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五十一章 人鬼殊途 1
    噌噌噌!”万千长剑拔地而起,宛若万军列阵,带着所向披靡的气势剑射向前,剑风之下,连头顶浓重黑云也如潮开浪裂般分出笔直一线,直指帝凌天。

    “比起天道主长久之策,本座只爱取眼前之利,在此杀你,才是本座王道的起始!”

    拉拢的话语,换得万剑齐发为回应,帝凌天叹道:“看来是谈崩了。”随即足下一点,跃身而起。

    “轰!”汹涌剑流撞上帝凌天足下白玉雕像,伴随地动山摇一声巨响,雕像轰然崩毁,大块大块的玉石崩飞而出,未及落下,又被后续剑流绞成细小玉屑,晶润玉屑随风飘洒,伴随被剑气撕碎的花雨,更显美不胜收。

    “既然谈崩,吾便先告辞了,不过剑皇,吾仍是期待与你合作的那一天!”帝凌天足踩一块溅起的玉石,凌空一点,身形转作后退,背后荡漾空间荡漾起一阵波纹,帝凌天身形没入波纹中消失,已从天隐剑界脱出。

    “哼!”越苍穹一声怒哼,天地共震,整个剑界难承剑皇的剑意现出蛛网般的裂痕,下一瞬,空间碎裂,整个天隐剑界被破!

    脱出同时,越苍穹已觉得掌风临头,正是帝凌天掌劲袭来,越苍穹不闪不避,剑指直迎而上,指掌相交,各逞威能。越苍穹再催剑气,磅礴真气摧城破关,帝凌天则是一把抓住应飞扬,借力化退,从已接近崩毁的鬼首中跃飞而出,朗声道:“不劳剑皇相送!晏道主,我们走!”

    底下的正邪厮杀,地狱道因盟友人间道道主晏世元突然击杀阴魍魉,正是群龙无首,方寸大乱之际,鬼军失了指挥,只待在原地能自卫,其他鬼修也是同样,反被人数少于他们的正道派门压制住,一时也无人顾忌晏世元。

    帝凌天越苍穹二人从鬼首顶打到牢狱中,外头之人因视线受阻不知内中胜负,此时见帝凌天脱出皆是一惊。

    还未做出反应,越苍穹追击已至,千疮百孔的鬼首从内部轰然爆裂,金光四溢,从内中迸射出一道摧枯拉朽,锐利璀璨的黄金剑芒。

    “给本座留下!”

    手中提着应飞扬,帝凌天只余单手,如何敢轻接剑皇全力一击,随即将应飞扬凌空一甩,掷给晏世元,道了声:“走!”

    同时饱提天人五衰之力,双掌运化,真气凝气化形,在掌前凝成一个标示着六道轮回的转盘,滴溜溜的旋转不停。黄金剑芒撞向轮盘,又是惊天一响,聒人耳膜,六道轮盘在剑芒之下应声迸碎,黄金剑芒却被轮盘带偏,如一道金雷自天而落,携带万钧之势直降到道门阵营之中。

    而帝凌天亦闷哼一声,身形亦借着剑芒反震之力再度上飞,身形又快了三分,所向之处,正是盘古开天阵所打开的阴阳太极门。

    晏世元此时心领神会,接过应飞扬,高声道:“人间道道众,跟随天道主一同出去。”随即抓住应飞扬,与道众一同飞纵而起。

    “不好,莫让他们出去!”,稳固阵法的纪凤鸣面色一变大声道。

    盘古开天阵是双向传送的阴阳之门,阵法由他所布,借鬼狱积累多年的煞气开启,而太极门另一端的阳界,也需要人以灵力呼应,辅助配合阵法开启。所以援军之中,仍留了一批人在阳界,若是帝凌天突然杀出,击杀那些留在阳界之人,那便是孤阴不长,盘古开天阵被破,众人反被困在鬼界的局面。

    道门中有见识者也识得厉害,商影为首,饱提清寒玄功,霎时一股寒意自她体内用处,周遭温度瞬间下降,空气凝华成雪,随风飘舞,随后一剑递出,一道湛蓝剑气直迎黄金剑芒,无数雪花被这一剑引动,纷飞而舞,绚丽的令人目眩神迷。

    而其他功力高深者也齐齐赞功,剑掌器法同使,共挡剑皇剑芒。

    “嘭”的一声,众人合力挡剑芒,功力稍弱者,已被反震之力震得跪倒在地,饵黄金剑茫也应声崩碎,化作散溢的锐气,在四周墙体留下道道沟壑。众力集结下,终于挡下了这雷霆一击。

    同时又有其他道门人反应过来,出手阻拦,一时各色真气、法器、宝剑直飞上天,几个人间道道众在空中身法受制,无可抵御,当即便被繁密的攻势击中,变作七零八碎的尸体从空中坠落摔成肉泥。

    但此时,帝凌天已没入了天上太极门中,只留他的声音回荡天际“多谢剑皇相送,帝凌天期待与你下一次合作!”

