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五十七章 无情屠戮
    幽冥鬼城外,是一片常年受阴风侵蚀而成的风蚀土丘,土丘矮小却陡峭,如一颗颗交错的犬牙,阴风从山丘中穿过,刮擦这岩壁带出阵阵鬼啸般的凄厉风哨,令人不寒而栗。︾樂︾文︾小︾说|

    天女凌心悠悠醒转之后,茫然的打量了下四周,才将散乱的记忆收整起来,只记得她为救助被散乱的阴阳气流卷走的人,竭力以十丈轻尘将他们送出鬼界,但最后自己却不得而出,反被狂飙的气流甩出了鬼城,遗留在了此处。

    天女凌心记得还有三人未被自己救出,随她一同坠落下来,心中担心,便欲起身去寻其他人,方一起身,便突觉得膝盖一阵钻心的疼,令她不由自主的再度坐倒于地。

    天女凌心咬咬唇,确认四周没人,便将纱裙轻轻卷起,露出半截白皙紧致的小腿,却见膝盖处乌青淤紫一大片,看着触目惊心,竟是方才摔落时撞上突起的山崖,摔碎了膝盖骨。

    天女凌心翻翻身上,却见自己所带的药物已在助道门之人驱毒疗伤时全数用尽,不由轻叹一声,想要运转佛门真气疗伤,但似乎受外界环境影响,本来三教中疗愈效果最好的佛门真气在鬼界却难以发挥全力,膝盖伤势回复的极其缓慢,只得先靠点穴镇痛,撕下一片裙裾裹住伤口。

    却在此时,听到沙沙脚步声由远及近,又有说话声传来。

    “咱们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本以为这一仗打得扬眉吐气,能跟陛下去阳界威风一下呢,没想到陛下兴冲冲的要一统六道,却被晏世元那狗东西做掉。”

    “还什么陛下,叫他阴狱首便好,这鬼城现如今换了天,你称他为陛下,若被十小姐和桑狱首听到了,肯定没你的好。”

    “我说那十小姐是什么来历,你们可曾听过?”

    “嗨,你起那探究心思作甚,管她什么来历,你只需知晓她现在是鬼城之主,咱们还是将逃走的人带回,在新主子面前立个功、显显脸要紧……”

    虽不知十小姐是谁,但可推测来人定是幽冥鬼城之人,而她亦是鬼城擒捉的目标。天女凌心心头一凛,此时又闻一声惊呼:“咦,那边似乎有人影,咱们快去看看!”

    天女凌心只道自己被发现,连忙一瘸一拐的起身,躲在一片石壁后隐匿行迹,暗运真气,准备着趁敌人接近再反戈一击,却感觉自己真气消耗太多,所余下的不足三成。

    正此时,脚步声停下,人声又至:“嗯?果然有个人,还活着,奶奶的,怎么没摔死他。”

    “别说废话了,把他背回去吧,好歹是个功劳!”

    “嗯?原来他们说得不是我?”天女凌心明了过来,挪动着身子从岩壁之后悄悄看去,却见不远处,一名少年平躺在地昏迷不醒,几个奇形怪状的地狱道鬼修正围着他议论。

    “屁功劳,这次寻人主要是寻回张润宁那大胡子天师,这小子显然不是,还得跟大爷似得让咱们背,真是麻烦……”

    “嗨,有什么麻烦,不是说其余人生死无论吗,咱把他头带上,再去寻其他人,虽然不见得有功,但至少不是空手而回,责罚也责罚不到咱们。”一个手持丧门剑的鬼修道。

    “好主意,那就秦老鬼你来吧!”

    “好勒,那我便不客气了!”那拿丧门剑的秦老鬼俨然这一伙人的小头领,此时正欲动手,忽然眼前一白,一个白花花蟒蛇般的东西砸在了秦老鬼脸上,秦老鬼鼻梁登时碎裂,被打飞数丈,而白绫再一裹,将应飞扬缠了过来,带到天女凌心身边。。

    “谁?谁打我!”秦老鬼捂着鼻子瓮声瓮气道。

    “那边,那边还有人!”一鬼修指到,却见攻击秦老鬼的是一条白绫,白绫另一端天女凌心缓缓走出。

    “原来还有一个嫩雏儿,这是来救姘头的么?”几人看着纤细娇弱的天女凌心,不怀好意笑道。

    天女全然无视他们风言风语,淡然道:“诸位,阴魍魉作恶多端,已遭因果报偿,前车之鉴犹在眼前,你们又何苦多造杀业,不如在此放下屠刀。”

    “嘿,竟然还是个傻妞,这是要度化我们?”

