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五十章 越穹凌天 4
    二人方才逼近应飞扬时,本各出一道气劲欲将他制服,但应飞扬突出奇招万道引归天剑诀,凌厉剑威贯地袭天,纵然强如越苍穹和帝凌天,亦不愿轻缨奇锋,只得回身避闪,但他们发出两道气劲却藏劲化形,潜在应飞扬周遭伺机而动。

    应飞扬万剑罩身,本是攻守兼备,但因急欲逼退二人,化出了如涛如浪的凌厉攻势,反让潜伏气机有了可乘之机,趁机爆发而出,一举将应飞扬制服。只是二人从出手时机,制服应飞扬的时间都是分毫不差,依旧不分高下,所以二人算作平手。

    但,与应飞扬的平手又是何意?

    “哈,英雄所见略同,确实皆是平手!”帝凌天认同道,话语方落,便是一声微弱的几不可闻的裂帛声,一尘不染的白衣在肩部绽开,多出了一道细小剑痕。而与此同时,几根灰白相间的发丝从越苍穹发间脱落,还未落地,平滑断口处残留的锋锐剑气就将这几根发丝绞成细不可见发屑。万道引归天剑诀下,二人皆非全身而退,各自受到剑气影响,虽然影响细小的连受伤都称不上,但越苍穹和帝凌天皆有高手心性,自也不愿对一小辈称胜,所以与应飞扬亦算作平手。

    可惜这一幕应飞扬是无机会看到了,仍保持坐地昏沉之姿。只是心神陷入昏迷,剑界却不见瓦解。

    越苍穹面色一沉道:“既然皆是平手,那便该再分胜负,你封住他的五感六识又是为何?莫不是想将本座困在这剑界当中?”

    剑皇慧眼如炬,一样看出应飞扬会睡去,并非只因独战两大高手心力交瘁,还因为被帝凌天所留气劲封了五感六识。随即又冷哼一声,“

    你应当知晓,若非本座想见识司马承祯的天隐剑界有何神异,而是一开始就以力破巧,区区一方心神天地,如何能承载得下本座?”语音方落,剑意陡涨,天幕之上竟如镜子一般裂出数道剑痕,印证着剑皇所言绝非夸口。

    帝凌天道:“吾自然不奢望此剑界能困住剑皇,只是这剑界与外隔绝,一瞬能转千百年,而且景随心动,所以真心假心假一眼分明,倒是一个开诚布公交谈的好场所!

    ”“哦?本座倒不与你何时有了交情,又何时与你有了共同话题可谈?”越苍穹冷道。

    帝凌天道:“剑皇此言差矣,放眼天下,也只我与剑皇最有共同语言,因为天下间,唯有你我是同类人!”

    “与我同类?你?”越苍穹冷嗤一声,冷寒剑风乍然而动,倒插于地的万剑如风行草偃,剑柄齐向帝凌天指去,凌锐剑意,远在方才应飞扬之上。

    帝凌天的心域内,漫天花雨尽遭剑风吹散,汹涌乱舞,繁花之中,泰然自若道:“没错,天上天下,本该只有两类人,傲立顶峰者,和顶峰之下的芸芸众生,唯独你我不属于这二类之间,你我皆是大半个身子都立身绝顶之上,只欠后脚稍稍向前一挪,但却因时因势等诸多外因,这一脚,迟迟踏不出去,你我对上‘一圣双秀三顶峰’和‘东南西北四妖王’的话,若论胜负,或能能拼个四六之数,但要分生死,死的就定是我们!”

    说罢,帝凌天不语,纷乱花雨却莫名多了冷寂之意,无知自大,不识天高的井底之蛙,与只差半步就能与天比肩却怎么也迈不出这最后半步的他们,究竟哪个更幸运?

    剑皇似有感触,略收敌意,道:“说吧,你究竟要谈论什么?”

    “便与剑皇谈剑如何?”帝凌天反问。

    越苍穹大笑,傲然道:“哈哈,你之修为虽是深不可测,比斗,算是敌手,但论剑,却还不够资格!

    ”帝凌天并无反驳,道:“确实不错,天下间能与剑皇论剑者,也只顾剑声和宇文锋二人,吾确实不在其列,但万道殊途同归,吾要开诚布公品鉴一下三位的剑,倒也可以做到!”

