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五十九章 再入虎穴 1
    “小女子幽凝,幽冥鬼城新任统领,拜见剑皇!”

    越苍穹笑了声:“哈,阴魍魉死,幽冥鬼城竟换了个魂体不全,藏头掩面的女鬼做主,但出现在本座面前,又意欲何为?”

    幽凝道:“小女子斗胆,想剑皇暂缓脚步,在此稍待片刻!”

    越苍穹眼一冷道:“哦?想要阻挡本座步伐,就凭你两个残缺的女鬼?幽冥鬼城兵马不少,全数叫上,再来阻拦本座吧!”

    幽凝道:“剑皇误会了,小女子并非是要与剑皇为敌,只是剑皇远道是客,小女子作为幽冥鬼城之主,理应一尽地主之仪。”

    “哈,可惜本座无意与鬼类结交,想留本座,联手接得住本座三剑再说!”越苍穹不欲多言,剑指轻举,一道锐利剑芒在指尖现形。

    幽凝见状仍不动声色,淡然道:“早听闻剑皇一代宗师,傲然磊落,从不屑做恃强凌弱之举,如今竟也对两名女子出手,不怕惹人耻笑吗?”

    越苍穹哈哈大笑道:“那许是你们听错了,会因你们是女子而手下留情的那是公子翎才会做得事,但本座剑下皆是一视同仁,反倒是你们,想以女子身份窃取便利,在本座看来才是笑话!少废话,接剑吧!”

    越苍穹欲出手,幽凝却全不做抵抗,俯首道:“且慢,剑皇之剑,小女子确实接不起,不如换个条件如何?”

    “哼!”对手不抵抗,越苍穹亦感无趣,剑指一划将蓄势待敌的剑气倾泻而出,周遭石柱形的丘陵被剑芒腰斩,霎时倾倒一片。“说罢,莫消耗本座耐性!”

    “那小女子献丑了!”幽凝略一行礼,随后手一引,化出一把幽黑纤细的长剑。随后玉足轻移,纤腰一拧,朵朵剑花轻绽开来,伴着飘飞的裙裾,仿若地狱中的一朵幽莲。

    剑皇虽不知她意欲如何,但此时也轻咦一声,凝神看招。

    但见皓腕抖幽剑,剑光映清眸,端得美不胜收,而剑韵却是玄奥深邃,暗合天机,令这蒙面女子更添几分神秘。剑皇还在观察她的路数,却见女子回归原处,款款收剑。

    剑皇周身地面上却留下无数道纵横交错,深浅不一的剑痕。剑虽收,但剑意却埋藏在地下,蓄势将出。

    “剑皇看我方才的剑如何?”幽凝道。

    “暗合天机算学,九宫八卦,精巧深奥之剑,可惜由你使来,与剑意不搭。”越苍穹冷道。

    “剑皇高见,小女子方才使得四招剑法,是一代星相高人袁天罡所创,又经我一名同伴修改,现在这地上剑痕,便是一道剑阵,听闻剑皇通修百家,对数算之道亦颇有研究,不知可欲一解此阵?”

    剑皇冷笑道:“原来是想以此拖住我,袁天罡算学通天彻地,本座自愧不如,所以要用数理算学窥破此阵玄机绝非是一时之功,但本座所修王者剑道,以破解的的剑阵不易,但破坏你的剑阵却不难,所以,你的谋算多余了!”

    越苍穹剑法走得是以力破巧一路,纵然不知剑阵原理,但所向披靡的黄金剑芒碾压之下,欲破剑阵也不过片刻之间,自不愿陪幽凝耍弄这些,一身剑意弥然将出,却听幽凝又道:“这些小女子自然也知晓,所以这道剑阵不光是阵,亦是一道谜题。”

    “哦?”剑皇神色一动。

    “剑皇应也知晓,人间道善于在正道派门中埋下暗桩,春秋剑阙兼蓄百家,在各派中最是龙蛇混杂,所以剑阙之中,自然也有人间道之人,若在过去也倒罢了,但如今,帝凌天复出,恐将再兴战火,不将春秋剑阙的暗桩拔出,便是剑皇,恐也将处处掣肘,而春秋剑阙的暗桩是何人,答案就在这剑阵之中,以数理之法解破剑阵,答案自然分明!不知这样,能否让剑皇驻足?”

    “哈,原来是靠出卖六道恶灭之人留住本座,六道当中,果真毫无情义可言。”越苍穹笑道。

    “阴魍魉是地狱道狱首,却被晏世元杀害,于情于理,地狱道都要报这一箭之仇。”幽凝淡然道。

    “哈哈,情理二字,从你们口中说出倒是更显可笑,罢了,那本座这就一窥袁天罡之剑,有何不凡之处!”剑皇哈哈大笑,大脚迈出,踏入剑痕之中,霎时,无尽剑气迸发喷涌而出!

    &gt;

    “谁在那里?”感应到周遭有人,应飞扬和天女凌心同时出声。

    却听一道女声传来:“应公子,是我。”

    待看清来人,应飞扬略收戒备之意,道:“怎么是你,鬼狱已破,你也已得自由,为何还不远走?”

    “被困在鬼狱时总想着出去,但脱困之后,又不知该往何处,见到应公子飞出城外,便来一寻公子通风报信,报偿解救之恩。”话音尽处,一女鬼缓缓走出,却是阿离。“现在地狱道倾巢而出,皆欲捉拿公子等人,还请公子多加小心。”

    应飞扬皱眉,不悦道:“阴魍魉新死,地狱道之人不忙着争权夺位,紧追我们不放作甚!”

