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五十四章 另立新主
    。”

    慕紫轩面上一疑,道:“哦?是什么事?”

    纪凤鸣反问道:“听说你为护阵势,与从阴界出来的一人对上了一掌,感想如何?”

    慕紫轩收敛神色,凝重道:“那人功力之高是我生平罕见,绝非无名之辈,而且掌劲特殊,我与他交掌之时,只感自身真气受到异力侵袭,感觉就像被污染一般,我原本以为是中了毒掌,所以才不许别人靠近独自疗伤,但却发现并非中毒。他的功体、身形与当世顶尖高手都对应不上,唯一相似的,却是一个早已死去的人物……”

    “帝凌天!”纪凤鸣接续道。

    “没错。”慕紫轩点了点头,随后猛然一睁眼,惊道:“难道真是他?”

    “是否真的是帝凌天,我不敢保证。不过,看这一地叶落草枯的衰亡之气,他所使得确实是天人五衰功无误。”纪凤鸣又将阴界之事复述一遍。

    慕紫轩听罢,不禁眉头大皱:“六道恶灭当真百足之蛇死而不僵,若他真是帝凌天,天下又将乱矣,此事必须告知你师尊知晓,让他有所防备,以免帝凌天报复,偷袭暗害于他。”

    “哈,你当我师尊是谁啊?”纪凤鸣面带憧憬和骄傲道,“出了昆仑山,当世或许还有几个人,几个妖能与我师尊互争长短,但昆仑境内,天时地利人和皆在师尊一手掌握,立身昆仑,我师尊就是当之无愧的并世无双!帝凌天若来,不过是再多死一次!”

    “你有此信心最好,不过通报还是少不了,另外还需去帝凌天埋骨处检查一番。”

    “这不劳你提醒,倒是你这里,虽不知你怎么当上了司天台之主,不过阴魍魉死,恐怕地狱道鬼众失了约束,又要开始滋扰阳界,这点就劳你这司天台之主费心了!”纪凤鸣也正色道。

    不知不觉,天际已泛鱼肚白,淡淡金辉从竹叶间渗入,正是朝阳将出,驱散这漫长一夜。

    纪凤鸣看了看天色,道:“久别重逢,可惜诸事缠身,不能让你这东道主请我在洛阳楼吃酒,道贺你升官发财,实在可惜。”

    慕紫轩笑道:“在江湖上,若是说下次请你吃酒,那就多半是没下次了,未免给你带来晦气,所以我可明确回答你,要我请客,没门!”

    纪凤鸣冷嗤道:“抠门样,难怪幽凝妹子瞧不上你,对了,自咱们三分道扬镳后,你有没有再见过幽凝?也不知她这些年过得咋样?”

    慕紫轩笑容一僵,却不露行迹的摇头道:“未曾见过,八成是被我婉拒后伤心欲绝,躲起来不敢见人了。”

    纪凤鸣洒脱笑了笑:“罢,萍水相逢总是缘,缘未尽,就有再会之时,日后咱们三若能再凑一桌,看在幽凝妹子面上,我倒可以请你再饮一碗绿蚁酒。”随后摆了摆手,到了个别,向早在竹林外等候的左飞樱走去。

    “放心,会有这一天的……”慕紫轩望着纪凤鸣远去身影悠悠道,面上是难得一见的真诚笑意,暖暖的初阳映在他身上,拖出的长长影子。

    竹影摇曳,却都在畏惧般的远离慕紫轩的影子,好似那幽黑深沉的影子连通地狱鬼界一般。

    &gt;

    鬼狱之中,尽是断壁残垣,昔日壮阔森严的鬼狱就如阴魍魉的野心一般,一夕之内不复存在,只留一地狼藉。

    鬼修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是在包扎伤势,或是在叹息。这些鬼修多年呆在鬼城未曾见过几遭天日,本以为随着阴魍魉一统六道,便可再入人间,见识久违的花花世界,好好扬眉吐气,哪知一番期许也随着阴魍魉的死而落空。

    更窝囊的是,己方明明一堆人,却眼睁睁的看着道门之人在他们眼前撤离,甚至断后的越苍穹也在太极门封闭后扬长而去,全场从头到尾都无一人敢将他拦下……

    此时,一尖利声音响起:“诸位同修,且听我一言。”这声音好似猫在抓门一般刺耳难听,但却轻轻楚楚传到每个人耳中,显示出说话者不俗修为。

    众鬼修看向发生那人,便见那人头戴官帽,面敷白#粉,像极了戏曲中的弄臣,“原来是炼狱使?不知您有何高见?”这炼狱使与擅长刑虐折磨的炼魂使并称双使,都是跟了阴魍魉百年的老人,地狱道中都有威望,与专注刑囚而忽视修炼的炼魂使不同,炼狱使一身修为不俗,在加上资历老,在地狱道一脉说话颇有分量。