    “哦,那不知天道主有何高见?”越苍穹挑眉道。“

    帝凌天侃侃而谈道:“但凡顶尖剑者,皆有其剑道,剑与道合,方能成其大,以剑神宇文锋论之,他之剑道便在‘舍己存剑,剑外无物’无情无念,无欲无求,无私无我,舍剑之外再无其他,所以才能无穷无尽,无边无际,无极无限乃至无敌。他便是将一切都献祭给了剑,所以才能成就这剑中神祗!”

    只听闻剑神之名,剑铸皇庭内,万剑便止不住骚动,如泣如吟,剑皇亦毫不避讳他的心绪波动,道:“不错,‘舍己存剑,剑外无物’,只此八字,便知天道主眼光见识确实非凡。

    帝凌天继续道“再说顾剑声,他所走的是另一条与宇文锋截然不同的剑道,他的剑,剑法地,剑法天,剑法自然,剑生道,道又生剑,所以风吹云动为剑,日月星辰为剑,天地万物,寰宇苍穹尽为剑,若宇文锋是剑外无物,那他便是万物皆剑,虽道不同,却更显顶峰之妙。”

    越苍穹点头认同道:“剑法自然之剑,可惜本座却未能亲自一试,不知是幸或是不幸,接下来,该轮到本座了吧。”

    帝凌天道:“剑皇的绝技‘黄金剑芒’秘籍,相传乃是自上古黄帝轩辕剑上拓印下来的,只是流传千年只余下些许残篇,威力大不比传说,是以在春秋剑阙中并未受到重视。但剑皇却靠一身奇才,综合先秦百家流派,以百家之学补足帝皇之剑,终使得这项绝技隔世再现。只此一桩,便是剑皇对剑界的莫大贡献!”说完赞叹之语,帝凌天话锋一转:“黄金剑芒乃黄帝所创,又统合百家之学,剑皇剑道自然是皇者之剑,皇者之剑,吞天吐地,囊括四海,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本已是人间极剑,只可惜……”

    “可惜天外有天,剑上有剑,皇者虽处人间极点,但仍有神明高居在上,论先天剑境,我这剑皇终是逊剑神宇文锋一筹,你想说的是这些吗?”越苍穹接续冷道。

    帝凌天对他的那番评价并非独创,而是世所流传之论,世人点评越苍穹与宇文锋之战时常以此句做结尾,对此,越苍穹早已听惯,随口便将后面的话接出。

    但帝凌天却是出乎意料的摇头,狂妄大笑,身后白玉雕像也气质一变,睥睨天地:“凡夫俗子的浅见,岂能评定人间剑皇,吾帝凌天何许人也,又岂会拾人牙慧?谁言这人间之剑不能凌越天上剑神?黄金剑芒乃轩辕黄帝所创,昔时黄帝手持轩辕剑,开辟人皇治世,天地人三才,以人居中,统掌三界!黄帝谕令一出,上达九天,下至十地,天地神鬼,无不服膺!皇者剑道的先天剑境,又岂会输与剑神?”

    “哈哈哈!”越苍穹闻言,也随之放声大笑,声音如雷滚滚而落,长阶之上万剑齐鸣,“先前天道主说与本座会有共同话题,现在,本座开始相信了,还请继续。那本座是哪里输了剑神,又是差了哪半步,迟迟踏不上顶峰?”

    剑皇所缺的,非是先天剑境,而是后天剑势,轩辕皇帝一统人族,平定九州,以横扫天下之势养心中一往无前的皇者剑意,才成就这人中之帝,剑上之皇。剑皇虽贵为一派之主,但却不曾统掌天地,决断山河,没有体味过皇者心态,所以对后天剑势的把握终是逊了半分。”

    “哦?那天道主的意思是要我伐挞山河,横扫六合,做个社稷之主,再借这帝王心态内外交感,以王道证剑道,助我一登顶峰?”越苍穹倚在座上,双目半眯,目光更显深沉莫测。

    “尘世浊浊不堪纷扰,人间君主之位剑皇未必看在眼里,但一统修真的诸派万教,做个前无古人的仙道剑皇,倒是可以一试。”帝凌天双目透出毫不掩饰的蛊惑之意,话锋一沉,补充道:“又或者说,剑皇已经在试了!”

    “轰隆”剑庭上空风云急变,肃杀黑云遮阳蔽日,接着陡然劈下一道银蛇般的电光,照得越苍穹面容阴晴莫定!

