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六十章 再入虎穴 2
    “再闯幽冥鬼城?”天女凌心微微讶异。

    应飞扬道:“没错,原本上策应是与剑皇前辈会合,但听阿离姑娘方才所言,那个唤作幽凝的新任统领要亲自去应付剑皇,她既然敢夸此海口,就定有一定准备,咱们贸然前去寻剑皇恐反成负累。而反过来,鬼修出去寻找我们,统领也去牵制剑皇,这就意味幽冥鬼城防备必虚,此时咱们反其道而行,折回去养精蓄锐,待风头过去了,再走不迟!”

    天女凌心皱眉思索一番道:“虽是步险棋,倒值得一试,不过,还需先想办法找到张天师,与他一道才是。”

    阿离道:“这不必担心,方才未来得及说,张天师摔落在城中,已被我先寻得,因急着找应公子,便先将他藏了起来。”

    应飞扬赞道:“阿离姑娘,这次你可真是帮了大忙了!”

    阿离淡淡笑道:“张天师助我儿莫离转生,应公子也让我脱离鬼狱桎梏,阿离生前,除了父亲外无一人对我真心,死后却得天师和公子相助,虽已身为厉鬼,但有恩报恩四字依旧不能忘。”

    应飞扬闻言,却在心中微微一叹:“有恩报恩,下一句就是有仇报仇,可见她对仇也未放下过,然而她一日还想着报仇,便一日难脱厉鬼之身,再入轮回,罢,这次若能出了鬼界,便寻机会走一遭那什么白鹤观,找那叫贺长龄的负心人,替她了断这桩因果……”

    此时,天女凌心取出一盏雕成昙花形的白玉佛灯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咱们这便出发吧,阿离姑娘,委屈你先寄身此昙花心灯中,为我们引路。”

    阿离见那昙花心灯闪耀着淡淡佛光,令她魂体对这佛光极为抗拒,心中却生久违的宁静轻松之感,略略点了点头,便钻入佛灯之中。

    “哈,这天女想来也是看出阿离姑娘心中仍有戾气,想借此机会度化她才会让她栖身佛灯之内。”应飞扬看出些端倪,却也未点明,问道:“天女,你可还能行走?需不需要我帮忙?”

    天女凌心道:“我腿伤不轻,腾挪不便,虽可用御物飞行之术代替行走,但一则耗费功力,二则在空中过于引人注目,所以还是劳烦应公子背我一程。”

    “既然不需……啊?”应飞扬惯性欲答,却突得一愣反应过来,心中暗呼:“这天女凌心怎么全不按套路行事!”

    原本他只是礼节性的一问,按他设想,若换做其他女子,应是或因好强而独自强撑,或因男女之防而羞涩婉拒。待到她们粉面带汗实在撑不住时,才会自己催促下,轻咬薄唇含羞带臊的骑上自己的背,这才是正常的路数啊!

    可天女却坦率言明自身腿伤不轻,主动请应飞扬背她一程,偏生面上还风光月霁,一片磊落,无半点羞怯。倒令应飞扬一时意外,看着天女窈窕身形,想着要将她纤细身姿背在背上,心头一慌失了应对。

    “怎么,莫非难为了公子?”天女见状眉头轻蹙道。

    见天女淡然模样,应飞扬才反应过来,暗骂自己道:“应飞扬啊,瞧你那点出息,人家姑娘家都不怕,你跟着瞎起什么臊!”

    随即强作无事,半弯下腰道:“那恕在下唐突了。”

    天女凌心顺势骑上他的背,手轻搭着他的肩膀。而应飞扬挽起天女凌心结实而有弹性的腿弯,却是不敢多想,低伏着身子快速向幽冥鬼城方向移动,将脑中绮思甩在身后。

    途中又遇上一波搜查之人,但二人耳目聪明,再加上山石掩体又多,倒是不曾被发觉。片刻后已到了幽冥鬼城的北墙。

    根据阿离指点,幽冥鬼城依山而建,北城墙中一段全是陡峭的近乎垂直的山壁组成,所以此处的防卫也最疏松。

    应飞扬抬头看着高耸的山壁,不禁犯了难,剑修不善飞天遁地之术,以他现在修为又无法御剑飞天,单以轻身功法攀过这山壁的话,平时或许能做到,但此时背了一人,就怕攀到一半从空坠落,丢了大丑。

    天女凌心却已善解人意道:“此壁陡峭且又毫无落脚处,要背着我上去怕是不易,不过应公子放心,若你力有未逮,我亦会出些绵薄之力。”说着,十丈轻尘一动,将她的身子与应飞扬裹在一起,空出了她的双手。

    但这反而更让应飞扬各种意义上都喘不过气来,心中暗骂道:“姑娘喂,你到底是帮忙的还是帮倒忙的!”

    一个仙子般的人儿就在背后,贴着后背的衣服,应飞扬能清楚的感受到她肌肤的温度,感受到她线条的玲珑,而身上一股清淡却好闻的莲香更令应飞扬神摇意驰,除却姬瑶月,他何曾与女子有过这般亲密接触?此时头脑发懵,本来强行甩去的念头立时浮上心头。

    “天女凌心好生漂亮的人儿,怎么就入了佛门,青灯古佛,岂不是糟蹋青春!”

    “不过她是带发修行,是不是与一般女尼不同,可以结婚生子?”

    “她身上的味道与月儿姑娘倒是不同,不过都很好闻,果然但凡漂亮姑娘都天生带着体香……“

    本是乱想着,但念头一跳到姬瑶月身上,应飞扬的诸多绮思反而消散了,自与姬瑶月分别,虽不过数日时间,但这期间因卷入地狱道之事,他一直无暇,或者说可以回避着去想她,可一旦想起,心中泛起的酸涩便让他沉冷下来,诸多杂念,化作一声轻叹,叹出体外。

    应飞扬心知墙头下显眼得紧,不能久待,提起精神拔地而起,身形如惊鸿一般略起,一跃便是十数丈,随后脚踩山壁,身体近乎垂直的在山壁上奔行,却在将近到顶不远之际,重心一个失稳,止不住的要下跌。

    却见此时,天女凌心随即挥出十丈轻尘,两道白绫迎风而涨,束住山壁顶端,应飞扬借势稳住身子,足下一蹬山壁再度腾跃而起,一举越过山壁。

    越过山壁之后,城中之景一览无余,经过一番战乱之后,本来就缺了生气的鬼城现在更显萧条,街上几无鬼影,便有巡逻的鬼卒,数量也终不多,多数都集中在城的另一端鬼狱那里,协助鬼狱重建去了。

    应飞扬随即跃下城墙,顺着阿离引导的路径到了一处偏僻枯井旁,井口上还镇着一块青石,阿离声音传来:“便是这了,我见他掉在附近,又不便将他救走,便先将他扔在这枯井下了。”

    “丢……井下了……还拿石头镇着……”应飞扬颇为无语,这阿离虽然当了许久厉鬼,但还跟是姑娘家时一般,头脑一根筋,张润宁要是醒来,发现自己在漆黑一片的枯井中,指不定又会生出什么事。

    当下又叹了一声,推开青石向下探脑袋,寻找张润宁的身影,片刻抬起头来,面色疑惑道:“阿离姑娘没记错么?这井下并没有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