    炼狱使清清嗓子,声情并茂道:“诸位,陛下壮志未酬便已驾崩,我等皆是如失顶天柱,定海针,哀伤之情难以复加,但陛下虽去,鬼城却没有亡,地狱道也还在,有道是群龙无首则寸步难行,今次失了陛下领导,才在佛道联手下吃了亏,,若是佛道再聚合更多人手攻打而来,我等该如何抵御,所以……”

    话音未落,便听一声响亮声音打断,“炼狱老鬼,你少在拐弯抹角的放酸屁了,说来说去,不就是想接替这陛下之位吗?可惜你也不掂量下自己那身老骨头,你那几斤几两,做得起陛下的王位么?”发声者身形高大魁梧,面貌狰狞,虽是人身,却被恶鬼更显凶悍,名唤作阴九泉,是阴魍魉的同族亲人,阴魍魉对他颇为器重,曾亲自传授过他功法,论修为可能还在炼狱使之上。

    炼狱使眼一眯,阴森森道:“哦,是阴贤侄儿?听你的话意,你是觉得你块头大,斤两足,做得起这位置了?”

    阴九泉一挺脖子,直言道:“不错,我也不瞎矫饰,我是陛下血亲,又由陛下亲自指点过修行,算是他的徒弟。如今陛下死了,按血缘,按传承,都改由我继承他的位子。”

    “九泉大哥说得好!”

    “我支持九泉大哥继任!”

    阴九泉话音方落,已有不少人年轻一代的随之应和,显然这阴九泉不像外表一般全然是莽货,便是往日拉拢了不少人,算准了有人会支持才敢出声。

    炼狱使冷笑道:“你当这是太子继承皇位啊,咱们陛下称是鬼王,但可不像人间帝王那般讲究传承血缘,地狱道中立得住脚的,终究还是实力!”

    阴九泉一边眼露战意的看着炼狱使,一边活动着腕子道:“是我方才话还没说全,再补充一句,按实力,我照样坐得陛下的位置!”显然是自忖要靠武力决胜。

    此时,又一鬼修不屑插口道:“你们两个要打便打,但莫忘了还有桑魅桑狱首在,论地位,她曾与陛下同为四大狱首,平起平坐。论实力,你们两个加一起也不是她的对手,如今陛下不过派她出个任务,回来之后若是见鬼城易了主,难道你还会指望她向你们这两货卑躬屈膝?”此话一出,亦有不少人符合。

    阴九泉面色微微一变,炼狱使却摇头道:“所以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糊涂啊,桑魅给了你们什么好,让你们这么替她说话?你们也知道他曾与陛下平起平坐,那我问你,换你们,改对过往平起平坐之人称主,你们心里别不别扭难不难受?更何况,她名义上是投靠陛下,但实际上是被鬼城坏了她计划而屈服!”

    “自帝凌天战败后,她便改容换貌,窃取佛门之人的皮囊,并鼓动佛门之人侵占青城山常道观,处心积虑多年为的什么?还不就是想靠天师道的宝物东山再起?但陛下却与她想到一起了,所以不但她的计划给陛下做了嫁衣,更被逼俯首称臣,心中对我们早有怨恨。如今帝凌天再出,咱们若奉了桑狱首为主,她定然会带我们投靠帝凌天示好,但你们想想,我们这一脉虽名义上归天道统辖,但这百余年断绝来往,咱们只认陛下,不认天道主,三十前的那场战斗咱们都没参与,帝凌天曾经的身亡,与我们的袖手旁观不无关系,再加上帝凌天心腹——人间道道主晏世元亲手杀了陛下,也定会担心我们报复,若是到了帝凌天手下,那还不是要成送命填坑的炮灰?”

    众鬼修经他这么一说,无不毛骨悚然,面色大变,炼狱使很满意他们的反应,又道:“所以说,论亲疏,桑魅与我们根本不属一脉,日后根本不会照拂我们。论能力,昔日同为狱首,但百年之后,陛下创立下鬼城基业,她却落得孤家寡人,可见其无能。这幽冥鬼城之主的位置,谁都做得,唯独她做不得?甚至,她若回来,我们还要想法将她除去,免得日后报复!”

    炼狱使侃侃而谈,又看了看众人反应,却发现众人皆是一副出神模样,连自己的几个心腹也没随着应和,正觉不快,此时,突然听闻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好似贴着他的耳朵在说。

    “不错,桑魅确实做不得地狱道道主的位置!”

    ps:这章感觉没写出味来……自己标注下留以后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