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五十二章 人鬼殊途 2
    剑气留痕,一线生死。?<[&lt;?〔<=""?&gt;

    越苍穹划地为界,惊慑地狱道众人,地狱道人数虽众,但因失了领一时不知如何应对。竟眼睁睁的看着纪凤鸣一飞冲天,想再攻击也已经来不及。

    纪凤鸣度极快,又不用携带着他人飞行,所以转眼间已赶上已赶上先头离开之人,却在接近盘古开天阵开出的阴阳太极门时。忽觉太极门周遭气流扰动,阴阳双气疯狂旋转,在空中酝酿出了一道气流风暴,已呈现不稳之相。

    纪凤鸣随即面色一变:“众人加快,盘古开天阵要撑不住了!”说罢身形再提,但却觉真气一空,再也榨不出余力。

    随后阴阳双气爆旋,怒风狂卷,不少人加猛冲,及时冲入太极门。但仍有不少去势受阻,抵挡不住肆虐风势,被飓风卷着在空中打旋,惨呼连连,却是皆被狂啸风声遮掩。

    纪凤鸣将近气空,也是一口真气没提上来被卷入风中,如落叶一般身不由己随风飘飞,被卷得头晕目眩,苦不堪言。突得身子一轻,却是被飓风甩出,掷向了远方。

    上下无依之际,却突然一道白绫卷来,缠住他的脚腕将几乎被甩飞的纪凤鸣拉住,纪凤鸣强忍胃涛翻涌睁大眼睛,却见正是天女凌心出手相助。

    天女一人催动“十丈轻尘”,“十丈轻尘”如向四周散开,如在半空盛开了一朵迎风招展的水仙花,竟是以一己之力,将十数个被甩飞的人悉数拉住。

    随后天女凌心素腕一抖,十丈轻尘向一条条白蛇般灵活,将被束住的人依次向太极门甩去。

    纪凤鸣也在其列,心中念了声“多谢”,已被甩至太极门前。

    此时,突然见天女凌心身形一晃,轻呼一声,一股乱流当面打来,清丽脱俗身影被卷入肆虐气流之中。

    救人者,却是反受波及,难以自救,天女连甩出十人,气力一时不济难以凌空稳住身形,而阴阳气旋更加躁乱,卷着天女凌心转了几圈后,巨大离心力之下,天女凌心被远远甩出,直接甩出幽冥鬼城!而她白绫的尾端好似还束着几个没来得及送出的人,也被一并甩出去。

    “不妙!”纪凤鸣呼了一声,想要有所行动,但身子已经没入门中,而与此同时,太极门猛然闭合,阴阳双鱼旋转着缩小,最终消失无形。

    盘古开天阵消散,鬼城天空恢复平静,就像什么没生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洛阳南侧十里,一不知名的树林,一名相貌平凡的断臂中年男子盘膝而坐,打坐疗伤,男子非但断臂,腹部也被受了创,衣襟血淋淋的染红一片,甚是可怖。虽现在已止住了血,但面色仍是苍白,豆大汗滴从额上滑落。

    而身遭,另有一名头戴银色面具的白衣男子负手而立,为他护法。这二人正是从鬼界脱出的帝凌天和晏世元。

    气运周天,晏世元头上冒出汩汩白烟,已至紧要关头,随后,双目一睁,口中啸动,一股锐利剑气从腹部创口被逼出,剑气所向,直将前头一排树木都洞穿了碗口粗的孔洞。

    剑气逼出,晏世元才吐出一口浊气,帝凌天问道:“晏道主,伤势可还有大碍?”

    晏世元道:“已经无妨,劳主上费心,只是属下带来的道众,竟然尽数折损在这一役,实在可惜。”说罢,不禁叹了口气。

    帝凌天道:“此事吾也有责,本意率你们突围,却没想到阳界护阵之人竟也有高手,竟是险些再遭围困。”

    晏世元忙道:“主上何必自责,今日若非主上,早在鬼界时,我等就亡于越苍穹剑下了。而主上也终是扰乱了盘古开天阵的运行,纪凤鸣等人见到通道将闭,未免退路断绝,必会退兵,也是解了鬼城之危,属下总算言而有信,没有辜负对阴魍魉的承诺,哈哈。”说着,晏世元又是笑了两声,也不顾扯动伤口。

    “说起来,方才护阵之人中有两个人异常抢眼,那个紫衣青年竟能接一掌而不受伤,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深修为,而另一小和尚年岁更轻,修为也差了些许,但目光沉着,指挥若定,佛门老僧竟也受他差遣,险些真将吾困住,这二人究竟是谁?”

