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四十九章 越穹凌天 3
    readx();    应飞扬是狂气内敛之人,少与人争,唯独在剑道一途上至专至诚,不容轻侮。无意间卷入了越苍穹和帝凌天的战斗,却被二人当作过招的人偶,比斗的媒介,这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无视令他憋闷的无以复加,终于激起应飞扬潜藏的傲气,一剑划界,同时向当世两大顶尖高手宣战。

    听闻狂语,帝凌天和越苍穹二人眼中各自闪过一丝讶然,对视一眼,不由放声齐笑,震荡苍穹,惊得剑原长剑嗡嗡齐颤。

    越苍穹与应飞扬见过两次,但先前因为应飞扬一身血污,加之他正全心全意对战帝凌天,才一时未认出应飞扬,此时将他认出,赞了道:“遇强则强,好个剑者气魄!”随即话锋一转,冷然道:“不过,既同为剑者,当知命系剑上,生死莫怨,既然向本座挑战,那就别指望剑刃相向时,本座会手下留情!”

    帝凌天则笑道:“有意思,凭你这一句,便不枉我救治你一回,但这一次,我不保证你还能留命让我再救一次!”

    二人话语,皆带判生定死的高手气魄,但应飞扬傲立剑端,凛然不惧道:“两位前辈言下之意是……”

    “允你!”既是人间绝顶,岂会畏惧晚辈挑战,二人同出一声,若晴天霹雳,震慑人心,

    “那,晚辈请招了!”应飞扬一声请招,摒弃诸心,唯存剑意,似是要向当世两大高手宣告,一剑在握,他便有资格做任何人的敌手,不容人无视!

    越苍穹和帝凌天自恃身份,不可能先出手,应飞扬自无谦让之礼,随即出招。

    霎时景随意变,剑由心生,两侧天际之上,风云异动!光彩炫目的五色祥云,刀兵之气凝聚的肃杀黑云,飘着花瓣送着仙乐的香风,划过兵刃带着剑鸣声的罡风,在应飞扬心念之下纷纷化为剑形,倒悬于天,层层叠叠,遮蔽日月,分列与左右两侧天际!

    “两位前辈,接我第一招!”

    应飞扬双手各掐剑指,在胸前一交错,仿佛拉动了一条无形丝线,风云之剑皆被牵动,斜坠而下,祥云香风所化之剑尽数射向越苍穹,而黑云罡风所化之剑射向帝凌天,漫天斜织,如雨倾泻,将越苍穹、帝凌天二人笼罩在无尽剑雨之中!

    这一招,便是将帝凌天、越苍穹心中境象凝练成剑,再让他们彼此互击,已达借力破力之效。

    “破风斩云剑练到这等剑境,不差了!”越苍穹端坐座上稳然不动,身为一代剑宗,自然识得这套广为人知的剑法,然而,剑法虽同,境界却是云泥之别,破风斩云剑本是凌霄剑宗基础剑法,但此时,剑化万千,每一把剑都含蕴含一路剑招,风急云乱,风起云涌,风轻云淡,风云突变……诸多招式剑意彼此不同,却又浑然天成的融为一体,共同织成这一杀招。

    “这就是天隐剑界?招式皆由意识催动,却能影响现实,当真绝学。”帝凌天双手负后,亦无视漫天剑雨,细窥天隐剑界虚实。

    直到剑刃临头——

    越苍穹不闪,驾前地面如雨后春笋一般,次第冒出,一排等人高的长剑横挡在前,结成一道冰冷剑墙,凛然屹立,坚不可摧,仿若最忠实的护卫,在剑击锵然之间,尽挡风云之剑!

    帝凌天不避,托举着他的白玉雕像陡然放出高洁的白光,仿若天上神祗借助白玉雕像降临人间,生出一股令人膜拜的气势,而白玉雕像活过来般一振衣袖,一股清圣之气被它挥出,万剑的灵气似也被这气息卷走一般,霎时风消云散,剑气消无,重归一片平静!

    一招让先,虽看上去轻描淡写就化解攻势,二人却在心中皆知此招不凡,各道一声好,而回礼,随即而至!

    越苍穹手一轻挥,如下谕令,身前护身剑墙拔地而起,一柄接一柄箭射而出,如电如练,带着洞穿空气的气爆声急速向前,而剑身在空气摩擦下迸射出耀眼堂皇的金芒,悍然杀来!

    帝凌天一击掌,清圣之气又化作一个巨手,将漫天花雨卷入其中缓缓击来,虚实交错,掌影恍惚,看似只是一团带着香风的轻飘飘清气,但掌风所向的应飞扬却觉内中暗藏须弥山倾的雄浑之势,似六道苍生皆在此掌掌控之中。

    二招一者疾,一者沉,却各显顶上修为,同时向应飞扬击而去,但却算不上夹攻,因为越苍穹、帝凌天二人皆知,对方才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任何一人,都是毕生难逢的强敌,如今两大高手绝式压迫下,更激得应飞扬剑意贲张沸腾,层层拔升!