    “嘿嘿,要度化我们可不能光靠说,好歹学学观音布施肉身!”一鬼修带着****的目光看着天女凌心道。

    “秦老鬼,要不要叫人?”

    另一人忙打断道:“你傻啊,多叫一个人来,一会你就少玩一次,记功劳时也多一个分,咱们一组十人,还拿不下个小女娃子?大伙上!”

    说着,几人先舍弃应飞扬,一窝蜂冲向天女凌心。

    “无药可救!”天女凌心摇摇头,随即手上白绫一抖,分化出数道分攻数人,道道白绫如蛇狂舞,眼花缭乱,冲得在前的几人登时只感觉看上去轻飘飘的白绫,却厚重如山垮岳崩,倾轧而来。几人接招间难敌,竟是难敌柔中带刚的劲力,止不住被击退。

    “点子扎手,别愣住了,一起上啊!”几个鬼修叫嚷道。

    “嘿,连个小娘都收拾不了,真是没用。”余人嘻嘻哈哈上前,但方一交手,就同感压力,天女凌心身不动,白绫却如活物一般,见风就涨,迅捷无匹,天女虽是陷入围攻,但蔓延无际的白绫叠裹出一层又一层,看起来反倒像她一人围攻地狱道多人,飞、缠、抽、裹数法并用白绫中竟是暗藏一路高明鞭法。

    “怎么可能?这小女娃难道是看着年轻,其实是桑魅那样的老妖怪,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根基?”秦老鬼思索一番,惊觉道:“这法器是十丈轻尘?我知道了,你一定就是现任天女!”

    其余人亦恍然大悟:“原来是天女,拿下她,让佛门脸面丢尽,咱们功劳就大了!”

    “这……咱们几个拿得下吗?”

    “别怂了,这小娘儿身上有伤,腿脚不便,可耗不过咱们!大家慢慢跟她缠!”

    鬼修闻言,随即收敛攻势,以灵活诡谲的身法缠斗为主,不时放出些阴招滋扰,一击不中便及时而退,天女凌心虽守得绵密,但本身真气恢复不足三成,如今以一敌十,损耗更是十分巨大。

    “不成,继续下去对我不利,况且要再惊动他人的话,今天便真的难逃了。”天女凌心想及此处,决定速战速决,却是假意虚晃身形,呕出口血。

    “嘿,果然受伤了!”那秦老鬼得意一笑,双手持着丧门剑奋力一劈,一道阴惨惨的剑气随之呼啸而出,十丈轻尘被剑气一绞,片片白绫如白蝶分散。绵密丝网露出一道豁口。

    其余鬼修见状大喜,趁机向前,欲分出胜负,却是反中陷阱。

    但见天女凌心朱唇轻启,“佛网,缚魂!”

    霎时四面八方的白绫收拢而来,层层裹覆,众鬼修此时才知身中陷阱,但仍晚了一步,身形被一层层一道道的白绫淹没,最后竟是个个被缠成粽子,连人带魂魄都是动弹不得。

    天女凌心吐出一口气,这下身子却是真的一晃,只,一身清圣佛气与周遭鬼气格格不入,致使真气恢复速度较往日缓慢许多,才会释放强招之后,一时真气不济。

    平复翻涌气海后,正欲将这几人神魂封印,却突觉背后一阵阴风袭来,令天女凌心颈上寒毛竖起。

    近在咫尺的攻击,天女凌心无暇细思,以白绫为剑,反手一击达摩神剑,“佛光初现”之招沛然而出,虽因聚力不足,达摩神剑难尽全威,但雄沉佛力依然是威势万钧。

    天女凌心不欲隐忍瞩目,所以耀眼佛光尽被缩成一线,宛若一道金虹尽催邪氛,对找之人闷哼一声,已然受创,但身形却是不退反进向前掠去,天女惊呼一声不妙,却见应飞扬已被那人夺走。

    看清那人面貌,却又是一个秦老鬼,秦老鬼拎着应飞扬脖子得意道:“小女娃心眼倒是不少,还好我技高一筹,赶在中招之前将神魂脱出肉身,被你缚住的只是一具空壳。”