    “那紫衣青年名唤慕紫轩,年纪虽轻,但已是司天台之主,也是近些时日才声名大起,一鸣惊人,所以属下也未探出他的底细。至于那那名小和尚,他是佛门圣佛尊的关门弟子释初心,年岁虽小,辈分却极高,童稚之龄时就有小神僧的称号,日后前途亦是不可限量。”

    “再加上纪凤鸣,天女凌心,还有断你臂膀的应飞扬,嗯...佛道后辈中竟然出来这么多凡人物,晏道主,人间道中,可有能比肩他们的年轻人?”

    晏世元苦笑摇摇头,“怕是没有……”

    随后又摸着右肩断臂伤口,小心问道:“那,主上,你让我带走那个应飞扬,可是起了惜才之心?还是另有目的?”

    “我只是见他魂体特殊,似乎受过天启,所以便做了个实验,试试他能否与我一道修炼天人五衰功……”

    帝凌天话未说完,晏世元就失态惊呼道:“主上说他受过天启?怎有可能?忉利天被毁,净天祭坛不存,他是如何受过天启的?”

    帝凌天摇头道:“吾也搞不清楚,所以才会一试,但结果却让吾更加难以理解,他分明能吸纳贪嗔痴慢疑五毒之气,本该能成就尽五毒,断七情的天人状态,但在最后关头却灵魂挣脱出体,未能继续下去,这等情况,却是典籍上从未记载过得。”

    晏世元双目一沉,痛惜道:“总是值得再做探究的方向,若是他魂灵真受过天启,弄清这天启之力来源,或许将是六道恶灭复兴的契机!可惜属下无能,没能将他带走,还望主上恕罪!”说罢,晏世元已跪倒在地。

    “晏道主请起,本座今日能恢复过往修为,可是多亏晏道主背后操持。”帝凌天一拂袖,晏世元身下自生一股托力,已不自觉的起了身。

    晏世元修为不低,虽没存心抵御,但如此毫无反应间,就被气劲托起,依旧是大为惊叹,道:“天人五衰功当真不愧是六道恶灭第一神功,十五年前主上找上我时,仍是身子**溃烂,功力尽失的模样,若非主上道出属下过往身份,属下根本不敢与主上相认,听闻主上要我协助您起死回生,恢复功力的方法时,属下也依旧将信将疑,直到今日功成,才知一切都在主上掌握中!”

    帝凌天一叹道:“哪来的什么尽在掌握,全是运气罢了,只能说吾命不该绝。昔年吾被卫无双所败,本是心脏碎毁,脑骨崩碎的必死伤势,但他们不知,天人五衰功功法异于寻常,借助清浊之气转换可搬弄生死,吾将临死的浊气转做清气,吊住了些残魂,瞒过了正道众人之眼,也亏得卫无双自负一代宗师,没有做些戮尸之举,反而将吾埋葬,他要一把火把吾火化,那吾早成飞灰了。在坟中我毫无意识,一睡就是十年,全靠本能的运转天人五衰功,吸纳坟地死浊衰亡之气疗愈伤势,但坟地死浊之气仍是不足,足足花了十年,我才回复意识,坦白说,那时候回复意识可真不是一件美事,我能清楚的感觉老鼠啃咬掉了我还不容易新长出的眼球,感觉到蛆虫在我的脑浆里蠕动,苍蝇在我的内脏里产卵,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所谓人间地狱莫过如此,又花了五年时间,才终于积攒够了能破棺的力量,所以力量一足,我就不管不顾的出了棺找你,那时的吾脏污的连最肮脏都乞丐都不如,一身修为又皆不存,若没你相助,吾恐怕已经寻个能稳妥让我死透的方法自尽了,幸好,世元你没有让吾失望。”想到悲惨往事,帝凌天又不禁摇摇头,对晏世元的称谓也从晏道主变成更亲切的直呼其名。

    晏世元忙躬身,目露虔诚狂热道:“主上这是哪里话,属下本一贫苦书生,为求长生仙法舍弃一切,甚至不惜抛妻弃子,舍弃一切拜入恒山白鹤观,本以为能学有所成,却不想白鹤观尽是嫉贤妒能之辈,属下入门七年,只被传授了最基础的呼吸法门,无人教授更高深的术法,是主上慧眼识人,给了属下新的名姓,新的身份,引属下入了人间道并倾力栽培,甚至助属下坐上了人间道道主之位,自属下操控白鹤观那帮伪善的道人自相残杀殆尽后,过往一切便都不存,属下从那时起就只是晏世元,助主上涤荡浊世,覆始归元的晏世元!”