    “第二招!”应飞扬高喝一声,宣泄心中剑意,竟是不可思议的一身双化,两道一模一样的身影腾跃而起,飞冲上天,各自逞能,直迎两大绝式。

    右侧应飞扬负剑于后,剑上顿生“堂皇大日”,太阳般的火球由一到九,从剑上升腾而起,赤红光芒光耀万丈,驱散开厚重如铅的压顶黑云,在应飞扬背后周而复始旋转,绕飞成一个无可挑剔的浑圆,光辉炫目,全然不输黄金剑芒,正是凌霄剑宗六大剑诀“九阳昊天剑诀”,九日流转圆满之际,应飞扬剑一挥,炎火炽烈,九日齐动撞向迎面射来的道道巨剑,便是要以火克金,熔炼无坚不摧的黄金剑芒。

    左侧应飞扬凌空而舞,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神兽随着长剑舞动凝化成形,各自嘶吼鸣叫一声,齐向前飞去,最后四相合而归初始,彼此交融成了一把混沌虚无之气组成的气剑,带着先天之威狠狠刺向巨掌,所使亦是同为凌霄剑宗六大剑诀的“四相太王剑”。天地本归属混沌,天地分后才有清浊,此招便意在以混沌之剑克清圣之气。

    一身双化,同使两种高深剑法,本如梦幻一般的事,在剑界之中却可轻易做到。

    九阳昊天剑诀,四相太王剑,皆是思虑之后挑选出的最能克制来招之剑,应飞扬本有信心,但结果却是——

    黄金剑芒虽原本属金,但练到越苍穹的境界已是人间至极之剑,早脱离五行之属,以火克金的五行生克之理全然无功,九阳虽有炽天之威,璀璨剑芒却如贯日金虹,剑气所经之处,便如皇者亲临,无物不破,霎时间,九阳齐坠!

    而另一侧,混沌之剑狠狠刺入真气凝聚的大手,但大手反而一捏稳稳攥住剑身,将掌中清气注入混沌之剑,混沌之剑平衡顿遭打破,四相灵兽再度分化而出。但灵兽却如染了病一般被缠绕了一层黑色浊气,在黑色浊气吞噬下迅速衰亡湮灭,而大手依旧排山倒海一般向应飞扬击去。

    纵然初遇天隐剑界,但越苍穹、帝凌天这等高手,心境皆是无懈可击,也都曾经以其他形式经历过心念之战,所以,即便在剑界之内,依旧强的难以撼动!

    凌霄剑宗两大剑法双双被破,剑气掌功齐齐而来,轰然一声,两个应飞扬同时中招受创.

    两个应飞扬被击得倒飞回巨剑剑柄,两个身形再度重叠为一,却是口吐鲜血,拄剑跪地。

    就在跪地一瞬,越苍穹和帝凌天同时动了!

    不动则已,动则惊人,二人一者冯虚御风,一者身化飞剑,快逾闪电间,已逼至应飞扬身侧,就看谁能先将他制住,谁便是胜者!

    但就在二人同时接近应飞扬瞬间,彼此皆分了一半心神在对方之上,却见,颓唐跪地的应飞扬猛然一按剑柄,星纪剑下陷三分,一道细长剑痕从巨剑剑柄处裂开,蜿蜒而下!

    “第三招!”

    不屈剑意自星纪剑传入足下巨剑,再经由巨剑直贯而下,传入茫茫剑原之中,霎时,剑原上,荒芜大地腾动,震颤不已,万剑同受感召,卷着尘沙拔地而起,滔滔剑流带着无以伦比的杀伤力,宛如飞瀑逆流冲天!

    越苍穹和帝凌天面色皆是一动,齐齐闪逝后退,躲过冲天剑流,直退至百步开外。

    “好剑,此剑何名?”剑皇退身同时,见猎心喜问道。

    “万道引归,寰宇剑罡,万道引归天剑诀,还请剑皇品鉴!”逆天剑流中,应飞扬战意十足道。

    “凌霄剑宗最强之剑?久闻大名,初次得见,幸甚至哉!”万道引归天剑诀作为凌霄剑宗最顶级剑法,见它现世在应飞扬手中现世,越苍穹也不禁动容。

    “好说,晚辈随心而造,若是名不副实,还请剑皇原宥!”话语谦恭,却暗藏傲然之意,应飞扬拄剑不动,以万物为剑的剑意向四周弥漫,无形无相,遍布虚空。

    倒飞上天的长剑受剑意感召,陡然一停,转作盘旋飞舞,层层叠叠,密如飞蝗,交织成一道杂乱却暗合某种规律的剑阵,剑光缭乱,剑影恍惚,更有一些相互碰撞,变化出更加错综复杂的飞行脉络,令人难以分辨。