    而以手下道众在下方做掩护挡住攻击,晏世元也已靠近太极门中。提着应飞扬的衣领放声大笑道:“道门诸位,不知今日在下为你们准备的游戏你们可尽兴,未尽兴也无妨,他日定还有机会,哈哈哈哈哈!”

    “可恶”商影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欲为谢灵烟报毁容之仇,但正面接了剑皇一招,正是真气翻涌回气不及,其他道门众人也个个怒火中烧,比之已死的阴魍魉,再现的帝凌天,还是这个玩弄人心,设下残忍游戏的的人间道之主更遭人怨恨,但纵然众人愤怒,也阻挡不了他离去的步伐。

    突然,晏世元张狂笑声嘎然而止,化作一声凄厉惨呼,被他提着衣领的应飞扬竟突起一剑,刺入他的小腹。

    “怎会?”攻击从最不可能的地方而来,晏世元心中惊骇,他刚才接下应飞扬时,分明做了探查,应飞扬五感六识被封,理应毫无知觉才对,所以才为对他有所防备。

    低头看去,鲜血溅在应飞扬脸上,应飞扬却是双目茫然无神,好似梦游一般,但手上之剑却毫不含糊,将长剑抽出,再自下而上一撩,凌厉狠辣的一击,欲将晏世元开膛破腹。

    这攻击根本无从抵御,晏世元只得忍着痛,将应飞扬甩手扔出,但仍慢了一步,虽免去开膛破腹,但晏世元右手却正挡住剑锋去路

    再闻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血雨飘洒,晏世元竟被应飞扬一剑断了右手!

    “该死啊!!”骨肉离体,晏世元又惊又怒,但也总算没失去理智,沉重一脚既为了泄愤,也为了脱身,狠狠踩踏正在下坠的应飞扬,同时以他为肉垫,身形加速拔高,突破了阴阳太极门,转瞬消失在门的另一侧。

    而应飞扬被狠踢一脚,虽是靠着身在空中化去了部分力道,但胸膛仍是如被大锤砸了一般,不知断了几根肋骨。此时从空中加速坠落。他既不会御剑术,也不会众多飞天术法,眼看将要直直坠下摔成肉泥。

    “不好!”谢灵烟惊呼一声,止住了疗伤,便欲上前相接,但应飞扬被踹一脚,此时正是坠往鬼修的堆里,让她救之不及。

    就在此时,一道白练飞起,往复盘回,在空中交织成了一张网,正是天女凌心替所有道门之人驱毒完毕,及时出手来援,催动可以迎风而长,蔓延无际的佛门白绫“十丈轻尘”,将应飞扬稳稳接下。随后素腕一抖,长绫随之再动,将应飞扬包裹成粽子一般卷回。

    谢灵烟,商影等同门方吐出一口气来,此时,左飞樱又面色一变,嘴角冒血,紧张道:“师兄,阵法……坚持不住了!我们快退吧!”

    纪凤鸣自也知道情况,先前帝凌天再出时,他便感觉支持阵法的污浊鬼煞之气被吸走,注入帝凌天所处的鬼眼暗室之内,使阵法已有不稳趋势,此时阵法不稳之态再度加剧,应是帝凌天伤了在阳界辅助阵法的人们。

    “再等......一下”纪凤鸣咬牙道。

    “还等什么?”左飞樱急切道。

    “等这个!”纪凤鸣嘴角涌血,眼睛突得一亮,又一个纪凤鸣从他体内分出,竟又使出分身化形之术。

    一体双化,便是一人双用,纪凤鸣本体维持盘古开天阵稳固,化体则一声高喝,“凌霄剑宗商真人站北方玄水之位,烈阳宗烈焰道人站南方赤火之位,天师道少天师站西方白金之位,长生观长春真人站东方青木之位。”

    纪凤鸣早已将在场高手乃至各自功法属性,特色铭记在心,此时不假思索的选出了在场金木水火属性最强的高手,对应四方之位,其中少天师张润宁功力虽逊色于其他前辈,但天师印乃是先天铁石之精所化的道门至宝,用以镇守西方白金之位绰绰有余。

    而纪凤鸣则稳立中央黄土之位,道:“其余之人,莫出我身前十丈范围!”其余众人闻言,纷纷向他聚集,而纪凤鸣口诵法决“衍万象,归太虚,五行封天术,起!”