    帝凌天有道:“唉,也亏得你还能认出那时的吾,又设法为我布计,更假意与阴魍魉合作,借阴魍魉之力修建鬼狱,聚引鬼界八方污浊鬼煞之气,表面上是替阴魍魉稳固风水,以鬼煞之气培育鬼兵,实则是为了让吾回复提供源源不断的浊气,又是花十三年,吾渐渐回复修为,只差最后一关,以修道之人的贪嗔痴慢疑五毒之血浸身,吸取人间五毒,以证天人五衰。这样才能由浊转清,由秽生净,使得天人五衰功再度功成,亦是你为我准备,擒获一干道门之人,通过玩弄人心的手段让我得了这五毒之血,一举功成,再现尘寰。”

    晏世元却仍带有遗憾,恨恨道:“可惜阴魍魉不堪大用,傲慢自大,不听劝告,使得纪凤鸣出来扰局,第五场游戏没能进行下去,只得杀了阴魍魉,抽尽他的血补足最后欠缺的‘傲慢之血’,也因此,众目睽睽之下杀了阴魍魉,让我们无法按原计划暗中控制阴魍魉,接管地狱道道众为己用,否则,今日道门来犯,不光不必逃走,还可以以道门鲜血为礼,恭贺主上新生!”

    “世元也不必苛求完美,阴魍魉统辖的地狱道一脉经百年隔世,对天道的臣属关系早已荡然无存,甚至不曾认同过我这天道主,阴魍魉死,要想将地狱道纳入麾下非是一朝一夕可成,吾等还是换个先方向着手吧。”

    晏世元一疑:“不知主上欲从哪一道着手?”

    帝凌天眸光一闪,道:“畜生道擅长换筋替骨,移肢易脉之法,你断一臂,修为大减,咱们便往畜生道走一遭,替你换只好手吧!”

    晏世元闻言,先是眼一亮,随后苦笑道:“畜生道那帮畜生的品味属下实在欣赏不来,到时还请主上帮属下注意,一只普通的人臂我就心满意足了,千万别给我安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帝凌天笑道:“哈,吾倒是挺中意他们珍藏的那只九趾神龙手,本想与你讨来装上呢,看来要作罢了,你若伤势若疗养够了,咱们就出吧!”

    晏世元起身,忽又道:“对了,主上似与越苍穹商谈了什么,可是与他做了交易?”

    帝凌天道:“本想与他合作,互相施压,在正道压力下,吾可更简单的重整六道,他也可以借助六道恶灭笼络人心,卖弄恩情,一统正道,实现以王道证剑道的心愿,甚至还能相互应和,将圣佛尊,卫无双等人铲除。”

    晏世元赞道:“互为敌手,联手操势,主上好计策,此事大有可为,不知越苍穹如何回应!”

    “他用万剑齐做回应。”

    “这……竟是无功而返?这越苍穹真沉得住气,剑道即心境,属下就不信,使出那种恢宏霸道剑法的人,会是毫无野心之辈!”晏世元狠声道。

    帝凌天悠悠道:“也不能说全然无功,剑皇之道,本就非是我靠言语可以左右,而能动摇他的人,也绝不是吾,吾想做的,本就只是在他心里投下一粒火种,然后静待大火被点罢了!”

    晏世元疑惑道:“主上所言,能动摇他的人是谁?”

    帝凌天远看远处高峰,高峰耸立,笔直如剑,“剑神宇文锋和剑冠顾剑声许下二十年剑约,如今离约战之日只余两年,当世顶尖剑者生死一战,不论最终胜负如何,这璀璨一战,都将点燃越苍穹心中之火,并由他的黄金剑芒,延烧天下!”

    风吹叶动,树影婆娑,帝凌天双目灼灼,仿佛燃起无尽光明火,焚烧浊世!

    ps:这两天天热,家里电压依旧不稳,都是手机码的字,累的要死也不想改了,结果回头一看现昨天好多错别字(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