    “天道主方再现尘寰,消息却也这般灵通。”

    “坐井观天,不懂收集情报,这是阴魍魉这种自大蠢辈才会犯的错,吾怎可能轻犯,何况剑皇以黄金剑芒为饵,在洛阳城中邀天下高手论剑证武这等大事我怎会不知?”帝凌天淡然应道。

    “哼!”越苍穹冷哼一声道“不错,你既然看出,本座也不屑讳言,本座邀诸多修者共同证剑论武,便是旨在建立一个功法的同修盟,让盟中众人打破隔阂,开诚布公,超脱门派桎梏,交流彼此所学。”

    帝凌天顺着他的话语说道:“彼此无隔阂,交流并济,则门派形同虚设,门派不存,则诸派归于一统,举世大同。而剑皇作为同修盟盟主,兵不血刃,便已一统万教,可谓内圣外王,剑皇,你好大的野心,但,做得到吗?”

    越苍穹默然,冷眼不答。

    “此番剑皇抛出《黄金剑芒》的绝技,但不过是想收拢些小门小派的散修,但这些散修个个敝帚自珍,觊觎剑皇绝技,但却谁也不舍将自己绝技与他人分享,小门小派尚且如此,若换做名门大派,那将遭遇的抵触更是可想而知,剑皇的计划,看着美好,却并无成功的可能!”

    越苍穹冷笑道:“凡事事在人为,莫忘我春秋剑阙是从何而来,千年之前,百家争鸣不休,彼此鄙薄,如今百家归流,尽归春秋剑阙,儒墨兵法农等诸派彼此交融,取长补短之景千年之前可能想象?如今诸派林立,焉知不能再现诸派归一的局面?”

    “分明还有更简单的方法,剑皇是不敢为,还是不能为?”

    “莫拿春秋剑阙与你六道恶灭相提并论!”越苍穹皱眉道。

    帝凌天笑道:“也对,毕竟春秋剑阙是屹立千年的名门正派,这么看来,千年沉积迂腐,倒是束缚了剑皇的王者之路,那吾换个问题,剑皇认为,对帝皇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不就是权势?”

    帝凌天摇头道:“非也,是敌人!”

    “敌人?”

    帝凌天点头道:“不错,正是敌人,但凡帝王兴起,皆是因为有强敌在前,有强敌,才能收拢人心,才能统合众力,才能排除异己,才能翻覆风云。自新朝建立,正道便是独大,妖族北龙天困守一隅沉潜百年,而六道恶灭更是一蹶不振,因为没有敌人,天下靖平,四海无争,各派之间彼此制衡,剑皇若率先挑起纷争,强行吞并他派,一旦打破平衡必遭天下围攻,所以,便是剑皇,也只能走迂回曲折的方法!但现在,吾帝凌天复出,正道,又有大敌在前了。“

    ”那本座在此,就将强敌扼杀,如何?“越苍穹一拍扶手,万剑腾空而起,森然列阵。

    ”强敌当除,但不是现在,剑皇,眼下我这敌人存活越久,对你越有利,就像今次,剑皇救了天师道等道门诸派,道门必然心生感激,只要我们继续纠缠,六道恶灭可以为你提供更多这样施恩卖好,笼络人心的机会,不识时务的门派,六道恶灭可以替你歼灭,而如圣佛尊,卫无双那般可能会阻碍剑皇皇者之路的人,也可借六道恶灭之手,替你一一拔除,待到那时,剑皇登高一呼称皇登帝,统领诸派万教,到时还有谁能阻挡?“帝凌天目光烁烁道。

    越苍穹哈哈大笑道:”说了这么多,原来是要与本座合作,六道恶灭自然不可能白白帮忙,让本座在正道中制造机会,互换情报,防止你们被剿灭,顺便替制造机会,孤立圣佛尊、卫无双,让六道恶灭有机会围歼他们,这就是你的条件吧?“

    ”互惠互利罢了,剑皇若要独大,他们将会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不知剑皇意下如何?“

    ”我意下如何,天道主要听?“越苍穹轻轻敲击着扶手,似是在思索,随后又陡然一拍,漂浮空中的万剑剑射向前,磅礴无匹,璀璨耀目,不留丝毫迟疑!

    ”这就是本座的答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