉藏着不肯教的招数有何等威力!”

    便见那鬼修昂然一喝,一掌自上而下压来,霎时阴气凝成十数道掌影,黑色的阴风之掌一掌强过一掌,宛若一道黑云当头压来。

    张润宁脚踏乾坤步,欲躲过掌影,却发觉脚腕一吃痛,低头便见两个鬼手从地面探出拉住他的脚踝,似要将他拖入地狱。

    张润宁随即变招,龙虎双剑倒插于地,绞碎拉扯鬼手,同时气贯双剑,一龙一虎的虚形从剑上脱出,带着虎啸龙吟直迎漫天掌影。

    但变招慢了一瞬,便是强弱之分,龙虎虚像和掌影彼此交击后消散,但那鬼修的肉掌却已探到头顶。

    “张天师,看老子这招‘十八地狱’学得如何!”

    随着鬼修的张狂一问,阴寒掌风压顶而来,张润宁想再驱使天师印挡招,却仍慢了一步,眼看张润宁就要受创。

    此时,冷嘲一声传来,“破绽百出,差阴魍魉远矣!”

    那鬼修突觉腕上和腰间一紧,似是被什么束缚,随后身不由己的被带着后飞,鬼修气沉丹田,想要稳住重心凌空转身,又听一声长剑破风声,声只一声,却觉同时有三道气劲击出,连点他背后三大要穴,那鬼修竟是连对手面都没看到就已受制。

    又气又恼道:“何人出手偷袭,报上名来!”

    “问我名号?幽冥鬼城之主,剑嶽鬼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