    而剑网肆无忌惮的扩大它的疆域,将越苍穹和帝凌天二人笼罩其中,漫天仿佛天地间任何一处戒备剑意充斥,无处可闪,无处可逃。

    剑界之中随心而动,所使出的剑法并不一定是自己现实中掌握的剑法,比如九阳昊天剑诀,便是应飞扬见明烨使出后,依葫芦画瓢在剑界中模拟。

    而万道引归天剑诀更是奇葩,应飞扬既没有习得,也没有见别人用过,对它的所知,仅限于知晓这剑法的名字,以及知它晓欲练招先忘招的奇异之处,但应飞扬本能觉得,自己若是会使这招,那这招就该是这等效果,这等气象,最后硬生生在天隐剑界中将它的威力具现出!

    虽此万道引归非彼万道引归,但弥天盖地的剑威亦是声势骇人,便是强如越苍穹和帝凌天,剑阵之中也不得不缓步而退,只是二人虽退不乱,依旧章法谨然。

    越苍穹顺手在空中夺下一剑,平凡一剑在剑皇之手,立刻成了独一无二的神兵利器,剑身一抖,便舞出一片密不透风的光幕,护住周身,足以洞金穿石的剑影密密麻麻撞上光幕,顿发出急如骤雨的交击声,但在光幕之下却是崩碎开来,毫无例外。

    而帝凌天双手拨化,化出优雅至极的弧线,尽显云淡风轻,但那双晶莹如玉,一尘不染的手,却如同拨转六道轮回的转盘一般,靠近那双手的剑刃皆被玄异之力引偏,与其他急射而来的剑刃狠狠撞到一起,各自化作齑粉。

    随着二人越退越远,剑阵扩张也到极限,应飞扬心一横,双手一分,剑指直指越苍穹与帝凌天。

    覆如天盖的剑阵陡然变形,分为两股,千剑万剑组成两道汹涌剑流,轰然破空声中,如长江破堤一般,争先空后向两大高手奔涌而去。

    二人在剑流之中竟也一退再退,渐渐退回最初原点,应飞扬信心大涨,三招将过,对手皆被自己逼退,千丈开外,看他们如何能将自己制住?随即再催真气,加成剑威!,

    二人又迅捷向后,连退数步,已回到原点,却见越苍穹掷剑插地,大马金刀坐回剑铸王座之上。帝凌天足下一点,飘回雕塑掌中,双手负后卓然稳立。

    剑流紧追而来,但两大高手面不改色,竟皆对紧随的剑流视而不见,皆说了一声“停!”

    应飞扬心头一惊,还未来得及反应,忽然觉得身遭冒出两股劲力不知潜伏多久的气劲,从一左一右突兀击来,尽在咫尺的攻势使应飞扬无法应对,猝不及防间,气脉被外力侵入,周身真气运流顿时被截断。

    而二大高手似是言出法随,“停”字一吐出口,剑流就失了应飞扬指挥,不受控制的纷纷坠落而下,或臣服于剑皇座驾前,或倒插在祭台之上。像两条衰败的长龙

    “哈,还是输了……”应飞扬心中笑了一声。

    纵然天隐剑界中全凭心念,只要心意坚定,那心想念动间,万事皆无不可能,但剑中皇者和六道天主修为皆是远超他的理解,任何胜过他们二人的想象,最终也瞒不过自己本心,所以也就无法成真。

    三招之间,已倾尽自己心神,便是先前对战阴魍魉,应飞扬也未觉如此疲惫,不知怎得,就闭上了眼陷入一片黑暗中。

    “剑皇,不知照你所看,此战胜负如何?”漫天花雨中,帝凌天一身净白,宛若天人,丝毫不像经过一场战斗。

    “平手!”

    “对你,对我,”越苍穹冷然一瞥坐倒在巨大剑柄上的应飞扬,“亦对他!”

    ------------------------------------------------------------------------------------

    ps:还是怕解释不清天隐剑界设定,再用现代汉语翻译一下,剑界之中,属于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要相信,就可能实现,但这里的相信,不是指口头上自我催眠,而是本心相信,拿正常人举例就是,想要一蹦蹦到三米开外,这在剑界中可以实现,因为这还属于人类范畴,但想要一蹦蹦上月球,任你吹得天花乱坠也不能实现,因为就算嘴上再怎么说,你自己都不会相信!类似自己也不相信的例子还有,剃了光头后一拳爆星,女神突然跑来跪舔,某李姓妇女自言考上北大等等,就不举例了

    天隐剑界本身是越级打怪的剑法,所以略显bug,但其实前置条件就很苛刻,除此外还有许多硬伤后期会提,所以只能当作奇兵,算不上多大的外挂。(未完待续。)