    阿离摇头道:“公子想的简单了,阴魍魉那贼人虽然死了,却又来了一名唤做幽凝的女子,自称是什么九子鬼母的干女儿,现如今压服了众人,掌控了这幽冥鬼城。她所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捉拿你们。”

    “幽凝……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应飞扬思索一番,却也想不起来。

    “应公子,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地狱道之人十人一组,分头找寻,彼此交互共进,公子解决了这一批人,迟早被人察觉,还是换个地方再说。”阿离道。

    “不错,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事要做,这些人为我所杀,自不能让他们暴尸于此……”应飞扬指着散落一地,血肉模糊的尸身道。

    天女凌心闻言,眼露赞许之意,道:“难得应公子有此慈悲之心,愿为他们收埋,便由我来为他们净化超生吧。”

    “净化超生?我的意思明明是要将他们毁尸灭迹……”应飞扬颇感无语,在心中道了一声。却见天女凌心已然双手合十,阖上一双美眸,口诵《往生咒》经文。

    天女凌心清脆嗓音口诵经文,阵阵梵音之下,一股若有若无的莲香从天际飘来,掩盖了刺鼻血腥气,而地上散落尸首燃起纯净、洁白、却不显炽热刺眼的佛火,佛火摇曳之下,死前戾气执念尽消,地狱道之人恶贯满盈的身躯在佛火下燃烧、升华、最终化作无数洁白光点,飘散在空中,往度轮回。

    佛火散去,地面血污不存,竟似什么都没发生过,应飞扬心中赞道:“好个超生净化的《往生咒》,这手段,这效率,当真比毁尸灭迹高不知哪去了!”

    正要开口调侃几句,但见淡淡光点之中,天女凌心面容宁静而又虔诚,便又把玩笑话吞下。

    倒是阿离,听闻天女诵经倒是听得有几分痴了,幽怨的眉宇似也舒展了一些。

    经已诵完,忽而又闻人声,又是一队搜查的鬼修经过,应飞扬和天女凌心即刻躲藏,天女凌心腿脚不便,还靠是应飞扬搀扶着。好在地上的血迹已被抹消,再加上应飞扬和天女凌心屏息凝神,终是没被发现。

    待人走后,应飞扬舒了口气,“这一波接一波的,真是恼人!”随即向阿离问道:“阿离姑娘,我等要想逃出这鬼界,不知有什么可行法子?”阿离生前虽只是个小家碧玉,但死后当了狱鬼,在鬼狱中听了不少机要之事,对鬼界了解,确实没人比得上她。

    阿离答道:“人鬼虽有别,但两界也非完全隔断,最常见的就是七月七,鬼门开,各地都会有鬼门开放。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阴阳相同的地方,只是这些地方都各属机要,我也不清楚,唯一广为人知的便是酆都。”

    “酆都?原来这地方真的能通阴阳?”应飞扬幼时居住在蜀中,离酆都并不遥远,对酆都亦有听闻,知晓在传说中,它是一座白天归人治,晚上属鬼管,人鬼共居的一座城,但过往一直嗤之以鼻,今日经阿离证实才知传说是真。

    阿离点头道:“不错,若闯过酆都便可重返阳界,不过,我也只知酆都大体方位,但却不知究竟该怎么走,而且,地狱道之人也知晓酆都,必会在前往酆都路途上严加搜查,这位姑娘腿脚不便,身子又有伤,想不被察觉,怕是不容易……”

    天女凌心低下头道:“看来是我拖累了应公子,以应公子方才展露的剑法,独自一人或许更容易脱身,就算被发觉了,对手只有一队人的话,料想也难不住应公子,公子若遇危险,就将我丢下吧。”

    应飞扬笑着摇头道:“方才那剑法我也是稀里糊涂不知怎么甩弄出来的,但现在肯定是施展不出了,还是得仰赖天女恢复功力助我脱出,到时天女别丢下我变好!”

    天女凌心面色黯然道:“这……让应公子失望了,我佛门功力与鬼界阴气相冲,功力不但没有恢复,反而渐渐消耗,脚上的伤几次运功疗愈也不见恢复,怕是终成拖累。”

    她这一语,倒是提醒了应飞扬,应飞扬记得自己被晏世元狠踢一脚,感觉断了几根肋骨,但醒来时却觉胸口只是酸痛,却无大碍,而功力也未见衰竭,心中猛然一凛:“莫不是帝凌天教我的那份疗伤功诀又起了作用?不然怎么这么快恢复?是了,我方才杀人时那种只存一念,浑然忘情的状态,与先前大闹鬼狱时也颇为相似,这功法当真邪门,一旦疗伤,便会变得冷彻无情,这次险些伤了天女,若下次害了其他人性命,又该如何?出了鬼界之后,还需想办法弄清楚,当务之急,还是先想个法子!”

    “应公子,你在想什么?”天女凌心见应飞扬面色变了几变,越变越难看,只当他真在考虑舍弃自己,虽是由她先提出,此时心中却仍莫名一叹。

    却见应飞扬突得双掌一击,振奋道:“有了,我想到一个地方,既能躲避鬼修搜查,也能寻得替天女疗伤的药物,甚至前往酆都的地图也有可能存在!”

    天女凌心一疑,“应公子所指的是何处?”

    却见应飞扬手一指幽冥鬼城,道:“还有何处,不就是阴魍魉的皇宫吗,这老鬼这次害我们不清,走,咱们这便回去抄了他家底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