    “阁下算计用在邪路,倒是可惜!”天女凌心道。

    “少废话,不想这小子死,就先丢了那绫带,将我同伙放了!”秦老鬼恶狠狠道。

    天女凌心无奈,道了声:“收!”霎时层层叠叠的白绫如潮水退去收归成一束,其余地狱道鬼修得以解放,而天女凌心毫不迟疑的将白绫丢在地上,道:“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哪有这么轻易,你这一击够狠,我总得还回来。”秦老鬼随即出掌,一道鬼气结成的手印飞击而出,击在天女凌心身上,天女凌心不闪不避,硬接此掌。登时连退数步,仰天呕红。

    娇俏的小脸苍白的几无血色,却挺直身子轻抹嘴唇道:“如今仇怨两消,谁也不欠谁,是否可以放人,你我各走一边?”

    秦老鬼如看怪物一般道:“嘿?这天女果然是读佛经读傻了,什么恩怨两消,你现在无力反抗,我自是先杀这小子,再擒下你慢慢让你度化了!”

    随即丧门剑高举,直直劈落,欲一举杀死应飞扬,却见应飞扬眼睛突得一睁,目光却是空灵冷彻,毫无情感。剑已临至应飞扬额头,却被应飞扬托住剑柄,寸进不得。而应飞扬反手一搅,拧动秦老鬼腕子,秦老鬼惨嚎一声,丧门剑已被劈手夺过,而惨嚎声放起,应飞扬以利落一剑,将剩余的声音永远封在喉咙中。

    一招之内,夺剑杀人,竟是利落的不带一丝疑虑。而应飞扬已持剑,向第二个人走去。

    “秦老鬼?”众鬼修这才惊醒,却见应飞扬已一剑斩向第二人,第二人心神慌乱,举刀欲迎,应飞扬却一收剑,身形如鬼似魅的斜掠一步,转至那人身后,反手一剑,丧门剑穿胸破腹而过,那人也是悍勇,抓住丧门剑剑刃不让应飞扬拔出,嘶声道:“愣什么……帮我报仇啊!”。

    第三人反应过来,趁应飞扬剑仍插在别人身上,连忙急攻而来,却见应飞扬手一招,不远处星纪剑飞入掌心,快剑连环,尽封来人招式,同时丧门剑剑柄一拧,剑气四溢而出,将身后之人炸成片片肉屑,而应飞扬再以丧门剑反手横斩,第三人头颅飞旋而出,颈血冲天如喷泉一般。

    血雨飘洒,如片片飞樱,应飞扬不急不缓,一手星纪剑,一手丧门大剑,踏步奏杀。

    不言、不语、无声、无息,连杀三人的他,眼眸依然空灵的没有一丝情感波动,仿佛只是最熟练的厨子屠戮鸡鱼一般,却勾起人彻骨寒意,众鬼修手上皆沾过无数血腥,但却从未见过这般只为杀而杀的。

    “这小子邪门,大家齐上!”似是为了壮胆气,剩余七人蜂拥而上,应飞扬却是无畏无惧,轻盈的星纪剑走得厚重沉雄,纵横开阔,巨大的丧门剑却是灵动自如,迅捷如飞。虽是七人合攻一人,但在应飞扬步法流转之下,能直接攻击到他的人永远只有一个。

    却见应飞扬足下一晃,逼到两人中间,双手左右开弓各出一剑,转眼又杀两人,随后起脚一踹,将右侧尸体踢出,砸向右侧掩来而来的人。

    身子则皆着一脚之力向左侧飞去,星纪剑一往无前,直从左侧尸体上开出一个血洞,而应飞扬连人带剑从血洞钻出。再攻下一人。

    那人肝胆俱裂,却是越加凶悍,双手化作巨大鬼爪,虽只是一击江湖人都会使用的双风贯耳,但这一击若吃实了,应飞扬整个脑袋都要被拍扁。

    但这一击却永远拍不到他了,因为离应飞扬双耳还有数寸距离,他的双手就已从肩上飞出,打着旋上空。而失去战力的他随即被应飞扬轻轻一剑刺破心脏。钉死在背后的岩石之上。

    &gt;

    麻痹,全勤飞了,电脑上的时间竟慢了几分钟,20号00:00分才发出这章。。就tm几秒的事啊,全勤就没了!!!怒了,瞬间没动力了,明天再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