    纪凤鸣施术,商影,张润宁等高手各聚真气,霎时五行之气流转,术力交融之下,一道圆形的五彩真气墙直冲天际,将道门与地狱道之人隔绝开来。此术一施展,地狱道众人一时无法侵入。

    纪凤鸣假身再吐一口血,并入本体之内,狠狠道:“现在,可以走了!”

    原本按他计划,施展盘古开天阵出其不意,里应外合,再有越苍穹这等高手做斩首行动,不光能救出道门失陷之人,还能一举重创六道恶灭,哪知人算不如天算,竟意外杀出个帝凌天,终使得计划功亏一篑,只得先行撤退。

    但若贸然而退,只会如人间道那些人一般在空中成为靶子,所以唯有先使用五行封天术断后。

    “尚有战力者先走一半探视,若阳界帝凌天仍未退,则援助留守阳界之人抗衡帝凌天,同时以青色道符传回讯息。若帝凌天已退,则传回黄色道符,余人以五行术力,加固五行封天术!”

    此番大战除剑皇越苍穹外,便数纪凤鸣功绩最大,应飞扬则要再次,所以道门中原有前辈不服他这后辈指挥而失陷,此时也早已对他拜服,听他号令一些仍有余力的高手自告奋勇,纵飞上空过了太极门,不过片刻间,便有道符传来,道符为黄色,宣告帝凌天已退。

    余众不约而同的送了口气。

    “其余之人,带伤重者,力疲者,余毒未尽者,不能飞天者一起退。我来断后,左师妹,你也走,商真人,劳您带我师妹走!”

    左飞樱刚想说留下陪他,就被他提前预见了,全然无开口机会,只得说,“师兄,那你保重。”

    商影先与晏世元战了一轮,又配合了五行封天术,真气消耗甚巨,带着气空力尽的左飞樱和谢灵烟,正想把昏迷的应飞扬也稍带上。

    天女凌心已体贴道:“商真人,您真虚耗不少,应公子便交我吧。”

    商影面色古怪的挑了挑眉,意味深长道:“他可是道门双秀中剑冠徒弟,颇得其师真传,天女务必小心。”

    随即左右各拎左飞樱和谢灵烟,御剑飞升而起。

    不管她是否有言外之意,天女凌心反正是一无所知,道了声“商真人放心。”便用白绫卷着应飞扬飞起。

    眼见众人皆飞至鬼修追之不及的高空,纪凤鸣朗声向远处道:“现在该晚辈走了,劳烦剑皇前辈为我断后!”

    “尽管走,他们越不过过此线!”远处,越苍穹不知何时,出现在高台崩塌的遗迹上,远远挥了一线,霎时,纪凤鸣身前多了一道剑痕,离剑痕近的鬼修皆不约而同的退了一步。

    “只是委屈剑皇要在鬼界绕原路,走酆都出鬼界了。”无视众多地狱道人鬼,纪凤鸣旁若无人的与剑皇交谈。

    “无妨,鬼界风光颇为殊异,一路游览至酆都,也是难得经历。”剑皇毫不在意道。

    “那前辈保重,晚辈告辞!”一声告辞,纪凤鸣足下一蹬,化作火凤冲天而起,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而退身同时,失去术力支撑五行封天术也随之告破,纪凤鸣几无防备的暴露在数百鬼修视线内,任谁稍阻他脚步,都能将他留下,到时众多鬼修一人给一拳,也够这三教最出众的后辈弟子死上十次了。

    “哪走!”几个胆大的鬼修,见这次扰乱幽冥的祸首要走,急要阻拦。

    但方越过界,便见一道锐利剑气自界线内破地而出,追击之人悉数变作两截。

    “本座说过,你们越不过此线!”剑皇冷热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